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79.第779章 安置之策

    “陛下说得极是,但现在的确是我们的一个大麻烦,这些人都是蛮人的士兵,受慕容宏等人的影响较深,对我们是相当敌视的,如果就此放归,只怕会后患无穷,所以对他们的处理,并不容易。不能全杀,又不能放了,这便是我们现在窘境。”权云看着秦风,“关着他们要粮食,要看守,要地方,现在已经给正阳郡造成了不小的负担,廖辉一直在摧促朝廷赶快拿出解决的办法来。”

    “对了,说到廖辉,我突然想起李维与葛乡二人,这二人不是已经授首了么?他们的家产也应当充公了吧?”秦风问道。

    权云一笑,先前说到钱的问题,皇帝嘴里虽然没有说什么,但心里实际上已经惦记上了。“陛下,这两家当时是将所有财产全部封存了,吴岭下手狠,将李葛二家给灭了满门,所以这些财产理所应当的归朝廷所有了,但现在还在清点,户部专门派了人过去,据说相当可观,至少到现在为止,不动产和浮财还没有完全清点出来,所以朝廷还没有一个具体的数字。”

    秦风搓了搓手,有点小兴奋:“这两家都是正阳的多年豪门,抄没家财,当可以聊补朝廷所需。”

    权云微微点头:“不过陛下,这样得来的钱终是有限的,这是一汪死水,不是活源。”

    秦风哈哈一笑:“首辅大人,有话直说,不要藏着掖着,你是怕我这样弄钱弄顺了手,以后一没钱,就找几家豪绅下手么?”

    权云老脸一红,这位皇帝陛下心思太敏锐,自己一开口,他立即就能听出内里的意思。

    “陛下,臣……”

    秦风大手几挥:“得得得,你啥也别说了,我不是这样的人,李维葛乡二人是罪有应得,自太平军始,你什么时候看到我这样不择手段了。”

    “是臣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权云连连拱手,一脸歉意。“这二人的确是自作孽,不可活。不过吴岭这一次下手太狠,朝中很有些人对吴岭极有意见,弹章极多,不过臣都压了下来,暂时留中不发,等陛下回越京城后再作处理。”

    秦风摸着下巴,“你这个法子极妥,吴岭下手是狠了一些,不过当时当境,也是没法子的事情,不死他们的人,就要死我们的人,很多人站着说话不腰疼,不知兵凶战危,该狠的时候,心肠一定要狠起来。拖上一段时间,这件情情的热度必然会降下来,如果吴岭能及时的将慕容宏给抓回来,那又是一大功,当时候不疼不痒的说上两句,这事儿也就过去了。”

    “陛下,那几万人究竟该怎么办呢?”

    秦风也有些头疼,几万人壮汉,放在哪里都是麻烦。揉了揉太阳穴,思忖了好一阵子,才道:“首辅人,你看能不能参考当年对付顺天军的那一套办法?”

    “弄去挖矿?”权云反问道。

    “对,去挖矿。”秦风道,“与当年一样嘛,给个年限,算是劳动改造了,期限一满,咱们再放人嘛,过了数年时间,这个仇恨也应当淡了一些。”

    “陛下,蛮人与当年的顺天军还是有区别的,顺天军怎么说,与我们也算是同族,可蛮人却非我族类啊。大冶城是我朝根基之一,数万人扔在那个地方,不让人放心。”权云摇头道:“安置其中的一部分,当也是可以的。不易超过五千人。”

    “五千人!”秦风丝线的吸着凉气,突然想起了什么,眼睛一亮,道:“我想到了,战前我已经打算修一条从丰县到沙阳郡城的轨道,这是一个大工程,需要大量的人手,而且非得是壮劳力不可,当时金圣南给我算了一笔帐,其中就有这人工费一项。弄这些人去修这轨道,岂不是让这些人有了安置的地方,又能替朝廷省下大笔的人工费?”

    “陛下,轨道车这东西,朝中争议还是很大的,工部那边也说过难度相当大。”权云面露为难之色:“而且投入相当大,万一事有不顺,烂了尾,可就麻烦了。”

    “干什么没有难度,工部的那些官儿,就是有畏难情绪,回头让葛庆生和巧手好好的查查这些人。”

    “就是葛庆生反对的最为强烈。”权云笑道。

    “葛庆生这家伙,脑子未免也太僵化了一些。”秦风有些不满地道:“看他在太平城,还是干得有声有色的嘛,怎么到了工部,就缩手缩脚了?”

    “陛下,太平城不过一隅而已,现在他手握工部,满天下都找他要钱要人要项止,他能不小心吗?您这轨道车,从来没有前例,他心里没有底。反对,是他的应有之责呢!”

    “不必管他,这事儿一定要干。”秦风哼道:“这事儿,我就要专断一回,从沙阳郡到丰县,上百里的路程,分段安置,分段施工,应当容纳下两万人没问题吧?”

    “以臣来看,是没有问题的,具体的还是需要金圣南和方大治两人以及工部负责施工的人来具体决断吧!”权云却不肯说个笃定话。

    “另外,让程维高弄一批走。”秦风道。

    “程维高肯吗?这可是大麻烦!”权云问道。

    “保管他肯。”秦风笑吟吟地道:“我们的程郡守一门心思要修一条贯通永平郡到秦国的商路,本来已经有了模子了,但我们双方这一仗一打,他这路便算是夭折了。等到双方休战和平了,他必然又要打这个主意。”

    权云摇头道:“这一次双方大战,幸得有凤,来仪,宣恩地势险峻,又有老天爷帮忙,这才让虎牢关的秦人没有出来,否则这一仗我们还有大麻烦,这条路修通了,和平时期的确赚钱,但一打起仗来,我们就又多了一处需要重军驻防的地方。这值不值得呢?”

    秦风大笑:“我的首辅大人,这一战过后,秦明的实力已经颠倒过来了,不是我们防着他们打过来,反而会是他们防着我们打过去吧!所以这条路,是一定要修的。不仅是为了通商,更重要的是,当我们有一天要对秦人动手的时候,这条路便是现成的进军通道。”

    看着意气风发的秦风,权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就是开国之君的锐气吧!刚刚度过了生死难关,便已经开始展望美好的未来了。

    “那好,这几万战俘的问题便算是解决了。”权云点点头:“但如何让他们安心干活也是问题,还有聚居在北地四郡的这十几万蛮人百姓自么办?”

    “这个问题,你不妨与这几万蛮人战俘联系在一起来解决。”秦风提醒他道。

    “联系在一起?那麻烦岂不是越来越大?”权云不解。

    “怎么会越来越大呢?”秦风摇头。“这十几万蛮人,决不能让他们聚居在一起,而是应当分而治之。”

    “请陛下指点迷津。”权云虚心求教。

    “这几万战俘又不是从石头缝里蹦里出来的,他们总是有家小的,家小在哪里呢,当然便在这十几万蛮人百姓当中。所以说,安置好了这些百姓,便等于是稳住了这些战俘的心。”秦风换了一次坐姿,让自己更舒服一些。“第一步,造户藉册,告诉这些蛮人百姓,从现在开始,他们是我们大明的百姓了,享受我大民百姓所有的权利,当然,还有义务。造册的过程当中,就能弄清楚那些人家里有当兵的。”

    “在战俘那头,当然也要这样弄,告诉他们,根据每个人罪行的不同,他们将得到不同的改造期限,改造期限一满,他们就是我大明的百姓了。”

    权云点点头:“如此一来,那些获刑轻的,便有盼头,必然不肯跟着那些获刑重的人一起生乱子。”

    “这是其中的一个好处。”秦风道:“当然,更重要的好处是,造了这些蛮人的户藉册之后,那些士兵的家人是谁,也就一目了然了。要让这些战俘知道,他们的家人,得到了很好的安置,这是让他们安心改造的最重要的一个办法,首辅,允许他们互相通信嘛。你甚至可以专门开通一个这样的驿站,专门为他们递送这样的信件,花不了几个钱,但却能稳定数十万人的心,你说是不是?”

    权云笑着点头:“陛下说得是,但这里头有一个关键的问题,那就是如何安置这十几万蛮人啊,哦,不,他们也是我大明的子民了。”

    “分而治之,把他们分别安置到各个郡去,每个郡都要分别接受一定数额的蛮人普通百姓,要授田,给房子。十几万百姓说起来多,但也就几万户而已吧,分到各个郡,然后再分到各个县,各个村,数目就没有这样吓人了。缺人丁的,多分一些,人丁有富余的,就少分一些嘛。”

    “看起来又是一个扯皮打架的过程了。”权云苦笑。

    “告诉各郡的郡守们,我这可不是在跟他们商量,而是命令。”秦风哼哼道:“事关大局,谁要是不顾全大局,我可就不客气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