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860.第860章 齐帝驾临

    (说来很是惭愧,枪手是业余写作,平时工作也挺忙的,极少与书友互动,一年上头,难得去书评区看一看,转眼之间,马前卒也写了一年多了,今天在这里特意感谢一下所有的书友们,更要感谢江湖夜话01,天降财神2016.七号冲锋车,终点币,ZhhYkx,落幕的枭雄,飞侠2017,达流氓兔,老黑猪520,大柱辉等书友的一直以来的慷慨,谢谢你们。)

    郭显成退守登县,他盼望着明军马上对登县展开进攻,现在他最渴望的就是战死在登县,这样,他还能获得一些死后的哀荣,而不是活着被皇帝捕拿下狱,如果在死之前,能给予明人更多的杀伤,陛下或者还能放过自己的家人。

    可他的希望却注定是要落空的。明军虽然兵临城下,却并没有急于进攻,两支步兵战营插入登县胁部,骑兵更是长驱直入,眼下的登县,除了县城还在他的手里,其它地方,已尽皆归了明军所有。

    虽然消息断绝,但郭显成能知道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益阳,武陵,桃园三郡本来就是齐人从前越手里夺来的,这数年之间,齐国并没有完全将其消化,相反,朝廷将这三地作为了掠夺资源的地方,百姓的赋税、劳役极重,反抗的声浪从来没有消失过。造反,暴乱,镇压,永远是这三郡的主题曲,过去有大量的郡兵驻扎在这三郡进行压制,情况还要好一些,可这一战,自己抽空了这三地的郡兵参战,并且把他们葬送在了丰县战场之上,当明军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他能想象得到这三地现在必然已经乱成了一团。

    被压抑已久的这三地的反抗声浪必然会呈井喷式爆发,而明人,是绝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的。

    坐在城楼之上,遥望着远处明军的军营,又是一天过去了,明军仍然没有丝毫进攻的意思,他们大概是想将自己困死在登县县城之中吧。

    他叹了一口气,现在的每一天,对于自己而言,都是一种煎熬。

    夜色已深,郭显成提了一壶酒,坐在屋脊之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整个县城,县城内黑漆漆内,除了军营,其它的地方基本上看不到灯火。城内当然在宵禁,除了军人,没有人能在天黑之后踏上街道,在郭显成看来,现在整个城内,处处都对齐人充满了恶意。

    那些前越人似乎还是和以前一样恭恭敬敬,但他们的眼神却出卖了他们,那是一种嘲弄,是一种幸灾乐祸。

    他长叹了一口气,一仰脖子,咕嘟咕嘟的拼命灌着酒,明人不会进攻,他也无法打出去,当明人围城之后,现在驻扎在外面的拓拔燕的骑兵也与自己失去了联系。也不知现在怎么样,不过以拓拔燕的机灵,想来会在夹缝之中求得一条生路。

    平日里喝上几坛也不见多少酒意的他,今天只不过喝了大半坛下去,已经有些醉意朦胧了,借酒浇愁,不过是愁上添愁而已。

    他再一次举起了坛子,将嘴巴凑了上去。

    手上突然一轻,酒坛子不翼而飞。竟是被人劈手夺去,已是半醺的郭显成大怒,“谁他妈找死?”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啪的一声脆响,脸上已经挨了一记清脆的耳光,将他从屋脊之上直抽了下去,重重的跌在地面之上。

    下方,卫兵大哗,刀剑出鞘之声不绝于耳,但马上,一切却又尽数归于沉寂。院子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几个人,面对着警卫的士卒,这些黑衣人只是高高的举起了一面金牌,所有的士兵便立刻停下了脚步。

    郭显成晕头转向的爬了起来,还没有站稳,又是啪的一声再挨一记耳光,将他抽得打着旋地跌翻在地。

    郭显成大惊失色,他是九级高手,如果说第一次还是出其不意的话,但第二次他明明已经全神戒备了,但仍然被抽倒在地上。

    这一次,他没有再爬起来,躺倒在地上,看向抽他的那个人。

    他看清了那个站在月光之下高大的声影,须臾之间,他全身都颤抖了起来,一骨碌翻过身来,五体投地的跪在了地上,“罪臣郭显成,叩见陛下!”

    随着郭显成趴伏在地上,院子里兵器落地的声音响成一片,所有的人都跪了下来。

    曹天成背着手看着自己的这员大将,鼻子里冷冷的哼了一声,一转身,拂袖进了屋内。几名黑衣人也紧跟着走了进去,屋外,只留下了曹辉一个人,看着跪倒在地上的郭显成,叹了一口气,“起来吧,郭将军,还跪在这里作什么,还不进去。”

    “曹大人!”郭显成抬头,颤声想要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却又什么也说不出来。

    “陛下轻车简从,只带了数名护卫抵达这里,益阳,武陵,桃园三郡已经糜乱,到处都是乱兵,暴民,官府只能龟缩城内,被动防守,郭将军,这一败,大齐多年的努力毁于一旦了!”他痛心地摇着头,也走进了屋内。

    郭显成慢慢地爬了起来,垂着头走进了屋里。

    曹天成盯着自己曾经寄以重望的大将军,眼中满是怒火,郭显成的大败,使得整个齐国的战略遭受到重大打击,现在,昆凌关的楚军大举出兵,分兵两路分别由罗良,江涛统领,向齐国发动了猛攻,而曹辉从虎牢关带回的消息,肖锵也已经出兵,开始向横山之中的齐军发动猛攻,三国抗齐在十数年之后,因为这一场败仗,再一次重新出现在这片大陆之上,而这一次,与往日不同的是,三国都是大军出动,使得齐国不得不三面应战。

    进了屋子的郭显成,跪在地上,以额触地,连头也不敢抬。

    “知道朕为什么只带了这么几个人就到了这里吗?”曹天成低沉的声音在屋里回响,没有任何的感情色彩,却有一股逼人的气势让屋内所有人都低下了头。不等郭显成回答,他接着道:“因为朕抽不出更多的军队了。楚人开始大规模的进攻了,不仅是他们的东部边军,闵若英连他的火凤军都倾巢而出了,朕不得不派出龙镶军前去助战,堂堂大齐都城长安,现在只有五千龙镶军镇守。”

    “臣有罪!”郭显成颤声道。

    “肖锵三万精锐出虎牢关,现在正在攻打横山之内我大齐的军寨,如果横山天险不能让我大齐与秦国所共有,则我们大齐将不得不在富饶的平原之上,时时刻刻担心劫掠成性的秦人从山里冲出来打劫,而我们却不知道该重点防守哪里。”

    “臣死罪!”

    曹天成站了起来,显得有些烦燥:“你当然有罪,杀你十次头也不为过。郭显成,郭氏全族一百八十七口,在我离京之前,已经尽数下狱。”

    郭显成浑身颤抖,“陛下,求陛下饶他们一命,一切都是罪臣之过,罪臣愿以死赎罪!”

    曹天成重重一脚,将郭显成蹬翻在地,“以死赎罪,你赎得了吗?你的命能值几个钱?你全族的性命又值几个钱?”

    倒在地上的郭显成泪流满面,翻身爬起来,再次恭恭敬敬的跪下,“陛下说得是,臣有罪,罪无可赫!”

    曹天成重新坐了下来,眯起眼睛看着郭显成:“郭显成,从现在开始,你的一切官职,爵位都已经被剥夺了,但朕还是留你一命,给你一个机会。做好了无功,但能让你合族人活下来,再做不好,你会收到你全族人一百八七颗头颅,你过去为大秦立过不少功勋,把你的头颅与他们葬在一起,是我给你的最后恩典!”

    “谢陛下龙恩,谢陛下,臣一定会做好。”绝望之中出现一丝生机,郭显成又惊又喜,大声道。

    “很好,现在,你就出发,去横山之中,我不会给你一兵一卒,你去哪里,给我将肖锵赶出横山去。”当的一声,一面金牌丢在郭显成的面前:“现在你不是大将军了,拿着朕的这面金牌,以士兵的身份,却给我指挥横山守军吧!没有援军,也不会有任何的支持,我只要看到结果。”

    “臣一定能收复横山所有军寨,并将肖锵赶出横山。”捡起金牌,郭显成用力点头:“陛下,我如离去,登县守军?”

    他突然闭上了嘴,陛下来了,这里的军队自然归陛下统率,可是陛下难道就靠这点兵力来对付明人吗?

    “滚吧,早点滚到横山去,看到你,朕就生气,快点滚,免得朕改了主意宰了你!”曹天成冷哼道。

    “谢陛下,臣马上启程!”郭显成小心收起金牌,重重地叩了三个响头,爬起来向外走去。曹辉紧跟在他身后走了出来。

    “郭大将军,我能帮你的就只有这么多了,如果你去横山再次失败,那神仙也救不了你和你的族人!”曹辉淡淡地道。

    “多谢曹大人,活命之恩不敢言谢。”郭显成抱拳道。

    “这也是陛下怜你多年功勋,虽说不给你一兵一卒,但我们在来你这里的途中,遇上了拓拔燕的三千骑兵,这三千骑兵还没有纳入兵册之中。陛下留给了你。”曹辉道,“望你体谅陛下的苦心,此去用心做事,为陛下解除一路敌人的烦忧。”

    郭显成的眼中泛起泪花,在屋外,再一次的跪了下来,叩上一个响头。看着郭显成远去的背影,曹辉转身进了屋内:“陛下,郭显成知耻而后勇,此去横山,当能解陛下之忧。”

    “此去他背水一战,我倒不甚担心。肖锵此人,如果遇挫,必然退兵,他现在可不会与郭显成死扛。曹辉,你去秦风哪里吧,朕该与他谈一谈了。”曹天成淡淡地道。

    “是,陛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