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828.第828章 耿精明

    耿精明一摇三摆的走在新宁郡的大街之上,这位大明朝商界窜起的最新的一位传奇人物,在楚国的新宁郡一样是大名鼎鼎。

    以前的新宁郡只是楚国的一个边远城市,无论是财富还是在政治之上的影响力,对楚国都是微乎其微,但随着出云郡成了大明的一块领地之后,新宁郡的地位突然一下子凸现的重要起来。

    首先便是明国致力于将出云郡打造成一个联结四国枢纽的节点城市,郡守耿前程两年努力,现在已经初见成效,出云郡已经变成了四国陆上交易的一个商品集散地。大量的商贾汇集到出云郡,成为了这里的常驻客商。

    耿前程打造出云郡这个商品集散地的招数其实说出来也很简单,那就是轻税。在其它地方,一国货物进入另一国,光是关税就够客商们喝一壶的,就算是大明,对于其它国家进入的货物的税费收入也远远高于国内。但在出云郡,耿前程足足将这些税赋削减了一倍有余。这对于一些小货郎来说并没有什么大的影响,但对于大客商来说,就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了,光是这些削减的税费,就能抵得上他们一趟的利润,算下来,走一趟货物,收益是以前的足足一倍以上。

    商人逐利,有这样大的利好,自然是蜂涌而至。

    对秦战役结束之后,楚齐的商人更是大量的涌入到了出云郡,原因很简单,因为明国逼着秦国签定了一份不平等条约,明商进入秦国经商,商税与秦国国内的商税一样。

    以往的秦国对于其它国家的商人货物课以重税,这既是保护秦国国内本身实力就很薄弱的本土商人的利益,也是国库增收的一项重要来源。但现在因为这份条约,齐楚两国商人只需进入出云郡,便正大光明的让自己的货物变成了明国的,然后再进入秦国,这使得利润大大增加,虽然要给明国交一笔税,但出云郡税赋出奇的低,对于他们来说,就不值一提了。

    以上种种,使得楚国这个边境城市愈发的显得重要起来,这里,已经成了楚国对外出口的一个最为重要的城市,因为齐楚战争,楚国对齐国的商品出口几乎陷入停滞,也只有在这里,通过出云郡还能联结双方的交易。

    不管两国之间怎么交恶,但对于商人来说,该做的生意还是要做的。

    出云郡飞速发展,新宁郡搭着这股顺风,也飞速的发展了起来。

    新宁郡的郡守武腾,便是这股风潮之中的一个受益者。

    因为是边境城市,所以武腾这个郡守是上马管军,下马管民,不折不扣的楚国在这里的土皇帝,以前不受待见的他,现在可成了楚国的香饽饽,想来这里发财,没有他的点头,管你是谁,都是不会顺畅的。

    一时之间,以前门庭冷落鞍马稀的郡守府,变成了门庭若市。一般人想见武腾,那得提前几天预约,还得看武腾的心情如何。

    当然,耿精明是一个例外。

    因为他已经有金钱将武腾和自己牢牢的绑在了一起。耿精明专司经营楚国绸缎,从最初的时候,他便利用自己出云郡守公子的身份,搭上了武腾这根线,然后让武腾成了自己的绣衣坊的股东,当然,武腾拿得是干股。

    现在,耿精明更是控制了楚国绸缎进入明国,秦国,齐国的所有商路和定价权,耿精明迅速飞窜成了大明的新一代的豪绅,而搭着耿精明,武腾现在已是身家巨万。

    穿戴普通,只带了一个护卫的耿精明,到了郡守府的大门外,在外头那些排着队等着武腾召见的人的异样的眼光之中,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因为在大门口的门丁们都认得这位大佬,以前他们的郡守,可都是亲自将这人送到大门外的。别人敢拦,谁会拦他啊!

    进了郡守府的大门,熟门熟路的去了一边的小客厅,一杯茶还没有喝完,武腾已是满脸笑容的赶了过来。

    “精明,怠慢了怠慢了,今天公事儿特别多!”武腾笑吟吟地道。

    耿精明站了起来,拱手道:“郡公,当然是以公事为重,我进来时,可看到外面求见郡公的人排成了长队啊!”

    武腾不屑地甩甩手,“哪些人啊,不用理他们,让他们先候着去。精明来了,谁还有空理会他们?”

    耿精明大笑:“多谢郡公的厚爱,郡公,这是这个季度的分红,您点点看。”他从怀里掏出一张票子,递给了武腾。

    瞄了一眼上面的数字,武腾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别看只是一张轻飘飘的纸,但那是太平银行才刚刚展开不久的一项业务,太平银行将其称为支票,只对大客户开放,你在太平银行没有几十上百万两银子的流水,就别指望能有这项服务了。如今在出云郡以及楚国的新宁郡,太平银行都已经开设了分行。

    当然,太平银行能在新宁郡开设一家分行,自然也是得益于武腾这位郡守了。武腾每次拿到分红,将支票在新宁太平分行里承兑成银子,然后再悄悄地送到国内,神不知鬼不觉。

    “这才九月初,怎么这季度的分红就已经来了?而且这个季度,不是生意很不好么?怎么这分红并没有减少?”武腾看着对方,问道。耿精明最让他满意的就是知情识趣,就像这个季度,到处都在打仗,这生意自然就不好做,耿精明想必也损失不少,但给自己的分红却并没有减少。

    “少别人的,也不能少了您的啊!”耿精明嘻嘻笑着,“我们绣衣坊的股证这几个月跌了三成。”

    “三成?”武腾有些吃惊。

    “大人不必担心,我正趁着他大跌的时候往回买呢,嘿嘿,当时候,肯定又能大赚一笔!”耿精明两眼发亮,“大人您如果还有余钱,也不妨趁着这个机会收一些。虽然对大人来说只是几个小钱,但用来打赏下人也是好得吗?”

    “倒也说得对。对了,精明啊,前几天你来信说要再在江南大批量的买桑山,收丝厂和绣衣坊,是不是太激进了一些,按你的计划,可是需要大笔的现钱啊!”武腾问道:“我已经派人去打听了,大概过一段时间就能回来。可是有这个必要么?”

    “郡公,现在是好时机啊!”耿精明身子前倾:“现在要打仗了,咱们大明跟齐国打,你们楚国也要跟齐国打,一打仗,生意要受影响是不是,这些桑山啊,丝厂啊,绣衣坊啊的市场行情都会大跌的,正好趁着这个低价的时候吃进,等到仗一结束,这样的便宜可就不好占了呢!”

    听了耿精明这话,武腾脸色有些古怪:“精明,你从哪里听说咱们大楚要与齐国大打了,据我所知,朝廷现在可是没有这个想法。”

    耿精明呵呵一笑:“肯定会打,而且会大打。这样好的机会,我才不信大楚的皇帝陛下会放过。郡公,三天前,我们大明驻扎在出云郡的霹雳营已经悄悄开拔了,你知道目标是哪里吗?齐国的乐业县。齐人这一次可是惹恼了我们的皇帝陛下了,所以要开打了。说不定您随时都能收到我们已经攻克了乐业县的情报。”

    “此话当真?”武腾霍地站了起来。

    “郡公,咱们这是什么关系,我还敢欺瞒您不成?当真要开打啦,我从父亲哪里知道这个消息之后,立马便跑到太平银行在出云郡的分行,贷了一百万两银子出来,就是准备用来大量吃进桑山,绣衣坊和丝厂的。”

    武腾缓缓坐下,看着耿精明:“精明,乐业县可也有五千齐军的。”

    “嗬嗬,在我们大明面前,不堪一击。您看着吧,为了这一战,霹雳营的邹明杨致可是憋了好久啦。”耿精明不屑地道。

    “如果他们当真拿下了乐业县,准备再进一步深入吗?”武腾问道。

    耿精明搔了搔脑袋,“这个我就没怎么注意听了,好像是说拿下乐业县之后,再吸引什么齐军的援军过来干掉,对了,是安居县。安居县不是还有三千齐军驻扎吗?”

    武腾脸色有些古怪,出云郡与乐业县相邻,而齐国这安居县可就与他是邻居了。如果这三千齐军被明军可吸引到了乐业县,那安居县可就是一座空城了。

    心中转着主意,脸上却是没有露出异样,“这么一说,当真是要大打了,既然你们大明决定要大干一场,我们大楚绝对会出兵呼应的,这一点我很清楚。”

    “当然当然,咱们大明与大楚是姻亲呢?咱们的皇后娘娘是你们陛下的嫡亲妹妹呢,咱们的小王子得叫你们陛下舅舅呢,打断骨头连着筋,打齐国这样的大家伙,自然得大伙一块儿上呢!”耿精明连连点头。

    武腾笑吟吟的点头称是,心道国事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光是你们的皇帝陛下与我们的陛下之间就是矛盾重重,在国家利益之上,亲情,可就真算不上决定性的筹码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