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84.第784章 一方诸候

    陈志华有些郁郁不乐。

    他也毫不掩饰地将这种郁闷表现在秦风的面前。

    “陛下,多好的机会啊!”他不舍地道:“秦国现在乱成一团,都快要国破家亡了,还不忘内讧,这样的国家不亡谁亡?陛下,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只要陛下一声令下,陈志华拿自己的脑袋担保,一定能替陛下夺得青州郡。”

    秦风微微笑看着这员大将,“志华,有时候我们的目光不能放在眼前这一点上,不错,如果我们现在进军,哪怕兵力不足,哪怕财力上也有问题,但我们照样能拿下青州郡,获得我们梦寐以求的战马资源,但我们还得考虑这样做是不是值得?”

    “为什么不值得?当然值得。”陈志华有些激动地道。

    权云呵呵一笑,“陈将军啊,打仗不仅仅是前方将士的事,也是后方百姓的事啊。你军马一动,便是黄金万两,不瞒你说,这三场战争,已经把我们的国库打空了。再打下去,财政就要破产,到时候就会引发一系列的问题,那时可就严重了。”

    陈志华瞪着眼睛看着权云,他对这个并不太明白。

    “而且,我们还得考虑一个性价比的问题。如果现在我们对面的是楚国,我肯定不会阻止陛下发动进攻,因为获得胜利之后带来的胜利果实能够有效的填补我们的亏空,但我们对面的却是秦国。青州郡除了战马,还有什么?”

    “还有什么?”陈志华挠了挠脑袋,仔细想了想,当真没有想起什么来。不由得摇了摇头:“没有了!”

    “还有!”权云伸出手指敲了敲桌子,“还有数十万穷困无比的百姓。如果我们现在拿下青州郡,的确有了战马资源,但同样的,你就要负担起这数十万张嘴。而且,这些人对你还满怀敌意。陈将军,别忘了,青州郡是邓氏的老巢,邓洪在这里经营多年,大量的军属都集中在青州郡,这场大战之中,多少秦人死在我们的手里?我们在哪里,除了战马,还会收获仇恨。”

    “这么说来,我们岂不是以后也不能打青州郡了,因为仇恨始终会在哪里!”陈志华不满地道。

    “不,时间会是一剂良药。”权云笑道:“而且现在,这些秦人对于秦国皇帝,秦国朝廷还抱有幻想,当这种美好的幻想破灭之后,那就是人心思变之时,我们需要这样一个契机。”

    陈志华苦笑:“这个契机什么时候才能到?五年,十年?”

    秦风哈哈一笑,“志华,这你可错了,一年,不会超过两年,这个转折点便会到来。”

    “陛下为什么这么肯定?”陈志华有些奇怪。

    秦风笑而不答,陈志华也不再追问。

    “对于朕来说,对秦战争已经告一段落,朕马上就要走了,但对于你而言,却只是下一场战争的开始。你要将这一段时间充分的利用起来。”秦风看着陈志华,缓缓地道。

    陈志华内心不由一阵激动,这是要让他坐镇一方的节奏啊,就像他的父亲当年一样。历史总是一个个的轮回,他的父亲在开平郡镇守多年,现在,这个使命落到了他的头上。与自己的父亲不一样的是,那时候的越国,永远都是处于守势,小败当赢。而现在,形式却是大不相同,双方的攻守之势完全倒转了过来,轮到秦人日日夜夜担心了。

    他霍地站了起来,深深的弯下腰去行了一礼,“陛下,陈志华必定不负陛下所托,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秦风大笑:“可不能死而后已,要不然你的父亲有一天突然从海外归来,找我要儿子,我可没法子跟他解释。”

    提到父亲,陈志华不由一阵伤心。父亲执意追随洛一水远赴海外,这一去,便再无消息,如果真有返回的那一日,那可就真是再好不过了。

    “志华一定会为陛下做好这攻打秦国的马前卒。励精图治,随时听候陛下的号令!”陈志华大声道。

    “好,很好!”秦风点点头:“开平郡落在秦人手中两年,说实话,邓洪带兵治兵着实不错,但说要治理地方,那可就差远了。开平郡这两年完全是荒废了,这几天我冷落着马超,一来是要让他感到急迫性,从而抬高我们谈判中的主动性,另一方面,我在接见开平郡的那些乡绅的时候,也为开平郡的现状而焦心。”

    陈志华点点头,“不错,现在的开平郡别说与我大明其它郡治相比,便是与多年前还在越国治下的时候也大有不如。秦人只知索取,杀鸡取卵,涸泽而渔,不知养民生息,这种搞法,虽然短暂时间内让秦军得到了加强,但从长远看来,却是失败的。不过现在这个黑锅,却要由我们来背了。”

    他摇摇头,皱起了眉头。

    “开平郡是接下来我们图谋秦国的主战场。所以,我准备任命你为开平郡的郡守。”秦风看着陈志华,道。

    陈志华一怔,“陛下,我更愿领军。”

    “你不要着急。”秦风一笑,道:“这个郡守,与大明国内其它的郡守是不同的。你上马管军,下马管民,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陈志华再一次的怔住了,秦风如此安排可非同寻常,大明奉行的是军政分离,统军的不允许插手政事,一方执政官也不允许兼任军队之职。因为这就是一方诸候了。

    “陛下,臣恐无法胜任。而且,这在我大明,并无先例,恐怕朝廷上也会有非议。”陈志华推辞道。树大招风,自己要是做了这个上马管军,下马管民的一方诸候,只怕盯着自己的人就会更多了。自己的身份不同于敢死营的那些老将,本来身份就有些敏感。

    “不要推辞。”秦风淡淡地道:“你的担心我知道,但朕既然敢用你,就不会被他人随意几句话就动摇。现在情况特殊,刚刚首辅也说了,我大明的国库空了,其实不但是空了,而是背了一屁股的债,苏开荣在越京城都急得病倒了。”

    一边的权云笑道:“不过当陛下带着这份秦人的战争赔款回到越京城,相信他又会生龙活虎起来。”

    秦风哈哈一笑。“所以陈志华啊,这一到两年的时间,你不要指望朝廷能给你太多的支援,你需要自食其力啊,这就是我为什么让你兼任军政两职的道理。朝廷没有多余的力量,你便必须将开平郡的每一份力量都用到刀刃之上。在不断加强军事的同时,还不能让百姓有太重的负担。如果我派另一个执政官来,那么这位郡守为了自己的政绩,必然会与你相争,那反而就办不好事了。”

    “可是?”

    “不用可是了。”秦风摆摆手:“朕让你事权统一,就是希望当机会来临之时,你能一锤定音。如果你还担心这担心哪的话,我就只能换将了。”

    “陈志华,陛下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之所以选择你,一是因为你的确有独挡一面的能力,二来也是因为你陈家在开平郡多年,与本地百姓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时隔两年,你陈氏重返开平郡,相信能让他们记起当年你父亲在时的日子,从而能毫无保留的支持你。而且这也只是战时的权宜之计,一旦事了,你当然会卸去其中的一个职位。作为首辅,我会一直记得这件事。”

    陈志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陛下,臣明白了,为了大明千年大计,臣不会吝啬自身,也不敢爱惜羽毛。”

    “那就好!”秦风点点头:“宝清营会留下来,归你统辖,江上燕是一个很有个性的将领,但也是一个很有本领的将领,他的身份有些特殊,但你可以完全相信他。至于如何驾驭他,就看你的本领了。”

    “末将明白!”陈志华用力的点点头,自己上马管军,下马管民,自己的亲弟弟率领的巨木营自然就不可能留在开平郡帮自己了,这也是制衡之道。他并不感到意外。

    “于超的骑兵营也会离开。”秦风的目光咪了起来,“秦国的事儿结束了,但齐国的事情,才刚刚开始呢!”

    陈志华微微一惊:“陛下还要对齐国开战?”

    “也不见得就打,但我必须要让齐国明白,这一次他们捅了马蜂窝,秦某人轻易不发怒,但发起怒来,就会变成一个疯子。楚人不是一直盼着我们能与齐国开战吗?这一次,我便让齐国看到,随便惹我的下场。”

    “与楚人联手教训一下齐国?”陈志华问道。

    秦风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当然。巨木营,骑兵营,敢死营,还有出云郡的霹雳营,都会在接下来阵兵于齐明边境,这一次齐人要不给我一个明确的说法,那就打一仗好了。”

    “陛下做得好。”陈志华大声叫好:“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齐国一直自以为是老大,这一次就让他明白,他这个老大,可当得并不稳当。”

    秦风大笑起来。这一次他要给齐国一点颜色看看,可不仅仅是联合了楚国,还有秦国,在那份协议之上,虎牢关的肖锵也必须出兵,不管肖锵打不打,他的兵马也必须出关,只消摆出一个样子,秦人就不得不认真面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