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819.第819章 先打一仗再说

    曹辉出现在这里,要求见明国皇帝秦风,的确就已经表明了他们的态度,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沉默片刻,虽然不大情愿,但他还是点了点头。齐国想要削弱甚至做掉明国,那是基于不花费什么力气,不必要付出什么大的代价的情况之下。但现在就不一样了,明国人已经剿灭了内乱,打趴下了秦国,几乎将全国兵力都投到了齐人的面前,以现在齐人驻扎在丰县的兵力,根本没有任何胜算。

    如果明人当真决定大打出手的话,以曹辉的估计,想要形成均势,齐人起码还要再调五万以上的精锐兵马过来。但如此一来,东线怎么办?楚人肯定会趁机动手。齐国一直想要避免的双线作战,可就要变成现实了。更可虑的是,如果双线作战有一线遭到失败,秦国必然也会加入进来,墙倒众人推,到了那时候,就不是双线作战,而是三线作战了。

    当真形成了这种局面,齐人再强,再有自信,失败也肯定是无法避免的。

    齐人不想大打,所以他们才派使投递国书,求见秦风。在遭到明人的无视之后,曹辉便只能亲自出马。他这样抵达明人的地盘,也还是冒了不小的风险的,要是明人当真要暗地里做了他,事后来一个翻脸不认帐,齐人还真没有办法。现在明人有四大宗师,要无声无息的做掉他,并不是一件什么难事。

    “怎么样你们才会结束这场战争?”曹辉不想再打嘴仗了,开门见山地问道。

    郭九龄微微一笑:“曹大人,现在谈这个还为什么过早吧?再过上一段时间,或者更合适谈这个话题。”

    曹辉森然道:“你们就这样有信心?或者现在谈,对你们来说才是更好的时机。”

    郭九龄身体往后一靠,语气也变得森然起来:“曹大人,大明有了今天,不是有谁礼让我们,也不是有谁可怜我们,而是我大明人一刀一枪的拼出来的。既然我们敢做,当然就有必胜的信心。”

    “万一失败了呢?”

    郭九龄大笑:“万一失败,岂不更遂了你们的心愿,那都不用谈了是不是?”

    “你们铁了心要打这一仗么?”曹辉哼道。

    “是的,因为我们现在的要价你们肯定不会给,所以,就只能打,打到你们愿意给。”郭九龄冷笑道。

    曹辉微微点头:“那就是没的谈了。不过我很好奇,你们到底想要的是什么?为什么会说我们一定不给呢?”

    “昭关以北,全部还给我们。那是你们抢去的。”郭九龄道,“你们肯给吗?”

    “胃口果然很大,整整三个郡呢,你们居然就想空口白牙的要回去。”曹辉仰天大笑起来。

    郭九龄点头道:“所以嘛,总得先打,战场之上先分个胜负出来之后,再就好谈了嘛!现在自然是谁都不肯服气谁。”

    “看来只能打一架见见真章了。”曹辉叹气道。“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必再见秦风了。”

    “自然是不用见。”郭九龄道:“曹大人,你也知道,咱们的皇帝陛下一直想找个借口痛扁你一顿出口恶气,一直没逮着机会,现在你找上门去的话,估计这顿打是跑不了的。”

    曹辉愕然半晌,才失笑道:“秦风都是当了皇帝的人了,心眼儿还这么小,还记得当年落英山脉之中的仇恨呢!”

    “陛下说,有仇不报非君子,以前他很难做到不伤你但能扁你一顿,所以即便有机会,也只能忍着,现在就不一样罗!”郭九龄笑得很开心。

    “宗师!”曹辉脸上的笑容敛去,连连摇着头:“看来在我成为宗师之前,得尽量避免与这位小心眼儿的皇帝有独处的机会了。”

    屋内三人互相看了几眼,却是都笑了起来。

    远处传来马蹄之声,曹辉站了起来,走到窗边,推开了窗户,郭九龄也走了过来,与他并肩站着看向下方。

    远处,秦风正在敢死营的拱卫之下缓缓行来,所过之处,街道两边的百姓纷纷跪倒在地三呼万岁。

    曹辉看着秦风。

    行走酒楼之下,秦风突然抬头,两人的目光在空中对撞,曹辉拱手一揖,秦风微微点头,战马前行,留给了曹辉一个背影。

    曹辉有一点落寞地走回到桌边,坐下,自倒了一杯茶,一口喝干,看着秦厉道:“秦厉,收拾东西吧,咱们该离开了。”

    秦厉点点头,“是,大人。”

    “曹大人走好,我就不送了,但会有人看着你离去,这,你不介意吧?”郭九龄问道。

    “有什么好介意的。”曹辉摇摇头,迟疑了片刻,他看着郭九龄,问道:“月瑶,她还好吧?”

    郭九龄脸色一变,“曹大人,这,就有些过分了吧?”

    “终究还能算是朋友吧?”曹辉黯然道。

    “王署长很好,很开心。”郭九龄淡淡地道,“在我们看来,舒大人是比你更合适她的伴侣。”

    曹辉点了点头:“他们大婚的时间,麻烦郭大人给我一个信,我人肯定是无法到,但还是要送一份礼的,郭大人,我绝无什么冒犯的意思,只是衷心地祝愿他们琴瑟合鸣,百年好合,举案齐眉。”

    “这个?”郭九龄沉吟了半晌,才道:“我不能作主,但我能把你的要求带给他们二位,究意如何,他们自有注意。”

    “也好!”看着秦厉提了一个包袱走了过来,曹辉站了起来,默默地冲着郭九龄拱了拱手,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屋里,郭九龄缓缓地倒了一杯茶,慢慢地一口一口的喝着。门口人影一闪,一人走了进来:“统领,就这样让他走了?”

    “不然怎样?”郭九龄一仰脖子,将杯中的茶喝干净,站了起来。刚刚踏出房门,耳中却传来了曹辉的轻笑声:“郭统领,我还没有结房钱,麻烦你帮我结了吧!”

    郭九龄一怔,突然失笑了起来,这个曹辉,难怪能让皇帝另眼相看,既是生死之敌,又是知心之友,也难怪王月瑶对他曾一度倾心,念念难忘,此人的确非比寻常。

    “把他们的房钱结了。”他自顾自的对进门来的手下丢下一句话,留下那个目瞪口呆的手下,倒背着双手,扬长而去。

    沙阳郡守府大堂之上,秦风居中而坐,下方坐着的,除了方大治,基本上都是大明最有头有脸的武将了,大明几乎所有的精锐,全都集中在了这里。

    秦风的脸上,此时并没有在城墙之上演讲的时候那些从容,那样春风得意,骄傲满满,而是满脸的严肃,满脸的郑重。

    “在座的,都是我大明的高级官员,对于我大明的现状,心里都很清楚,有一些人,私下里认为,我们阵兵与沙阳郡与齐人形成对峙,只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并不会真打,但朕今天在这里,很正式的告诉你们,有这种心事的人,趁早给我们收起这种侥幸之心。”秦风敲着桌子道。

    “不错,我们的确是想不战而屈人之后,但我更想告诉大家的是,这世上,没有让你白吃的午餐,齐人也不是一吓即倒的家伙,所以,请每一个人都要明白一件事,这一次,我们要真正的准备与齐人大打一场。而且,只有打赢了,将齐人打怕了,我们才能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不展现出我们的力量,就不会得到敌人的尊重。”

    大堂之中安静得连一根针跌到地上的声音都能听清,所有人屏息静气,看着秦风。的确,他们中的许多人,认为这一次的阵兵沙阳,只是一场武装示威而已,但今天看到皇帝的态度,似乎与他们所想的并不完全一样。

    “大明对齐国的第一仗,即将打响,当然,不是在我们这里,而是在出云郡,朕已经向霹雳营邹明下达了命令,向齐国发动进攻。”

    秦风话音一落,大堂里传来了长长的吸气的声音,皇帝命令一下,那这场战争,看来是不可避免了。

    “至于有人所担心的我大明的财力,我想所有人都可以放心,今天朕给大家吃一个定心丸,秦国败于我大明,第一批赔款已经给付了,同时,我们在剿灭蛮人慕容宏的时候,起获了大量的财产,这些,足以让我们打一场大战,现在,最关键的就是你们在战场之上的表现,能不能打赢?”

    “能!大明军队,战无不胜!”屋子里的武将们轰然起立,齐声大喝。

    “好,这才是我大明的将军,知难而上,逆流前行。让齐人在我们的刀枪面前颤抖吧!”秦风大笑。“各位将军,请按照先前的布署,各就各位吧!”

    将领们起身行礼,躬身退下。他们的军队,在城外已经在等候着他们,接下来,他们将奔赴各自己指定的地点,而他们的对手,将是这个世是最强大的国家,齐国。

    当所有人都退出大堂的时候,郭九龄出现在了秦风的面前。

    “陛下,臣送走那位了。”郭九龄笑道。

    “他信了?”

    “他信了!当然,他还会想法设法的取得更多的证据来佐证我们行动的真实性,曹辉此人,向来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的确如此,所以,我给他更多的证据。”秦风嗬嗬笑道。

    “陛下这可是将我们的将军们全都骗啦!”郭九龄微笑道。

    “也不算是骗。”秦风摇摇头:“如果齐国不肯就范,那这一场仗,终究还是要打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