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802.第802章 我是你的远房亲戚啊

    “王将军,跟他们废话什么?这些人可都是极危险的人物,我几十个家丁啊,被他们打得个个带伤,要是他们冲出来,恐怕会造成很大的损失的。”霍昆对王筠建议道:“直接用火箭,点燃房子,烧死他们。”

    王筠瞟了一眼对方,淡淡地道:“霍县令,你儿媳妇可也在里面,那不一并烧死啦?”

    霍昆脸一红,“那个疯婆子,死了倒也干净。”

    王筠眯起了眼睛,大家以前都在燕人手下共过事,对于霍昆的底细可是很清楚,以前,这个被称为疯婆子的女人,在霍家可是被当成祖奶奶一般供着。

    “霍县令,按你所说,以那些人的武道修为,可以轻而易举的杀死你的那些家丁,但人家可是留了手的。可见也并不是什么穷凶极恶之徒,我带兵来,只是想将他们拿下讯问个明白,毕竟皇帝陛下现在已经到了抚远郡,这里突然出现了几个武道修为高强而又来历不明的人,不免让人担心而已。问都不问,便将人杀了,你把我们当成什么啦?”

    “我这不是担心他们威胁到皇帝陛下吗?对了,王将军,我就怀疑这些人有诡计,他们是想对陛下不利。”霍昆赶紧顺着王筠的话说。

    “是不是有什么诡计,把人拿住再说。”王筠冷冷地道。对于这个霍昆,他着实没有什么好感,只不过这人一直号称是越京城霍兵部的远房亲戚,他们这些当将领的也不好当面得罪。而且皇帝陛下到抚远巡视,这个时候,自然要保证不能出什么大的事情,一些武道高手莫名其妙的出现在合力县,让他也不敢怠慢。万一闹出什么事儿来,就不好收场了。

    “里面的人听好了,从现在起,我从一数到十,如果你们还不出来投降,那我可就要放箭了。”王筠策马又向前走了几步,将霍昆甩到了身后,与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并肩策马,他着实有些不舒服。

    “一,二……”王筠大声数了起来。

    不等他数到三,紧闭的大门吱呀一声被拉开,一个魁梧的身影出现在大门口,背着手站在哪里,“用不着数到十,王筠,到底是我出来呢,还是你进来。”

    借着明亮的火把,王筠一下子看清了门内那人的面容,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用力揉了揉眼睛,定睛再看了一下,脸上立时变了色,当即滚鞍下马,先回过头来,用力地挥舞着双手,“所有人,放下弓箭,放下来。”

    士兵们虽然莫名其妙,但还是齐唰唰地放下了手中的弓箭。

    “让他们退后百步,然后你,进来。”霍光冷冷地道。

    “退后一百步!”王筠毫不迟疑地下达了命令,这才转过身来,双膝一弯,就要下跪,但刚跪了一半,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托住,再也跪不下去了。

    “进来。”霍光厉声道。

    王筠站直了身子,立即便向屋内走去,走了几步,回头看了一眼仍然呆在原地的霍昆,心中不由大是疑惑,这位不是霍兵部的远房亲戚么,怎么见了面却认不得。

    易红元将大门再度关上。

    王筠看着霍光,声音有些发颤:“霍兵部,怎么是您在这里?这,这可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卑职不知是您,卑职冒犯了。”

    霍光嘿嘿一笑,“冒犯了我不打紧,您还冒犯了其它人呢,王筠,上楼去吧,有人要见你。”

    王筠不是傻瓜,看霍光的神态,听霍光的话音,岂能还不明白楼上要见他的人是谁。

    “是,是是是皇上,皇上怎么到了这里?怎么就带了这几个人?”这下不但是声音打颤,连腿也颤了起来。

    “回头你兄长会告诉你的。”霍光冷冷地道,“上去吧!”

    王筠踏上楼梯,走了两步,却又停了下来,解下了身上的佩刀和其它一些武器,将他们放在楼梯之上,这才举步向上。

    看到他的动作,霍光一笑,这人脑袋倒也清楚,虽然即便他带着武器,在秦风面前也跟小鸡崽子没有什么区别,但这是一种态度,而且这个时候受到了巨大冲击和惊吓的情况之下,还能想到这些细节,倒也算得上一个不错的人才了。

    “参见陛下。”易文海站在门边,替王筠拉开了门,踏进门槛,王筠头也不敢抬,径直便跪了下去,以额触地。

    久久没有得到回应,王筠的汗一滴滴落在地板之上,很快就打湿了一大片。

    “王筠,你是堂堂五品副将,这个什么捞什子的霍昆,竟然就能对你招之即来?”好半晌,一个冷冷的声音传到了耳中,“好大的阵仗,一出动就是几千人马。”

    “陛下,末将实在不知是陛下驾临,那霍县令,不不不,是霍昆派人找到末将,说是合力县来了几个武道修为极为精深的武者,打伤了他的人,怀疑这些人图谋不轨,是蛮人的奸细。现在这合力县正是风雨飘扬,一点风吹草动就有可能激起大变故,臣,臣不及细想,便带了人过来。”

    “没有因为这个什么霍昆是霍兵部的远房亲戚?”这句话好像带着一些调侃的意思,王筠一呆,“也是有的。末将听说霍昆的儿媳妇落到了这些人手中,他们家的事,末将也知道一些,怕他们对霍昆不利,将来也不好对霍兵部交待。不过,不过这只是一点点原因,更重要的是,末将知道陛下要到抚远来,怕这合力县出事,扰了陛下的兴头。”

    “他是我屁的远房亲戚。”刚刚踏进门来的霍昆恰好听到王筠最后几句话,顿时恼羞成怒,破口大骂。

    秦风哈哈大笑起来,“王筠,你倒是实诚,起来说话吧,这些解释也算说得过去。”

    “谢陛下隆恩。”王筠又叩了三个响头,这才站了起来。他没有见过皇帝,此时借着爬起来的机会,抬头瞧了一眼,皇帝可真是年轻啊,比自己还要年轻得多。

    他这一瞧,却发现皇帝明亮的眼睛也正着他,立时吓得又低下了头。

    “我这一次单独出来走一走,是想亲自看一看下面的情况,王筠,这可比我从奏折里看到的有意思得多了,你的兄长,是报喜不报忧啊,都到了现在这种田地了,还说一切进展顺利?朝廷对于蛮人的遣散,搬迁是有明确的政策和相应的扶助钱款的,王贵是怎么办事的?竟然霸王硬上弓?蛮人要是不搬,那是不是要饿死他们?或者等他们揭竿而起的时候,再合理全法的将他们杀个干干净净?”

    刚刚还温和的语气,转眼之间就又变得声色俱厉,王筠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伴君如伴虎,你永远也无法跟上君王的节奏。

    两腿一软,又要跪下。

    “站直罗,你是朕的将军,不是没有膝盖的软骨头。”秦风厉声喝道,“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陛下,实在是,实在是那些蛮人不听劝,没奈何,只能出此下策。”

    “不听劝,你们劝了吗?是怎么劝的?”秦风冷冷地问道。“不会是拿着刀枪对着人家劝得吧?”

    王筠一脸的苦相:“陛下,外面谣言四起,我们手下又都是些不善言辞的大头兵,以前燕人的官,江浩坤的那些官,又都不敢用,没办法啊,结果事情越来越糟。”

    “那个霍昆你们不就用了。”一边的霍光没好气地道,“燕人用过的官,江浩坤用过的官儿,就没有几个好的中用的啊?”

    “霍昆不是您的远房亲戚吗?”王筠低声道。

    “你!”霍光大怒,举起拳头便欲敲下来,举到一半,却又颓然放了下来,“那个王八蛋,老子一世英明,算是被他败光了。”

    “一个霍昆,坏了多少事啊!”秦风叹道:“不说别的,那些蛮人光看到他把自己的那个蛮人儿媳赶出家门,就会生出多少猜忌?一锅好饭,硬生生的做夹生了。人呐,还是用人的问题啊。”

    王筠一听便有些急了:“陛下,家兄已经很努力了,家兄一直尽心王事,不敢有丝毫怠慢啊!”

    秦风摆了摆手,“不是说王贵,王贵的忠心我是知道的。只是要他做这些事,有些难为他了。可用,敢用的人手不足,的确是个大问题。不先解决掉用人的问题,只怕这件事情还是办不好。王筠,你通知王贵,还有已经到了抚远的吏部一众人,让他们先到合力县来,我们就从合力县开始吧。”

    “是,陛下。末将马上去办。”王筠松了一口气,连连点头。

    “还有,将那个霍兵部的捞什子远房亲戚逮起来,招摇撞骗,毫无人性,简直是岂有此理,查查此人还有没有别的问题。”秦风又吩咐道。

    “是。”

    “对了,他的孙子,就是那个蛮女的儿子,别吓着了,带出来交给这个女人,这个女子身份不一般,接下来或者有用得着她的地方。”

    “是!”

    看见王筠向下走,霍光也跟了上去,“陛下,我得去会会我这位远房亲戚。”

    楼下,看到王筠一见那人便变得小羊一样乖顺,霍昆心里已经在打鼓,等了好一会儿,门再一次打开,王筠黑着脸走了过来,他身后,跟着的正是先前那个大汉。

    两人停在霍昆的面前,王筠对他怒目而视,这个王八蛋,险些坑死了他和兄长。

    霍光盯着对方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好半晌才皮笑肉不笑地道:“认得我吗?”

    霍昆茫然地摇摇头。

    霍光大笑:“我就是你那个远房亲戚,越京城里的霍光啊!”

    听了这话,霍昆顿时软瘫到了地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