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81.第781章 琢磨不透

    呆在中平郡的秦风接到于超来自房县的奏报之后,大为震怒。秦军的这一次行动,让他似乎又看到了当初在落英山脉之中,死去的战友被秦人剥得赤条条的堆集在一起,连一丝一缕的遮羞布条都没有留下的场景。

    “他们这是在找死!”秦风咆哮道。“传令,全军准备拔营,直袭青州郡。”

    “陛下且慢。”还没有离开中平郡的权云站了起来。“陛下,秦军目前并非没有一战之力,他们主动撤退,其中必然有些蹊跷,我们目前的兵力并没有太多的优势,所仗者,无非是士气高昂以及秦军因为邓朴邓素之死而军心涣散而已。”

    秦风怒瞪着权云:“首辅要说得是什么?”

    “陛下,青州郡是秦国固有领土,这么多年来,邓氏边军一直以青州郡为大本营,其将士家属基本上都在青州郡,回到了那里,秦军的士气必然会有所上升,对于他们来说,保卫青州就是在保卫他们自己的家和亲人,士气必然与以前不可同日而语,只要他们恢复了战斗力,我们并无必胜把握。”

    “陛下,不能因怒兴兵啊!房山县遭受秦军荼毒,好在这一次臣押送而来的军粮物资等都有富裕,还是能将那里的百姓安置下来的。还是等一切都有了一个明晰的说法之后,再确定下一下的行动吧!”权云劝解道。

    秦风沉默半晌,终于还是点了点头:“命令于超所部,前探至青州郡边缘,让陈志华也将大营前移,就算不打,压力还是要给的。”

    听到秦风放弃了立即攻打青州郡的打算,权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如果秦风一怒兴兵,攻打青州郡,恐怕这场战事又将旷日持久下来,那变数就大了。到现在为止,权云并不认为大明便有了倾覆秦国的能力。

    真把秦国逼到了墙国倾国一战,明国不但没有胜算,而且会引发整个大陆上其它国家的连锁反应,后果难以预料。在权云看来,战争打到现在,大明虽然占足了便宜,却也将这两年的积蓄给打得一干二净,大明需要时间来回气,不将国库弄得充盈起来,不扩大军队的编制,这仗便不能再接着打下去。

    “首辅,你可能还要在这里呆一段时间了,房县变成了这个样子,需要安抚,需要救济,我们这里将军多,打仗在行,但做这些事情可就差了,你先在这里处理一下这方面的事情。让越京城把重要的奏章都送到中平郡来吧。”

    “臣遵命。”权云躬身道。

    入夜之后,田康赶到了中平郡城。大战开始之后,千面负责齐国方向的情报工作,而田康统筹的就是秦国方面的动向,田真负责着正阳郡以及北地四郡方向,郭九龄则坐镇越京城,统一指挥。

    “邓洪被秦国皇帝拿下了。”这是田康见到秦风之后所说的第一句话,眼里带着喜意,邓洪被皇帝拿下,则意味着明军对面的敌人群龙无首,无法凝聚起抵抗的力量。

    秦风与权云对视了一眼,眼中都是恍然之色。“怪不得房山的卢一定跑得比兔子还快,显然已经是得到了消息了。邓洪是死是活?”

    “活着,但是被软禁起来了。雍都的邓府的侍卫都已经换成了皇宫侍卫了。”田康道。

    “邓家盛极一时,就这样败了?”权云还有些不敢相信这一切,自从李挚死后,邓氏可谓是权倾大秦,但短短的时间,却败得一塌糊涂,如今几已到了灭族边缘。

    “极盛之时,便是衰败的开始。”秦风道:“秦国皇帝现在不杀他,只不过是他还有用处而已,大败之余,秦国现在不敢再有大的动荡,所以留下邓洪来安抚人心。”

    “但人心岂是能轻易安抚得下来的!”权云抚须微笑:“卢一定这些人,可是邓洪的铁杆心腹。身家性命与邓洪绑在一起。陛下,你说卢一定放弃房县,还有什么别的用意吗?”

    “当然有。”秦风眯起了眼睛。“邓氏这些年来傲立秦国的资本是什么?军队,秦国的边军几乎都掌握在邓氏之手,可现在呢,落英山脉的边军在皇室的支持下已经落入到卞氏之手,秦国皇帝肯定也往你打入了锲子,估计皇室在暗中已经控制了大部分。肖锵已是同床异梦,一心想自立门户,做第二个邓氏,邓洪所能倚仗的便是我们面前的这支军队了。虽然他们连续大败,但卢一定手中仍然控制着近五万大军,我猜卢一定速撤青州郡,便是想避免与我军连接作战而损失力量,他现在要拿着这支军队与秦国朝廷对抗了。”

    “卢一定只怕还没有这个能量。”权云摇头。

    “邓洪还活着,便会给边军将领们一些信心。明着对抗不会,但暗底里却会波涛汹涌。”秦风缓缓地道。

    “陛下,秦国太子马超,正在从雍都赶往青州郡。公开里说是为了凝聚士气,抵抗我军的侵略,暗地里,只怕是想学落英山脉里的那一招,夺取这支军队的军权。”田康道。

    “青州郡不是落英山脉,这样的招数使了一次,第二次可就不灵了,卢一定又不是傻瓜,岂会不防着这一点。”秦风轻笑起来,“要以我说,这一次马超到青州郡,必然会灰头土脸。”

    “卢一定有这么大的胆子?”

    “性命悠关之时,胆子如何不大?”秦风哈哈一笑,“狗急还要跳墙呢,我猜卢一定肯定不想学杨智那样,带着一帮叛乱的将领作那决死冲锋,主动地死在战场之上。”

    “那他会怎么做呢?”

    “他不是回青州郡去了吗,那里可是他们的主场,经营多年,实力雄厚,如果我是他,回到青州郡之后,立即便会将军队分散安置到各地,马超到了青州郡,不管去哪里,都在他的注视之一,他大可以从容不迫的安排,让他们的太子殿下享受到表面的风光,却又接触不到真正的东西。权首辅,这些伎俩看起来不显眼,却真能让人憋出内伤来。”秦风笑看权云。

    “陛下说得不错,这两年王厚推持的吏治改革,在正阳郡遭到了强大的阻力,这种阻力可不是明面上的,即便后来王老爷子亲赴正阳郡,还不是只有吹胡子瞪眼的份儿,正主儿不被拿下,下头的人便有倚仗啊。”权云点了点头道:“这种水磨功夫,最易让人气馁,你连发脾气都找不到主儿啊。不过这事儿操作起来得很精细,我很怀疑卢一定能不能做得很好。”

    “还有戴叔伦!”田康突然道:“邓洪被拘捕之时,戴叔伦也在现场,只是当时负责留下邓洪的那个苑一秋很明显的忽略了这个人物,让他跑了。据可靠消息,此人在逃出雍都之后,逃跑的方向便是青州郡,我估计卢一定突然做出的这个决定,当于此人有关。”

    “戴叔伦?”秦风在嘴里咀嚼着这个名字,“此人一直跟着邓洪身边,显然极受信任,鹰巢对此人了解多少?”

    “回陛下,邓方在时,我们并没有注意到这个人的存在。直到邓方死后,他才浮出水面。”田康道:“但此人一直显得极为神秘,流露在外的资料极其有限,根据零星收到的一些情报,此人显然是一个极厉害的人物,邓方死后,秦国太子马超本想趁机拿下邓方主管的情报机构沙蚁,但一夜之间,沙蚁的核心组成部分及人员,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最后马超拿到的只是一个空壳子。现在我们可以肯定,这件事的操盘手,便是戴叔伦。”

    “又一个搞阴谋的好手。”秦风轻笑起来。“田康,你说这个戴叔伦现在还是卢一定军中吗?”

    “说不准。此人的心思实在难猜,按照常理,此人应当与卢一定在一次,协助卢一定对付太子马超,不过要是他不按常理出牌呢!”

    “首辅,你说说看,戴叔伦现在最想做得是什么?”

    “他最想做的,无非就是将邓洪捞出来。”权云一摊手,道:“他可是邓氏最忠心的奴才。”

    “怎样才能将邓洪捞出来呢?”秦风喃喃地道:“当然是要秦国大乱,乱得秦国皇帝收拾不住,他才能火中取栗,要让秦国大乱,怎么才能做到呢?”

    “这个的确有难度。”权云也是想出不所以然来:“落英山脉十万边军不会乱,肖锵的虎牢关不会乱,皇帝敢在雍都扣押邓洪,显然对驻扎雍都的雷霆军也有十足的把握,单靠卢一定这点力量,不现实啊!”

    几人都猜不透戴叔伦要出什么招,一时之间,不由有些面面相觑。

    “陛下,静观其变。”权云道:“以不变应万变,既然戴叔伦要秦国乱,于我们而言,那是最好的事情,不管最后结局如何,最大的获利者肯定是我们。”

    “观望!等到戴叔伦把秦国搞乱了,咱们再适时出手。”秦风道。

    “正是如此。”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