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830.第830章 担忧

    天色将亮未亮之际,田康走出了小书房,并没有再去与耿前程辞行,他估摸着这个时候耿前程应当还没有起床,他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离开了郡州府,天亮城门一开,他便可以第一批出城,对于鹰巢的人来说,悄无声息便是他们最大的特点,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像他们这样的人,如果名气太大,走到哪里都有人认识,那也就不适合出外勤了。像郭九龄这样的,基本上就只能呆在越京城的老巢里,难得出京一套。当然,鹰巢里的千面除外,因为到现在为止,就算是他身边最亲密的伙伴,都不能确定他们平日里看到的究竟是不是千面的真正面目。此人化身千万的本事,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

    耿精明精疲力竭地走出了小书心,看着天边的启明星,哀声叹气了一翻,这几天,可真是累死他了,本来昨天准备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好好享受一番美人恩,可结果,却是与田康这个干瘦巴巴的家伙坐了一夜。

    伸了一个懒腰,揉了揉眼睛,不由照镜子,自己肯定是两个黑眼圈,得回去好好的补个觉才行。回望了一眼后院,他决定趁着老头儿还没有起床赶紧开溜,不然被他抓住,肯定又是要罗嗦一翻的。

    下了台阶,没走两步,老家人忠叔幽灵般的出现在他的眼前,“少爷!”

    “忠叔,你怎么还在这里?”耿精明吓了一跳。

    “老爷也没睡呢,一直在等你,后头小花园里坐着呢!”忠叔低声道。

    耿精明大为意外,啊了一声。

    “走吧,少爷!”忠叔摧促道。

    终究还是没有躲过,老头子竟然在小花园了坐了一夜?耿精明很有些感动,老头儿平时对自己极严厉,哪怕自己做生意发了大财,那也没有给自己多少好颜色看。他着实有些怕了。老头子心心念念的便是想让自己去当官,可这大明的官儿,委实没有什么好当的。累得要死,说是薪饷高,可比起自己的收入,那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老头儿还是老一套的思想,也不看看,现在大明,商人的地位可是节节在拔高,可不像以前那般任人宰割了。像自己家里这种状况,在他看来,就是最好的搭配,老头儿当官儿,自己做生意。

    “爹没生气吧?”他试探地问道。

    忠叔摇摇头,“老爷没有生气,就是好像显得心事重重的。”

    “那就还是生气了!”耿精明撩起袍子,紧走了几步,跟着忠叔到了后头的小花园里。

    耿前程坐在小花园的石桌边上,面前的一壶茶早就被喝得精光,耿清明探头看了看,起码半壶茶叶,也不知这么苦的东西,老头子是怎么喝下去的。

    “坐吧!”看着有些拘禁的站在自己面前的儿子,耿前程指了指对面。“田康走了吧?”

    “走啦!”耿精明小心翼翼的坐了下来。

    耿前程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儿子,看得耿精明心里头有些发毛。

    “让你去科考,去做官,打死也不去,偏生要去做生意,做生意便做生意吧,怎么又和鹰巢搅上啦?”耿前程叹气道。

    “爹,鹰巢的官儿不也是大明的官儿吗?说起来,我现在也算是一个将军,跟田康一个级别呢,五品的正将职。”耿精明小声道:“这不正合了您的意儿吗?”

    “什么叫合我的意?”耿前程恼怒地看着对方:“你知道鹰巢是干什么的吗?你知道这个衙门,进去容易出来难吗?你披上了这张皮,除非你死了,否则一辈子都别想摆脱他们。”

    “我干嘛要摆脱他们?”耿精明小声反驳道:“有了这张皮,我做生意还更方便一些呢?有一些我不方便做的事情,有人就帮着我做了。”

    “你是说的那些脏活儿吧?”耿前程冷笑:“可是你想过没有,他们帮你做得越多,你就陷得越深呢!”

    “爹,我也是没有办法,当初起步之时,实在是有了过不去的坎,那个时候他们找上门来,我除了与他们合作,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呢?再说了,这也是为大明作贡献嘛!你不是一直要我忠君么?”

    “儿子啊,为大明效力有很多条路子,你偏偏就选了我最不喜欢的一条。”耿前程叹气道:“你啊,是不知道鹰巢的厉害。”

    “爹,反正现在说什么也晚了。”耿精明道:“我也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

    耿前程沉默了半晌,“前几天,我收到了商业署王大人的一封信。”

    “商业署,王月瑶王小姐?”耿精明两眼发亮,“这可是一个了不得的大人物呢,她做生意的手段,当真是了得,而且一个女人,能控制住如此庞大的生意网络,当真让人佩服。爹,您是不知道,光是一个太平坊,我拍马都赶不上啊!”

    “你说的不错,那的确是一位大人物。但让我更看重的倒不是她的这能力,而是她是皇帝陛下最为信任的人之一,她的未婚夫舒大人,更是皇帝过命的交情。”耿前程低声道。

    “爹,您想说什么?”耿精明有些不解地看着他老子。

    “你不问问王大人给我写信干什么吗?”耿前程歪着头看着儿子。

    “这是您们官场的事情,多半就是一些公事,我问来干什么!”耿精明摇头。

    “不,恰恰与你有关系。”耿前程摇头道:“朝廷正在组建铁路署,听说要修建什么铁路,这是个什么玩意儿我也不太懂,但王大人在信中说,想请你去帮忙。”

    “我?”耿精明一根手指指着自己的鼻子,大惑不解:“这铁路是什么玩意儿我一点也不知道,我能帮什么忙?”

    “好像与你弄的那个什么股本有关!”耿前程道:“王大人在信中说,你开创的这种筹集资金的方法,他们很感兴趣,筹建中的铁路署将来也想采用这种方法,所以让你去帮忙做这种事情。”

    “我才不去,去了哪里,我的生意怎么办?”耿精明一口回绝。“这一次我去新宁郡,刚刚与武腾敲定了在楚国再买一些桑山,丝厂,绣坊进来,我还跟太平银行贷了上百万两银子的款,放着自己的钱不赚,跑去跟他们干活,傻瓜才干!”

    “糊涂!”耿前程一下子提高了音量,怒视着耿精明。

    老爹一发怒,耿精明立刻就软了。

    “王大人是什么人?她开口要你,这是你的福气,更是你的机运。”耿前程吼道:“我虽然不懂铁路是个什么玩意儿,但我知道这是陛下异常看重的一件事,你去那里,做好了,便等于是在陛下面前挂上了号。就算你以后不想当官,但你想脱离鹰巢,便也有了可能。到时候王大人舒大人帮你说上几句话,比什么都管用,知道吗?鹰巢不是久留之地。”

    “当真行?”耿精明听了这话,眼睛顿时发亮。

    “当然。”耿前程点了点头:“你自己的生意已经走上了正轨,也不需要你时时刻刻盯着,而且王大人也说了,只是请你过去帮忙,不会耽误了你的生意的。回头你马上便去越京城,新成立的铁路署署长是巧手,那也是皇上的心腹,结识这些大人物,对你是有好处的。你老子做到一郡之守,已经到顶了。以后卸任,也最多去越京城里养老,等你爹死了,谁来照管你,不要以为你聪明会做生意,没有我这个郡守,很多事情你能做得这么顺畅?结识了这些大人物,以后你既可以摆脱鹰巢,做生意又有后台,没人敢随便欺负你,懂吗?”

    耿清明连连点头:“爹,还是你深谋远虑啊!这件事我去做。而且保管做好,至于结交这些大人物嘛,嘿嘿,与人打交道,这可是我最擅长的,保管让他们一个个如沐春风。”

    “这些大人们可不是你平时见到的那些人,没有一个是简单人物。你不要得意忘形,记得时时刻刻夹起尾巴做人。”耿前程叮嘱道。

    “是,爹,我记住了。”

    耿精明道:“你先去休息吧,在这里坐了一夜,不累得慌么,我可真是累了。”

    “还不是你不省心。”耿前程叹气道。“天都亮了,还怎么休息,大军已经打下了乐业县,马上便要继续向前,与先前的突袭不同,这一次可是摆明了车马大举向前,这后勤辎重等,都得我去打理,大军未动,粮草先行,可不敢有一丝一毫的马虎。”

    耿精明看着老爹佝偻着的背影蹒跚的向外走去,心中一阵感动,眼睛一阵发热,鼻子里也酸溜溜的,赶紧伸手揉了揉,又伸手入茶壶,捞出一些茶叶放在嘴里咀嚼着。

    早就没有了一丝茶味儿。

    抽了抽鼻子,他迈开大步向外走去。回去美美的睡一觉,然后把自己的生意安排一下,便乖乖地去越京城报到吧!铁路署,修铁路,铁修的路,那是一个什么玩意?会不会亏本?有没有人投钱进来?

    他的脑子快速地转动起来,先去看看,如果有钱可赚,自己也可以入股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