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77.第777章 人的问题

    权云是那种典型的技术官僚,在谋求个人前程的同时,又不乏做一番事业,为民谋福祉的理想。当年刘老太爷看上他,费尽心机地将他从越京城一个普通官员弄到了沙阳郡当郡守,看上的就是他这一点,不但有理想,而且有手腕。在当时的越国那种背景下,没有丝毫背景,后台,但却能一步一步地稳稳地升到四品官的权云,而且基本没有人跟他作对的事实已经说明了这个人的能力。

    但也就到此为止了。权云如果不离开越京城,也就是一个四品官混到老,此时刘老太爷找上门来,他自然是求之不得。

    离开了越京城,到了沙阳郡城,权云那成熟的当官的技术手段便淋漓尽致的发挥了出来,不但让沙阳郡的民生经济蒸蒸日上,特别让刘老太爷欣赏的是,他妥善地处理了豪门世家与普通百姓之间的利益冲突,这一点,别说在越国,放眼整个天下,也是屈指可数的。

    而秦风,也正是看中了权云的这一点。

    大明初立,除了少数几个地方,秦风的政策是尽量与地方上的豪强世家相互妥协,以求在最快的速度之内,平息地方上的纷争和不安,将整个国家纳入到正常的秩序中来,让大明能迅速地积蓄实力,应付可以预想得到的一系列困难。

    事实上,权云做得相当出色。如果没有这位当朝首辅的长袖善武,建国不过两年的大明,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同时应付三场战争的。

    权云作为技术性官僚的代表人物,对于外戚是相当警惕的,外戚弄权,历史之上比比皆是,但大多是反面教材。

    大明虽然初建,朝堂之上,山头还不明显,但在军队之中,却是派系分明,这一点,无论是对于皇帝还是朝堂来说,都是一件好事,分而治之才有利于朝堂更好的掌握国之利器。

    但对刘老太爷临死之前的这一招,权云却是立即竖起了耳朵。刘家本来就势力庞大,明着的暗着的势力足以影响朝局,一旦再成了皇亲国戚,那必然再上一层楼,如果手中再握有兵权,那未免也太庞大了。

    权云感激刘老太爷当年的慧眼识珠,将他从泥潭里拔了出来,但这也就是私人感情,作为大明首辅,一旦涉及到政事,这位技术官僚骨子里的那种东西立刻便迸发了出来。

    他是一个将位置放得很正的人。

    他找了一个借口借里迢迢的跑到中平郡来,就是想跟秦风说清楚这一点,但现在看起来,是他多虑了,皇帝的反应快得很。马上就意识到他担心的是什么,所谓响鼓不用重捶,有这样一个英明的皇帝,是首辅的幸运,但也会让首辅战战兢兢,不敢有丝毫马虎。

    面前这位,可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的。

    “陛下,正阳郡的战事已经结束了,但后续的处理,却已经是刻不容缓了。”抛开了上面两件事,权云将话题转到了实际的事务之上。

    “正阳郡整体的情况如何?”秦风问道,这段时间,他全身心的投入到与秦作战之中,基本上没有看过相关的奏章和邸报。

    “正阳郡整体情况还是不错的。”权云微笑道:“陛下运筹帷幄,引君入翁,用最快的速度将蛮人包围在了正阳城下,最大程度的减少了损失,所以正阳郡受损的不过数个县而已,其它地方,仍然相当不错。但北地四郡可就惨了。”

    “北地四郡啊!”秦风仰天长叹了一声,权云虽然还没有说,但他也能猜到大致的情况,想想当年的长阳郡是一个什么情况,现在的北地四郡只怕与那时的长阳郡也差不多啊!

    “又是钱是不是?你可别把苏开荣给吓死了。”秦风苦中作乐。

    权云也是忍俊不禁,这位苏大人在财政之上是一把好手,但因为历史的原因,到了新朝之后,胆子变得比老鼠还小。

    “这还是其次,首先要解决的是人的问题。”权云摇摇头,“解决了人的问题,再才能谈得上恢复民生经济。”

    “人有哪些问题?”秦风问道。

    “陛下,人是大问题啊。首先便是在正阳郡城之下,我们一战俘虏了三万余蛮人,当然,还有数千李维葛乡的手下,现在这些人都关在正阳郡,几万人呐,就算每天只给他们吃一顿饭,也不是小数目,而且,总不能一直关着吧!”权云摊了摊手,“怎么处理,朝议的时候各位大臣也是拿不出一个办法来。本来臣是想将这些蛮人俘虏分解到各个郡去服劳役,但稍稍询问了一下,各郡的郡守们都不肯接这个烫手山芋啊!”

    秦风皱起了眉头。

    “这几万人还是小事,咬咬牙,总能解决的,但现在聚集在北地四郡的还有数十万蛮人百姓老弱妇孺啊!慕容宏逃进大山的时候根本顾不得他们,而吴岭追击的速度又太快,这些人现在被困在北地四郡,冲突此起彼伏啊!”权云大摇其头。

    “蛮人与本地百姓的冲突?”秦风问道。

    “不错。蛮人强势下山,江浩坤这一引狼入室,可就造成了太多的问题。这几年,蛮人在北地四郡强横霸道,与本地百姓结下不少的怨恨,现在蛮人倒了,本地百姓翻了身,就又反过来欺负报复这些蛮人,北地四郡现在的治安一团乱糟,每天都在死人。王贵叫苦不迭,疲于奔命,就在短短的半个月内,北地四郡爆发了十起大规模的冲突,两边都死了不少人。”权云哀声叹气。

    “现在北地四郡是王贵在负责?”秦风问道。

    “是,北地四郡被收复之后,以前的官员还在甄别,目前属于军管,王贵率一万士卒驻扎在北地四郡,也就是维治一个治安而已。”权云道。

    这就是民族矛盾了,秦风挠挠头,这也是最难解决的一个问题。

    “首辅啊,首先我们要定下一个调子,那就是蛮人过去虽然是敌人,但现在北地四郡收复,他们自然也就成了我大明的子民,这一点,务必要讲清楚,特别是对官员,更是要重点申明,如果他们在处理北地四郡的事务之上,稍有偏向,就容易引起大的问题。”秦风道。

    “是,陛下。”权云点头道。

    “北地四郡现在的情况,也的确只能暂时先军管,首辅,我有个想法啊,北地四郡以前都是军镇,本身都不大,加在一起的面积,还顶不上一个正阳郡,我想把他合为一个郡,让王贵先代着这个郡守,这样一来呢,事权统一,王贵也好行事,更容易处理这些纠纷,你觉得如何?”

    权云思忖片刻,“陛下这个主意甚好,北地四郡,在经济民生上来说,对大明并没有什么帮助,现在蛮人已经彻底失败,那么这几个军镇存在的必要性的确大大降低,合四为一,可以精简官员,让事权统一,少一些扯皮推娓之事,更有助于解决现在面临的问题。”

    “朝中选派一批官员派过去,这些人的身份要注意一下,最好是以前有蛮人血统的,这么多年来,可是有不少蛮人下山,历经数代而融合进了当地,这些人中,肯定不乏有当官的,做吏的,朝廷选一批这样的官员去王贵哪任职,这些人与蛮人更容易说话,也更容易获取蛮人的信任。”

    “陛下,只怕即便有这些人,他们也是不愿意承认的。”权云微笑道。

    “为什么不承认?”秦风虎起了一张脸,“有蛮人血统很可耻吗?以后都是我大明子民,这些官员,要是痛快的愿意去的,升一级,要是推娓不去的,嘿嘿,首辅,你没有手段收拾这些人?”

    “陛下,要他们去是解决问题的,逼着去就不好了,搞不好还会坏事。再说人都有自己的苦衷嘛,这些事情,陛下不必太在意。”权云劝道。

    秦风看了权云半晌,终于是点了点头:“好吧,这个问题你具体去办。先将北地四郡的事件平息下来再说,先让所有人吃饱肚子,人吃饱了,自然就不会拼命闹了。待我们所有战事结束,也有有了精力再来处理这些事情。”

    “是,陛下。但这只是关乎着那些普通百姓的事情,那几万俘虏可怎么办?这都是龙精虎猛的,长期关押在一起,我怕出事。”权云道。

    “你们对这些人的处理有什么想法?”

    “有人建议全杀了!”权云笑道。

    “放他娘的屁,这个人是谁啊?”秦风恼火地道:“他是想我大明好啊,还是想我大明倒啊,要是我在场,非抽他大耳刮子不可。”

    权云大笑起来,:“陛下不必抽了,当时王厚老爷子已经抽了他一巴掌了,当场将他骂得狗血淋头。”

    “活该,几万人呢,我们打了这几个月的仗,也没死上这么多人吧,他倒好,轻轻巧巧的一句杀了,这是人,又不是猪,而且这些人都是上好的劳力呢,以后能给我大明种田缴税的。”秦风愤愤不平的地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