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86.第786章 不想见到的人

    鲜于通还没有回来,肖锵却见到了一个他现在绝不想见到的人。

    戴叔伦。

    这位邓方昔日最为得力的助手,一直隐身于邓方身后,直到邓方死后才正式浮出水面,一出手便是让大秦的情报机构沙蚁几乎整体脱离了秦国朝廷的掌控。即便是太子马超出手,也只不过是得到了一个空壳子,真正的精锐和绝大部分架构都在戴叔伦的指挥之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也正因为如此,戴叔伦才正式浮出了水面。成为了太子马超欲杀而不得的人物。邓洪出事,肖锵本以为这个戴叔伦也已经落到了朝廷的手中,但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瘦瘦小小几近干枯的家伙,就这样活蹦乱跳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这是虎牢关外一个前探的哨所,一名校尉带着约一百名士兵驻扎的一个小小的军寨,这个军寨是作为监视齐军动向而存在着。冯启存走后,肖锵开始巡查这些军寨,因为过不了多久,明国,秦国,楚国会联手向齐国发难,肖锵必须要做好相应的准备。

    肖锵野心勃勃,但带兵的能力着实不差,做事也是一个极其认真的人物,否则当初也不会得到邓洪的看重。

    他突击检查这些军寨,想看看自己的士兵是不是在没有战事的时候,也保持着相应的警惕。结果,他没有吓到这些秦军,却将自己吓到了。

    “戴大人!”看着被自己士兵簇拥着的戴叔伦,肖锵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肖将军,咱们又见面了!”戴叔伦拱拱手,神情却是有些伤感。“今非昔比,不知肖将军是否还能如往日一般视戴某为友呢?”

    肖锵眯起了眼睛,看着这个军寨的负责校尉和百余名士兵,校尉神态自若,士卒们也是一片平静,看起来他们对于戴叔伦的身份心知肚明。这让他有些震惊,这些都是自己的部下,但现在看起来,却与戴叔伦有着一些不为人道的联系。

    “戴兄这是说什么话来?”肖锵笑着跃下马背,看着戴叔伦,“不过你的胆子也真是大,知道太子殿下正在捉拿你吗?前几天冯启存到了我这里,还说起过你呢?”

    戴叔伦脸上冷笑:“那么肖将军你准备协助太子将我捉拿归案吗?”

    “戴兄啊戴兄,你可真会说笑话。”肖锵大笑,马鞭指着戴叔伦,“不管现在如何,过去咱们可都是同帐为友,共事多年,这种事情,肖某可还是不屑做的。”

    “好,那就好,肖将军,外头不是说话的地方,你看这日头毒的,咱们里边说话吧!”戴叔伦这才笑了起来,伸手相让,仿佛他才是主人。

    肖锵心中不悦,扫了一眼校尉,那校尉却将目光看向了他方,这一躲,肖锵顿时明白过来,这个校尉一定是戴叔伦沙蚁中的人,看起来他已经将戴叔伦藏了不短的时间。

    不过肖锵倒也不担心戴叔伦敢把他怎么样,一来即便戴叔伦想要对自己不利,凭这里的这些人,在自己和自己这几名亲卫面前,也只有送死的份儿,二来,戴叔伦从来都不是那种狗急跳墙的家伙,此人说句不好听的话,就是一肚子坏水儿。

    “好,里边请。”肖锵笑着一伸手:“肖某添为地主,戴兄既然到了这里,我自然得好好招待,你,马上去准备一些酒食,我要好好的招待戴兄。”

    被他指着的那名校尉怔了怔,敢紧应了一声,如飞的奔向后边的伙房。

    屋子里没有了别人,两人脸上的笑容也就几乎同时消失了,相对而坐,半晌,肖锵才缓缓地道:“戴兄,你是来专门见我的吧,知道虎牢关中是是非之地,所以选择了这里,但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来这里呢?碰运气?万一我不来,你岂不是空等一场?”

    “我当然知道你一定会来。”戴叔伦淡淡地道:“太子殿下与秦风签定了停战协议,嘿嘿,千万两百银的战争赔款,还有要秦国一起出兵对付齐国等等,知道了这个条款,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出来极查这些军寨的,这是你的风格。”

    “你对我的风格这么了解?”肖锵问道。

    “当然,王爷麾下各个大将,我都详细地研究过他们的性格,肖将军,不瞒你说,数年之前,我曾建议王爷要尽早把你拿下,因为你有一颗不甘雌服的心,可惜王爷没有听我的。”

    肖锵哈哈一笑:“戴兄你跟我说这个,不把我一怒之下宰了你吗?”

    “你如果真要宰我,我也无话可说,但也可证明你只是一个心胸狭隘之人,根本就成不了什么大事,我死了便死了,就当自己瞎了眼。”戴叔伦道。

    肖锵一怔,“你这话听起来,可有点意思啊!”

    “的确有点意思。”戴叔伦微笑道。“王爷被软禁在了雍都,邓氏这算是彻底垮了,再也没有出头之日,我戴叔伦却还不想就此沉沦,也不想永远成为秦国的通缉犯,我自然要为自己寻找一条出路。”

    “这个出路就是我?”肖锵大笑起来,连连摇头:“戴兄啊,我有这个胆子收留你吗?而且,我为什么要收留你呢?这可是犯了朝廷的忌讳的。”

    “你再乎朝廷的猜忌吗?”戴叔伦冷笑道:“而且我敢来找你,自然是因为我还有价值,你不是一直想成为卞无双和王爷那样的人吗?那你,就少不了我的帮助。”

    “沙蚁!”肖锵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戴叔伦说得不错,他是有实力的,他有遍布全国的那些暗子,还有安排在其它国家的那些密探,这个人手上的实力不会比一支军队差。

    “不仅仅是沙蚁,还因为我是邓氏势力的一个代表。”戴叔伦看着肖锵,“肖将军,你有兴趣么?”

    “愿闻其详。”肖锵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肖将军,你说我们的皇帝陛下为什么不杀了王爷呢?”戴叔伦突然问道。

    “不管怎么说,王爷也是于国有大功的人。”肖锵想了想,道。

    “笑话。”戴叔伦冷笑:“杨智于国有没有大功?结果怎么样?太子逼着他和那些为国征战多年浑身伤痕累累的将领们发起了决死冲击,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死在了冲锋的道路之上。王爷又何能例外。他不杀王爷,不是不想杀,而是不敢杀。”

    肖锵想了想,点了点头:“不错,如果杀了王爷,只怕秦国会陷入内乱。”

    “肖将军,邓氏现在的确是垮了,但王爷的实力犹存,这些实力,不仅仅是还剩下的军队,还有那些平时根本看不出来的,隐藏在水下的东西,而这些,才是皇帝忌惮的东西。看不见的,才是威胁大的。像卢一定这样浮在水上的实力,朝廷反而能很快地制定出对策来。”戴叔伦道。

    肖锵十指交握,不自觉的用力而使得骨节突出,他盯着戴叔伦问道:“你的意思是我如果接纳了你,就能得到他们?”

    戴叔伦大笑起来:“肖将军,你这个想法太天真了,我想说得是,你得到了我,我可以想办法让你得到他们。想得到这些人的承认,并奉您为主,可不是轻易就能达到目标的。”

    “你知道这些人的详细情报?”

    “当然。”戴叔伦傲然道:“每个人我都清清楚楚,肖将军,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外奔走,见了不少人,特别是其中几个很有份量的人物。他们现在都很不安,很惶恐,也在找着另一个能够再度撑起大局的人物。”

    肖锵身子微微向后一靠,“能否稍稍透露几个人物?不会是我们的兵部尚书吧?”

    “肖将军的消息晚了,我们的兵部尚书在太子离京之前,便已经被关进大狱了。”戴叔伦笑道:“他只是一把刀,王爷架在外面砍人的刀,真正的有份量的东西,谁会轻易拿出来示人?”

    “说得也是。”肖锵点头:“戴兄总得先露一点口风,让我见识这些大鱼够不够不份量吧?”

    戴叔伦微笑着,压低声音,吐出了一个名字。

    听到这个名字,肖锵脸上露出惊讶之色。“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骗我?”

    “肖将军,戴某的确不是什么好人,但骗人也是看人的,现在我骗你,能有什么好处。”戴叔伦摇头,从怀里摸出一封信来,握在手中,“我已经去见了这个人,而且取得了他给你写的一封信,他的笔迹,在你虎牢关的文档里也应当存着有,你拿去一对,自然便能清楚。”

    肖锵没有接那封信,而是隐入到了沉思当中。

    邓洪的确倒了,但他潜藏在水下的那些支持的力量却仍然是庞大的,邓氏与秦国同时崛起,百年基业,怎么能小觑。

    “为什么选我?”

    “这还用说吗?卢一定充其量就能当一个先锋大将,没有当主帅的潜质,只有你,在这些人看来,还能勉为其难地做上这个位置。”

    “勉为其难?”肖锵怒极反笑。

    “肖将军,你觉得你比得上王爷吗?”戴叔伦反问。

    肖锵顿时一滞,说他比邓洪强,即便他脸皮再厚,这话也是说不出口的。

    “而且,如果要他们奉你为主的话,也是有条件的。”戴叔伦将信塞在了肖锵的手里,淡淡地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