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83.第783章 秦风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秦风的话,让马超很是难堪。如果邓洪能杀,那自然是早就杀了,自己的父皇何尝没有这个心思,但能杀吗?至少现在是不能杀的。

    秦风不了解秦国国内的局势吗?当然不得,只怕他比绝大部分秦国人要更了解秦国国内的形式,之所以说这一句话,不过是打压自己而已。

    他低头着,嚼着馒头,喝着汤,秦风也不说话,大口吃肉,大口喝汤,大口地咀嚼着馒头。坐在另一侧的权云从头到尾似乎都保持着食不语的习惯,也不作声,屋子里陷入到了沉寂当中。

    秦风想要什么?马超的脑子里急速地转着这个问题。

    他可以肯定,到现为止,明国肯定也是打不下去的,不管秦风表现得如何强势,但这无非就是向自己施压而已。

    这场战争,秦国输了,输了就要付出代价,这是毫无疑问的。他也有这个心理准备,但付出多少,这就是一个问题了。

    秦风想要得更多,而自己却想尽可能的少付,这便是双方的矛盾所在。

    秦风放下了碗筷,几乎与此同时,马超也放了下来,似乎双方早就有了什么默契一般。

    “陛下,事到如今,双方不妨打开窗户说亮话了。我们秦国不想再打了,这场战争本身便是因为邓洪私自挑起的,大秦从来没有想过要打这一场战争,而我想,大明也打不下去了,现在是收手的时候了。”马超看着秦风,表现得很诚恳。

    秦风接过亲卫递过来的一片湿巾,轻轻地揩着嘴,又慢条斯理的擦着手,眼睛看着马超,微微有些眯着,在马超看来,这是一种讥笑。

    “我知道,你们秦国的确是打不下去了,但我们大明却还可以坚持。”

    马超深吸了一口气:“陛下,何必强撑着,大明成立不过两年余,根基浅薄,数月之内,连打了三场大仗,到现在,沙阳郡还在与齐军对峙,齐军尚在丰县,随时都有可能反扑过来是不是?秦明这场战争如果再打下去,最后得益的只能是齐人,难道不是这样吗?”

    秦风呵呵一笑:“齐国或许会得益,但受损最大的一定不是我大明,而是你们秦国。”

    “陛下,不要忘了,现在齐国与你仍然处在战争状态!”马超冷然道。

    “那又如何?”秦风仰天大笑,“郭显成亲临指挥,却仍然被我两个战营挡在沙阳郡,如今章孝正率领我大明主力已经到了沙阳郡,郭显成想进攻我大明,那就得好好想想了。他们愿不愿意与我再火并一场,他们需要往沙阳投入多少兵力,才能够击败我大明?”

    看着秦风自信的笑容,马超没来由的一阵心虚,是的,齐国不可能调太多的兵力到沙阳来。如今章孝正率领明国主力到了沙阳郡,齐国想要击败这支军队,最超码要调集十万以上的兵力,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在齐人的眼中,楚国才是他们最主要的敌人,齐人当真敢调动大军到沙阳的话,楚军必然会乘虚而入。

    “难道陛下就想凭着你现在的这点兵力进攻我大秦么?”马超问道。

    “足够了!”秦风笑着道,不看马超有些恙怒的脸庞,转头对权云道:“首辅,麻烦你把那张地图拿来。”

    权云笑着站起身,走到一边的大案前,从上面拿起一张地图,摊在了三人面前的桌子上。

    秦风的手指点着一个地方,那是开平郡,然后秦风的手在地图之上划出了两条线。

    这两条线,自然便是秦风准备的进军路线。

    看着这两道印痕,马超的身上突然冒出了阵阵冷汗。

    “太子殿下,我在这里的军队并不多,但兵多来是在精而不在多,你说,如果我沿着这两条线路进军的话,你们如何应对呢?”秦风脸上浮现着得意的笑容:“卢一定?你现在命令得动他吗?”

    “秦国大军,当然会听朝廷命令。”马超强硬地道。

    秦风仰头大笑:“如果真是这样,那还有邓洪的擅启战端么?难不成邓洪侵略我大明,是大秦朝堂授意?”

    马超顿时语塞,这真是自己给了自己一记响亮的耳光。

    秦风手一抹,将这张地图卷了起来,站起身,双手扶着桌沿,上身前探,靠近马超,逼视着对方:“太子殿下,你命令不了卢一定,因为这支军队是邓洪的,邓洪就靠着他保命呢,这也是你不敢杀他的主要原因吧!不将这支军队收服,你怎么敢杀邓洪呢?”

    马超脸色扭曲起来。

    “虎牢关的肖锵,先不说他会不会奉命出动,就算他动了,又能出动多少人马?落英山脉的卞无双?可惜路途未免太遥远了一些,等他赶来,黄花菜都凉了。当然,你还有驻扎京城的雷霆军,不过雷霆军一动,齐楚两国可就也要动了。”秦风大笑起来。

    “我大明军队,势如破竹,一路攻城掠地,秦军连遭败绩,此时尚在沙阳的郭显成,肯定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他一定飞快的跑回去,出动他的主力军队攻打虎牢关,他一定会想,老子要是再晚一点,可就连汤也没得喝了啊!另一头呢,安阳郡的安如海一定会瞪大眼睛看着卞无双,这小子肯定要回国救驾啊,他的主力一走,那我可就能长驱直入,先夺照景峡大营,再取青河郡,哈哈,说不定运气好,会抢先打到雍都呢!”

    秦风手舞足蹈,马超的脸色却是愈来愈难看。

    “陛下,你这可是自说自话了。”他冷然道。

    秦风点点头:“不错,这的确是自说自话,但太子不能否认,这会是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吧?”

    “大秦不仅仅只有你所说近些军队,大秦还有无数敢死的臣民百姓。”马超傲然道:“就算是提着菜刀拿着棍棒,我们也有将侵略者赶出去的决心。陛下,你当真要这么做吗?只怕到最后,你什么也得不到。就算发生了你刚刚所说的那样的场面,得益的也只是齐国,楚国,而绝不会是明国。只有疯子才会这么做。”

    秦风冷笑道:“太子殿下,看起来你还真不怎么了解我。你应当找落英山脉当中那些曾经与我打过仗的边军将领了解一下,我秦风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姓秦名风,但你们的那些边军将领却都叫我秦疯子。我敢死营的旗号一出,他们就会惊呼,秦疯子又来啦!”

    “秦国这一次乘人之危,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我不是没有做过,就算是损人又损己的事情,我秦疯子也干过。不要以常理来揣测我,那你会吃大亏的。”

    秦风指着权云,“这是我的首辅,你知道他来这里干什么?他替我押运来了大批粮草,军械,赏银,要不要去参观一番?大明军工坊生产出来的最新式的武器装备,这里应有尽有。我已经做好了大举进兵的准备。”

    马超定定地看着秦风。不必要参观,他相信秦风不会在这些事情上说谎,因为自己如果坚持要看的话,他的谎话就会马上被拆穿。

    “陛下,你想要什么?”

    秦风脸上的疯狂劲慢慢地敛去,他歪着头看着马超,突然又爆发出一阵大笑:“这就对了,太子殿下,我想要什么,这才是最重要的。”

    “我想要青州!”他一字一顿地道。“你把青州给我,我马上撤军。”

    “你做梦!”马超失态地一下子跳了起来,“大秦就算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也绝不会割土求和。”

    秦风沉下脸来,“这么说来,那就只有打了。谈判桌上得不到的东西,那我就拿着刀去自取。”

    “谈判桌上你拿不到的东西,战场之上你也得不到。”

    “那可说不准。”秦风呵呵笑着:“太子殿下,我跟你打个赌,如果我现在就下令进军,你说卢一定会不会又撒腿就跑呢?”

    “陛下,你断了这个念想吧!”马超缓缓地坐了下来,“就算卢一定跑了,我马超也会站在青州的土地之上,大秦可以被人击败,但绝不会割土求饶。”

    看着双方陷入到僵局,一边的权云笑着站了起来,让人端来了茶水,“陛下,太子殿下,说了这么久,先喝口水吧再谈吧。什么都是可以谈的嘛,太子殿下,你如果不愿意付出青州,那你也可以说说你的条件嘛,你们愿意付出什么?”

    “银子。”马超吐出一口浊气,“我们愿意赔偿明国的损失。”

    权云微微一笑:“那秦国愿意付出多少?”

    马超抬头看着权云。

    权云笑道:“只要价钱合适,也不是不可以谈。陛下,您说是吗?青州虽好,但民风彪悍,就算拿到手,也要费大力气治理,对我们大明来说,现在也不见得就合适了。”

    秦风哼了一声,却没有作声。

    权云耸耸肩,看着马超,“我们陛下这一次的确是气着了,太子殿下,如果代价不合适,陛下当真是会进兵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