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805.第805章 发现

    昨天还是艳阳高照,今天便已是瓢泼大雨,原本就没有路,这一下可就更难行走了,秦知秋一边咒骂着这该死的跟他作对的天气,一边艰难地向上攀爬着。百余人的队伍悄无声息的脱离了大部队,在吴岭带着主力继续追踪慕容宏的时候,他直接插向这片区域的中心地带。

    吴岭会将追击的声势弄得更大一点,逼迫慕容宏更紧一点,以为他争取更充裕的时间。秦知秋心里也在犯嘀咕,如果在这片区域里真有什么事儿,那他这百余人可就有些不够瞧他的。

    暴雨冲刷着陡峭的山坡,将原本覆盖在岩石之上的泥土给冲刷下来,原本附生在上面草本植物与泥土一起堆集在一起,而岩石却光溜溜的暴露在了空气之中。想让这些光溜溜的岩石上再一次覆盖上绿色的植物,又不知要花费多少年的时间。

    士兵们就地取材,割来一根根较细的藤条,缠在自己的靴子上,尽可能地防止打滑,在这样陡峭的山道之上,要是脚下一滑,有很大的可能就会变成滚地葫芦,运气好的,跌个鼻青脸肿,要是跌倒的位置不对,运气不好,那可就会一命呜呼了。

    秦知秋行走在队伍的最前方,每爬行一段距离之后,他会将随身携带的锚绳丢下去,让后边的士兵能够攀着锚绳一路攀爬上来。

    大雨过后,便是看起来无休无止的牛毛细雨,这种雨是秦知秋最为讨厌的了,他无声无息的便能让你浑身湿透,当你感觉到寒冷的时候,风寒说不定就已经入体了。好在他们先前跟着的是一位在山林之中挣扎生存了几年的家伙,对付这些对他来说只是家常便饭,在行军的途中,也是他们一路采集一些看起来当时没有什么用处却能在你最需要他们的时候用得着的小动西。像现在,秦知秋和他的士兵们一个个都变成了落汤鸡,但他们都从口袋里掏出一颗颗红通通的晶莹透惕的珍珠一般的红果子塞进嘴里,嚼上几口,顷刻之间便全身发热,出汗,一个个面红耳赤起来。

    一天的时间,他们只不过走了寻常一半的路程,到了晚上,他们也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大模大样的生起火来烤干衣服,因为火光,烟雾会暴露他们所处的位置,现在他们必须消失在慕容宏的视野之中。

    宿营之后,士兵们赶紧脱下身上湿透的衣服,也只能将他们搭在树杆之上阴干,而警戒的士兵就只能继续穿着湿透的衣服值岗放哨,直到半夜换岗,他们才能脱下身上的湿衣服。

    熬过艰难的一夜,第二天却又变成了一个艳阳天,一大早的便能感受到太阳的火辣,道路却更泥泞难走,每个人都似乎变成了神仙,身上雾气腾腾,看着仙风道骨,但身处其中,可就不那么好受了。

    这个时候,光是那种红珠子可就不管用了,好在吴岭经验丰富,出发之际,便已经考虑到了种种的可能性,士兵们的袋子里还装着一些药丸,这些由大明太医署监制的成药,唯一的作用便是预防风寒入体。

    这些士兵都是经挑细选出来的,身体强健,比起一般人要强上不少,有了这些预防措施,倒也没有人被这些困难的环境所击倒。

    连接在吴岭划出的这条线上走了三天,还是什么也没有发现,秦知秋有些怀疑此行究竟有没有必要了。

    盯着地图,明天,他们就会抵达这片区域的最中心点了,如果还没有什么发现,他将踏上返程的路途。

    秦知秋也但愿没有什么发现,这样对于他们剿灭慕容宏来说,也算是一件好事,至少,不会另生枝节。

    秦知秋这样盼望着,但事情,显然不像他所想的那样,傍晚时分,他的前哨队员有了意外的发现。

    那是一个陷阱,此刻,陷阱里有一只猛兽,当然,是已经死了的猛兽,一头斑斓猛虎躺在深坑之中,流出的鲜血几乎将坑底全部染红。

    秦知秋的脸色严肃起来,这不是天然生成的坑,而是人为做出来的。几个士兵下到坑里,随着死老虎一起被搬上来的,还有三支倒插在坑里的矛头,正是这几支矛头,要了这只老虎的命。

    “像是蛮人们大量使用的长矛。”一名士兵打量着手里的矛头:“这是前越制造的制式武器,而蛮人当初就是大量购买前越的武器而武装起来的,秦将军,您看,这些矛在不久之前还被打磨过。这些打磨的印迹还清晰可见。”

    秦知秋点点头,“恢复这个陷阱的原状,矛插好,死老虎也扔下去,周围我们出现的痕迹全都掩好,找几个可以埋伏的点藏好,剩下的人,马上离开这里。”

    “将军,要是有所收获,是不是要逮几个舌头?”一名校尉问道。

    “不,跟踪他们。”秦知秋摇摇头:“不知道究竟是一个什么情况,万一随便抓人找草惊蛇那就不好了。跟踪,找到他们的好点再做下一步的打算。王思,你是我们这里追踪最厉害的,就由你来负责。”

    “明白了,将军。”叫王思的校尉点了点头。

    秦知秋带着他的人远远的离开了这一区域,但让他感到惊讶的是,在这片区域之中,他的士兵陆陆续续的发现了更多的人活动过的踪迹,这里,完全不像是他想象之中那种荒无人烟的地方,反而似乎有着不少的人就在这周围活动。

    他们藏在哪里呢?秦知秋躺在用以隐蔽的一处树洞里,看着外面树林缝隙之中露出来的那半轮弯月。

    吴岭的猜测是对的,慕容宏之所以带着他们在外头绕圈子,的确是在掩饰着一些秘密。

    慕容宏没有直奔这个区域,当然也能说明其它一些问题,那就是这里虽然藏着秘密,但这里的人却不足以消灭他们这支军队,否则慕容宏大可以将他们直接引诱到这里然后杀一个片甲不留。

    想通了这一点,秦知秋心里安稳了不少。他在等着王思回来,瞧一瞧蛮人究竟在这片大山里,究竟隐藏了一些什么。

    天边微亮的时候,焦急的秦知秋终于等回来了王思。

    王思一脸的兴奋。

    “秦将军,昨天夜里,三个蛮人士兵到了那个陷阱哪儿,将那头死老虎抬走了,我一直跟着他们。”

    “找到他们的老巢了?”秦知秋一下子跳了起来。

    王思摇头:“找到了,但那里防守很严秘,根本没有办法潜入进去。那里,应当有一支成建制的蛮人军队,他们,似乎在守卫着什么。”

    “什么地方?”秦知秋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王思蹲在地上,捡起一根树枝在地上划了起来:“我们在这里,从这边向上,一直往前走,大约十余里路后,便会有一段很长的狭谷,究竟有多长,我可就不知道了,因为这段狭谷的入口处,有蛮人的守卫。大约有百余人,住在一些木屋子里,狭谷的入口处有简易的城墙,只有一扇小门。能看到这个简易的城墙之上有弩机等武器。”

    秦知秋站起了身子,盯着莽莽的丛山,“这个狭谷里的东西,大概就是慕容宏一直想要掩藏的东西了。王思,你先好好的睡一觉,恢复体力,等你休息好了,带着我去看一看,咱们不去峡谷,咱们两个爬到山顶上去。他们能封锁住地下,还能连那些大山都封锁住,咱们来一个站得高,看得远。”

    “行,将军!”

    傍晚时分,秦知秋与王思两人终于爬上了那道峡谷的一侧的高山,当两人拨开了面前长长的茅草,目光投射到峡谷中的时候,都是惊呆了。

    峡谷的深处,一座座的木屋子叠比鳞次,全副武装的士兵一队队的在峡谷中间巡逻,而更多的人,则是衣不蔽体,从一个个坑洞里进进出出,他们推着小车,将一车车的东西倾倒在峡谷中间的溪水边,而在溪水边上,更多的人则弯着腰,不知在忙些什么。

    让两人又些惊讶的是,那些在忙碌着的人,行动并不方便,因为他们的脚上,都戴着镣铐。

    “好家伙,好几千人总是有的吧?”秦知秋倒吸了一口凉气。

    “蛮人士兵没有那么多,那些人是什么身份,奴隶?”王思也是震惊得张大了嘴巴。

    秦知秋看着峡谷中的一切,思忖了半晌,道:“撤退,这不是我们能解决的问题了,回去找到吴将军再做商议。”

    “不留几个人吗?”

    “留个屁啊,我们找到了具体的地方,留几个人万一被发现了,岂不是让他们白白送命。”秦知秋摇头道:“我觉得这个地方不是我们能拿下来的,只怕要通知山外了。”

    数天之后,秦知秋再次与吴岭汇合。

    听着秦知秋的回报,看着秦知秋手绘的地图和讲述的峡谷的防守,吴岭也是深感意外,“怪不得慕容宏这家伙一直与我们兜圈子,原来是因为这里。嘿,这下好得好,摸到他的要害了。”

    “吴将军,你不是要硬打这个地方吧,我觉得我们这点人手,可是拿不下来的。”秦知秋有些担心吴岭硬来。

    “当然不,按你所说的这个防守,我们这点兵力可不行。接下来几天,我们继续跟着对方兜两天,然后慢慢地拉开距离,让他们以为我们被甩开了,就让这慕容宏放心大胆的去这里吧,咱们通知山外,必须让大部队进来收拾他们了。”吴岭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