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804.第804章 去处

    河滩边上的蛮人聚居处,袅袅炊烟升起,好长时间没有闻到过饭香的人们无不眼巴巴地盯着一口口的大锅,大人们还能强自忍耐,孩子们可就没有那么矜持了,围坐在大锅的周围,伸长脖子看着锅里翻腾的水花和上下浮动的米粒,喉头不停的吞咽着。

    慕容冲有些心酸地看着一个个形销骨立的族人,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就好好的呆在大山里,又有什么不好呢?现在可好,数万大军灰飞烟灭,十数万族人被阻隔在大山之外,回乡无途。

    “明人的军队撤走啦!”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所有人都站了起来,看向远方。先前包围他们的明军,正在夕阳的余晖之下向着远方缓缓退走。当最后一缕阳光被大山遮挡住的时候,明人的军队也在人们的视野之中消逝得无影无踪。

    所有人都欢腾起来。军队撤走,意味着明人并没有将他们斩尽杀绝的心思。

    但慕容冲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明军是退走了,但他们退走的方向,仍然是他们先前驻扎的所在,也就是说,他们仍然封锁着他们回家的路途。

    只怕他们再也没有希望回到大山之中,那个虽然清贫,但却安全的老家了。

    他老泪纵横。

    回首望向合力县的方向,那边镶着金边的大明日月旗和火红色的烈火战刀骷髅旗仍然没有动弹,大军虽然走了,但明国的皇帝还没有走。

    “吃吧,吃得饱饱的,好好睡一觉,明天,太阳还是会照常升起的。”他摸着身边一个孩子的头,低声道。

    一夜无话。

    第二天,明人又送来了数车粮食,这一次,还送了一些鱼肉和果疏过来,押运这些东西过来的,是明军在抚远驻军的副将王筠,也是慕容冲的熟人。

    “慕容老大人,陛下想和你们谈一谈。”王筠看着慕容复,笑容可掬,“你们一直住在这里也不是事儿是不是?总得有一个解决的办法,皇帝陛下来就是解决问题的。”

    慕容复沉重地点点头:“好,谈,我去谈,现在就走吗?”

    王筠一笑,从怀里摸出一张纸来:“慕容老先生,这里聚居了数万蛮族人,据我所知,可是分属十几个部落,所以皇上邀请的可不止您一人。”

    慕容复接过王筠递过来的纸,上面写着十几个名字。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自从慕容一族在慕容宏的带领之下一统蛮族各部之后,效仿山外的国家,建立起了中央集权的体制,这些各部的族长,早就没有了丝毫的权力,甚至很多人都被遗忘,明人,花了这么大的功夫摸清楚了这些情况,自然是有用意的。

    分而治之吗?慕容复苦笑,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更何况他们本来就是多个不同的部落被强力凝聚在一起的呢?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或者又到了蛮族分崩离析的时候了。

    可又能怎么办?

    他将纸递给了身边的一名蛮族青年,“去,把这些人都叫过来,随我一起明国皇帝那里吧!”

    十几个人鱼贯进入到了秦风的大帐之中。

    大帐之内已经摆好了十几张小桌,每张桌子上都摆放着白面馒头,稀饭和一碟咸菜,秦风的面前也是如此,看到众人进来,秦风笑着站了起来,一伸手道:“各位,一大早便把各位请来,想必各位都还没有用早饭。实在是朕事情太多,不能在这里耽搁太多的时间,便只能劳烦各位了,咱们赶紧吃,吃完便谈,如何?”

    慕容冲拱拱手,“陛下,还是先谈后吃吧,不然我等也吃不下去。”

    秦风呵呵笑道:“天大的事,总也要填饱肚子再说,总不能饿着说是不?也不差这一点点时间,来来来,坐,坐,简单的一顿早饭,也用不了太长的时间。”

    说完这话,他自顾自的坐下吃了起来,简单的早饭,他却吃得极香,事实上,即便是在越京城中,他的早饭也是如此简单。

    慕容冲盯着秦风看了片刻,坐下来,拿起馒头,端着稀饭,咬一口馒头,喝一口稀饭,即来之,则安之,如今我为鱼肉,人为刀殂,又有什么可多说的。

    众人都是吃的极快,片刻之后,所有人的案头的东西都已被消灭得干干净净,秦风一边抹着嘴,一边看着众人笑道:“吃饱喝足,便要说正事了。各位,首先呢,我要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

    “于我们而言,还有什么好消息吗?”慕容冲摇头。

    “当然有。慕容冲老大人吧?”

    “是!”慕容冲微微欠身。

    “不知正阳郡下的数万贵族士兵的下落算不算是一个好消息呢?”秦风笑看着众人。

    大帐内一阵板凳桌椅的响动,包括慕容复在内的十几个部族的族长一下子全都站了起来,震惊地看着秦风。

    “他们,不是已经全军覆灭,都战死了吗?”慕容冲嘴巴都有些打结了。

    秦风微笑摇头,“怎么可能?这些消息你们都是从哪里听来的?正阳郡下,贵族军队被我们四面包围,正而八经的伏没有打几场,多是贵部想突围,而我们在殂击,实则上伤亡并不大,直到最后贵族军队粮食短绝。慕容宏率领数千精锐突围,才真正的打了一场恶仗,当然,这数千精锐几乎都死光了,但剩下的,全都当了我军的俘虏,他们已经饿得连道都走不动了。”

    他转头看着身侧的霍光,问道:“霍兵部,最后报上来的俘虏一共是多少人?”

    霍光道:“陛下,将原来正阳郡的那些叛军排开后,被我们俘虏的蛮军士卒一共是三万八千零七十八人,包括伤兵。当然,里面也有重伤号,可能死亡的人数还会有所增加。”

    “听到了吧?还有三万八千多人。”秦风看着帐内的蛮部各族族长:“这应当算是一个好消息吧?”

    慕容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的确是一个好消息,活着就好,活着就好。陛下,你是准备释放他们吗?”

    “当然不!”秦风断然摇头,慕容冲则是一脸失望。

    “各位,我们大明有我们大明的律法,这些被俘的贵族士兵将会受到审查,然后根据他们所犯下的罪行将受到不同程度的惩处,然后才能谈到释放。”

    “两国交战,被俘者放下武器,便已不再是士兵了,为什么还要惩罚他们。”慕容冲有些愤怒。

    “在我们看来这可不是两国交战,而是一场叛乱。”秦风一字一顿地道:“大明军队是平叛。所谓的燕国,也从来没有得到过其它国家的承认,不论是我们大明,抑或是秦国,还是齐国,慕容冲老大人,我说得对不对?”

    慕容冲呆了,的确,他们虽然与齐国有勾连,但那都是私下的,从来没有正式的国书往来。

    “陛下准备惩罚他们?”他不准备再争执了,多争几句,或者会激怒这位年轻的皇帝,那对于这些被俘的士兵,以及这里聚居的数万百姓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只要没有滥杀无辜,他们基本上都会被判处服劳役。”秦风道:“一年起始,对于普通士兵来说,不会超过三年,对于中级军官而言,不会超过五年,高级军官嘛,那就要看具体情况了。”

    “服劳役?”慕容冲喃喃地道。

    “是的。”秦风笑道:“我们大明很缺劳力,需要人去完成这些工作,当然,慕容老大人请放心,他们在服劳役的过程之中,会吃得饱,穿得暖,更不会受到虐待,因为在朕的心目之中,他们已经是我大明的丁口了,只不过早前做错了事情,因此而受到惩罚。服劳役期满之后,他们就会成为大明的正式人丁,能享受到大明人所有的权利,当然,也得承担相应的义务。”

    “陛下从来没有想过放我们回到家乡?”慕容冲有些悲怆。

    “大山里边吗?”秦风摇了摇头:“大山里边有什么好?如果山中真好,你们也就不会跑出来了是不是?山中清苦,日子难捱,慕容老大人,大明替你们安排好了更好的去处。”

    慕容冲垂头不言。

    “来人,将图挂起来。”秦风不理会慕容冲,直接对小侍卫易文海道。

    一副挂着地图的木架被抬了出来,放在大帐的中央,这是一副大明的疆域图,不同的是,上面的每个郡都上,都标注了一个部落的名字。

    指着这些地方,秦风淡淡地道:“这就是朕为你们安排的去处。考虑到贵族由多个部落组成,而部落之中又大都沾亲带故,如果不问青红皂白的便胡乱安排你们的去处,那是不负责任,也不近人情,所以这一次的安置方法是一个部落的人安置到一个郡去。在哪里,当地人已经为你们准备好了房子,农具,牲畜等物,去了,直接就能安家乐业了。”

    大帐之内一片安静,片刻之后,一个部落族长突然站了起来,“陛下,你不会是骗我们吧,有这样好的事情?”

    “当然有,朕是大明的皇帝,说出来的话,那就是一口唾沫一个钉儿。”秦风收起了笑容,“朕岂会胡言欺瞒你等,如果想骗你们,朕还会到这里来吗?”

    “如果真是这样,鲜族愿意搬。”站起来的部落族长大声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