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810.第810章 蛮人的最终一曲

    慕容明远远的飞了出去,半边身子浸在溪水之中,腥红的溪水将他的头完全淹没,这一次,他再也没有爬起来。慕容宏单膝跪地,手扶在刀上,刀已经只剩下半截了。

    他努力地抬起头,满是血污的脸上却带着诡异的笑容,“要死,大家一起死。”他嘶吼着,每说一个字,便喷出一大口血来。

    “看不出来你怎么拉着我们给你陪葬?”秦风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战场,此时,明军已经大战上风了。

    “听,你听!”慕容宏歪着头,“水,铺天盖地的水将会淹没一切,哈哈哈,秦风,你能躲得脱,跑得掉,你的这些士兵跑得掉吗?听到了吧,水声,大水过来啦!”

    看着有些颠狂的慕容宏,秦风有些莫名其妙,哪里来的水?没理由慕容宏呼到了洪水来袭的声音,自己却没有听到。

    这大概是疯狂之中的慕容宏出现了幻觉吧?

    水声没有听到,倒是衣袂带风之声清晰的传到了耳中,那是霍光。

    秦风抬头,霍光恰好出现在他的面前。

    “慕容宏,别做梦了,水永远也不会来了,因为你派去挖坝的士兵,都已经死光了。”霍光看着慕容宏,冷冷地道。

    “不,不会的,水会来的,你们听,水来了。”慕容宏吼叫着,抬首望着天,“太阳升起来了,洪水就要来啦!”

    “还真有水?”秦风看着霍光,问道。

    霍光点点头:“这月亮湾是一个死胡同,最尽头人工筑起了堤坝,修了一个规模不小的水库,我们运气好,我带着士兵下山,发现了一队蛮兵正在奔向那里,起初以为是慕容宏,便跟了上去,没有想到,他们是去挖那个水坝的。”

    秦风摇了摇头,“我们还真是运气好,要是你没有发现这些人,当真让水冲下来,咱们这些士兵可就遭殃了。”

    “我早就说过,你洪福齐天,深得老天爷眷顾!”霍光煞有介事地道。

    秦风大笑,瞟了一眼对面的慕容宏:“慕容宏,念你也是一方豪杰,自己了断吧。”

    慕容宏挣扎着爬了起来,太阳已经升得很高了,却没有预想中的洪水自峡湾内冲将出来,他高高的将刀举过头顶,艰难地拖着一条腿,向着秦风走过来。

    “大燕皇帝,只会死在仇人的刀下,绝不会自杀!啊…….”他猛然发力,向前冲来。

    秦风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转身便走。霍光摇摇头,正准备出手了结了他,一道人影从后头冲了过来,一柄铁枪哧的一声,穿透了慕容宏的胸膛,铁枪一挑,将他高高的举了起来,再随手一抖,慕容宏的尸体便卟嗵一声跌在了溪水之中,与慕容明两人肩并肩躺在了一块儿。

    “你也配死在陛下手中,我呸!”吴岭拄着枪,喘着气,哼哼道。

    因为有了两位宗师的介入,这场战事变得简单起来,当然,也因为慕容宏急于屠杀掉月亮湾中的那些奴隶,使得他们也疏于防范,明军的攻击时间选择的也极其巧妙,正是蛮人在一场屠杀之后,血气最为衰竭的时候,本来按着月亮湾的地理地形,没有大军的配合是很难拿下来的,现在,却已经落在了明军的手中。

    一部分明军开始打扫战场,另一部分开始去挖那些被封住的矿洞,里面还有差不多两千奴隶被关在里头。

    看着吴岭提着铁枪行走在遍地的尸体当中,看到还有蛮兵在挣扎,毫不留情的便是一枪扎下去,直接了结,霍光不由咋舌道:“这位吴将军心可真够硬的。慕容宏被收拾了,下一步陛下准备怎么安置他?这可是一柄锋利的刀子,但一个搞不好,也可能会伤了自己啊。上一次正阳大战,他下了辣手,陛下的案头,弹劾他的奏章还堆在哪里吧?带头的可是礼部的那位老大人,不好敷衍过去呢?”

    秦风摸了摸下巴,“那位老大人已经被安抚下来了,兮儿带着小文小武两个小门去拜访了一次,老大人很开心,收了两个关门弟子,兮儿捎带着说了这件事,老大人虽然不满意,但看在两个关门弟子的身上,决定当一回缩头乌龟了,这位老大人不发话,绝大部分的弹章便都会无声无息的消失了,剩下的我不理会他们,他们也会知趣地不作声了。”

    霍光哧的一笑:“为了这个吴岭,陛下还搭上了小文小武,这牺牲也太大了吧?吴岭,他值得吗?”

    “不仅仅是他值不值得的问题。”秦风微微一笑。

    霍光恍然大悟,“我明白了,陛下对那吴忻还一直是心有歉意。所以把这份歉意转嫁到了吴岭的身上。”

    “就算有一点吧。吴忻这个人,可惜了。”秦风叹气,“不过吴岭是一个狠人,一群绵羊交到他手上,转眼之间,他便能给你弄成一群饿狼,此人坚韧,又是科班出身的武官,有陈志华的学识,但却比陈志华更狠,说句老实话,我们现在的军官之中,能与他较一较高下的也就只有小猫了。”

    “小猫的心软。”霍光摇头道。“像杀俘这种事情,小猫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那也得分时候。”秦风一笑:“从红儿死后,小猫的心可就变硬了。”

    “这么说,陛下是准备要重用这吴岭了?”霍光问道。

    秦风点了点头,“这事儿了结了之后,我会从王贵的手下调走五千人交给吴岭,然后让他去与齐国交交手,如果他能过了这一关的话,那我准备把这个方向上的军队都交给他来统筹。”

    “小猫呢?”

    秦风笑了起来:“霍兄,你现在已经是宗师了,我可不敢还委屈你呆在兵部尚书这个位置之上做些俗事,到时候,我让小猫来接你的班,这样我也能安心,兵部掌管天下兵马,别人我还真不放心,你好歹还辛苦两年,到时候你便可和贺师一样,自由自在的去探寻大道。”

    “吾所愿也,不敢请尔。”霍光抚须大笑,“不过陛下,即便到了那时,我霍光也是随叫随到。”

    “当然,一统天下,最终还是要与齐国硬碰硬的,他们可不是秦国。”秦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说别的,光是一个南天门,就够我头疼的。没有顶级的武力压阵,这心里就没底儿啊。”

    “如今的南天门可比不得前唐时期了。”霍光笑道:“就算还有些底蕴,也不像那个时候让人根本提不起与他们对抗的心思。”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秦风摸了摸脑袋,“可纵观我们大明,算来算去,也就这么几个呢,可惜傅抱石,毕万剑这样的人不能为我所用,否则那就无所畏惧了。”

    “楚国的万剑宗,谁说得定呢?”霍光道:“他们的态度一直便很暖昧。”

    “如果有一天我要对楚国动手,搞不好他们就是障碍。”秦风叹息道:“毕万剑我不熟,但傅抱石,那可真是一个人物。”

    “杨致到时候是一个可以用的棋子,傅抱石不好说,但毕万剑是一个把宗门传承看得比国家兴亡要重得多的人,杨致是他致力培养的人,到时候说不定便能起到作用。”

    “杨致这家伙?嘿嘿!”秦风得意的笑了起来,“他知道我已经晋级宗师,不知道会不会气得在地上打滚!”

    霍光先是一愣,接着大笑起来。“真气得在地上打滚倒是一件好事,如果不肯服输,必然会戮力前行,他是毕万剑看中的人,为了他毕万剑不惜得罪闵若英,可见杨致的确是一个有天赋的人,如果他也能很快的晋级宗师的话,那我们便又我了一件大杀器,说起来这杨致的这驭剑术,当真有了宗师的实力,可就真得不得了。”

    “毕万剑如何?”

    “当年在文家菜馆,听文老说过,真打起来,他不见得是毕万剑的对手,毕竟毕万剑要更年轻一些。”

    “这就有些可怕了!”秦风摸着下巴,“能让文老说出这样的话来,那毕万剑岂不是可以说是天下第一了。”

    “竹海一曲,送走李挚,此人功力,可见一斑。”霍光摊了摊手,道。

    说话间,一个被封住的矿洞终于被挖开了一个可供人出入的口子,看到从内里冲出来的那些奴隶,秦风忍不住摇了摇头。

    “这些人怎么办?”

    “当然要送下山去,与山下的蛮人一样,分散安置。”秦风道。“这里,我们派另外的人来接手,一个金矿呢!当真是嗑睡就有人送枕头来。我现在需要钱呢,需要大量的钱。用了金子压库底儿,我便可以多印一些钞票了。”

    “苏开荣这一回要笑得合不拢嘴了。”霍光笑道。

    “我也一样,你看我现在就笑得合不拢嘴了。”秦风笑咪咪地道:“走,咱们去里头看看,这里应当还有一些存货的,吴岭,找到了没有?”

    远处,传来了吴岭的声音:“陛下,找到了,正在砸门,龟儿子的门是铁的,还挺结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