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96.第796章 困境

    秦风与霍光,再加上两个小侍卫,在脱离了大部队之后,径直前往早前蛮人最为集中的宁远郡,现在那里改叫宁远县了。十几万人下山的蛮人当中,大约有七八成集中在宁远附近。现在秦风最担忧的便是这些蛮人的安置问题。

    绝不能让蛮人重新返回大山之中,那会重蹈以前的覆辙,特别是在慕容宏还没有被剿灭的情况之下,这些蛮人如果逃回大山之中,将再一次成为慕容宏作乱的资本。北地四郡的地方不大,资源有限,而且这里距离大山太近,必须将他们分散安置到各地去,但要让这些蛮人心甘情愿的走,可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至少从王贵先前的奏折当中来看,这件事情进行的极不顺利。

    “这凉茶带劲,老板,再来一壶!”霍光一口气喝光了面前大碗中的一种暗红色的茶水,一股沁凉直透四肢百骸,在这样的季节里,要多舒爽有多舒爽。

    “的确不错。”秦风也是连连点头:“老板,你这是什么茶叶哟,看起来怎么像树叶啊?”

    摆茶摊子的老汉提了一个黑漆漆的也不知用了多久的大水壶过来,给几人面前的大碗里再次倒满,笑道:“这本来就是树叶嘛,是我们这里一种果树,叫凝清树,果子像苹果,可以吃的,树叶可以冲茶喝,这大热天的,解署最好。”

    “还有这样的树?”霍光惊奇地问道。

    老汉看着几人:“几位不是本地人吧,是从外地来的?这树啊,在我们这里遍地都是。”

    秦风点了点头:“是,我们是从越京城那边过来的,朝廷军队这不是收回了北地四郡,改做抚远郡了吗?我们是生意人,想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做生意的门路。”

    老汉连连摇头:“有什么生意可做?你们这些外地人罗,不知道现在北地四郡是什么模样?听老汉一句劝,赶紧回去吧,趁着现在还早,走得越远越好。要不然等天黑了,像你们这样穿着光鲜,一看就是有钱的主儿,活不到明天的。”

    “现在这里这么乱吗?”秦风咋舌道。

    “能不乱吗?”老汉指了指远处,那里有一条河,河的对岸,密密麻麻的尽是窝棚,河边,坐着不少人。“那些蛮人,如今进退不得,被困在了这里,吃喝无着落,人啊,要活下去,什么事儿做不出来。”

    “既然他们那么凶恶,老汉儿您还敢在这里摆摊儿,不怕被他们抢了。”霍光有些不信。

    “老汉与这些人也做了两年邻居了,我在这里摆摊也多年了,前两年这些蛮人光景还不错的时候,也时常光顾我这小摊,人都熟得很,不会抢我的。”老汉摇头道。

    “老汉儿,这里的本地人是不是与这些蛮人之间相互仇恨,敌意很深啊?”秦风若有所思地问道。

    老汉苦笑:“那倒也不见得,有肯定是有的,但绝大部分还是能和平相处的。那些蛮人啊,绝大部分也和老汉一样,穷苦人呐,整天也就是为了一张嘴而奔波。只不过现在,他们连嘴巴也糊弄不了啦。”

    秦风与霍光对视了一眼:“不对啊,据我们所知,朝廷对抚远郡这里有专门的钱粮援助啊,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为了安置这些蛮人的,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霍光也坐直了身子,“是不是被这里的官可贪了?”

    老汉笑着摇摇头:“贪?最开头也是有的,不过听说现在大明的皇帝厉害得紧,官敢贪,他就敢杀,新上任的王郡守啊是位将军,更是杀人不眨眼的,当初几个敢贪钱贪粮的,直接被卡嚓了。”

    “既然如此,怎么会没有度饥荒的粮呢?”两人都奇怪起来。

    “这是因为咱们的这位王郡守啊,只肯给那些走的蛮人发粮。”老汉干脆坐到了秦风的对面:“我听说朝廷要将这些蛮人分到大明的各个郡治去,这些蛮人不愿意去啊,王郡守便出了这个招儿,愿意走的,马上发给粮食,由郡兵押送上路,不愿走的,可就没粮。”

    “蛮人不愿意走。”秦风道。

    “当然不愿意走。”老汉压低了声音,道:“外头都传说,这些蛮人啊,在被押送的路上就全被杀了。说这是朝廷的一计,要将蛮人赶紧杀绝呢。”

    秦风啼笑皆非,“那有这样的事情?这不是胡说吗?”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不过外面传得有鼻子有眼,说是不能再放虎归山,您想想,这样一来,哪里还有蛮人敢离开啊?他们聚在一起,可能才有一点安全感吧。可惜啊,他们不走,便没有粮食发给他们,他们就只能饿着,人饿极了,当然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老汉摇头道。“说起来也看着可怜,想逃回山里去吧,现在都被大军可封锁了,有些侥幸逃出去的,没过多久又可抓了回来,那可是当场就杀头的。王郡守,呆在这里的,还是大明的百姓,服从朝廷安置的,那就好百姓,胆敢往深山里逃的,那就是山匪,格杀勿论。”

    秦风与霍光对视了一眼,秦风苦笑道:“这位王郡守,还真是简单粗暴,那要是这样僵持下去,岂不是要出大乱子?”

    “谁说不是呢!”老汉叹气道:“我先前说他们不会抢我,其实也是壮着胆子说得,现在本地人手里都有粮,这些蛮人被集中在那个区域里,虽然也有士兵看守,但总是有人能悄悄地潜出来进入村子,这里啊,每天都会发生血案,外地人来这儿,基本上就活不了。”

    “老霍啊,不来这趟,你真是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远比我们在折子上看到的要精采啊。”秦风摇头叹息道,伸手从怀里掏出了几张纸钞,大约五两银子的模样:“老板,谢谢你跟我们说了这么多,这是感谢你的。”

    老汉拿起纸钞,吓了一跳,“这么多?客官,我这茶不值钱的,您随便赏一点就好了。”

    “这不是茶钱,这是谢谢你陪我们说了这么多话的谢仪。”秦风一笑,站了起来。

    “客官,赶紧回去吧,现在抚远乱得很,等过了这一阵子,你们再回来,兴许就好一点了。”老汉道。

    “好,谢谢老板!”秦风笑着点了点头。

    几人走出空上简陋的棚子,正欲离开,一阵清亮的歌声却突然传了过来,秦风眼前一亮,顺着歌声看过去时,却又吃了一惊。

    歌声极是好听,唱歌的人却有些不太寻常,看身上的衣饰,应当是一个蛮人女子,但衣衫破破烂烂,几乎不能遮羞了。眼神也有些呆滞,但声音却极是清亮,正一步一步的向着这边走了过来。

    老汉却似乎见怪不怪了,一边收拾着茶碗,一边叹气道:“也是一个可怜人哦,早先这个女子可是富贵人家的女子呐。”

    “她这是怎么啦,受了欺负啦?”秦风打眼看了一下,女子虽然衣不蔽体,蓬头垢面,但身材婀娜,面容也算是好看。

    “听说这女子以前是一位蛮人将军的女儿,后来嫁给了一个本地的官儿,那人也正是靠着这个关系,还在蛮人哪里又当了官儿呢,不过后来嘛,蛮人败了,这家人一看不妙,便将这个女子赶出了家门,这也罢了,那女人还生了一个儿子,女人便去讨要自己的儿子,结果去一次被打一次,就变得有些呆滞了。她呀,现在疯疯颠颠的,却还记得去要自己的儿子,下场自然不好,现在那家人啊,摇头一变,又成了大明的官罗。这女子的父兄都上了战场,听说都死在正阳郡城下了。”

    秦风脸色微变。

    “老板,这样的事情多吗?”

    老汉嘿嘿笑着:“蛮人下山两年多,其实这两年里,与蛮人通婚的本地人也不少,但一般人可没这当官的这么狠心。”

    “你们王郡守对这个没有什么说法?”

    “这我们就不知道了。”老汉摇头道:“那是上头的事情,不过看这样子,只怕这大明是容不得这些蛮人了。可怜罗!”

    秦风神色有些复杂,看着那个女人唱着歌,竟然直直的向着河堤走了过去,还没有等他看明白,这女人竟然涌身一跳,卟嗵一声,跃入到了河中。

    秦风一惊,身形微动,晃眼之间便已经到了河堤边,那老汉惊叫之声还没有完全停下来,秦风却已经提着那个湿淋淋的女人又回到了茶摊前。

    “给这个女人拿一件衣服裹上,带上他,我们去县城!”秦风的脸色有些难看。老汉眨巴着眼睛,看着秦风,即便再迟钝,此时也知道了眼前这几人的不凡,单单是刚刚这年轻人救人这一下,老汉虽然瞪大了眼睛,也没有看清楚秦风是怎么突然之间就去了那么远的河堤,又是怎么将这个女人救到自己跟前的。

    “老板啊,碰到熟识的那些蛮人,告诉他们,很快朝廷就会给他们一个说法的。用不了几天,便会有粮食运到这里来。”秦风丢下了这句话,转身大步离去。

    两名小侍卫其中一个块头大的,将女人背在背上,紧紧地跟了上去。

    “敢情这是来微服私访的朝廷大官啊!”身后,老汉儿有些恍然大悟地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