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810.第810章 攻陷

    封住月亮湾的城墙之上,两个望楼之上的蛮兵一直在关注着发生在内里的这一场屠杀,丝毫没有注意到外面的异样,直到明军的脚步声传来,两人这才回过头来。

    两人的脸色瞬间都僵在了那里,嘴巴大张着,一时之间,却又发不出什么声音来,好半晌,一人终于反应过来,来不及去拿地上的钟槌,直接挥动手里的佩刀,重重的砸在悬吊在望楼的铜钟之上。

    当当的声响,瞬间击碎了黎明之间最后的那一些朦胧,薄薄的雾蔼似乎在也钟声悠长的响声之中被一扫而空,对面的明军距离他们只有数百步了。

    直到此时,另一个蛮兵才省悟过来,他刚刚就站在钟下,巨大的铜钟响声让他的耳朵仍在嗡嗡作响,他扯起了嗓子,大声吼叫了起来。

    “敌袭,敌袭!”耳内嗡嗡作响的他自己却什么也没有听见,却认为自己没有喊出声音来,他急得一下子扑到城墙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拼命的吼叫起来。

    “敌袭,敌袭!”

    他不知道的是,他的耳朵就在他拼命吼叫的时候,渗出了两缕血丝。

    听到警钟,听到蛮兵的吼叫,数百明军齐声呐喊,加快了脚步,向着城墙冲来。

    月亮湾内,钟声响起,慕容宏身体骤然一震,霍的站了起来。

    敌袭的喊叫之声传来,所有正在搬运尸体投进那些矿洞的蛮兵伙直起了身子,迷茫地看向城墙。

    一下刻,秦风的身影出现在城墙之上,自月亮湾中吹出来的山风将他的满头长发吹得向后笔直飘起,衣袂飘飘,长刀斜指,宛如天兵天将自天而降。

    “慕容宏,咱们终于见面啦!”秦风看着站在对面远处,那个满身沾染了红色的血迹的人,不用问,他凭直觉就能感到,那个人就是慕容宏。

    城墙之上,两个蛮兵挺着刀,嘶吼着扑向秦风。

    秦风瞧都没有瞧他们,左手屈指两弹,两名蛮兵的额头正中,扑扑两声,便多了两个血洞,仰天跌倒。

    长刀斜着一拖,崩崩的声音连接不断,城墙之上所有的弩机弓弦尽数从中断裂。长笑声中,秦风自城头之上一跃而下,反手一挥,长刀飞出,正正的插在城门之上,一道道蛛纹在厚重的城门之上延伸,然然裂成一块块的破板往下跌落,跌落的过程之中仍然在不断的碎裂,还没等完全落到地上,已经化为了飞灰,被风一吹,无影无踪。

    铁刀又飞回到了秦风的手中。

    长刀戟指慕容宏,秦风大喝道:“慕容宏,前来受死!”

    听到士兵的呼喊,接着看到秦风的出现,慕容宏知道,自己的路已经走到了尽头,早前的感觉是对的,那个追踪自己的明国将军,的确是发现了自己最大的秘密,先前的故意消失,只不过是为了让自己放松警惕,把自己引到这里来,然后一网打尽罢了。

    本来还有一丝最后的侥幸,即便丢掉了这个金矿,但自己脱身尚不是什么难题,但看到秦风,看到他杀死两名士兵的手段,看到他一刀破门的手段,这最后一丝侥幸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宗师!”他喃喃地道,秦风居然已经成为了一代宗师。

    秦风晋级宗师的时候,是在与秦军激烈作战的横甸战场,而那个时候,正阳郡下的蛮军已是大败,慕容宏已经开启了逃亡模式,并不知道这一切。

    现在他明白,自己即便想逃,也无路可逃了。想在一个宗师面前逃跑,无异于痴人说梦。

    隔着被破开的城门,他看到了明军正在呐喊着冲来,他缓缓地提起了先前插在地上的带血的刀,大刀前指,厉声喝道:“全体进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月亮湾内,所有的蛮军举起了他们的刀枪,疯狂的向着城门处涌来,他们都是慕容一族核心的武装力量,都是慕容最忠心的子弟兵。

    秦风冷笑着举步向前,一脚重重的踏地在上,距离他尚有十数步的第一排蛮军骤然之间飞向了空中。

    左手举起,向前虚虚一按,又是十余名蛮兵胸口莫名的塌陷了下去,一声不吭便软倒在了地上。

    两招,连杀数十名蛮军,丝毫没有让蛮军有所退缩,反而更加凶狠地向前冲了过来,手中长矛并举,众人彼此之间挤得更紧了,对抗这样的武学大家,除了用人堆之外,并没有什么别的法子。如果让对方运动起来,那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场灾难。

    秦风双手握紧了手里的战刀,混元真力瞬间注入到战刀之中,刀开始发亮,变红,这是最为狂暴的混元真力。

    “死!”秦风厉啸声中,挥舞着通红的战刀,飞扑向迎面扑来的蛮军。

    如果此时他是单身一人,他不会这样做,因为如果被这些蛮军困住,即便他是宗师,也得大费手脚,但此时在他的身后,还有八百余名明军精锐。

    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当秦风扑进蛮军之中的同时,吴岭一马当先,从被破开的城门之中冲了进来。

    两支军队人数差不多,战斗力也相差不大,这支蛮军在装备之上也相当的完善,他们此时在防护之上比明军甚至还要强上很多,因为明军长期在山林之中追踪慕容宏,像铠甲这种沉重的东西,并没有穿在身上。

    总体来说,两支军队的战斗力差不多,一支是要痛打落水狗,剿灭这最后的敌人,另一支却是自知灭亡在即,困兽犹斗,双方在这一瞬间,都是爆发出了比平时更强的战斗力,呼啸着冲杀到了一处。

    每一分每一秒,都有人倒下。

    唯一不同的是,明军之中有一位宗师压阵,而蛮军之中没有,他们不得不动用了两名九级高手,慕容宏与慕容明两人一齐来对抗秦风。

    这就给了吴岭机会,现场除去两位慕容氏的九级高手,秦风这位宗师之外,便只剩下了吴岭这样一位八级巅峰的好手,没有了高手的牵制,他手中铁枪吞吐纵横,在队伍的最前方为他的士兵们开路。

    双方都有伤亡,但明军却大占上风。

    慕容宏与慕容明两人并肩站在一起,两人在秦风的宗师之力面前,连自保都做不到,一次次的被击飞,一次次的勉力爬起来,其实两人都知道,现在的他们,唯一能做的,不过是在拖延失败的时间而已。

    两人再一次被击飞出去,这一次,功力稍差的慕容明再也坚持不住,秦风的内力如果仅仅是浑厚强大也就罢了,两位九级高手联手,再不济也能抵抗一阵子,但问题是,秦风的内力无比古怪,他们两个先前并没有与秦风交手的经验,先前看到秦风手中的铁刀犹如火炬,只道他的内力是极度阳刚的那一种,哪知甫一交手,秦风的真息内力却在至阳和至阴之中无缝切换,这就让人难受之极,更让他们恐惧的是,稍有不慎,秦风的内息便如同附骨之蛆一般偷偷摸摸的渗入体内,然后如同一根根钢针一般,向着自己的丹田之内爬行,如果有余暇,他们或者还能用自身的真气将其炼化,但现在,他们用尽全身的力气抵抗秦风都还嫌不够,又如何来抵挡来自体内的这些侵袭。

    慕容宏一手扯着慕容明,慕容明已经站不直了。

    秦风提着刀,一步步向两人逼近。这个时候,他莫名的想起了当年在落英山脉当中的事情,邓朴曾经告诉过他,当年他与束辉两人合力伏杀左立行,那时的邓朴是九级上的高手,束辉也摸到了九级的门槛,但他们在已经重伤的左立行面前,仍然感到力有不及,后来虽然杀了左立行,但两人却都是受了重伤,邓朴甚至还因此落下了病根,几乎绝了晋级宗师的希望,后来还是舒畅出手,才治好了他的暗伤。

    现在,他对上了两个九级,不同的是,此时的他,正在巅峰,哪怕对手不是庸手,他仍然行有余力。

    慕容宏用力的拖着慕容明,看着远处人数愈来愈占优势的明军,他惨然一笑,抬头向天,一轮骄阳此时刚好跃出山头。

    “是时候了,我们不能活,至少也能拖着这些明军一起去死。”他喃喃地道,太阳升起,便是月亮湾的尽头水库里的洪水倾泄而下的时候,在那样的大自然的威力面前,面前的这些明军,除了秦风,其它的人谁都逃不过死亡。

    他举起了刀,慕容明也举起了刀,两人一步一步地向着秦风挪去。

    “要死,就一起死!”慕容宏狂吼着,向秦风扑了过去。

    月亮湾的尽头,水库的堤坝之上,已经被挖出了一条沟壑,当初建造这个水坝的时候,便已经有了这方面的设想,这条沟壑只需再向下挖上数尺,便能触发机关,整个堤坝将会溃塌,洪水将会倾泄而下。

    不过这数尺的深处,却成了他们永远也达不到的目标。堤坝之上,横七竖八的躺满了蛮军的尸体,慕容刚的尸体,就静静的躺在那条他们已经挖了数尺的沟壑之中,死不瞑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