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857.第857章 陆大远的希望

    沙盘做得极精细,陆大远是武将,只看了几眼,就看清楚了这是丰县到沙阳郡的山川地势,看着秦风拨弄着那截长长的铁盒子组起来的玩具玩得不亦乐呼,心中不由有些奇怪。这玩具倒做得极是精巧。

    “怎么样?”秦风看着一脸迷惑的陆大远笑问道。

    “陛下喜欢的,自然是极好的。”虽然不明白这是什么玩意儿,但陆大远还是违心的称赞了几句。

    秦风大笑起来,指着沙盘道:“陆将军,你不会以为他当真是一个玩具吧?”

    “这难道不是一个玩具吗?”陆大远愕然。

    秦风快活地道:“当然不是,这只是一个模型而已,陆将军,你把这个东西放大百倍千倍的话,你能看到什么?”

    陆大远眯起了眼睛,在脑子里想象着眼前这个盒子放大百倍千倍的效果,眉梢微微一跳,脸上也有些变色。

    “运输!”他艰难地吐出两个字。那些连接在一起的小盒子如果放大百倍千倍,那就是可以放无数物资、军械、粮食的东西,当然,他也可以装人。

    “陆将军果然厉害,一眼便看出了这其中的奥妙。”秦风冲着对方竖起了大拇指。“就是运输,不但运物资,还可以运人。我把他称之为铁路,这车,我叫他轨道车。二十匹挽马,便可以拖动数十截车厢,运输能力堪比上千辆马车。最重要的便是速度,陆将军,假如我建一条从这里到虎牢关的轨道,要运用一千人的步卒到那里需要多少时间吗?”

    “不知道。”陆大远摇头。

    “你一路快马奔驰从虎牢关过来,跑了多长时间?”秦风问道。

    “如果马不停蹄,人不下马,马不离鞍,五天便可抵达,可这是不可能的。”陆大远看着秦风,他听出了秦风的意思,有些不敢置信。

    “那么,我们便可以在五天之内,将一千名步卒和相应的物资送到那里去。”秦风得意地道。“陆将军,你是武将,你觉得这样会对一场战役有什么样的作用?”

    陆大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如果当真有此奇效,那陛下便可以在任何一个战场之上,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形成兵力上的绝对优势。”

    “就是如此!”秦风肯定地道。“我大明现在实力薄弱,兵力不足,每每打仗,都不得不险中求胜,迭出奇谋,这对于一名领导者来说,是极其痛苦的一件事情,因为如果输一场,便可能输掉一切。”

    “可到现在为止,您一直都是胜利者。”陆大远叹了一口气。

    “这是朕的运气好,从古到今,哪里有百战百胜的将军。陆将军,你知道我指挥作战的时候,最大的梦想是什么吗?”不等陆大远回答,秦风接着道:“那就是用绝对的实力,从正面硬生生的碾压过去。”

    陆大远有些呆怔。

    “不需要谋算,不需要想破脑仁,就是排山倒海的推过去将敌人粉碎!”秦风摇着脑袋,“可惜啊,大明想要到这一天,不知还要多少年月!”

    “可是陛下,这轨道车如果想要达到这种效果的话,只怕还需要不少的附属设施吧,比方说这些挽马,怎么可以不眠不休的一直在路上奔驰?”陆大远指着沙盘道。

    秦风点了点头:“这是当然,每隔一百里,便会修建一个驿站,这个驿站既是轨道车的车站,也是换挽马的地方。每一批挽马只拉一百里,然后便会换马。”

    “这么长的车厢,数十匹挽马拉着他飞奔,而且末将看这轨道并不完全是直的,不会翻车吗?”陆大远指着沙盘上的模型,问道。

    “最初的时候翻了很多次,一年多了,朕的大匠们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当然,不是说他绝对的不会翻,但至少已经有了基本的安全保障。”秦风微笑道:“新技术的出现,总是会伴随着这样那样的问题,我们会在使用之中发现这些问题并且一个接一个的将他们解决掉。”秦风笑着离开了沙盘,坐到了坐位上,陆大远注意到,秦风坐着的那把椅子只有三条腿是好的,另外一条腿竟然是用绳子绑着的。

    “坐下来谈吧,郭九龄在信中说,你要见朕!”指了指面前的一条板凳,示意陆大远坐下。“这一次去了虎牢关,你有什么感悟吗?听说你大哭了一场。”

    “大秦已到生死危亡之秋,可末将看到的不是戮力同心,而是争权夺利,每个人都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盘算着自己能得以多少利益,却没有想一想,我大秦的百姓过得是什么日子?”陆大远痛苦地道。

    “在大明走了一圈,看来让你收获不少啊!”秦风点头道。

    “是,大明治下的百姓,恐怕是这天下最幸福的百姓了。”陆大远叹了一口气:“末将出身寒门,从小也是贫苦人家出身,从一介小兵一步步的靠军功起来的,但过去挨饿的日子却是我内心记忆最深刻的了。”

    “几年之前,我们大明也有很多地方的百姓在挨饿,像长阳郡,即便到今天,也还没有恢复过来。”秦风深有同感,“当初沙阳郡城之下,多少难民为了一口吃食便能卖儿卖女啊,陆将军,你知道为何我大明的将士们在战场之上如此勇猛吗?”

    “是因为陛下英明,领军有方。”陆大远道。

    “错了错了!”秦风摇头:“说到排兵布阵,指挥作战,朕说不定还不如你,士兵们之所以能在战场之上舍死忘死,百姓们能在危难之秋毁家赴国难,只不过是因为朕让他们吃饱了饭,朕让他们能清楚地看到未来,看到希望而已。老百姓所求不多,可就是这简单的要求,也不见得能达成。秦国之所以如此困蔽,可不仅仅是因为你们地处僻西之地的缘故。”

    陆大远长叹一声。

    “陛下,如果您将来有机会成为秦国百姓的君王,您会让他们过上与现在的大明百姓一样的日子吗?”陆大远问道。

    “当然。归我治下,即我子民。”秦风郑重地点点头。“如今的大秦,恐怕已成风中之烛,稍有风雨,就会摧毁他了。邓氏轰然倒下,卞氏如今在青河郡虎视眈眈,意图卷土重来,皇室要收权,不遗余力打压拥兵大将,肖锵拥兵自重,希图成为下一下邓洪,朕可以断言,秦国内战不远了。”

    “内战?还不至于吧?”陆大远喃喃地道。

    “田康,你来给陆将军说说秦国现在的状况吧!”秦风招手让田康过来。

    “是,陛下。”田康走了过来,看着陆大远道:“陆将军,据我们鹰巢所掌握的情报,戴叔伦一直都没有停止过他的活动,从种种迹象看,他似乎是想从雍都将邓洪营救出来逃回青州郡,在哪里重掌兵马。”

    “这,这有可能吗?”陆大远震惊地道。

    “当然没可能。”田康道:“马氏父子都不傻,邓洪想要离开雍都,除非他死了,但戴叔伦现在就像一个疯子,我们可以肯定,他已经展开行动了,卢一定龟缩青州郡,手中还有三万兵马,而戴叔伦现在要对付的人是肖锵,他看中了肖锵手里的那五万精锐。”

    “肖锵又岂是他动得了的?”陆大远摇摇头。

    “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他会怎么做,但可以肯定的是,肖锵替儿子求娶邓姝,便是戴叔伦这个计划的一部分。”田康道。“我们对此做了深入的调查,最后得出的结论便是,秦国将陷入大规模的内战,到时候不仅是边军与皇室的交手,只怕卞无双也会加入其中。”

    “卞无双?”

    “不错,卞无双已经派人去见过了安如海,就是三天前,楚国西军一支一万人的部队,已经离开了驻地进入了落英山脉,但他们的目标不是秦国,而是想要穿过落英山脉,奇袭齐国本土。”田康笑道。

    “穿过落英山脉?上万人的部队?”陆大远张大了嘴巴,“这不是自寻死路么?”

    “落英山脉并不是不能穿过去,当年,我就是从哪里逃到了齐国的落英县,现在看起来楚人要重走我当年走过的老路了,至于他们是生是死,恐怕安如海并不在乎吧?只要他们出现在齐国本土,那就是他的胜利了。于我们而言,这倒不是重点,重点是,安如海为什么敢派一支万人的部队离开进径关?”

    “当然是他已经与卞无双有了某种协议,知道此时此刻卞无双根本就没有心思打他的麻烦,所以安如海这才敢派出一支部队去奇袭齐国,为楚人的东部主力创造机会。”

    “既然是奇袭,这样的机密情报,你们是如何得到的?”陆大远奇怪地问道。

    “我们有我们的情报渠道,陆将军,不瞒你说,在安如海麾下的重要将领之中,埋有我们的钉子。”秦风笑道。“结合这些情报,我们确认,秦国内战已经不远了。陆将军,为了秦国的百姓,我想,你应该做出最终的决定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