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90.第790章 回家

    九月初,明月当空。几骑快马自中平郡方向一路奔向了越京城的西门。平素这个时间,城门早已经紧闭,但今天,城门却大开着,一个银发银须的老者,背手站在城门前,在他身后,是毕恭毕敬的一名城门军军官。

    马儿驶近,老者快步迎了上去,深深的弯下腰:“臣郭九龄恭迎陛下回京。”在他身后,城门军士兵们早已跪倒了一地,却又都高昂着头,想看一眼他们的皇帝。

    皇帝虽然今日才到京,但他的故事却早已经在越京城中传诵。

    皇帝率军以少胜多,大破秦军铁骑。

    皇帝身先士卒,身被数处创伤仍浴血奋战。

    皇帝于千军万马之中斩杀敌军主将,扭转战局。

    皇帝率大军收复开平郡,一路向前,打到了秦国边境之上,逼得秦国太子前来乞和。

    每一个故事,都在越京城中掀起一阵阵热潮,说者慷慨激昂,听者热血贲张,无不遗憾自己不是那远征大军中的一员,不能追随皇帝杀敌立功。特别是那些留守京城的城门军士兵,作为军人,他们更是后悔自己不是野战军中的一员,不能去立下这赫赫功勋。

    今天,那位在传诵之中无所不能的皇帝陛下就这样轻车简从的回京了,所有人无不一看一眼皇帝的尊容为荣。

    秦风自然不知道京城中的这些事情,在这些传诵之中,他在普通百姓的心中,早已不是肉身凡胎,而是星君下凡,神仙降世了。

    “郭老,京中一切安好否?”秦风笑着问道。

    “回陛下,京城一切安好。些许鼠奔虫鸣,不值一提。”

    “辛苦了!”对于这位老臣,秦风倒不必刻意的去夸奖或者褒扬,简单的三个字,已经道尽了一切。这一次秦风出征,皇后闵若兮出征,京城只留下了皇子小武和公主小文,明中权云执政,暗下郭九龄负责,两人一明一暗,掌控京城。

    大明毕竟只不过建国两年余,谁也不敢说在京城之中,就没有反对大明的存在,当秦风夫妇尽皆出京,这些暗流或许就会涌将出来。这也是秦风有些担心的地方。

    “陛下,换车吧!”郭九龄指了指城门内的几辆马车,笑道:“越京城没有宵禁,这个时候街还热闹着呢,要是让百姓看到您出现了,非挤得水泄不通不可。”

    “也行,我们的首辅大人这几天跟着我们可是辛苦得够呛。”秦风笑指了指一脸疲惫的首辅权云,这一次回京,只有秦风,霍光,乐公公,权云以及几名亲卫,除了权云之外,其它人个个都有武技傍身,骑马便跟吃饭喝水一样平常,但权云可就没有这么随意了。早前跟随辎重大队去中平郡,走得不快,他骑骑马,坐坐车,还没有觉得怎样辛苦,这回来的时候,跟着秦风几人一路狂奔,可就吃了大苦头,大腿内侧,倒真是给磨破了皮,稍一动弹,便疼得钻心,眼见郭九龄善解人意准备了马车,不由得眉开眼笑。

    “陛下,那臣就在这里告辞先回家了。”他迫不及待的向着秦风一拱手,道。

    “首辅辛苦,今日好好的歇一歇,明日一早,我们再议事。”秦风点头道。

    “是,陛下。”钻进郭九龄备好的一辆马车之中,权云率先离去。

    郭九龄看着跳下马来的霍光,眼中满满都是艳羡之色,曾几何时,他与霍光,瑛姑都是同一个水平线上的人物,但现在,他们已经都跨入了宗师的大门,自己的武道修为,却已经跌得不值一提了。“霍兄,恭喜啊,我大明又添镇国利剑。”

    “个人武道,于国而言,终是小技。像郭公这样的人物,才是真正的国之利器。”霍光对郭九龄拱手,认真的道。

    “好了,咱们也不必互相吹捧了,回宫吧。我可是想念我那一双儿女了!”秦风大笑着挥挥手,钻进了马车之中。

    蹄声得得,清脆的敲击着古老的青石板街道,向着皇宫的方向奔去。

    “兮儿!”看到站在大门处的闵若兮,秦风张开了双臂,大笑着急奔了过去,将猝不及防的闵若兮拦腰抱起,原地连转了几个圈子。

    闵若兮内心情感亦是一个激情澎湃的女子,要不然当初也不可能如此毅然决然的为了秦风与父母,兄长反目,但在外人面前,看起来却是一个娴静内敛的人,当然这也是因为自小而来良好的教育所形成的一种习惯。对于秦风表现出来的热烈,闵若兮不由粉脸涨红,两只拳头擂着秦风的胸膛,嗔道:“发什么疯?这么多人都看着呢?”

    大笑着放下闵若兮,秦风环顾四周:“都看着吗,不见得吧?”

    闵若兮左顾右盼,却发现以乐公公为首的太监宫女们此刻全都转身向外,背对着他们,而另两人,霍光与瑛姑,却在一边的假山旁边,低声说着什么,似乎也根本没有在意两人的举动。

    “怎么样,没人看着吧!”秦风得意的笑道。

    “都当别人是瞎子聋子吗?”闵若兮翻了一个白眼。

    秦风嘿嘿一笑,不说话,只是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闵若兮。

    “看什么?”

    “清减了不少,这一次真是辛苦你了。”秦风认真的道:“别人的皇后都是只管享受荣华富贵,我的皇后却还要上战场征战四方,难为你了。”

    “夫妻本应同患难,这有什么可说的,你真要我当那样的金丝雀,还不得闷坏了我。”闵若兮摇了摇头,道:“听说了你在战场之上单挑邓朴并杀死了他,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可真是吓坏了我。”

    秦风抓住闵若兮的手,“没什么可担心的,我与贺人屠事先做过推演,也与贺人屠试着较量了一番,贺人屠认为我至少不会输,既然如此,当然得冒险一搏,你也知道,战场之上,我们实际上是相当被动的,杀死邓朴是取胜的最为便捷之道。侥幸的是,我成功了,还因祸得福。”

    “此一战让你晋升宗师,那你现在可比我强得太多,以后可不能欺负我。”闵若兮轻笑道。

    “我武功再高,在你面前,那也是一头小绵羊啊!”秦风压低了声音,取笑道。

    闵若兮双郏红润,“又在这里胡言乱语了。堂堂帝王,尽说这些疯话,也不怕传出去让你颜面尽失。”

    “皇帝也是人,也有闺房之乐嘛!”秦风笑道:“对了,小文和小武呢?”

    “我没告诉他们你今天要回来,不然那里会去睡觉,必然会闹腾着要等你回来。明天还得去上学呢!”闵若兮道。

    “走,看看去,可真是想死他们了,兮儿啊,在与邓朴决战的最后时刻,我脑子里没有想别的,尽是你们母子三人的音容笑貌,我就在想,我不能输,也不能败,我要是输了败了,你们可怎么办?我一定要赢。有了这个念头,嘿嘿嘿,真是立即就觉得力量无穷无尽啊!想那邓朴,至死也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输给我。”

    听了这话,闵若兮眼眶有些湿润,将身子依偎在秦风的怀里,头靠在他的肩上,任由他搂着自己缓缓的向屋内走去。

    与一般的皇室照管子女不同,小文小武两人的寝宫就安置在秦风与闵若兮的寝殿一侧,两个孩子还小,仍然住在一间房内,两张大床占据了宽敞的宫室的绝大部分,看到皇帝皇后进来,服侍两人的宫女屏声静气的跪倒在了地上。

    走到床前,秦风左看看,右瞧瞧,心中说不出的怜惜之意。小文睡得安静,小脸红扑扑的,嘴角还带着淡淡的笑意,似乎正在做着什么好梦。小武却是一个大字摆在床上,就在两人进来的这会儿,他扑腾着蹬掉了盖在身上的薄毯子。

    “几个月不见,好像又长高了一些。”秦风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一对儿女,道。

    “那有这么快!”闵若兮微笑道:“倒是小武更调皮了一些,活像个猴儿似的,只要我不在眼前,便上蹿下跳,偏生瑛姑又宠着他,这次你回来,得好好收拾收拾他。”

    说着这话,闵若兮转过头来,上上下下地打量着秦风。看得秦风莫名其妙。

    “看到小武这个样子,我就能想象你小时候是什么样儿的!”她轻笑起来。

    “我这个年纪的时候,好像一直在不停的搬家,忽而在这里,忽而又在哪里,身边除了一个老家人,一个亲人也没有。”秦风微扬起头,“那里像小武现在这样无忧无虑,再长大了一些,便开始习练武功,嘿嘿,后来可就吃了大苦头了,无数次的死去活来。”

    看着秦风有些感伤,闵若兮不由怜惜的摸了摸他的脸庞:“总算是苦心甘来了。”

    “是啊,苦尽甘来,现在我有家,有你,还有小文与小武,人生若此,夫复何憾!”秦风感叹着,伸手将闵若兮揽进怀里。“我这辈子,要把该打的仗都打完,到时候留给我们的子女一个天下一统的帝国,让他们再也不像我们现在这样辛苦。”

    “那你会很辛苦的。”闵若兮将头深深的埋进了秦风的怀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