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805.第805章 最后的那一点儿秘密

    山头之上,风声呼啸,穿过峡谷,越过密林,发出阵阵奇异的啸声,慕容宏长发飞舞,按刀站在山巅,凝视着远处那时隐时现的火光。

    火光发出的地方便是明军的所在,距离他并不远。

    追击的明军肆无忌惮,并不担心他们的所在被慕容宏发现,或者他们正盼着自己去袭击他们,好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吧?慕容宏在心中想道。实力上的巨大差距,使得明军有这样的底气。追击他的明军至少还有一千余人,而自己,现在手头,只余下不到两百人了。最初逃进山时,身边还有近五百名追随者,但两个月的时间,其中的大部分,却已经先后离他而去。

    击倒他们的是病痛和身上所带着的老伤。正阳突围,他牺牲了蛮军最后的一点力量,几乎所有的蛮部高手都在那一役之中战殁,连慕容靖也没有逃脱此难,即便是最后随他杀出重围的几百人,也是个个带伤,精疲力竭。

    逃进大山并没有让他们安全,一支明军部队死死的咬上了他们,让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的喘息之机。疲劳,伤痛,无休止的因挠着他的这支残军,受伤的士兵因为没有大夫治疗,没有药品,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在逃亡的路上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

    曾经以为只要进了大山,自己便如同鸟飞长空,鱼跃大海,明人再也没有办法能跟上自己的脚步,但进山不过三五天,他就知道自己错了。追击而来的明军,似乎对于山地作战相当熟练,丝毫不逊色于他们这些在大山之中长大的人,无论自己使出什么样的计谋,对方总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窥破自己的所图,摆脱自己所设下的一个个圈套和障眼法,准确的打到自己的形踪,如同附同之蛆一般的缠着自己。

    整整两个月的时间,他仍然在与这支追击的部队纠缠着。

    他必须要摆脱这支阴魂不散的明军。

    因为他还有一处最后的倚仗,绝不能被明军发现。

    正阳郡下,数万蛮军一战而没,随后聚集在北地四郡的蛮族百姓因为没有丝毫的准备而被明军截断了退路,没有办法退回大山之中,最终都成了明人的笼中之鸟,至此,蛮族算是失败得彻彻底底了。

    这让慕容宏想起了千年以前,败给李清大帝的蛮族先祖慕容恪。那时的情景,或者与现在大致相仿吧。

    与秦风的这场相争,自己失败了,这一次,慕容宏输得口服心服,现在回想起来,从自己下山的那一刻,这个秦风就已经在算计自己了,他居然在还没有登基为帝,建立明国之前,就已经在北地四郡埋下了暗子,最后更是利用李维葛乡为引子,把自己一步一步地引入到了他预先设好的陷阱之中。

    慕容宏无话可说。多算者胜,寡算者败,现在仔细咀嚼着他读过的兵书中这些平平无奇的话语,蓦然悟到,实际上这些看似平常的平谈之语,才正是那些先辈们用鲜血和生命悟出来的精髓啊,只可惜,不走到最后那几步,总是不会有人能体悟其中的深意。

    自己失败了,这辈子再也没有翻身之日,但蛮族不能因为自己而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他还要为蛮族留下一点火种。慕容宏深信,只要这一点火种犹存,也许很多年过去之后,在这大山之中,蛮族会再一次强大起来,再一次看向山外,就像千年以前那样,蛮族蛰伏千年,终于再一次拥有了强大的实力而走出了山外。

    只可惜,他们运气不佳,碰上了秦风这个妖人。

    慕容宏眼眶微红,千年积蓄,毁于一旦,如今,又要开始新的一个轮回。而他,现在所要做的,就是保存好手上那唯一的火种了。

    这一点点火种,便是他慕容一族强大起来的凭仗,是这些年来,他一直努力的隐藏着,到现在为止也只有数人知晓的秘密,而那些知晓的人,慕容靖,万全都在这一仗之中没有了。

    那是一个金矿。

    多年以前,慕容一族正是发现了这个金矿,才使得他们再蛮族诸部之中拥有了强大的财力,使得他们能够走出大山,去系统的学习知识,去购卖他们自己无法产出的武器,盔甲,才使得他们能在统合大山诸部之中一手高举着刀枪,一手拿着黄亮亮的金条,最终将所有部族聚拢在了大燕这一面旗帜之下。

    在这个让慕容一族强盛的地方,驻扎着一千慕容一族最为忠心的部属,还有数千永远也不可能走出那片区域的奴隶。

    他无法召唤那一千慕容族最为忠心的士兵前来帮助他,因为即便他们来了,慕容宏也没有绝对的信心能击败对面的那一支敌人,在大山之中,他与这支追兵有过短暂而激烈的交锋,对手的战斗力让他有些心惊,那一千人是慕容族最后的火种,他不愿意投入到一场没有胜算的战斗之中,而且,在那处隐秘所在,如果没有了这一千人的弹压,数千开采金矿的奴隶,还会那样老实吗?

    除了这些理由,慕容宏更不想看到的是,这个隐秘的地点暴露在明人的视野之内。只要出动,便有痕迹,让对面的那头饿狼嗅到了一点点的不同寻常之处,他一定会循迹追踪而去,只要让他们发现了这处所在,蛮族才是真正的完蛋了,永远也不会再有翻身之日。

    他只能带着这支追兵在大山里兜着圈子,希望祖先保佑,能在某个时间里甩脱这支追兵,已经是八月底了,自己只要还能坚持上几个月的时间,冬天便会到来,到了那个时候,漫天的大雪将会掩盖所有的痕迹,也会让追兵再也无法坚持下去。等到一个冬天过去之后,即便他们再度大举进山,也不可能再找到蛛丝马迹,蛮族会像千年以前那样,在山外人的视野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直到,下一个轮回的开始。

    “陛下,休息去吧,明天还要赶路呢!”侍卫慕容明走到慕容宏的身边,替他披上了一件披风,看着慕容宏那飞舞在夜空之中的白发,他不禁黯然神伤。

    慕容宏微微点了点头,将披风拉得紧了一些,转过身来看着慕容明:“大家都还好吧?”

    “老八不行了。”慕容明垂下头,“高烧一直没有退,今天时而清醒时而糊途,只怕熬过今天晚上了。陛下,您要去看看他吗?”

    慕容宏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又要走一个吗?他停下了脚步,僵了片刻,摇了摇头:“不见了,徒增伤悲,慕容明,如果到明天早上老八还没有好转的迹象,那就,那就给他一个痛快吧,别让他再受罪了。”

    “是!”慕容明呜咽起来,这一路之上,已经有好些人便是在无比的痛苦挣扎之中,由自己人了结了。“陛下,什么时候是个尽头啊,还不如,还不如与他们拼个你死我活。”

    “熬着,等到老天降下大雪的时候,便是我们重生的开始。”慕容宏低声道,“第一片雪花飘落的时候,不远了。”

    就在慕容宏盼望着今年的冬天来得更早一些的时候,另一边,吴岭也正平躺在地上数着天空中的星星,与他并排躺在一起的是秦知秋。

    秦知秋是队伍之中鹰隼的头头,对于吴岭,他所知的比一般的士兵要更多一些,当年这位吴将军可是让皇帝陛下也为之很头痛得啊,为了将他剿灭了,鹰巢可是为此付出了不知多少的努力,最终,也是鹰巢成功地将几枚暗子投入到了吴岭的队伍之中,这才摸清了吴岭的所在,大军出动一举将那支顺天军最后的余部彻底干掉了。

    但这位掉下深渊的吴将军居然又活了下来,生命力顽强的如同九命猫一般。他最后被皇帝陛下收伏成为大明的一员悍将,秦知秋倒也不觉得有什么,这天下,只怕没有多少人能抵抗住陛下的魅力吧,而且陛下为了招降他可也是下了不少功夫。

    当然,这位悍将立即便回报了陛下,在正阳郡作战之中,最开始那些日子打得更真是惨烈啊,如果不是眼前这位看起黑瘦干巴的将军一力苦撑,只怕正阳郡能不能守住还真得两说,那个时候,李维葛乡也好,或者是蛮人也好,可都是多急跳墙了呢!那场战役秦知秋带着一千多鹰隼成为了守城的主力之一,吴岭的强悍,冷血让他大开眼界。

    “吴将军,那时候,你真吃过人肉吗?”他压低了声音,轻轻地问道,对这位将军,他充满了好奇。

    吴岭歪过头看着秦知秋,眼里闪着幽幽的光,看得秦知秋心里有些发怵。“吃过,酸酸的,跟马肉一样,不好吃。不过人饿急了的时候,还有什么不能吃呢?秦知秋,你想不想尝尝,洒上一点盐巴,如果能找到一些香草之类的,那味道就更好一些。”

    语气平谈得如水,竟然还与秦知秋讨论如何更好吃一些,秦知秋胃里一阵翻腾,连连摆手,看着吴岭的眼神更加畏惧,“那就不了,不了。我可吃不下。”

    “吃不下啊?”吴岭的眼神更加幽远:“那是你没有饿急呢!”

    听着吴岭的声音,秦知秋突然有些胆寒起来,爬起身道:“我去查查岗哨。”一边说着,已是一溜烟儿的去得远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