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831.第831章 偏师而已

    驻安居县齐军将领温一山可以说是这世上最倒霉透顶的人物了。接到明军侵袭乐业县,乐业县喻庆大败的消息之后,立即尽起麾下兵马,赶赴乐业县,同时向灵川郡郡守发去紧急求援信。他准备先去乐业县拖住明军前进的步伐,好给灵川郡准备应战,调集兵马的时间。

    但他还没有跨过县境,便遭到了致命的打击。楚将武腾事先埋伏在了他前往乐业县的必经之路之上,一场大战下来,随他一起突围而出的不过数百人而已,无路可去的他慌不择路的逃进了乐业县,还没等他缓过神来,便又遭遇了明军霹雳营副将杨致带领的一队人马。这一次他输得更彻底了,不但输掉了他所有的军队,更输掉了他的脑袋。

    武腾笑吟吟地站在安居县的城墙之上,这一仗,赢得多么轻松啊!几乎是兵不血刃地就拿下了这里,如果是硬攻的话,三千人防守的安居县,够他喝一壶的。

    “修整一天,明天继续向前,我们的目标是灵川郡。”他对身边的副将道。

    “郡公,灵川郡不是安居县,那里有齐国大军驻扎,而且灵川郡扼守着齐国的西北门户,他们必然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我们拿下他,以我们现在的兵力,打灵川郡恐怕还是力有不逮吧?”副将车喆心有疑虑。

    武腾哈哈一笑:“你说得对极了。不过有什么关系呢?对我们来说,从来都不是说攻击齐国的主要战场,灵川地扼西北,是西北通往中原的门户所在,我们出兵的目的,不过是牵制齐国兵力,为主战场创造机会而已。车喆,我们整个新宁郡所有的兵马加在一起也不过两万余人,但只要我们抢占了灵川境内各大战略要地,兵迫灵川郡城,就能牵制他们数倍于我们的人马。于我们而言,打不打得下无所谓,但对于齐人来说,他们可丢不起。一旦一个疏漏,让我们钻了空了,突破了灵川郡城,那他们的西北之地,可就无险可守啦。”

    车喆佩服的点点头;‘还是郡公思谋长远,不像末将,总是想着眼前的这点儿事情,老担心这仗有不有利可图。’

    “我们两个所处的位置不同,所想自然也就不同。”武腾摇头道:“这倒不是你的错,你带兵自然得考虑每一仗的得失,可武某是封疆大吏,就得站在朝廷的角度来考虑问题。”

    “希望我们在灵川能吸引更多的齐军,为朝廷在东部的主战场分减一些压力。”车喆叹道:“这几年,我们在东部主战场的形式可真是不利。”

    武腾苦笑:“没办法,如果陛下当初不撤换程公,仍然是程公主政东部边军的话,现在明国崛起,对齐人形成大威胁,现在更是大举对齐用兵,在这样的形式之下,保存了实力的东部边军再大举进击,必然能重创齐军。可现在,东部边军连战连败,士气大损不说,程公当年积累下来的老兵也损失颇大,兵力大不如前了。”

    说到这些,两人都是颇为无奈,一朝天子一朝臣,更何况当年那事,闹得不可开交,死了那么多人,一位前太子,一位首辅,都在这一次事件之中被杀,其它被株连的更是不计其数。他们这些人,地处西北之地,一向不受人重视,反倒是躲过了这一次的劫难。

    “当年,唉!”武腾叹息:“程公掌东军,左公掌西军,杨公主政朝堂,几十年大楚积累下来的底蕴,这几年快要折腾光了。”

    “郡公,说起杨公,他的孙子杨致现在不就是我们隔壁吗?”车喆突然道,“这一次明军大败齐军,这位杨公子可是大放异彩呢。三百人全歼文森一千兵马之后丝毫没有停歇,又飞马拿下乐业县城,接着又生擒了喻庆,杨公有孙如此,九泉之下也该开心了吧。”

    武腾摆了摆手:“车喆,这些话,你在我面前说说罢了,不要在外人面前说,更是不要在张潮面前说,杨公是忠臣这我们都知道,但在现今陛下那里,他可是绝对的奸佞。这话要是传到了杨青杨统领哪里,你这脑袋可没人保得住。”

    车喆摸了摸脑袋,“也就是在郡公面前抱怨一番。郡公,现在明军与我们一样只怕也在打灵川郡的主意,这两军在同一块地盘之上与另一方作战,双方之间说是朋友吧,可也没有约定,说是敌人吧,这也不像,如果互相撞上了,那可怎么处理才好呢?”

    武腾抚着胡须,“各有所求,放心吧,这件事,我来协调。”

    “那霹雳营的邹明是绿林出身,再加上杨致,两人可都不好打交道。”车喆皱眉道。

    “车喆啊,我们的目的是什么?”武腾笑问道。

    “刚刚郡公说了,我们的目的是让齐人感到危机迫近,逼迫他们调取更多的兵马来到灵川郡,从而为东部主战场分担压力。”车喆道。

    “对啊,这是我们的目的,那么明军打灵川,与我们的目的相悖吗?一点也不冲突嘛!他们要地盘,好,咱们两家好商量嘛!所以呢,咱们是友军,是好朋友,你要告诉我们的将士,在灵川郡,我们与明军那是伙伴加兄弟,要和睦相处,要互相帮助。咱们打得越火热,齐人越害怕嘛!”武腾道。

    车喆乐了,“郡公说得是。我们现在反正是要将声势闹得越大越好。不过郡公,要是朝廷不准备大举反攻的话,咱们这一次是不是就算闯祸了?”

    “皇上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的。”武腾道:“皇上还没有登基的时候,就心心念念着击败齐国,这两年屡吃败仗,心里更是窝火,这一次逮着了机会,岂有不借此大做文章的机会。再者退一万步讲,就算朝廷不打,了不起我也就退兵罢了,陛下也不会责怪我的。”

    “也是,西北之地,需要郡公坐镇。皇帝需要倚重您的地方多着呢!”车喆道。

    武腾微笑,抬首望向远方,脸色突然微微一变,接着却又笑了起来,指着远方,对车喆道:“看那里?”

    车喆微惊:“骑兵!从哪里蹦出来的,郡公,我马上去安排拦截。”

    “还能从哪里蹦出来?”武腾笑道:“肯定是我们的伙伴啊?从乐业县过来的明军。告诉我们的军队,不用拦截,放他们过来,这大概有两三百骑吧,胆气倒是壮得很,居然如此肆无忌惮地便往里冲。”

    车喆派了一名亲兵去传令,自己却陪在武腾身边看着那愈来愈近的骑兵队伍,看着对方的旗帜,他讶道:“刚刚还说到杨公,这不,他的孙子就来了。果然是豪门公子风范啊,跋扈得紧!”

    武腾笑看着车喆:“他是跋扈,可也聪明着呢,而且家道中落,出了那等大事之后,他的隐忍也非同寻常了,不要小看他,这是一个有真本事的人,且不说他有着九级的武道修为,光是他指挥三百人全歼文森一千兵马,飞夺乐业县,生擒喻庆,哪一样又是简单的呢?”

    车喆有些汗颜,“郡公说得是。”

    “有时候啊,跋扈什么的是装给人看的,谁要真认为他还是当年的那个纫绔子弟,那下场一定会跟文森一样,脑袋被他割下来示众。”武腾淡淡地道。

    说话间,没有受到任何阻拦的那支骑兵异常嚣张的冲到了安居城下,不到三百人,气势倒如同千军万马一般,一人扛着一根狼牙棒,虎视眈眈地瞪着城上,倒是让车喆心里有些发毛。

    “武腾,你这老小子,恁不地道,敢抢小爷我的生意!”下头,一个年轻人一把撸下头上的头盔,仰脸看着城上的武腾,戟指大骂道。

    他如此不客气,城上的楚军人人脸上变色,更有士兵提起了长弓,搭箭上弦,偷偷地瞄准杨致,只要武腾说一声收拾他,立马说是箭如雨下。

    武腾却是哈哈大笑,看着城下:“杨公子,多年不见,已经从当初那个流着鼻涕的小娃娃长得如此英姿飒爽了。”

    一句小娃娃,顿时将下头趾高气扬的杨致打击得有些发蔫儿了,怒瞪着武腾,突然一扬手,一件黑乎乎的东西飞了上来。

    武腾一伸手,抓住飞来的东西,竟然是一个血淋淋的人头,车喆一看,惊道:“是温一山的脑袋。”

    “温一山运气不好,逃出了我们的手掌,却落在他的手里。”武腾笑道。

    “武腾,这件事情咱们得说道说道,想捡我们大明军队的便宜,可没有那么便当,要是你说不出个一二三来,嘿嘿,可别怪小爷我不客气。”下头,杨致喝道:“滚下来。”

    武腾随手将温一山的脑袋扔到一边,笑道:“杨公子,武某年纪大了,腿脚有些不方便,要不你上来谈吧。”

    “你下来。”

    “怎么?杨公子不敢上来,怕我暗算你吗?”武腾道。

    “小爷怕你个屁!”杨致怒喝着一跃而起,单脚在马背上一踩,人腾空而起,车喆眼睛一花之间,他已是站在了两人的面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