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97.第797章 祸福无门惟人自召

    北地四郡,除了抚远郡作为四郡的中心稍大一些外,剩余三个,规模也就只相当于正阳郡这样的大郡一个县的规模,他们原本就是作为军事要寨存在着,而合力县作为宁远原本的一个县治,规模就更小了一些,大概也就一个大镇子的水平。但随着蛮人下山,大量集中于宁远一地的时候,原本的合力县城几乎扩大了一倍左右,主要就是蛮人在县城外开始聚居,大量的房屋在距离城墙外不远的地方被建起来,将原本的城墙,倒是圈在了其中,形成了一个城中城的模样。

    现在这些原本应当居住在这些外廓的蛮人,都被驱逐出了他们的房屋,无处可去的他们,只能聚集在河滩之上苦苦捱日。

    秦风一行四人穿过了这些没有什么规模,乱七八糟建起来的居民区,走向了合力县的内城。

    城门口站着数十名士兵,警惕地盯着往来的行人,秦风注意到,对于本地人基本没有什么盘查,来去自由。

    “站住,什么人?”看到秦风四人走近,一名小军官握着刀把,走了过来。目光并没有看秦风等人,却落在了小侍卫身上背着的那个蛮女身上。

    小侍卫易红元掏出事先早就准备好的路引,身份证明等一些东西递给了这个军官,这些东西都是秦风离开大部队之前,由鹰巢的人伪造的,当然以鹰巢那些人的伪造水平,这个小军官也看不出什么来。

    “官爷,我们是从越京城来的商人,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生意可做?”易红元陪笑着道。

    仔细地察看着路引,小军官摇头道:“能有什么生意可做?你们胆子可也真大,越京城那么大,还不够你们做生意啊?”

    将东西还给易红元,手指了指另一个小侍卫易文海背上的女子,“这人是谁,咦,看起来有些面熟啊,天爷,这不是霍县令家里的那个人吗?怎么和你们混在了一起。”

    “这个女人是我们半路上救的,不知为什么疯疯颠颠的跳河自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们家主人便将她救下来,看起来病得不轻,老爷便说带她来城里找大夫瞧一瞧。”

    那军官看了看几人,几步走到秦风面前,压低声音道:“这位兄台,看得出来你是个好心人,但最好还是别沾这事儿。这女人死了倒干净了,要是霍家知道你们救了人还把人给带到这里来了,肯定找你们的麻烦,他们巴不得这女人死了呢。”

    “这是怎么说?”秦风故作不解:“就算她是蛮人,那也是一条命吧?”

    “这女人来头不小,他的父亲可是蛮人里头的将军,哥哥也是蛮人的军官。”小军官说了几句,似乎觉得自己有些说太多了,摇了摇头:“你们最好把她丢在城外。”

    “没关系,没见着倒也罢了,既然见着了,那怎么能不管?”秦风挥挥手道。“这位官爷既然认得这女子,那我带她进城去寻大夫应该没问题吧,她肯定不是什么奸细之类的。”

    军官一摊手,“我可是好心好意提醒你了,霍老爷可不是一般人,他现在极力地想撇清这关系呢,你们又将人带到县城里,岂不是给他上眼药。”

    霍光在一边冷笑:“我们在越京城也是有头有脸的,认得不少官爷,还怕他?”

    军官干笑起来:“这位大哥,这里是合力县,不是越京城。说句不好听的话,你们要是死在这里,谁又会来管呢?”

    “这么没王法!”霍光勃然变色。

    “现在整个抚远都乱得很,死几个人很正常的老兄。”军官摇了摇头,“左右我已经提醒过你们了,你们要进去,那也是你们的事。”

    秦风微微一笑,递给了那军官一张钞票:“看得出来你老兄也是一个不错的人,这点小意思不成敬意。”

    军官倒也不推辞,直接收了下来。

    “你们自己小心吧!将这女子藏好了,别人没帮成,还将自己搭上罗。”

    秦风摇了摇头,与霍光等人向着城内走去,身后传来了那军官的吆喝声:“越京城里的人就是大气,一出手就是十两银子,弟兄们,下值之后都跟我去喝酒吃肉。”

    一阵欢笑声传来。

    “这军官倒也会做人,不吃独食。”霍光笑道。“不过这北地四郡的兵啊,军纪还得整饬,他们还是敢收钱的嘛,这要是在其它野战军中有这样的事情,非得被剁了手不可。”

    秦风哼了一声,对易红元道:“这个霍老爷听起来很嚣张啊!”

    “不但嚣张,似乎还很有本事呢,蛮人来了,他成了蛮人的官儿,蛮人被打跑了,他一转眼又成了咱们大明的官儿。只不过这手段下作了一些。难道说将这女子赶出门去,就能抹了这段过去吗?而且朝廷也不会追究这样的事情啊,蛮人下山两年多,相互通婚是很自然的事情嘛!”霍光摇头道。

    “他是怕受了这女子牵累,耽误了他的前程。”秦风阴着脸道:“他现在是朝廷官员,一言一行无不代表着朝廷,他如此作派,别人看在眼里,只会以为朝廷容不得蛮人,再看看这合力县外头那些蛮人的惨象,嘿,王贵真是会用人呐。”

    “北地四郡现在这个样子,王贵一时之间也说不定真是无人可用。”霍光替王贵辩解了几句。

    “至少这用粮食逼着蛮人被遣散是他下的命令吧?”秦风有些恼怒,“如此简单粗暴,当真可恼。朝廷好好的政策,一到下头,便走了样。”

    “吏部这一次不也派了人来了吗?等他们把事情做起来,会有改观的,陛下也别急。蛮人安置本身就是一件极难的事情,总得一步一步来。”

    “我就怕先出什么事儿!”秦风叹道,抬头看到前面街道之上有一家官栈,“天也快黑了,先住下来再说吧。”

    一盏油灯之下,几人坐在哪里,看都易红元寻来的大夫给那女子诊脉。女子只是急火攻心,淤积于内,本身倒没有什么大碍,医生开了方子,秦风吩咐易红元跟着去拿药。那女子这个时候倒也清醒了一些,但却瑟缩在墙角,不时用恐惧的眼光看着这几个陌生人。

    “姑娘别怕,我们不是坏人。”小侍卫易文海走上前去想解释几句,那女子却是尖叫了一声,直接用被子蒙了头,看着那被子抖得老高,易文海目瞪口呆。

    “易文海,你在这里照顾这女子,别让她再出什么事儿。”秦风吩咐了一句,与霍光走到了另一间房中,看得出来,这女子对他们极为害怕,屋子人越少越好,免得刺激了她。

    “陛下,合力县的情况如此糟糕,这官儿看起来也不大妥当,是不是通知王贵过来。”霍光建议道。

    “看样子是必须将他叫过来了,这里蛮人已经被压制到了极限了,再压下去,必然不可收拾。”秦风微微点头。“遣散之事暂且不提,先得让他们的情绪平稳下来。我可不想到时候闹出什么事,又得出动军队镇压,弄得血流成河。”

    “还是官员做事不到位啊!”秦风揉着太阳穴,“可是我们现在一时之间,到那里去找更多的合格的官员来为朝廷效力,启用过去的那些人,这姓霍的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证。”

    “陛下,越京城大学堂不是已经在着力培养我们自己的官员了,再熬几年,一切便会好起来。”霍光安慰道。

    “时不我待呢,看到这里的情况,触目惊心,吏治改革之后,各部各衙,包括很多地方官员都是满负荷运转,看起来得让越京城大学堂办一个速成班,从现有的人里找一批出挑儿的人先应应急。这些人可以轮换着到各地方实习,做一段时间的事情,再回去学习一段时间,这样既学到了东西,又有了实践的经验,对于他们的未来,是不是会更好一些呢?”秦风道。

    “陛下这个想法倒真是不错。”霍光眼前一亮,“边学习边做事,这样能让他们成熟得更快一些,免得他们老呆在学堂里,最后弄得一个个眼高手低,出来是意气风发,一上任便被弄得没有脾气。”

    “回头把这个事儿跟王厚提一提,让他来具体操作。”秦风笑了起来:“老霍,其是办法总是比困难多的是不是?只要用脑子,总是能想出办法来。”

    “这也就是陛下了,让我想,我也想不出来。”霍光道。

    “堂堂的宗师,大明的霍兵部,也学会拍马屁了吗?”秦风大笑。

    “我也就拍拍陛下的马屁而已。”霍光一摊手,作无可奈何状。

    两人正乐着,外面却突然嘈杂了起来,街面之上,传来了杂乱的脚步之声,霍光探头一看,只见几十个穿着家丁服饰的人,正如飞一般的向着他们所住的这家客栈奔来。

    “陛下,这霍县令,可当真是嚣张呢,看着是冲我们来的,消息倒是挺快,莫非是那守门的小军官把我们卖了?”

    “不会。”秦风走到窗前看了看,“听那军官的口气,对姓霍的很是不满,我猜多半是那个大夫通风报信了。”

    “真是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他撞来。”霍光冷笑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