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815.第815章 强烈反对

    明国在同一段时间之内,打了三场大仗。

    平定国内乱局,剿灭江浩坤,终结了蛮人政权大燕;抗击秦国入侵,中平郡横甸一战,杀邓朴邓素,挥兵势如破竹,击溃秦国十万大军,收复被秦人夺去的开平郡,逼迫秦人签定城下之盟;而在沙阳郡,仅仅凭着两个野战营,生生地顶住了齐国数万大军的强攻,在前两个战场大局已定的情况之下,面对着明军源源不断的开往沙阳郡的援军,齐人选择了撤退。

    三战,两胜一平,天下震动,明国也因为这三战,地位从原来的添居末尾,一跃超过秦国,到了第三。甚至在秦人和齐人的眼中,明军的战斗力已经跃居天下第二,将楚人甩在了身后。

    受到震动最大的,当然是楚国。

    当明国特使抵达楚国上京城面见皇帝闵若英,提出三国共击齐国的建议之后,楚国朝堂之上爆发了激烈的争论。

    让明国特使没有想到的是,反对最激烈的居然是与明国关系相当亲密的现任兵部尚书程务本。这个结果,也让楚国上下极为惊讶,在所有人的心目之中,最支持双方结盟共击齐国的,难道不应该是程务本吗?

    程务本在明国待了很长的时间,在秦风还只是一个地方割居军阀的时候,程务本甚至加入到了太平军的队伍之中,为太平军出谋划策,策划了一次次的对前越的行动,在太平军最终颠覆越国夺取政权的行动之中,可以说是立下了汗马功劳。

    没有人会想到程务本会反对,连闵若英也没有想到。

    程务本是前朝老臣,又是本朝当中唯一一个受封国公的朝臣,自有一帮跟随者,他的强烈反对,让这次朝议不欢而散。散朝之后,闵若英将程务本与罗良两人留下来,招二人到了小书房之内。

    这两个人对待这一场战争的态度,让闵若英有些苦恼不已,先前明国岌岌可危的时候,程务本在朝堂之上上窜下跳,认为楚国应当立即出兵攻打齐国。而罗良却是竭力反对,认为好不容易赢来喘息之机,军队应当修整,整编。而这一次,明军大胜之后,大军开往丰县,大有与秦军大开一架的征兆,而寻求结盟的特使也到了上京城,罗良举双手同意马上出兵,与明国一击攻打齐国,但这一次,反对的变成了程务本。

    这两个人,始终尿不到一个壶里。

    这让闵若英有些恼火。

    “程公,您到底是个什么意思?”闵若英敲着桌子,“难道现在不是最好的机会吗?三国伐齐,多少没有形成这样的气候了啊?不趁着这个机会将齐国狠狠地削弱,以后还会有这样的好事吗?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陛下,程公这是为了反对而反对了。”罗良在一边冷哼道。罗良这冷冷的一句话,却说得甚为诛心,意思只是程务本反对的只是他罗良罢了。

    这句话出口,闵若英的脸色果然有些变化,看着程务本,他没有说话,但眼神却证明他似乎相信了罗良的这句话。

    程务本的眼中闪过一丝叹息,但却也不过是一闪而逝。

    “陛下,此一时也彼一时。我们带兵打仗的,常说兵势如水,随形而变,其实国政何尝不是如此?”程务本轻声道:“那时明国岌岌可危,内忧外患,随时会有灭国的可能,如果秦风败了,得到最大好处的不是秦国,而是齐国,让齐国占了明国绝大部分国土,势力大涨,威势更甚,而且我们这许多年来的努力,就算是统统打了水漂,所以那个时候,我力主出兵,大举进攻齐国,迫使齐国转头来迎击我们,为明国分担绝大部分的压力,让他们能专心致志的对付秦国。那个时候,蛮人已是明国的笼中之囚,我并不担心他们,我只是担心秦人而已。所以,我的建议不仅仅是出兵攻击齐国,还要安如海在落英山脉之中也发起大规模的反攻。”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可惜陛下不愿听臣的建议,而是接受了罗将的说法,息兵养战。”

    “最后的结果,并不差,这证明陛下当时的决策并没有错啊!”罗良冷冷地道:“明国存活了下来,而我们的军队得到了休息和整编,如今战斗力恢复到了最顶点的时候,战意高昂,正是出兵的好时机。”

    程务本看着罗良:“罗将军,帐不是这么算的。的确,明国存活了下来,不但存活了下来,他们还赢得很漂亮,但是,我想问一句,在这一场席卷了三国的大战之中,我们得到了什么?难道就是军队得到了休整吗?我们得到了休整,那么曹云统率的齐军呢,是不是也得到了休整,补充,加强?”

    罗良一滞,正想反驳,程务本却又不理他了,转头看着闵若英:“陛下,我们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时机。而现在明人提出来的所谓的三国联合抗齐,在臣看来,只不过是一个障眼法,子虚乌有的东西。”

    “怎么会是子虚乌有的东西?”闵若英摇头:“杨青刚刚禀报给朕最新的情报,是秦风在杀了慕容宏之后,又整编了两个战营一万人的军队,加上他的亲卫营三千余人,正在向沙阳郡进发,现在明军的绝大部分主力,基本上已经都到了沙阳郡,他如此大动干戈,难道只是让他的军队来一场武装大游行?”

    “陛下!”程务本坚定的摇头:“秦风此人做事,一向深谋远虑,做什么事情,都是早有谋划,臣对这一点,深有感触。”

    “你这意思是说我们大楚的皇帝陛下目光短浅了?”罗良不阴不阳的又来了一句。

    程务本终于怒了,转头怒目瞪视着对方:“罗良,我们今天只是就事论事,你如此阴阳怪气,还有一个大臣的体面吗?”

    被程务本怒斥,罗良的老脸顿时挂不住了,一拍桌子就要站起来,闵若英哼了一声,罗良又只能忍着气坐了下去。

    “听程公说说。”

    “陛下,为什么我说所谓的三国抗齐只是一件子虚乌有的事情呢?请您仔细想一想,秦国真会动手吗?是,肖锵的五万秦军的确出了虎牢关,但那又怎样呢?秦国现在国内大乱,十万边军被溃,邓朴邓素战死,军事上的失败是一桩,政治之上的混乱是另一桩,邓氏倒台,秦国皇室忙着收权,肖锵呢,此人一心想着保存实力,想成为邓氏之二,这样的一个国家,一支军队,能有指望吗?”

    闵若英微微点头,颇为意动。

    “我敢断言,秦人所谓的出兵,只不过是受以了秦风的逼迫,不得不摆出一个样子。当然,这也的确会牵制齐人一部分兵力,但齐人不会是傻瓜,他们很快就能摸清秦人的底细。”程务本摇头道:“秦人,是不用指望了。但明人,当真会想着与齐国大打一场吗?”

    “为什么不呢?他们两个战营便守住了沙阳,挡住了郭成显,战斗力相当强悍啊!”闵若英反问道。

    “陛下,您看到了结果,就没有看到过程,刘兴文的厚土营打光了,陈家洛的猛虎营损失惨重,当时连昭华公主也陷入到了重重包围之中。秦风虽然击败了秦军,在对秦战役之中取得了重大胜利,但他的矿工营也基本上失去了战斗力,于超的骑兵营也损失不小,现在的明军,支撑得起与齐人打一场大战?”

    “不,他们打不起。现在的秦风,典型的就是外强中干,外面看着他们赢得漂亮,赢得痛快,但其中甘苦,恐怕也只有秦风自己才晓得。”程务本冷笑道。“先前臣说过,秦风此人是个深谋远虑的人,但他又是一个不乏敢于赌博的家伙,不过这一次,他想拿上赌桌的不会是他自己的身家,他把他几乎所有的军队都摆在了沙阳县,看着本钱雄厚,但却不见得真正下场来赌两手,他真正想拿来赌的,是我们楚国的军队。”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如果我们上了当,大举进攻齐军,以我们与齐国的实力,大战一旦开始,那可是想停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停下来的,必然又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大战,没个几年,根本停不下来。臣认为,这才是秦风想要的,因为在这个时候,他摆在沙阳的那些军队,才真正变得值钱起来,才有了讨价还价的资本。”

    冷笑着的程务本接着道:“秦风想玩儿的不过是前几年的老套,利用我们双方的矛盾来求取他们的最大利益,陛下,如果我们双方开战了,那他就又可以予取予求了。而我们,还不得不答应他。”

    “程公说得有道理。”听了程务本的长篇大论,闵若英也有些拿捏不定起来,“罗帅,程公说得颇有道理,秦风只怕当真没安什么好心,不若我们先看看如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