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77.第777章 远道而来的首辅

    权云是随着最新一支后勤辎重队伍抵达中平郡城的。

    “陛下,恭喜,恭喜啊!”虽然风尘仆仆,脸容憔悴,但邓朴却还是喜形于色,一见秦风,已是一迭声的叫了起来。皇帝在中平郡打仗,皇后娘娘去了沙阳郡打仗,他这个留守京城的首辅可也不轻松,每日堆集如山的政事要处理,还要时时刻刻操心前线的战况,统筹所有的后勤辎重,一天睡不上两个时辰,这一段时间,他足足掉了十几斤两,原本圆圆的脸庞,现在快要变成尖嘴猴腮了。

    “首辅辛苦了。”秦风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权云,感慨地道:“瞧瞧你这模样,外人一定以为我克扣了你的薪俸,让你吃不饱,这才饿成这副模样。”

    权云大笑起来:“这一段时间,倒也的确是睡不好,吃不香,不过陛下的捷报传到越京城,我可是连吃了三大碗米饭,睡了足足一天一夜呢,连越京城里那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也没有把我吵醒。陛下别看我现在瘦,可精神着呢,俗话说得好,有钱难买老来瘦,我得保持这个体形。”

    君臣两人互相打超,屋里的人全都笑了起来。

    “坐吧,坐下说,这一路行来,我们的首辅肯定两只大胯全都磨破罗。”秦风坐到主位之上,打趣地道。

    “还好还好。”权云笑着也坐了下来。

    “你跑到我这里来了,越京城怎么办?没有人坐镇了。”秦风道。

    “陛下,我出越京城的时候,娘娘已经回来了,不然我也不敢擅离职守啊!”权云道。

    秦风目光闪动,“沙阳郡那边怎么样了?兮儿还好吧?”

    “郭显成退兵了,撤到了丰县。沙阳之危暂时解除了,娘娘和瑛姑已经回到了越京城。我跟瑛姑侧面打听了一下,娘娘曾受了一点小伤,不过已经好了。”

    秦风点了点头。

    “你这一次来,应当是有事要和我说吧,什么事不能在奏报当中说,非得亲自跑这一趟呢?”秦风笑问道:“路途遥远,你又是文官,非得吃这个苦干嘛?”

    “有些事情,奏报里怎么说得清楚,还是当面跟陛下奏报的好。”权云微笑着看向四周的一众将领。

    秦风会意,挥了挥手道:“除了贺师,其余各位将军们去忙自己的事情吧,首辅说政事,你们坐在这里也是无聊,挺受罪的。”

    众将都是大笑,站起身来,抱拳告辞,转眼之间,屋里便只剩下了三个人。

    权云清了清嗓子,“陛下,当着各位将军的面,我不好直说,将军嘛,总是希望有仗打,这样才能获得更多的功劳,将军功名马上取嘛,但现在,真得不能打了,打不起啦!”

    “说说具体情况吧!”秦风没有直接回答权云的话。

    “如今不是国库空不空的问题,而是我们已经欠了一屁股帐了。”权云压低了嗓子,“国库没钱,苏灿便拼了命的印纸钞,然后朝廷拿着他印的纸钞去买物资,去发饷银,赏金,现在别说是我了,便连苏灿那个浑大胆也怕了,虽然只有短短的几个月时间,但苏灿印的纸钞已经相当于我们两年的赋税收入了,苏灿说再印的话,国家信用非得破产不可。那到时候他可就要脑袋不保,而刚刚推行开的新货币政策也将以失败告终。苏开荣吓得已经病倒了。所幸的是,这几场战事,都是以我们大明的胜利而告终,这使得百姓对于纸钞还是保有相当的信心,可战争如果还要继续的话,那会真的出大问题的。”

    “这个问题,我清楚。”秦风点了点头,权云过来的意思他现在清楚了,这位首辅是怕他这位年轻的皇帝好大喜功,不能见好就收,而是继续扩大战争,那到时候,大明可就真要破产了,他亲自来,是想让皇帝明白问题的严重性。

    “那不打啦?”权云喜形于色。

    “房山一县还是要打的。”秦风微笑着道:“开平郡必须要收回来。”

    “陛下,开平郡可以通过谈判的形式收回来嘛,现在秦国大败,我想他们也是急于想谈判的。完全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权云皱眉道,对于他来说,就算是小打,但那打得也是钱啊,兵马一动,钱便哗哗的往外流。

    “开平郡我要以武力收回来。”秦风道:“通过谈判,我想要的是另一块地方。”

    “青州郡!”一边的贺人屠笑着插了一句嘴。

    权云惊愕地张大了嘴巴看着皇帝,只觉得皇帝的胃口未免也太大了一些。

    “这,这怎么可能?他们怎么可能会答应?”

    “他不答应,我就大兵压境!”秦风笑着道。

    权云脸色大变:“陛下,再也不能打了。”

    “当然不能打,我只是想讹诈秦国一回。”秦风贼兮兮的笑着,“万要我讹诈成功呢?那岂不是赚翻了。”

    权云愕然,皇帝居然打着的是这个主意?当然,只要不真打就好,这一记竹杠如果敲响了,那对于大明自然是绝大的利好消息。青州郡,对于大明来说,那可就是战马。“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首辅就是因为这事大老远的跑过来?”秦风问道。

    “当然不,当然不。”权云连连摇头:“很多事情,必须要陛下拍板才能施行,而这些事情又刻不容缓,我想陛下在中平郡应当还有一段时间,恐怕得要处理完与秦国之间的事情才会回返,有些事情,实在是等不得了。”

    “哦,你说说看,是哪些事情?”

    “陛下,在说这些政事之前,臣还要先向陛下说说另一件事,这件事,却是陛下的家事。但臣以为,君王无家事,家事即国事,所以臣觉得这件事情,比其它的事情要更重要一些。”权云认真地道。

    “家事?”秦风有些愕然地看着对方。他的家事很简单,只有一个老婆,一双儿女,有什么事情值得这位首辅如此郑重其事。

    “对,家事,陛下,刘老太爷在太平城去世了。这个消息目前还没有公布于众,因为刘老太爷毕竟不是一般人,而沙阳郡现在还出于战争状态,齐人还驻扎在丰县,并没有完全退出,因为担心公布这个消息会引起沙阳郡有什么波动,所以就暂时压了下来,等一切都稳定下来之后再择机公布。”

    “刘老太爷去世了?”秦风震惊地站了起来。

    “是的,这一次丰县保卫战,刘兴文的厚土营与沙阳郡的各处郡兵奋勇抵抗,上万将士最后剩下来的只有一千余人,可谓是伤亡惨重,但却也将齐军阻挡了半月之久。刘老太爷也披挂上阵,就是在这场战事之中,他旧疾复发,终于回天无力。”

    秦风黯然坐下。他对于刘老太爷一直是心怀感激的,当初他在雁山的时候,可谓是势单力薄,想要实现自己的梦想遥遥无期,而正是刘老太爷率领的沙阳郡与他的联合,这才让他有了质变,太平军因此而成立。而随后在刘老太爷的强力支持之下,太平军的一系列军政民政之策都得到了有效的施行,从而奠定了今日大明的基础,可以说,刘老太爷是秦风崛起的第一大功臣。

    虽然后来因为担心沙阳系的势力过大,秦风采取了一系列的政策来分化,削弱沙阳系的势力,但对于刘老太爷的这份感激却从来没有消失过。

    而刘老太爷虽然对秦风的一系列动作心知肚明,但却没有抱怨过半句,反而每每在关键时刻站出来。

    这是一个目光如炬有着大智慧的老者,如今却就这样撒手而去了。

    “陛下,刘老太爷过世的时候,皇后娘娘正在身边,他向皇后娘娘提出的最后一个要求便是要将自己的孙女许配给小王子为侧妃。”权云停顿了一下,“而皇后娘娘也答应了。”

    “将那个小姑娘许给小武当侧妃?”秦风又是一阵惊讶,“那小姑娘我见过,冰雪聪明,亦是一个美人胎子。”

    “陛下,此事,我觉得娘娘有欠考虑,陛下花费了不少力气来削弱沙阳系,其实现在已经见到了成效,刘老太爷的去世,更是让沙阳系群龙无首,但如果刘氏成了皇亲国戚,那沙阳系可就又有了新的首领了。”权云有些忧虑地道。

    “兮儿既然答应了,我自然不会反悔。”秦风摇头道:“以刘老太爷的功绩,这也并不为过。”

    “可是?”权云皱起了眉头。

    秦风突然笑了起来:“而且你觉得刘兴文有刘老太爷的那种睿智和领袖能力吗?”

    “那倒没有!”权云摇头。

    “这不就得了,领袖不是那么好当的。没有足够的能力,光有一个名头起什么作用。”秦风想了想,“厚土营这一次也差不多打光了,这个战营当然要重建,不过刘兴文便不再任厚土营主将了,将他调到兵部任兵部侍郎吧!这个消息,与小武的亲事同时公布。便在宣布刘老太爷的死讯之后吧。朝廷不会亏待有功之臣。”

    “如此甚好。”权云想,这也是一个不错的法子,刘兴文不再直接掌握兵权,但在外人看起来,他却是升了官,而且成了未来的国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