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800.第800章 背锅侠

    军队由远及近,从各个不同的方向向着河滩之上聚居的蛮人棚户地而来,形成了一个极大的包围圈,将这片区域完全的包围了起来。这引起了所有蛮人的恐慌,他们从低矮的窝棚里钻了出来,面带惊恐之色地看着正在逼近的军队,男人们手里紧紧地攥紧了各种武器。

    说是武器,其实倒真是抬举了这些东西,一部分手里握着的,只不过是一些菜刀,羊叉,锄头等农具,削尖的木棍是他们手中最多的,也是最易得到的东西。这些武器在全副武装的军队面前,跟烧火棍又有什么区别。

    妇妇孩子被围在中间,男人们站在外围,人人脸上都露出了悲愤之色,在所有人的心中,都认为明人终于恼羞成怒,露出了他们的本来面目,要将他们一网打尽了。

    这些天来,各种各样的传言,似乎得到了印证。妇女们紧紧地搂着自己的孩子,跌坐在队伍的正中央,低低的啜泣着,为他们即将到来的悲惨命运。

    远处的军队停了下来,没有再向前逼近,远处响起了隆隆的马蹄声,一队骑兵迅速从县城方向开了过来,包围蛮人的步卒两边分开,让开了一条通道,一面日月大旗赫然映入到了所有蛮人的视野之中。

    镶着黄边的日月明旗,火红的烈火战刀骷髅旗,一些年长的有地位的蛮人明白这两面大旗代表着什么。

    明国的皇帝,竟然亲自驾临到了这个地方。

    两面大旗停了下来,肃然而立,全身覆甲,杀气腾腾的骑兵给蛮人带来了巨大的压迫感,即便是手里握着简陋的武器,但在这样的军队面前,一股渺小的感觉不由自主的从内心深处升腾而起,如果冲突爆发,对方或者只要一次冲锋,便足以将这里所有的蛮人都解决掉。

    与步兵一样,这些骑兵也停了下来,但在他们的后方,却还有车队在源源不绝的开进来,那是一些马车,而马车上装着一袋袋不知是什么的东西。

    这些马车没有停,一直在向前走,走到了距离蛮人只有数十步远的地方这才停了下来,一员武将也在这个时候跃马冲了过来。

    策马到了马车的前方,武将翻身下马,双手空空,没有任何武器,全身上下,也没有看到任何武器。

    他大步向着蛮人走来。

    不知明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蛮人们警惕地看着这个明国武将,也看着他身后那些马车。

    “是王贵!”人群之中有人大叫了起来。王贵,曾在慕容宏的燕国之中身居高位,而这些蛮人当中,也有不少的曾经的燕国贵族,对于这位统带了几万人的过去的燕国武将,当然是认得的。

    因为认得王贵,所以人群之中出现了阵阵骚乱,在蛮人的心中,如果不是王贵的阵前反叛,或者燕国不会败得如此之速,他们也不会落到现在这样的田地。

    “这个叛徒!”

    “杀了他!”

    人群之中有人吼叫了起来,但马上又被压制了下去,很显然,现在不是他们能不能杀得了王贵的问题,而是王贵将会如何处置他们的问题,别说现在明国的皇帝的旗帜正在远处飘扬,单是一个王贵,便足以轻而易举的将他们统统灭杀。

    对于蛮人的喧嚣,王贵神色不动,脚下也没有停留,而是一直向前,走到了蛮人的面前。

    站在蛮人队伍最前方的,是一位曾经的燕国贵族,蛮人慕容部的一位长老,现在,也是合宜县所有蛮人的精神领袖。

    “慕容长老,我来晚了。”王贵双手抱拳,向着对方施了一礼。

    慕容冲冷冷的瞪视着王贵:“王将军,你今日是来送我们归西的吗?”

    王贵一笑:“慕容长老,您多虑了,今日王贵是来请罪的,北地四郡新归大明,合四郡为一郡,又是战火初熄,诸事繁杂,王贵一时之间没有关注到这里,以至于让奸人蒙蔽,使诸位受苦了。今日王贵陪同大明皇帝到此,就是奉陛下之命,特来拨乱反正,亦是让诸位不再受苦。”

    慕容冲盯着王贵,满脸却是不信任的神色。

    王贵微微一笑,伸手向后招了招,远处,数名士兵拖着一个软瘫如泥的人走了过来。到了王贵面前,将那人往地上一掷,那人如同一条蛆虫一般的蠕动着,满脸都是惊恐之色,嘴里荷荷有声,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正是这合力县的县令霍昆。

    “此人无法无天,屈解陛下对你们的安置之词,手段恶劣,品性下作,让人作呕,大明皇帝明察秋毫,决不能容这样的小人坏了朝廷大策,所以今日当着诸位之面,将其处死,以示朝廷诚意。”说完这句话,王贵抬了抬下巴。

    他身后一名士兵上前一步,呛的一怕拔出刀来,手起刀落,在地上挣扎着的霍昆顿时身首异处,血溅当场,近处的蛮人们顿时惊叫起来。

    慕容冲脸色有些复杂地盯着血泊之中的霍昆。

    杀了一个人,王贵脸上却是看不到一丝异色,反手指着身后的十几两马车,“慕容长老,这是我们运过来的一些粮食,陛下得知这些日子你们没有吃过一顿饱饭,甚是心痛,别得先不说,你们把这些粮食先拿走,生火做饭,先饱饮的吃上一顿,然后我们再坐下来慢慢谈可好?”

    “既然是要谈,你们的军队将我们包围起来是什么意思?”他冷然问道。

    王贵微微一笑,“慕容长老,你也看到了,大明的皇帝到了这里,作为一名将领,抚远郡的郡守,必须要对皇帝的安全负责,这也是应有之意,我必须将所有的可能都想到并做好应有的防备,慕容长老也是管过事的,想来能够理解我的苦衷。而陛下的确对你们没有任何恶意,如果有,陛下就没有任何到这里的可能性,您说是吗?”

    慕容冲点了点头,不管接下来如何,但这些粮食,却足以让这里所有人都能吃上一顿饱饭了,就算是死,也算是做了一个饱死鬼。

    “去把粮食拖过来。生火,做饭。”他大声吼道。

    看到蛮人从士兵们手中将马缰接过去,赶着马车走向人群之中,王贵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当他到了堂兄王筠的快马报信之后,一刻也没有拖延,只率了十几名亲兵,便一路马不停蹄地从抚远奔到了宁远,到了合力县,不想让陛下看到的,还是看到了,现在要做的,就是弥补了。

    当今天皇帝决定杀了霍昆,而最主要的原因却是虐逼蛮人这一条时,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知道皇上这是替他找了一个背锅侠。当然,有了这个背锅侠,也就代表着皇帝并没有打算就这些问题打他的麻烦。

    王贵舒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是暗自警惕,他一直都在统军,对于这些治理地方,处理矛盾的杂务完全不擅长,他更习惯于快刀斩乱麻,当蛮人不肯按照皇帝的旨意乖乖的被遣散时,他的第一反应不是去安抚,去解释,而是下意识的采取了更为激进的策略,你不走,我就逼你走。这便将双方的矛盾激化了,本来就是谣言四起,王贵这一样一来,反倒是坐实了这些谣言,如果不是皇帝过来巡视,只怕刚刚安定下来的抚远郡又要平地起波澜了,当真到了那步田地,那他这个上马管军,下马管民的一方封疆大吏可就无法逃脱罪责,也不是一个霍昆便能将这个大黑锅背得起来了。

    看来如何当好一方郡守,自己还得好好的学习一番。金戈铁马,雷厉风行,根本就不适宜地方治理啊!

    而远处,看到双方顺利的交接了粮食,秦风也舒了一口气。

    霍光笑道:“陛下,这第一步总算是顺顺利利的走出去了。借这霍昆的血和这些粮食,蛮人的敌意也消解了不少。不过说起来,这霍昆总算是没有白死,说起来,此人虽然品性有些下作,但将虐逼蛮人的罪名硬加在他身上,倒也真是委屈了这个家伙了。”

    秦风嘴角微微一撇:“哪又如何呢?难不成我将这些罪名安在王贵身上?王贵是我的大将,是我治理抚远郡的重要的一枚棋子,他作出的这些决定导致了事情的恶化,现在虽然在努和弥补,但我们仍然需要一个人来替他把这个锅背上,这个霍昆,就是最好的人选。再说了,此人就算没有这条罪名,其它的枉法,横行乡里等罪,也照样够利砍头了,左右是一个死,不如便再多背一条罪名,也算是替大明作了一点贡献,为他的后人积一点阴德了。”

    “陛下说得是!”霍光耸耸肩,皇帝说得对,真要追究起来,王贵就得负责,但现在抚远郡少不了王贵,皇帝也不可能因为这个事情便治王贵的罪,只能含糊其辞,将所有的罪责让这个倒霉的霍昆一股脑的领受了。

    “开了一个好头,希望接下来与他们的谈判能顺利进行。这宁远是蛮人的主要聚居地,合力县又是宁远蛮人最多的地方,争决了这里,其它的地方迎刃而解。”秦风道:“看起来蛮人还是有组织有领导,没有成一群乌合之众,这就要好办多了。”

    “可有组织有领导,不是更加麻烦嘛!”霍光不解地道。

    秦风一笑:“只要他们答应了我们的条件,以后那就成一盘散沙,再也无法聚集起来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