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814.第814章 杨致的羡慕嫉妒恨

    出云郡,当年曾经最为混乱的地方,在闵若兮一声令下,筑起了数千匪徒的京观之后,治安状况顿时令人耳目一新,如今京观早就消失了,但留在出云郡原住民心中的恐惧并没有消除。而之后上任的郡守耿前程大力施展怀柔之策,将全部身心都扑在了将出云郡建成一个连接四国的商业中枢之上,数年下来,成绩斐然。如今的出云郡,商贾云集,比之当年的兴盛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然,现在的兴旺不再是过去的那种贼赃销售地和见不得人的交易的集散中心,而是真正的正在向一个商业枢纽的地位发展,以耿精明为首的一批商人,在这里长袖善舞,买进卖出,极大的促进了出云郡的商业发展。

    当然,出云郡不再是过去的混乱之地而成了一个财富集中地,便也成了一个香饽饽,过去谁都将他看成一个包袱,现在却都想咬上一口。不过按照现在的形式,秦国已经被明国打得半趴下,根本没有本钱威胁到出云郡,而楚国因为与明国之间综错复杂的关系,虽然在一边干流口水,却也只能在心里意淫一番,只有齐国,当年将出云郡当作包袱,祸水送出去的齐国,现在是后悔不迭。

    本来打着的如意算盘是等齐军在沙阳击败明军,齐人大举攻入明国腹地之时便一举拿下出云郡,但不成想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明军不但没有在这场内忧外患之下败下阵来,反而连奏凯歌,先灭内患,再败秦军,使得攻打少阳的齐军陷入到了尴尬之境,进退不得。原本摆在出云郡边境之上的一支齐军便一只驻扎在哪里,望洋兴叹。

    当然,与之对应的是除云郡也驻扎有一支明军,曾经在慈济一战之中声名远扬天下的霹雳营。霹雳营入驻出云郡的时候,全营五千人,只有三千出头,剩下的都在慈济一战和剿灭出云郡匪患之中战死或者因伤退役,但在出云郡数年,这支军队再次齐编满员,这一次招入的都是出云郡本地人。

    霹雳营主将邹明,是最早跟随秦风闯天下的那一拨,在大明的资历,只是稍弱于敢死营的那批老人,而副将杨致,身份更是特殊,他本是楚国前首辅杨一和的儿子,万剑宗傅抱石的得意门生,毕万剑最为看重的继承人,在楚国政变之后,迭经磨难,最终成为了大明军队的一员,他与秦风的关系也颇为奇特。

    邹明出身绿林,凶恨擅战,杨致出身世家,兵法娴熟,更兼本身武道修为高明,是这天下最年轻的一批突破九级的大高手之一。修练的更是万剑宗最难学的驭剑之术,为了他,万剑宗主毕万剑甚至不惜得罪闵若英,也要在杨致犯下刺驾的滔天罪名之下将他保下来。而万剑宗付出的代价便是上百名弟子在对齐战场之上以身殉国。

    这样的一个组合,使得霹雳营的战斗力在数年之间,节节上升,虽然参加的战役不多,但真要论起战斗力来,比之大明的任何一个老牌部队都不遑多让。

    霹雳营并没有驻扎在城内,用邹明的话来说,现在的出云郡,花头太多,驻扎在城内,容易让士兵们迷失,被那些无处不在的诱惑拉下水,失去一个战士的本心。所以他们的驻地距离郡城足足有数十里路,在一片原本荒无人烟的旷野之地立下营盘。但邹明显然忘了,他的副将是一个出身世家的花花大少,虽然现在改过自新,重新做人了,但骨子里头的一些东西,那是怎么也改不了的。这片原本在邹明看来很能磨练人的荒原中建起来的军营,这两年被杨致涂涂抹抹,今儿这里改建一下,明儿这里改建一下,两年下来,这个军营已经变得是花团锦簇,犹如一个大型的园林,而在这些园林之中,跑马道,校阅场却又藏身其间,总让邹明觉得格格不入,极不协调。

    但他奈何不得他这位副将,首先这位副将的来头极大,他惹不起,其次这位副将武道修为太高,他打不过,再次他这位副将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从来没有动用过公款,这位大少爷总有门道弄到钱。这个军营被他改造到现在,邹明估计花费已经不下十万两银子了,杨致究意从哪里弄来这么钱对于邹明这个绿林汉来说,实实在在是一个谜。

    如今的这个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大型园林的驻地之中,隐藏着一幢红砖碧瓦的楼房,比一般的房子要高出三分之一出来,看起来与普通的人家无异,但如果这里爆发一场战争,这幢房子的特殊性才会暴露出来,夯土之外包上了厚厚的砖块,墙壁厚达数尺,看似漂亮的碧瓦之下,并不是一般的屋梁椽子支撑,而是覆盖着防火的材料,高出一般人家的那三分之一却是一层阁楼,墙壁之上可以开出无数个射击孔洞,在那些孔洞之后,摆放着一台台的弩机。

    外面那些看似精致,随意的假山,花圃其实大有深意,任何进攻者想绕过这些地方来进攻,都会完全地暴露在屋内弩机的射程之下。花圃之中那些开得漂亮之极的花儿下面,布满了铁蒺藜等阴险的设计,即便是那些绕屋而过潺潺流动的溪水之下也是机关遍布,任何一个都足以取了人的性命去。

    对于杨致的这些改动,让邹明这个曾经的绿林汉子也是大开眼界,自叹不如。

    硕大的大堂之内,是霹雳营的聚将之所,与所有的大军议事堂一样,南墙之下摆着主将的虎案,两边是军中将领的座椅,座椅之后,则是一排排明亮的刀枪弓戟,正中间,一张硕大的沙盘,将边境的地形完整的勾勒了出来。

    邹明扶着沙盘的边沿,盯着地形在沉思,而杨致则翘着脚坐在属于他的椅子上,那是一把位于虎案之下左首的第一把椅子。

    他眯着眼睛似乎什么也没有干,但那柄极细极薄的小剑却在屋内无声无息的穿行,对于杨致的这些举动,邹明早已经习已为常,丝毫不担心杨致一个操纵不好会伤到自己。这两年来,他看着杨致的武道修为突飞猛进,最初的时候,这柄小剑穿行空中还会带着啉啉的破空之声,但到了今年,这柄小剑已是如同幽灵一般,无声无息的出现,又无声无息的消失。

    对于杨致的武道修为,邹明说实话还是很嫉妒的。他多年轻啊,今年也不过二十五六岁的年纪,但武道修为已经远远的超过了自己。而他自己,已经快要五十了,想要在武学之上再进一步已是不可能了。

    邹明殊不知自己羡慕嫉妒的杨致,现在正在疯狂地嫉妒着另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大明的皇帝秦风。

    似乎秦风天生就是他杨致的克星。当初自己作为闵若兮的追求者,在落英山脉敢死营的大营之中,被秦风打了一个半死不活,灰头土脸的溜回了京城。后来,闵若兮成为了秦风的老婆。两人的那一段逃亡之旅后来在上京城传扬开来,杨致细细思索,最终估计如果换成自己,绝对是死翘翘了。好吧,对于这一件事,他认输了。

    再接下来,两人都经历了人生的大变,秦风成为了谋反案的主角之一,他呢,也从堂堂贵公子沦为了朝廷通缉的要犯,两人算是同病相怜,万剑谷中两年磨励,他的武道修为一跃到了九级,意气风发地再次出山,皇宫之中又被闵若英一拳揍了一个半死,好不容易逃出来,却听到秦风也早已成了九级高手并且已经混得风生水起,成了一方豪雄。

    再往后,秦风成了皇帝,自己成了他的打手。

    杨致就是这样认为的,自己就是秦风的打手。在与秦风的全方面比较之中,自己完败,唯一还能让他略感欣慰的就是秦风和自己一样,也都还是九级修为,当皇帝嘛,事情肯定多得一塌糊涂,自己的老爹当年是首辅,便忙得脚不沾地,一年上头,难得与家人团聚几回,皇帝那自是更忙。而自己,却是有着大把的时间修练,在武道修为之上自己肯定是能超过秦风的。

    想着自己以后晋级宗师,秦风见了自己之后也要喊自己一声杨师,杨致便说不出的快活。但万万不成想,自己还没有摸到宗师的门槛,秦风他居然就一步跨入宗师了。这顿时让杨致感到前途一片黑暗,杨师这个称号,自己恐怕是得不到了。

    唉声叹气之余,他又开始了疯狂的修练,干劲犹如当年在万剑谷中一般无二,自己虽然无法赶超秦风了,但总不能被他拉得太远,否则以后在他面前,自己连最后一丝丝骄傲也无法保持了。

    好吧,自己总算还是他儿子的干爹。想起当年抱着那个小家伙一路逃亡的过程,杨致稍稍有了一些安慰。

    短剑无声无息的悬停在邹明的眼前,杨致睁开了眼睛,看着对方,“邹大将军,我发现我自从跟了你之后,这运气就一直不好了。”

    邹明愕然转头,看着对方,不明白杨致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是从何说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