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95.第795章 巡视抚远

    王贵心情有些忐忑地站在新设的抚远郡界碑边上,身后,带着抚远郡一众官员,他是专门来迎接前来巡视的皇帝的。

    想起往事,当真恍若隔日,王氏家族是定远郡的老牌乡绅,当初在前越皇帝吴鉴发出征兵令,北地四郡只有他王氏掌控的定远响应,他率兵五千出征,但在战场之上,先是被莫洛打得落花流水,最后归降了洛一水,但风云变幻,没过多少天,他又被太平军打得溃不成军,短短的时间内,连遭两次大败,最后他又投降了太平军。

    接下来的事情就有些让人匪夷所思了。他单独被当时还不是皇帝的秦风接见,接下了那一份对他来说既是机遇,又是冒险的卧底工作。带着他残存的千把士兵返回了定远郡,投靠了抚远郡守江浩坤。彼时的江浩坤,实力雄厚,野心勃勃,正准备大干一场,对于王贵的投靠,他热情地予以了接纳。

    再后来,又是一系列的败仗,不过这一次,王贵没有顶在了最前头,他眼睁睁地看着江浩坤的势力被明军摧枯拉朽一般的干掉,又见证了最后江浩坤被慕容宏一口吞掉。而在这个过程中,实负使命的王贵,早就在元朴之前,暗中投靠了慕容宏。这也让他在慕容宏一统北地四郡之后,与元朴一起,分掌了北地四郡的本地军事实力,为最后的正阳郡下的致命一击埋下了引线。

    现在回想起来,王贵还是有些汗毛倒竖的感觉,现在的大明国皇帝,那时的太平军首领,在刚刚击败了洛一水,还没有进入越京城的情况之下,便已经深谋远虑到了如此地步,已经将扫平北地四郡的事情纳入到了议事日程之中。

    要知道,那时候,江浩坤还没有举旗谋反,蛮人更是还没有下山啊!大明国的皇帝就如同未卜先知一般预料到了随后几年里发生的事情,早早埋下了伏笔,也为后来取得军事上的巨大胜利而奠定了基础。

    对于皇帝,王贵是畏之甚深。

    随着皇帝在战场之上的大获全胜,先灭慕容宏,再战秦国邓朴,也让王贵青云直上,如今已是整合之后的抚远郡的郡守,上马管军,下马管民。对于大明这样文武分治的国家来说,像这样的特殊的事情,到现在为止,只有两人,一个是他,另一个就是开平郡的陈志华。

    陈志华是要对付秦人。而自己,当然是要协助进山的吴岭对付逃跑了的慕容宏。

    吴岭是一个狠人,王贵有些不愿意想起这个人,反正此人要人跟人,要钱跟给,要粮给粮就行了。但治理新的抚远郡,让抚远郡恢复活力,这可就是他无法推托的事情了。刚刚结束战场的北地四郡现在是遍地狼藉,用民不聊生来说也不为过,偏生他还没有理出头绪,皇帝竟然就要跑过来巡视了。

    皇帝巡高,随行队伍庞大,兵部要来点检兵员,裁劣存优,户部要来点检民藉,登记入户,统记丁口,吏部要来考察官员,推动吏改,礼部要来查看办学等状况,刑部要来审堪狱治,提审罪犯,五大部各有各的一摊子事,唯独一个往外撒钱的工部,没有派人来。这么多的事情,一下子全都涌了过来,让王贵的头都大了,旧事还没有理清楚,这些新事儿全都赶到了一起,接到朝廷通知之后,他已经好几天没有睡觉了,召集官员,分配任务,连轴忙得焦头乱额。也就是今早出发来迎接皇帝的时候,才在马车之上眯了一会儿,但心事重重的他,却又哪里真得睡着了?只迷瞪了一会儿子,眼睛便又瞪得铜铃大,翻来覆去的想还有哪些事情没有准备周全,想起一件,便马上发号施领让人去办理。

    皇帝的第一次巡视,务必要让皇帝满意。至少,要让皇帝看到自己忠心耿耿,不辞劳苦的在办事,哪怕事情办得不怎么漂亮,但没有功劳,总算也有苦劳吧。

    时至饷午,阳光愈发的炙热,一众人等一个个都汗流浃背,但看到站在最前头的王贵身形毕直,一动不动,再难受便也只有忍着了。现在的王贵可是抚远郡第一人。

    一面大旗从地平线上跃然出现,紧跟着一队队全副武装的甲士骑着战马出现在众的的眼眸之中,众人都不约而同的长出了一口气,终于来了。要不然在这大太阳底下晒着,可真是一件遭大罪的事情,不说别的,众人的衣服,此时已经基本上都要汗透了。

    远方的队伍愈走愈近,看着那杆火红色的烈火战刀骷髅旗,抚远的官员们都是心中凛然,这就是那支皇帝的亲卫军啊!分成两排的骑兵,将十数辆马车夹在中间,缓缓行来,除了马嘶之声,竟不闻余声。而更让这些人有些发怵的是,这些骑兵们居然一个个身披重甲,他们穿着轻薄的衣物尚却热得受不了,这些士兵在毒日头之下全身着甲是个什么滋味,恐怕也只有他们自己才能明白了。

    骑兵行近,缓缓停下,一骑奔来,临到众人跟前,翻身下马,大步向着王贵走来,这人王贵却是认得的。马猴,皇帝陛下的亲信侍卫统领。

    “王郡守,陛下请你过去。”马猴看着他,微笑道。

    “谢谢马统领!”王贵不敢怠慢,微微欠身向马猴行了一礼,马猴却是嘻嘻一笑,侧身避开了王贵这一礼,论起品级来,这人却比马猴要高不少呢。

    在马猴的带领下,王贵亦步亦趋的走向最中间那一架四匹高头大马拉着的最为宽大的马车。

    “请进吧!”马猴伸手相让。

    王贵踩着小木杌子,走到了马车之上,弯腰握住门环,稍稍犹豫了一下,推开了门,低着头跨了进去,直接跪了下来:“抚远郡王贵见过陛下。”

    马车里有一股凉气,四个角上都摆放着厚厚的冰块,与外边比起来,倒真是别有一番天地,但此时王贵心里却是砰砰直跳,根本就没有感到这内外不同的温差,仍然只觉得身上燥热得紧。

    “王郡守,你快起来吧,陛下不在这里!”一个声音传来,王贵霍地抬起了头,看着坐在皇帝车驾里的人,他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乐公公!”

    乐公公苦笑了一下,“陛下把我弄来坐在这里面装神弄鬼,他自己早就离开了。王大人,你就别跪着了,坐着说话吧。”

    “陛下,陛下去哪里啦?怎么会,怎么会不在这里呢?”王贵声音有些发颤。

    乐公公一摊手:“陛下说,他要自己去走一走,看一看,如果摆出这样大的排场,只怕啥也看不到了,他还猜王郡守你一定为他安排好了行程,安排好了一切巡视的点。那他看到的,就是王郡守你想要陛下看到的一切,所以陛下说,要自己去走一走。”

    王贵的汗唰地下来了,看着乐公公:“乐公公,这,这这这……”

    “陛下就是这个性子,久了你就知道了,王郡守,只怕你辛苦好几天的安排,都要做无用功啦!”乐公公有些幸灾乐祸地笑着。

    “乐公公,现在抚远郡就这样子,我即便是安排也安排不出什么花样来,最多也就是将有些过份的事情遮挡起来,这些事情,就是让陛下看到了,想来也不会责怪于我,可现在北地四郡乱啊,说句不好听的话,盗匪横行,民不聊生,一到夜里,都没人敢出门。陛下这一微服私访,要是出点什么事情,把我王贵灭了九族只怕也无济于事啊!”王贵抹着头上的汗道。

    “这个你倒不用担心。”乐公公摇摇头:“陛下已经晋位宗师,与陛下同行的还有另一位宗师,兵部霍光霍大人,你觉得在你这抚远的地盘上,还有谁能威胁到两位宗师吗?”

    王贵一颤:“这么说来,外边盛传的陛下在战场之上杀死邓朴之后晋位宗师不是谣传啦?”

    “怎么会是谣传呢,这是我亲眼所见,当时我就在现场。”乐公公仰起头,眯着眼睛,“这一辈子能亲眼看到两位宗师在我面前晋级,已经足够啦,王大人,你是没有看见那场面,啧啧啧!”

    “这是大明之幸啊!”王贵连连点头:“只可惜我没有这福份,不能亲眼看到。”

    “可陛下倒觉得没什么,陛下说,宗师之力,不过匹无之勇也,当真想让大明凌绝天下,还是要靠王大人这样一些股肱之臣啊。”

    “陛下当真这么说?”王贵颤抖着声音道。

    “当然,陛下已经这么说的,当然,陛下还说了很多人的名字,特别还说了,更要靠大明的千万百姓。陛下说他愿意当这个引路人,但却要大明千万人齐心合力,方能成事。”乐公公正色道。

    “王贵愿效犬马之劳。”王贵坐直了身子,义正辞严地道。“不过乐公公,您知道陛下的第一站究竟是去哪里吗?”

    “这个,我真不知道。陛下只说,见到了你,就让你和这些车驾直接去抚远郡城,让各部衙的官员将他们该帮的事情做起来,陛下看完了,自然便会回来。”乐公公道。“王郡守,你下车之后,可不要露出什么形迹,虽然陛下无惧什么威胁,但有些麻烦,能少还是便少了吧,正如你所说,这抚远郡现在乱得很,说不定便有什么宵小之辈会打小算盘,虽然不可能对陛下形成威胁,但也会让陛下此行不开心嘛,你说是不是?”

    “对对对!”王贵连连点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