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99.第799章 把他们给我丢出去

    尖嘴猴腮,几根鼠须,眼睛几乎是看着屋顶,手指头几乎戳到秦风的鼻子上,来人很符合一个标准的狗腿子形象。

    “县衙接到报告,说你们涉嫌拐卖妇女,县令霍大人命我等前来查看,老实一点,把女人交出来,还可从轻处罚,否则被扣进了大牢里,可就有你们的好受了。”

    秦风呵呵一笑:“你们是县衙的捕快么?怎么看着不像啊!”

    狗腿子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一群家丁,脸色有些尴尬,但马上又义正辞严地道:“合力县现在正是多事之秋,治安不好,衙里的捕快们都要上街维持治安,保百姓一方平安,人手严重不够用,霍县令舍小家为大家,调来了自家家丁帮衬。这与你们有关系吗?”

    秦风哈的一声笑了出来:“老霍,看起来这位霍县令还是一个很好的官儿啊!”

    “那是当然。”狗腿子得意地道:“听说你们是从越京城来的,想必也知道大明律法之严,老实一些,免受皮肉之苦。”

    秦风冷冷一笑:“想逮我们,也不看看我们是谁?我们可是从越京城来的,让你们老爷想想后果。”

    狗腿子冷笑:“越京城来的又怎么样?越京城上百万人呢,你算那根葱啊,知道我们霍县令是谁吗?霍县令的远方叔叔正是当今皇帝陛下最受信任的兵部尚书霍光霍老大人。不要以为你们是越京城,有个什么靠山就了不起,霍老大人伸两根手指,轻轻就捏死了你们。”

    乍问此言,秦风转头看向身边的霍光,满脸的都是调侃之意,一边的易红元更是失笑出声,只有霍光,先是失笑,接着一张脸便慢慢的青紫起来,最后变得黑漆漆的。

    这他娘的算什么事啊?一个听都没听过的人,居然就成了自己的远房侄子?也不知这王八蛋打着这个幌子做了多少坏事,指不定自己的名声在这合力县,已经被这王八蛋给弄得臭不可闻了。

    “要是不交呢?”秦风看着对方,一字一顿地道。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狗腿子一挥手,“给我搜。”

    一群家丁们立时嗷嗷叫着冲了上来。隔壁也传来了易文海的怒叱之声。

    “将他们给我丢出去。”秦风再也遏制不住怒气,一拍桌子吼道。早就按捺不住,恼羞成怒的霍光一步踏前,两手伸手,兔起鹘落之间,将这些家丁一个个的抓了起来,随手抛出,整个店里立时大乱,家丁们全都变成了滚地葫芦,从楼梯之上连二接三的滚了下去,在一楼跌做一堆,抱头捂胸,哀叫不已。

    别说这些人只是体格比常人壮一些的普通人,便是武道修为不错的人,在现在的霍光面前,与土鸡瓦狗又有什么区别?要不是秦风只说将他们丢出去,按照霍光以前的脾气,一个个的早就去阎王老爷那里报到去了。

    霍光这边动手,易红元则早已窜到了隔壁屋子里,与易文海两人一起,将闯进那间屋子里的家丁们尽数打了出去,他们两人虽然年轻,但一直都在皇宫之中接受严苛的训练,武道修为已是颇具水准,但比起霍光来,自然是莹火之光比之骄阳,这出手可就没有霍光那样的分寸了,被他们打下楼去的,便一个个筋断骨折。

    两个小侍卫大概是第一次真刀实枪的动手,兴奋的满脸通红,跃跃欲试地看着楼下的那群人,大有一言不合便再上去动手的意思。

    屋里只剩下了那个狗头军师,几根稀疏的短须此时已经被揪断了几根,正呆滞地看着屋里几人,霍光威胁地朝他挥了挥拳头,他这才反应过来,尖叫一声,转身便跑,出门之时被门槛绊了一下,卟嗵一声跌倒在地,立时便也变成了滚地葫芦,砰砰咚咚的一阵响之后,便也变成了一阵哀嚎。

    “赶走他们,看着心烦。”秦风挥了挥手,易文海和易红元两人当即冲下楼去,拳打脚踢,一阵皮肉响声之后,整个店里顿时便清静了下来。

    “老霍,想不到你在这偏远的合力县还有一个远方侄子啊?”秦风看着霍光,打趣地看着有些气急败坏的对方。

    “当真是气死个人!”霍光一屁股坐了下来,猛灌了一口凉水,“只怕我老霍的名头,快要被他在这里败光了。”

    “谁叫你们都姓霍呢!”秦风大笑。

    “回头我让他姓雨!”霍光狞笑。

    秦风先是一楞,但马上反应过来,指着霍光,笑得前仰后合。

    “陛下,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霍光看着快活的秦风,问道。

    “小鬼打跑了,当然是要来大鬼了。”秦风脸上的笑容消失,“我倒想看看,这个姓雨的到底还能搞出些什么名堂来!”

    霍光点了点头,“陛下,说实话到了今天,我才真正懂了您为什么一定要进行吏治改革,您说要是让这样的人当一县之令,治理一方百姓,那能让百姓安居乐业吗?他们只会造孽。这个王贵,我看真是瞎了眼。”

    “说不定你这个远方叔叔也起了作用。”秦风道:“如果这个姓霍的打着你的旗号,王贵还真敢找你查实去?肯定是心照不宣嘛。这都是官场旧习,我们非得狠狠打压不可。以后我不敢保证,但至少在我们这一代,我决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出现。”

    “陛下所言极是。”

    “易红元,你给这店里的老板送一百两银子过去,让他躲起来,呆会儿恐怕还有热闹看。”秦风吩咐小侍卫道。“刚刚也打坏了他不少桌椅板凳,权当赔偿加惊吓费了。”

    “一百两银子,够他将这店拆了重建一遍了。”霍光笑道:“倒是让这个小老板发了一笔财。”

    “恐怕也吓得不轻。”秦风耸耸肩,道。“去看看那个女人吧,恐怕又受吓了吧。”

    两人起身走到隔壁,让两人惊讶的是,那个女人此时竟然坐了起来,两只眼睛也清明了一些,看着秦风与霍光两人。

    “你们是明国的大官儿是不是?”她居然率先开口了。

    “嗯?”秦风有些惊讶地看着她。

    “刚刚你们在隔壁说话,声音有些大。”女人低声道。

    秦风微微一笑,点点头,“听说你父兄都是燕国的将军。”

    女人低下了头,脸色有些发白。

    “放心吧,战争已经结束了,再说战争,跟你也没有什么关系。”秦风笑着道:“我们也不会为难一个女人。”

    “我的父亲和哥哥是不是已经死了?”女人问道。

    “这个,我们真不知道,他们叫什么名字,兴许以后我能帮你留意一下。”秦风道,对方的父兄既然是将军,不管是被俘还是被杀死,最后他们的名字肯定会作为战功出现在自己的案头之上。

    女人轻声说出了两个名字。

    秦风与霍光对视了一眼,这女人居然是慕容一族的,慕容是蛮人中的王族,就算这女人是远枝旁亲,这身份地位也不低了,难怪那姓霍的娶了这个女人便能在燕国谋到一官半职。

    “行,我记住这两个名字了。”秦风道:“如果他们没有死,我见着了他们,也会告知他们你的下落的。”

    “多谢,你们能帮我要回儿子吗?”女人壮着胆子又提出了一个要求。

    这一回没等秦风开口,霍光已是大包大揽:“能,我们当然能给你要回来,你就这里瞧着吧!”

    女人大喜过望,从床上爬起来溜到地上,立即便给两个叩起头来,“多谢恩人,多谢恩人。”

    看着女人的模样,秦风摇了摇头,与霍光两人退出了房间,只是示意易文海留在房中照看空上女人。

    两人回到隔壁没多久,街面之上突然响起了密集的马蹄之声和整齐的脚步之声,打开窗户,无数的火把映红了半边街道,起码有上千的士兵正从远处涌来,转眼之间便将这家小小的客栈包围得水泄不通。

    “这个霍县令好大的排场,居然能调动兵马过来。”秦风咋舌道:“这应当是王贵驻扎在附近的部队吧。”

    霍光站在窗前,看着一名将军骑在马上,大声的下达着命令,顷刻之间一队队的弓弩手便涌了上来,张弓搭箭,一队队的长枪手,刀盾手越过弓弩手,逼近客栈,距离客栈十来步时,这才停下了脚步。

    那名将领在一名文官的陪同之下,策马到了大门口。

    “这将领我认识。”霍光道:“王贵的副手,也是他的本家兄弟王筠。他旁边的那个文官应当就是这个什么捞什子的霍县令了吧?哈,倒是仪态堂堂,一表人才啊!”

    “人不可貌相啊,如果没有看到听到这些事,初见此人,我一定是很有好感的。”秦风也是感慨地道。

    两人都是感叹着,外头叫王筠的武将已是冲着屋内厉声喝道:“屋内的人听着,这里已经被我们包围了,马上投降,尚可保全性命,否则你武功再高,也难道我万箭穿心。”

    “陛下,我出去见见这个王筠,他和他兄长在兵部去专门见过我,想来也应当是认识我的。”霍光道。

    秦风点了点头:“叫他进来,我倒想知道,这个县令是如何能调动他这样一员实权副将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