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803.第803章 大山之中的追踪者

    一条婴儿粗细的蛇从树巅之上跌落了下来,尚在空中,已经张开了它的嘴,蛇信子吐得老长,两颗锋利的牙齿闪着幽幽的光芒,正从树下经过的一人抬起了手,准确的捏住了蛇的七寸,蛇身缠上了他粗壮的胳膊,猛然收紧。那人哼了一声,毫不在意,另一只手上握着一柄锋利的小刀,轻轻一划,腥红的鲜血立时便飙射出来,那人将嘴凑到伤口之上,贪婪地吮吸着,随着他嘴唇的动作,紧缠着他胳膊的蛇身渐渐软了下来,下一刻,便垂到了地上。

    小刀准确地找到了蛇胆,灵巧的一挑,蛇胆跳跃而起,张嘴叼住,生吞了下去,随手将蛇往后一抛。身后一人接住蛇身,随手拗断了蛇头,两根手指捏住断口的蛇皮,一扯一撕,滋啦一声,整张蛇皮便被蜕了下来。

    轻笑声中,手中也是多了一柄小刀,斩下一堆蛇身,丢进嘴里嚼巴起来,却将剩余的雪白的蛇肉向后抛了过付出,下一个士兵接住,斩下一截蛇肉,丢进嘴里,如法炮制。

    十来个士兵一人吃了一块蛇肉,砸吧着嘴,后面的却只能干瞪眼看着了,蛇再大,也够不着几人啊。

    当先一人突然停了下来,手举起,身后的队伍立时便停了下来。

    向前走了几步,那人蹲下身子,轻轻地拨开身前的荆棘,那些刺条立时便东倒西歪,轻轻一扯,居然就被他拔了出来,看看根部,他不由得笑了起来,这都是被斩断然后又插在地上的,手中刀尖在地上轻轻地拨了拨,一些残渣立时便出现在他的眼前。

    “散开,都找一找。”他大声道。

    片刻之后,一处处被掩藏得很好的痕迹便全部被人找了出来。

    “头儿,他们离开这里时间不是很长。”一个士兵用一根树枝在哪里扒拉着一堆排泄物,“瞧瞧,还新鲜着呢!”

    “还新鲜,你要不要尝尝啊!”被称作头儿的军官笑着,“好家伙,消失了三天了吧,总算又被我们抓住尾巴了。给将军发信号!”

    一支鸣镝带着尖锐的啸声穿透了树林,直上高空。片刻之后,从远处的另一座山峰之上,亦有一支响箭冲上了天空,再过片刻,另一边的第三支鸣镝也冲上了天空。

    “弟兄们,咬住他们的尾巴啦,加把劲,光抓住尾巴可不行,今儿个咱们至少得拖住他的后退才行啊!”军官道。

    士兵们轰然大笑起来。因为发现了苦苦追踪的敌人的踪迹,因而分外的兴奋起来。进入大山之中快两个月了,多次咬住,却又多次被摆脱,但他们却从来没有沮丧过。

    时间缓缓的推移,发现敌人留下的痕迹越来越多,也愈来愈新鲜,这表明他们与敌人的距离愈来愈近了,当天色渐渐黑下来的时候,另外两支队伍终于赶了过来,与他们汇合在了一起。

    这是一支由吴岭率领着的追踪逃亡慕容宏的部队,整支部队的人数并不多,最多的时候只有一千五百人,其中五百人来自秦风留给他的烈火敢死营的士兵,三百人由吴岭从正阳郡兵之中挑远,另外八百人,则是在正阳郡协助作战之后剩下的鹰隼。连续两个月的追踪,部队减员到了一千人多一点。

    大山之中追踪,他们最大的威胁不是敌人,而是险恶的地形,复杂的环境,以及疾病,减员的数百人中,大都是被病痛击倒而不得不退出追踪的队伍。

    天色渐黑,在这样的原始森林之中,连夜追击并不是什么好主意,吴岭也不着急,只要再一次抓住了对方的尾巴,事情便又变得简单起来,自己不能在黑夜之中冒险出动,对方也一样。夜色笼罩下的森林威胁重重,你永远也不知道看似安全的一块草地,一丛荆棘之下会有一些什么。

    加入明军之后,对于吴岭震憾最深的便是明军的装备,秦风对于士兵在武器上的配备几乎到了一种偏执的地步,根据不同的兵种配制的各种不同的武器装备也让吴岭大开眼界,这在他以前所处的军队之中是不可想象的。

    像他们这支军队,除了一些常规的武器之外,便多了不少特种作战的装备,比方说钩索,再比方说士兵们身上所穿的特殊工艺制种的皮甲。

    像他们这种需要长期在山林之中作战,需要时时翻山越岭的部队身着铁甲可不是什么好主意,但一般的皮甲防护力有限,只能说聊胜于无,士兵们反而不愿穿着。但明军的这种皮甲经过了特殊的硝制之后,内衬之中夹上了人发编织的一层垫子,防护力便立时上了一个档次。碰上长枪捅刺当然还是没有无法抵挡,但一般的刀却是无法破开皮甲了,关键是,他很轻,穿在身上,并没有给士兵们增添什么负担。

    而那种头部带有一个三角锚的钩索,用处就更大了,攀山越岭少不了用上他,晚上睡觉也能用它将自己拴在树上免得睡着了掉下来。

    这支部队基本不在地上睡觉,休息时基本上都在树上。

    本来按照秦风的设计,在吴岭剿灭慕容宏的过程之中,由抚远郡的王贵为吴岭提供后勤支持,每隔一段距离便会设立一个后勤补难点,以便为吴岭提供支援,但随着吴岭一步步的深入大山,提供补给便愈来愈困难,而慕容宏显然也盯上了这些深入大山的补给点,在数次袭击了这些补给点之后,吴岭便取消了这些后勤的补给,完全抛弃了来自山外的援助,他可不想这些补给最后反而便宜了慕容宏。

    现在,他和慕容宏一样,都面对着同样的问题。所不同的是,他带着一支一千余人的精悍的武器装备完善的部队,而慕容宏身后,最多还剩下一两百个残兵败将,其中一些身上还有伤。

    十天之前,吴岭这支部队随身携带的最后一点干粮也消耗殆尽,他们开始在山中自食其力了,好在正是盛夏,吃得倒不难弄倒,最让他们难受的反而是虫蚁的困挠。

    好在吴岭在山中曾经与明军周旋了两年之外,对于野外生存相当有经验,在放弃了山外的支援之后,他唯一超量携带的,便是药品,这些由舒畅太医署监治的药物,极大地保证了这支军队的战斗力。

    树林之中烧起了篝火,一些士兵们忙着制作食物,追踪的途中,会有专门的一些人负责收集食物,植物的根茎,野果,被他们撞上的野兽,都会成为他们口粮的一部分。另外一些人在忙着保养武器,山中湿气重,携带的武器一不小心便会生满锈迹,非得时时保养不可。还有一些士兵坐在溪水边,脱去了鞋袜,正在用花椒树刺挑着脚上的水泡,作为追击者,他们并不怕暴露自己的形迹而遭到对手的攻击,相反,他们反而盼着对手不知死活的前来进攻他们,这样对他们来说,反而简单了。

    士兵们很放松,但作为指挥官的吴岭来说,就没有这么轻松了,此刻他正坐在火边,看着手里的地图,不时从地上捡起一支半头烧焦的树枝在图纸上面标记着。

    他的眉头紧紧地皱着,盯着地图,似乎想从这张涂满了标记的地图上看出什么来。

    “将军,开饭了。”一名校尉用刀尖挑着一块烧熟的野猪肉走了过来,没有什么佐料,就是在上面洒了一点盐,这头野猪是今天他们赶过来汇合的时候意外的收获,也算是让士兵们打打牙祭了。

    吴岭接过野猪肉,咬了一口,招呼着这名校尉坐了下来,“秦知秋,你来看看,这是我们进山之后行进的路线,有什么蹊跷没有?”

    秦知秋歪过头,借着火光看着地图,瞧着上面那些黑色的标记,眼睛也越瞪越大,半晌抬起头,奇怪地道:“将军,这慕容宏奇怪了呢,他不忙着逃得远远的,尽量的往大山最深处钻,怎么引着咱们在这里兜圈子?瞧这模样,只怕再追一段时间,我们就能将这个圈子给封起来了。”他用刀尖点了点地图上的一片空白区域。

    “是啊,我在想,他干嘛要引着咱们在这里绕圈子呢?”吴岭皱眉苦思。

    “难不成他在找机会想一举将我们灭了?”秦知秋笑道:“就凭他现在手里的这点残兵败将?”

    吴岭嚼巴着野猪肉,虽然没有什么滋味,但他却吃得甚香,“或者,他还有所凭持,别忘了,这家伙以前可就在这片大山之中生活,也许,他有什么东西不想让我们发现,也许,他还有一支隐藏的力量。”

    听到吴岭这么说,秦知秋顿时有些紧张起来,“将军,如果这样,事情可就有些严重了。”

    瞧着秦知秋的模样,吴岭笑着给了他一个暴栗,“有什么可怕的,这里是大山,即便他真还藏着一支隐藏的力量,想要灭了我们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当年我那么一点点人马,饿得走路喘气儿,明军也没能逮着我,让我在山里藏了好几年,唉!”

    他长叹了一声,却不说话了。

    秦知秋也讪讪地笑着不接这个话题。

    吴岭吃了野猪肉,从地上重新捡起那根半焦的树枝,从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往前划了一条直线,“接下来,我继续跟着他兜圈子,你,带一百人,进入这个区域,去探一探,我总觉得这里头有什么事儿。”

    “是,将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