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79.第779章 戴叔伦开始行动

    戴叔伦蓬头垢面地走进了屋内。

    卢一定惊得跳了起来,他一直在盼着邓洪从雍都赶来,他深信,只要邓洪再度出现在军中,散掉的士气必然能够重新凝聚起来,这支队伍,邓洪毕竟带了许多年。只要王爷来了,那就还大有可为,即便不能反攻,但稳守住眼前的战线还是能做到的。

    但看着戴叔伦的模样,他本能地感到不妙。

    王爷一定出事了。

    在雍都,有能力对付王爷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坐在那座黄色宫殿之中的那个人,大秦的皇帝陛下。

    墙倒众人推,邓氏当真要完了吗?

    卢一定感到一阵阵绝望。

    戴叔伦看着屋子里灰头土脸的将领们,挥了挥手,“你们都出去,我与卢将军有话要说。”

    军官们看着卢一定,卢一定点了点头,军官们鱼贯而出,门被轻轻地掩上,屋里只剩下了戴叔伦与卢一定两个人。

    戴叔伦没有话说,卢一字也没有说话,两人闷闷地坐了半晌,戴叔伦才轻声道:“王爷出事了。”

    “我猜到了,陛下要杀王爷么?”卢一定叹了一口气:“大履将倾,王爷若就这么被杀了,只怕大秦半壁江山不保。”

    戴叔伦摇头:“我在来的路上,已经收到消息,王爷并没有被杀,但是被限制了自由,就在昨天,已经从皇宫之中回到了王府,不过王府里的侍卫全都换上了皇帝的人,苑一秋也住到了王府里。”

    “这么说来,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卢一定眼睛一亮。

    戴叔伦仍然摇头:“如果我们不有所行动,事情便会越来越糟糕,皇帝不杀王爷,不是念旧情,而是顾忌着国内的局势,王爷若死,国内必然大乱,所以一个活着的王爷,远远比一个死了的王爷有价值。”

    “戴兄,那我们现在应当怎么做?”卢一定看着戴叔伦,问道:“不管怎么样,我们也得想法子把王爷救出来。”

    “当然得想办法,但凭着我们现在的力量,显然已经不足了。”戴叔伦道。

    “你想借力,可我们那里还有力可借。”卢一定叹息道。“现在士气已经涣散之极,如果知道了王爷失去了自由的消息,只怕士气会更低落。”

    “朝廷不会明说,更不会公开处罚王爷,我们自然也不会说,当然,对于绝对信得过的将领们,让他们知道王爷现在真实的处境。”戴叔伦道。“用不了几天,太子就会到军中,你得想法子将士气先凝聚起来。”

    “太子过来,只怕意在军权。”卢一定一怔,突然眼露杀气:“要不然我们把太子扣起来,用太子交换王爷。”

    “胡来。你真要这样搞的话,王爷就死定了。”戴叔伦斥道:“而且,你敢确认你的麾下敢扣留太子吗?落英山脉的教训不要忘了,一场策划的完美的军前逼宫,就因为太子的突然出现,就顷刻前土崩瓦解了,我现在终于明白这些年李挚究意在干些什么了,这个老狐狸,可我们明白得太晚。”

    “不这样做的话,只怕太子来了,就会想法子夺了我的军权,那时,可就真什么也没有了。”卢一定闷闷地道。

    “所以你要赶紧凝聚起士气,要让太子明白,现在这支军队,你是不可或缺的。”戴叔伦阴沉着脸,“这是一,二,这支军队必须要保存实力,绝对不能再有损耗了。”

    “可是明军马上就要打过来了。”卢一定道:“我们不能再退了,再退,开平郡就会都丢了。”

    “丢了就丢了,退,一路退到青州郡去。在这个过程中,你一定要重整军纪,要让士兵们明白,接下来就是保家卫国了。这支军队的军属,绝大部分可都在青州郡,无论是军官还是士兵,都知道再也无路可退了。”戴叔伦道。

    “太子怎么应付?”

    “他如不明言,你就装糊涂,他如公开招揽,你就马上答应。”

    “马上答应?”卢一定诧异地看着戴叔伦。

    “因为你答应得太快,他反而不敢相信你。”戴叔伦道:“只要你能牢牢地掌握住军队就可以了,卢一定,你能做到这一点吗?”

    “我当然能做到。”卢一定坚定地道:“我的身家性命,都与王爷牢牢地绑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太子殿下就算招揽我,那也只是迫于形式,一旦这支军队真的被他掌握了,恐怕他第一个杀得就是我,这一点我是很清楚的。”

    “你明白这一点那就好!”戴叔伦点头道:“对了,陆大远的家属,你到青州之后一定要藏起来。”

    “这个没骨头的家伙投降了,我们还保他的家属干什么?”

    “陆大远若不投降,就是全军皆墨的下场,他投降了,至少还留下了这一万人在。卢一定,秦风到现在仍然将这支军队集中看守,并没有拆散,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不明白。”

    “我明白!”戴叔伦阴沉沉地道:“秦风想吞了大秦,所以他会想法设法让大秦内乱,真到了必要的时候,我会与他做个交易,把陆大远的这一万精兵弄回来。”

    “这怎么可能?”卢一定不敢置信的看着戴叔伦:“这怎么可能做到。你拿什么与秦风交易?”

    “青州郡!”戴叔伦盯着卢一定:“这就是我为什么要你一定要牢牢地把控住青州郡的原因所在。”

    卢一定咽了一口口水,“青州郡也能用来交易吗?”

    “不到最后时刻,我们不会这么做,当我们这么做的时候,一定是王爷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了。”戴叔伦叹了一口气道:“到了那时候,我们需要陆大远的这一万人。这是一股强大的力量。所以陆大远的家属你一定要藏好,不能让太子找到,要是让太子先找到,他必然会将陆大远的家属弄走,那到时候,我们可就没有办法了。”

    “你先前所说的借力,除了陆大远,还有谁?”卢一定道:“王爷虽然还有不少明的暗的力量,但他们的存在,改变不了大局啊。”

    “肖锵!”戴叔伦道。

    “肖锵这个反骨仔,王爷出事,只怕他是最欢喜的人,他一直想要自立门户,现在王爷垮了,朝廷会更加倚重他,他更有底气了,只怕最想王爷死的就是他。”卢一定气愤地道:“当年王爷当真是瞎了眼睛,还将他视作心腹干将,委以重任。”

    “现在说这些都晚啦!”戴叔伦叹气道。

    “他怎么可能帮助我们?”卢一定摇头道。

    “他有野心,只要有这一点就足够了。”戴叔伦冷笑一声:“他不但有野心,而且还很贪心,最好对付的就是这种人了,我离开你这里后,就会去虎牢关找肖锵的。”

    “戴兄,你要小心,从邓方死后,你就一直是朝廷想要抓住的人,这一回,朝廷更是会将你视作眼中钉,因为我们都在明处,只有你躲在暗处,太子殿下一定在悄悄地布置力量搜捕你。”卢一定提醒戴叔伦。

    戴叔伦嘿嘿一笑:“那又怎样?也得他们抓得住我才行。邓方大人是去了,但他经营多年的沙蚁的精华,却仍然掌握在我的手里,太子殿下手中的,只不过是一些浮在表面的东西,一个情报组织,岂是短时间内能经营得起来的。我要来就来,要走就走。他们对于我,永远只能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戴叔伦一直是邓氏核心组织之中最神秘的一个,对于他,像卢一定以前也是所知不祥,只道邓方死后,这个人才正式浮出水面。“不管怎么说,你还是得小心。”

    “我会的。”戴叔伦站了起来:“我得走了,时间紧迫,你也得马上准备撤退,不要等明军来了,那你走就又得付出代价,现在每一个士兵对我们来说都是宝贵的。记得,将房县抢光,到了青州,我们会过一段苦日子的。”

    “当然。”卢一定点头道:“我不会给明人留下什么,只会给他们留一个乱摊子。”

    戴叔伦来去匆匆,在卢一定这里拢共没有呆上一个时辰,便又离去,一路直奔虎牢关而去。在送走了戴叔伦之后,卢一定一个人在屋里发呆了很久,这才叫进来一名亲卫,说出了几个名字。片刻之后,被卢一定叫到名字的人,陆续出现在了卢一定的面前。一群人在屋里密议了良久之后,这才一一离去。

    当夜,数支秦军走出了大营,整个房县县城充斥着惨叫,痛哭,以及熊熊的火光。一夜之间,房县县城的百姓,无论你是贫困还是富有,在过了今夜之后,他们都变得一样。全都一无所有了,除了身上那一身衣服,他们不再有其它任何东西。

    当夜,也有秦军开始撤出房县,率先离开,到天明的时候,整个房县,已经没有了一名秦军,只留下一城欲哭无泪的百姓。

    得到消息的明军前锋,于超统率的骑兵营在当天晚上才赶到了房县,而此时,秦军早已经去得远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