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832.第832章 药引子

    杨致修为极高,武腾虽然是一方郡守,但并不以武道见长,所修所习,自保尚可,但比起杨致来,那可就是莹火与皓月争辉了。心里明知道杨致还不至于对武腾不利,但车喆仍然不由自主地握紧了刀柄,虽然他也只是八级上的修为,比起杨致大有不如。

    杨致斜眼瞟了一下车喆,车喆顿时遍体生寒,手上有些不受控制的一颤,佩刀出鞘半寸。这可不是他想的,而是感受到威胁之后一种下意识的反应。

    杨致嘿嘿一笑,车喆噔噔后退了两步,刚刚那种汗毛倒竖的危险感又不翼而飞。他长吐出一口气,知道对方戏弄自己,明知不是对手,但武将的那种宁死不辱的特性却让他反而瞪大了眼睛,怒视着杨致。

    “车喆,你下去安顿军队吧,我与杨公子是故交,想私下了说几句话。”武腾摆了摆手,道。

    “是,郡公!”车喆鼻子里哼了几声,转身大踏步离去。

    看着车喆的背影,杨致笑道:“还不错。”

    “当然不错,大楚的将军们,孬货可不多。”武腾笑道:“杨公子,不说别的,就说说你们的皇帝陛下,还有章孝正,甘炜,黄豪,他们以前可都是楚国的将领。”

    杨致冷笑:“武郡守,这话你跟我说说可以,你敢在章小猫他们面前说这事儿,信不信他们能剐了你。”

    “相信,当然相信。”武腾叹道:“安阳事变,举国震惊啊,没有那事儿,何来后来的上京之变,又何来大明之崛起啊!”

    杨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抿嘴,转头看向远方。

    “杨公子,你变化真大,杨公要是知道你如今有这样的出息,九泉之下必然含笑。”武腾慨然道。

    “可别一口一个杨公!我听着恶心!”杨致冷笑道:“武郡守,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我爷爷含冤下狱之后,你可也上了奏章,给我爷爷列了十大罪!”

    “不错,武某也没有想过瞒人,这奏章是明发天下的。”武腾淡然地道:“可又如何呢?杨公子,皇帝陛下要杀杨公之心天下皆知,这个时候谁敢替杨公说话,下场只能是陪着杨公一起去阎罗王那儿报道。武某不是什么君子,当时发那奏章,也不过是自保之策而已。我发与不发,有什么区别吗?”

    “说得真好!”杨致道:“说得我都想原谅你了。”

    “杨公子出身名门世家,对这里头的关窍自然是心知肚明,武某是好是坏,天下人自有评价,武某问心无愧,我虽然发奏章拥护皇帝杀你爷爷,但后来我可没有对你杨氏部族赶尽杀绝,杨公子到了出云郡之后,想必在我新宁郡也联系上了不少你杨氏的旧日部族,杨公子以为我不知道他们躲在我新宁郡吗?”武腾笑道。

    “若非如此,我到出云郡之后,早就取了你的人头去了。”杨致低头,小剑在指间缭绕成了一道白线。“我几次去过你的郡守府,看着你与家人享受天伦之乐,好几天我动了杀心,你恐怕不知道,有好几次你的性命就在我的一念之间吧!”

    屈指一弹,小剑在手指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武腾还没有反应过来,小剑又已经回到了杨致的手中,不过武腾的身前,几缕发丝悠然飘下。

    “杨氏唯一幸存的嫡亲子孙,如果只是一刺客,那可真让人看不起了。那杨氏也永无翻身之日。”武腾摇摇头,笑道:“你没有这样做,才是对的。”

    “对不对,以后才知道,武腾,你是一个善于自保的人,也是一个审时度势的人,如果有一天,大楚不行了的话,你会投降我大明吗?”杨致突然问道。

    武腾大笑起来:“杨公子,瞧你这话说得,如果这话是齐国的那个曹辉跟我说的话,我还真会想一想,可惜啊,你代表的是大明,我想在我有生之年,是看不到这一天的。大明的确崛起之势甚猛,但想追赶上楚齐,终归不是短时间内能做到的事情。”

    “秦国人也是像你这样想的,可现在,他们已经像一条小狗一样趴在我们脚下了。”杨致冷笑。

    “秦人虽然趴下了,但还没有死,而且他们不是小狗,他们是一只病了的老虎,现在他们的皇帝正在剜肉疗疮,腐肉既去,鲜活的生机便会重新注入。”武腾道:“我不认为大明已经战胜了他们。最多只是一场局部的胜利。”

    “走着瞧吧!”杨致嘿嘿一笑:“不说这些没用的了,武郡守,我们还是回到眼前吧,你这是什么意思呢?”

    武腾一摊手:“你们打乐业,我打安居,这有什么矛盾的吗?”

    “你这是占便宜,捡漏子。”杨致有些恼火地道:“我们辛辛苦苦地啃掉了对手,你倒好,躲在一边摘桃子,这不大合适吧?而且你们楚国,不是不准备与我们一起行动吗?”

    “陛下有这么说过么?没有吧!”武腾干笑道:“好像大明的特使现在还在上京城磋商吧,至于武某,作为封疆大吏,也有一定的自决之权,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如果陛下觉得我做得不妥,下令让我撤军,那我自然就退回来了。如果没有,那武某自当继续前进。”

    杨致看着对方:“这么说来,你还要与我们挣灵川了?”

    “为什么不呢?”武腾笑道。

    “你挣得了吗?”杨致嘿嘿一笑:“新宁地处西北,拢共也就你这两万兵吧,想凭两万兵打下灵川?别忘了,灵川是齐人扼守西北的门户。”

    “我还有两万人马,你们霹雳营可只有五千人。”武腾笑道:“怎么看起来,也是我的胜算更大一些。”

    “先不谈我们的战斗力比你强多少的问题,我们随时能从本土调来大军,你不行吧?”杨致反辱相讥。

    “只怕大明也没有军队调过来吧,现在大明的皇帝陛下在沙阳集合大军准备与齐人决战,敢问有那支军队过来帮你们呢?”武腾大笑:“杨公子,咱们别绕来绕去了,咱们两支人马,短时间内恐怕都得不到什么支援,但如果拿下灵川,对你们也好,对我们也好,都是一件影响深远的事情对不对,不若我们两军联合?”

    “你们又想捡果子?哪有这样便当的事情。”杨致摇头。

    “那有这么果子好捡!”武腾招招手,让一名亲兵拿来了地图,摊在地上,手里的刀鞘在地图之上画了一条线,抬起头,看着杨致:“这边归你们,那边归我们。咱们两军分进,看看谁先打到灵川城下?”

    眯着眼看了一会儿地图,杨致道:“分得倒也还公平,但是我们要先到了灵川城下呢?”

    “我估摸着,等我们打到了灵川城下,朝廷之上关于是否联合出兵的事情,也必然有了定论,咱们先来个君子协定,如果到时候双方决定联盟,那先到灵川城下的一方,便是主攻的一方,另一方须得协助,打下灵川之后,灵川城也归先到一方所有。”

    听了这话,杨致低头再打量了一会儿地图:“你这路线可好走得多!”

    “好走是好走了,但拦截的兵力也多,你们那边线路是难走一些,但关卡少,阻截也少。怎么杨公子,没胆子跟我定下这个君子之约?”

    “你也算君子?”杨致哧之以鼻,站起身来:“好,就这么说定了,我们霹雳营一定会第一个打到灵川城下的,咱们走着瞧吧!”

    “杨公子这就要走吗?”武腾笑问道。

    “当然得走,你不是已经让车喆去整顿兵马了吗,我们自然也得准备准备开始与你的这场竞赛了。”杨致大笑一声,飞身跃起,径直向城下跳去,准准地落在他的战马马鞍之上,回头挑衅地冲着武腾竖起了一根手指,转身打马,狂奔而去。

    “少年轻狂,虽然有了很大的变化,但骨子里,那份嚣张和跋扈还真是很难改变呢!”看着数百骑远去的背影,武腾笑道。

    “江山好改,本性难移!”车喆有些恼火地看着那个嚣张的背影。

    一路奔回乐业县的杨致却是得意洋洋,看到邹明,笑咪咪的翻身下马:“武腾那家伙果然眼红了,好家伙,新宁郡的楚军倾巢而出,要与我们比赛谁先到灵川郡呢?还给咱们两家划了片儿,各打各的,互不干涉!”

    邹明大笑,“你觉得我们跑得赢他们吗?”

    杨致连连摇头:“那家伙把难的那条线路划给了我们,还冲我使出了激将法,我们怎么跑得过他们,当然是他们先到灵川城下,咱们,只有给他们当辅攻的命罗!”

    两人对视一眼,都是大笑起来。他们只是一个引子,现在药引子丢下去,锅里的水也已经沸了,自然可以看看热闹了。

    “喻庆我已经派人押往沙阳郡了,陛下那边会继续点火的。”

    “那边恐怕还是打一仗,才能坚定楚人之心吧!”

    “当然,不是一般的打,是硬碰硬的打一仗。”邹明点头笑道。“只有让齐人了解了我们的实力,更知道了我们的决心,以后才好打商量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