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89.第789章 置身事外有何不好

    横甸,曾经血肉横飞的战场,无数战士葬身的所在,虽然战争已经结束了大半个月了,但战火的痕迹却仍然历历在目。

    在矿工营的监视之下,从投降的秦军部队之中抽出的千余名士兵,一直在打扫着战场。秦军士兵被埋进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坑中,伴随着他们的还有一起阵亡在这里的他们的战马,数千具尸体被群葬在一起,这让陆大远黯然神伤。

    掩上泥土,这些曾经的鲜活的生命在世间便再也没有了什么痕迹,唯有一块孤零零的石碑矗立在正中,提醒着以后的人们,这里曾经发生的故事。

    “陆将军,多谢你允许我为这些兄弟立一块碑。”陆大远抹了一把眼泪,向着站在他身侧的矿工营统领陆丰拱了拱手。“有了这块碑,以后他们在国内的亲人来祭奠他们,总还能找到上香烧纸的地方。”

    “人之常情罢了。”打仗的时候不觉得,战争结束了,目睹着数千具尸体一齐下葬,即便是陆丰这样的人,心里也觉得有些颤抖,而这,还只是一方的损失。大明的士兵没有土葬,他们选择了将战死士兵的遗体火化,然后将骨灰带回国内,交给他们的家属。这些天,横甸一直都是烟雾缭绕,焚烧尸体的那种气味一直在这里飘扬。

    矿工营是死伤最为惨重的明军部队,五千矿工营,过了半个月,算上那些轻伤已经归队的士兵,也只是勉强凑够了二千人,近三千矿工营将士倒在了这里,算上骑兵营和烈火敢死营战死的士兵,明军这一战付了超过四千人的损失。

    战事之惨烈,是陆丰从军以来最为残酷的一次。

    “不知还要死多少人?”似乎是受到了眼前景象的触动,陆大远感伤地道:“贵国皇帝陛下准备向青州郡发起进攻吗?这仗还要打多久?”

    “好叫陆将军知晓,我们两国之间,这仗暂时是不会打了,贵国太子已经与我国皇帝陛下签定了合约,我们已经准备撤军了。”调整了一下心情,陆丰微笑地看着陆大远。

    “是太子殿下?”陆大远微微诧异。

    “嗯,陆将军,你们的开平王邓洪已经被逮起来了。只怕这辈子也出不了雍都了,能不能保得住性命都还难说。”陆丰淡淡地道。

    “什么?”陆大远勃然变色。“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不是这样?”陆丰道:“邓洪擅自挑起这场战事,如果他打胜了倒也还好说,可是他失败了,败得很惨,他不需要向秦国朝廷,百姓做一个交待吗?”

    陆大远深吸了一口气,默然不语,半晌才道:“大秦,只怕要乱了。”

    陆丰耸耸肩:“陆将军,我问一个题外的问题,你可以不回答我。你到底是对秦国朝廷更忠一些,还是对邓洪更忠一些?”

    听了陆丰的问话,陆大远有些茫然,想了半天才道:“在我看来,忠于王爷就是忠于大秦啊!从我参军那一天起,就一直在王爷的麾下,从王爷的亲卫做起,一直做到将军。王爷待我,情同父子,恩重如山。”

    “明白了!”陆丰点了点头。

    “两国既然已经停战,寻贵国准备什么时候释放我们回去?”陆大远问道。

    “这个嘛,还真不好说。”陆丰迟疑了一下,“有件事情,我可以友情向陆将军说一说,贵国太子在与皇帝陛下谈判的时候,可只字没有提你与这一万秦军士兵的问题。好像他把这件事情忘记了。他不提,我们自然也不会上赶着倒贴的。”

    陆大远神色惨然,看着秦国方向,半晌才道;“王爷惨败被囚,接下来朝廷肯定要不遗余力的打击王爷势力,将原本王爷手上的权力尽数收归朝廷,像我这样的将军和效忠于王爷的军队,太子殿下自然不愿我们归去给他添乱。”

    陆丰同情地拍了拍陆大远的肩膀,“这就是政治,咱们这些当将军的,有时候还真是闹不明白,好在我们大明不比你们秦国,咱们不需要想这些问题。陆将军,其实说起来,这事儿也未必便对你不好了,反过来想一想,也说不准是一件好事。”

    “好从何来?”陆大远反问道。

    “陆将军你想一想啊,邓洪虽然被囚,但邓氏可是与皇室马氏同一批的老家族,势力可谓遍布朝野,根深蒂固,皇帝想要抹了邓氏,这场争斗,哪怕邓氏现在处于绝对的下风,但我想也不是没有还手之力吧,这场戏,恐怕还有得唱,你回去了,就会身不由己的卷入其中,一个搞不好,便是身死名裂的下场,倒不如在我们明国呆着,坐看风云起吧!”

    “在明国当战俘吗?”陆大远喃喃地道。

    陆丰嘿嘿一笑:“陆将军,我们大明与你们秦国有很多不同的地方,你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在大明走一走,看一看,看看我们大明与你们秦国到底有些什么不同的地方?越京城你还没有去过吧,那里的繁华,可是不输长安上京的。”

    “我一个战俘,还能到处走一走?”陆大远有些不相信。

    “其它人恐怕不行,但陆将军身份地位不一样嘛,即便是战俘,那也会受到很好的款待的。”陆丰道:“当然,前提是您的部下不要生什么事。”

    “他们还能生什么事?”陆大远苦笑道:“我们不是已经将他们分开关押了吗?一天一顿粥,我看我的士兵们都饿得两腿打颤了。”

    “这是暂时的而已。”陆丰一笑道:“现在我的士兵也在一天两顿呢,粮食有些紧张嘛。现在双方不是不打了吗?形式一缓和,一切自然就会好起来的。当然陆将军,有个事儿我可得给你事前提个醒。”

    “请将军明示。”

    “我们大明有个规纪,可是不养闲人的,哪怕你们是战俘也不行,所以到了一定的时候,这些战俘恐怕还得干活儿,用自己的双手换饭吃。”陆丰道。

    “这个我早有思想准备。”

    “那就好,还请陆将军跟您的那些将领们说说现在国内的情况,再把我这意思也说一说,战俘的管理历来就是大难题,如果您与您麾下的军官愿意配合,那就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我们实在是不想发生什么让双方都很难堪的事情甚至流血的事件。”陆丰道。

    陆大远沉重地点点了头。

    “人为刀殂,我为鱼肉,现在国内又是乱象从生,将来还不知究竟会怎么样,就算是为了这些士兵的家人考虑,我也不会让他们乱来的。”

    陆丰摇了摇头:“陆将军,过一段时间你就会发现,在我们大明,哪怕你是战俘,说不定这些士兵的日子也过得比你们秦国要好一些,除了暂时没有自由。眼前是困难了一些,但这不是还在战时嘛,我们都需要喘一口嘛!”

    陆大远苦笑不语。作为这支投降军队的统帅,他的待遇的确不错,明军甚至没有把他当做一个敌国将领,甚为友好,但这并不能改变事实。

    两人一时都沉默了下来。但忽然之间,两人又都同时有所感,不约而同的转身,看向另一个方向。

    在哪里,有一棵没有了树叶的光秃秃的大树,这顶本来枝繁叶茂的大树,在大半个月前,被秦风摘走了所有的叶片,而现在,在这棵大树的旁边,盘膝坐着一个人。

    霍光,自从那日有所悟之后,他便一直盘坐在那里,不吃不喝,不眠不休。

    “好像要成了。”陆丰大喜过望,“陆将军,你我何其幸也,竟然能亲眼目睹一位大宗师的晋升之路,走,看看去。”

    陆大远的心却是又咯噔了一下,大明,当真如初升的朝阳,不但在战场之上获得了胜利,便是在绝顶高手面前,如今也是远胜秦国了。短短的时间之内,他亲眼目睹了秦风晋级宗师,现在,他又要看到另一个出现了吗?

    乐公公有些紧张。他被秦风留在了这里照看参悟之中的霍光,现在,他当然也知道霍光已经快要成了,又是欢喜,又是羡慕。他也是九级巅峰的修为啊,可他也就到此为止了,因为身体的残缺,他这一世,是永远也无法晋级宗师了。

    陆大远和陆丰赶了过来,与他并肩站在一起,舒畅也走了过来,这些天,他一直在这里忙于为士兵们治病疗伤,因为他的存在,明军士兵们少死了不少人。不过这一回他却是站得远远的,那天秦风大功告成之时,他险些儿便着了道。吃一堑长一智,他可不想冒这个险。他还没有娶到心爱的王月瑶呢。

    一声声低吟从盘坐在地上的霍光嘴里吟哦而出,从低沉到高亢,渐渐的响彻云宵,横甸战场之上,所有的人都骇然转头看向这里,如果说先前只有武道修练有成的人感受到了霍光的蜕变,但现在,却是所有人都察觉到了异常。

    长啸声中,霍光长身而起,伸出手,轻轻一握,远处那株大树传来了轻微的卡卡之声,转眼之间,树身之上布满了裂纹,在众人的一阵心悸当中,如同沙砾一样,垮塌了下来,不论是主杆还是枝条,尽皆被震成了粉末。

    霍光仰天长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