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96.第796章 兄弟

    夜幕渐渐地将越京城笼罩,但这个庞大的城市,并没有因此而沉眠下来,仍然有一些区域灯火通明,热闹之极。越京城是没有宵禁的城市,也是这片大陆之上,唯一一个不设宵禁的都城。不管什么时候,百姓都可以自由的行走在这个城市里。

    不设宵禁的城市,并不代表着就没有戒备,整个越京城呈现的是一副外松内紧的景象,城门军,越京城守府,鹰巢等部门构成了一张完整的保护越京城的网络,各司其职,有明有暗。

    秦风和乐公公两人一身便衣,穿行在越京城的大街小巷之上。皇城周围,到了晚上还是不准人随意行走的,到了晚间,城门军会封锁这一区域,穿过这一区域,热闹的气息立即便扑面而来。

    明亮的灯光,川流不息的行人,摆满琳琅满目货物的商铺,热气腾腾香气诱人的街边小吃,让人很难相信这是一个刚刚经历了数场大战的国家的国都,这里的老百姓,似乎并没有感到战争对他们的生活造成了多大的影响。

    秦风行走其间,自得其乐。这一次悄悄的出宫,他只带了乐公公和两个少年侍卫。

    这种景象,正是每一个执政者所孜孜追求的。

    乐公公去买了一大把的烤串回来,秦风接过来咬了一口,连连点头:“不错不错,还挺好吃的,乐公,你也吃啊,别光看着我吃。给他们两个也分一些。”

    “谢皇上赏赐!”乐公公压低了声音道谢,拿了一根塞里嘴里吃了几口:“陛下,远不如您烤得好吃呢!”

    “他们没有我那些自制的香料。”秦风笑道:“那些香料都是舒疯子想法设法配出来的,那时我们在敢死营驻扎在落英山脉之中,很多时间都是没什么事儿可做,便也只能想法设法的在吃的方面搞些花头了。可惜这些香料不可能大规模的配制,不然拿出来卖,倒是可以让所有人都尝到那样的美味。”

    “那倒是,要是真有了那些香料,恐怕这烤串的生意便要好到爆棚了。”乐公公笑道。

    “对了,这烤串儿价格如何?”秦风问乐公公道。

    乐公公一楞:“这个,我可真没有问,我拿了这些,然后给了那小老板一两,小老板说要找钱,我说赏他了。”

    “乐公,这烤串啊,以前荤的卖五文钱,素的卖两文钱,现在荤的卖十文,素的卖五文,您这一把大概有五十根,有荤有素,最多不过五百文,那小贩可赚翻了。”一名小侍卫笑着道。

    乐公公尴尬的一笑,他虽然是公公,但也不是没钱的主儿,而且平素也没有花钱的地儿,一直生活在宫中的他看来,一两银子差不多就是他见过的最小的票面了,平素跟着皇帝在御书房里,动辄听到的就是成千上万的数目,对这些小动西那有什么概念。

    “你怎么知道?”秦风奇怪地看着这小侍卫。

    小侍卫脸一红:“不当值的时候,常常出来闲逛,饿了便买来吃。”

    秦风点了点头,倒也没有见怪的意思,这些小侍卫都来自太平城,最小的不过十二三岁,正是年少好动的时候。

    “乐公,苏灿所说的物价上涨,还真得不容忽视啊,这些小东西看起来不显眼,但却最能反映一个城市的物价水平,看来接下来,得让首辅把工作重心放在如何平抑物价上了。”秦风的脸色有些郑重起来。

    “陛下,先前为了应付战争,不得不大量印制纸钞来填洞,现在不打仗了,国库里又有了不少的收入,这物价啊,肯定也会应声而落的。您就放心好了。”乐公公道。

    “但愿如此!”秦风点了点头。

    一路穿过热闹的街市,乐公公不时会在秦风的吩咐之下去买一些东西,这一次乐公公便学乖了,虽然还是不会讨价还价,但总记得问一下现在的价格和原来的价格,果然,价格都涨得较为厉害。

    当几人走到野狗的宅子门前的时候,两个小侍卫已经各自抱了一大堆的东西。

    野狗的宅子在高官如云的越京城并不显眼,很普通的一个小四合院,野狗也没有家人,平素替他看家的也只是几个老兵而已。其实野狗呆在这个家的日子也是极少,基本上都住在军营里。这一次受了重伤,这才被送回到了京城养伤,毕竟军中的医疗条件,还是远不如京城的。

    秦风走到门前,敲响了门环,过了一小会儿,大门才吱呀一声被拉开了一条缝,一个脑袋探了出来和一个灯笼探了出来。

    “谁呀?”这话刚刚出口,这人的脸色便凝固了,啪哒一声手中灯笼掉在地上,顿时便烧将起来,那人手忙脚乱,也顾不得燃着的灯笼了,卟嗵一声便跪了下来。

    “陛下!”

    “你认得我?”秦风颇有些奇怪。

    “认得认得,我原来是将军的侍卫,后来受了伤,再也上不得战场,将军这才安排小人到这里来看家,小人见过陛下的。”那人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

    “起来吧,野狗还好吧?恢复得怎么样啦?”秦风迈步跨过门槛,问道。

    “还行,今天舒大人还有余将军也在这里。”

    “那个余将军?”秦风一愕,记忆之中好像没有一个姓余的将军啊。

    “是锐金营黄将军的夫人余秀娥将军。”

    “哦,原来是她啊!”秦风笑了起来,这个女子可生猛得很,生了娃娃没多长时间,便随着和尚上了战场,想不到这一次也回来了。

    举步走向屋内,没走几步,便听见了舒畅那标志性的骂声:“说你是个蠢驴,你还真是个蠢驴,那慕容靖是九级巅峰,有你这样跟他打得吗?当真以为自己钢筋铁骨找不死啊?这次算你运气好,捡了一条命,但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在京城躺个一年半载吧。你个蠢东西!”

    “舒疯子,再骂我可就真恼了啊,从你进门开始,骂了我多少声蠢驴啦!”野狗气愤的声音传来。

    一阵寂静,然后传来舒畅的哧笑声:“好,不骂你蠢驴,你这条蠢狗。”

    咣当一声,不知什么东西破窗飞出,直向秦风飞来,秦风伸手将东西抓住,却是一个大碗,药气冲天。

    “说你是条蠢狗你还不信,就你现在这模样,还想与我斗,现在我能完虐你。”屋里传来舒畅得意的笑声,看着窗上的剪影,很显然舒畅在上下其手,则野狗却只能徒劳的挥着一只手,笨拙地在抵挡着。

    内里传来了余秀娥格格的笑声。

    “很快活嘛,看起来野狗恢复得还真是不错。”秦风推开门走了进去,屋里除了躺在床上的野狗,还有站在床前正在欺负他的舒畅,余秀娥坐在桌边正在喝酒,几个老兵和一个秀秀气气的丫头则站在一边笑着。

    “陛下!”

    “老大!”

    “秦疯子!”

    三个不同的叫声,代表着三个人对秦风不同的感情。

    秦风挥了挥手,两个小侍卫将买来的东西拿进来堆在了桌上。

    “老大您来就来嘛,还买这么多东西?”野狗嘿嘿的笑着。

    “整个大明都是他的,这点东西值个屁啊!”舒畅老实不客气的在一大堆东西里面翻腾着,一脸的不屑:“都不值钱,不过不少东西可以用来下酒,秦疯子,连好酒也没买一瓶来,不能这么小气吧!”

    屋里野狗几个家人和那个丫头看到舒畅如此对皇帝说话,脸都吓白了。

    “秀娥这不正在喝酒吗?野狗这里还能少了酒?”秦风大笑着,走到床边,伸手抓住了野狗的手,一股淳和的真气透体而入,在野狗身上游走,片刻之后,野狗的脸色便红润了不少。

    “老大,你的真力好像又变化了不少。听舒疯子说你已经是宗师了,哈哈哈,这可真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情,呆会儿我要好好的喝几碗。”

    “你的老大当时在哪一站好几天,一动不动,等他好不容易动了吧,又换了霍光在哪里一坐十几天,又是一动不动,要不是担心他们出了意外,我早就回来给你瞧病了。”舒畅哼哼道。

    “我这不急,又不是什么要命的伤。”野狗笑道。

    “嗯,是不要命,就是只剩下一口气吊着啦!”舒畅伸出一只手去替野狗把了把脉,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不禁啧啧有声,“野狗,看来我说错了,只要你老大隔三岔五来给你走一遍气,大概半年,你就能爬起来啦。”

    “当真?”

    “别的事情,我可能说谎,但在治病这件事情上,我是绝不说谎的。因为这是对我专业的侮辱!”舒畅傲然道。

    “那就好,舒疯子,我可跟你说,你的大婚,必须等我能爬起来才能举行,否则我跟你没完。”野狗道。

    “还要让我等半年?这怎么可以?”舒畅怒道:“我的老泰山还在摧我呢。”

    “反正你看着办,否则到时候我让人抬到你的婚礼现场去,那就不好看了。”野狗皮笑肉不笑地道。

    “野狗,你安心养伤,没有我批准,他这婚结不成。”秦风笑吟吟地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