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74.第774章 这也是我想要的

    马越轻轻地摇了摇头。

    “哪有这么容易!”他坐回到了椅子上,看着马超:“卞无双现在之所以这么老实,是因为邓氏的强势,现在邓氏实力大损,这位卞大将军会不会再生出一些别样的心思?超儿,不要以为你在西军之中安插了大量的人手就掉以轻心,这些人的手段远比你想象的要利害得多。”

    “这个儿臣知道。儿臣也从来没真正相信过卞无双,本质上,他与邓洪并没有多大的区别。”马超点头道。

    “还有肖锵,邓氏强势,他还只敢偷偷摸摸,还指望着我们给他强有力的帮助,现在邓氏一垮,他的头可就要昂起来了。”马越轻轻地揉着太阳穴:“开平郡的秦军,虽然吃了一个大败仗,但还有五万兵力,卢一定是邓氏的核心将领,如果杀了邓洪,他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反应?”

    “难不成他还敢造反不成?”马超冷笑。

    “为什么不敢?”马越反问道。“所以说,邓洪活着,远比死了要有价值,一个失去了利爪的开平王,并不足惧,你现在想的应当是如何尽量地榨取他的剩余价值,而不是痛打落水狗。”

    “儿臣知道了。”马超若有所思。

    “你马上启程去开平郡,找到卢一定。如果能将他争取过来,那就完美了。”马越道。

    “是,儿子回去就准备启程。”

    “哪有这么急?你此去不但要争取卢一定,更重要的是与秦风谈判,秦明两国停战。”

    “父皇,现在明国大获全胜,士气更旺,秦风肯停战,此人,可是一个得势不饶人的主儿!”马超有些担心。

    “这你可就错了。”马越道:“秦风此人,可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如果他真是你说的那种人,他能在齐楚之间游走,巧妙的借着两国的力量,生生地将越国一口吞了么?此人城府极深,算计长远,我想,他呆在开平不走,无外乎就是在等着我们去找他谈判罢了。”

    “父皇的意思是说,秦风其实也不想打了?”马超喜道。

    “他当然不想打了。三个战场,同时开战,别看明国这两年风生水起,但终究是底子浅薄,只怕这几仗已经将他打得倾家荡产了。”马越笑了起来:“现在也只不过是强撑着而已。只是想在谈判之时占据更多的主动,获得更多的利益而已。此人,贪心着呢!”

    “所以说,这一次我们与他谈判,可以据理力争,不能轻易让步。”马超心领神会。

    “这个自然。齐人还在沙阳郡与明军激战,这个时候,秦风不会想与我们将这场战事延续下去,毕竟,我们双方还是可以重新成为盟友的,齐国人,才是他的大敌吧?如果他真要动手,那就要与秦国来一场倾国之战,我们秦人可以打,他还能打吗?如今他一副咄咄逼人之态,只不过是虚张声势,色厉内荏而已。”

    “父皇这么一指点,儿臣可就有了底气了。下去便组织相关的人员去开平与他谈判。”马超道。

    “你去吧!”马越挥挥手,“我去见一见我的那位老兄弟,嘿嘿,说起来年轻的时候,我其实与邓洪可相得,反而不待见卞无双,邓洪的军人气息更浓,更得我喜欢。”

    马超行礼离去,马越却一个人呆呆的坐了很久,这才起身,向着关押邓洪的偏殿走去。

    邓洪静静的坐在哪里,哪怕现在已经落到了这一地步,他依然坐得毕直,两手放在膝盖之上,挺直着腰板,另一侧,苑一秋则在慢慢地擦拭着他的剑,两人都没有说话,屋里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清晰可闻。

    大门被轻轻的推开,马越缓缓的走了进来,屋角的苑一秋站了起来,马越冲他点了点头,苑一秋无声的退出了偏殿。

    马越提着一把椅子,坐到了邓洪的对面。静静的看着他。

    邓洪也在看着他,半晌,邓洪终于还是先开了口:“我去开平郡,是要去稳定那里的军心,至少,要守住开平郡。”

    马越点了点头:“我相信这一点,当然,也是避祸。你觉得只有回到了军队之中才安全是不是?你怕我杀了你!”

    邓洪沉默片刻:“陛下,不管什么时候,我都敢拍着胸脯说,邓氏,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威胁皇室的位置!邓方我不想说他了,但邓朴,邓素,都是为国而死。”

    “这个我也想信,你邓洪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篡位,但你没有想过架空皇室,独掌大权么?”马越反问道。“你想让我当一个泥菩萨,想让皇帝垂拱而治。”

    “大秦需要一个有进取心的领导者。”邓洪直视着马越,“大秦不能像现在这样偏居一隅,否则必然亡国。”

    “为什么是你邓氏而不是皇室来做到这一点!”马越冷冷地道:“你既然这么说,当然也是看出了大秦的问题,大秦的权力分散,你想把他收拢起来是不是?很可惜,我也是这么想的。”

    “我看不出皇上有这样的想法,陛下仍在执行着李挚时期的老思路。”邓洪道。

    “李帅为什么要这么做,而且一做就是这么多年?”马越道:“因为卞氏也好,还是邓氏也好,已经是尾大不掉,李帅担心朕强来,会毁掉大秦,所以一直坚持着平衡之道,他一直在劝朕,慢慢来,一步一步的做。”

    “时不我待,岂能再等!”

    “所以你们邓氏就联手明国,楚国,害了李大帅!”马越的眼中充满了愤怒。

    “李挚不死,大秦便没有翻身之日。”

    “现在呢?李帅死了,大秦到真正当了生死危亡之秋。”马越道。

    邓洪叹了一口气:“陛下,这也不是我想要的,人算不如天算,这一次,我的两个儿子都送了命。”

    马越看着邓洪,“大秦现在到了生死存亡之际,但这个时候,却也正是凤凰涅槃之时。我一直等待的机会也终于出现了,大秦皇室必须要将所有的权力都收归到朝廷,集中到皇帝的手中,只有这样,大秦才有可能将所有的内部纷争困挠给排除掉,才能上下一心地全力向前。”

    邓洪沉默片刻:“如果陛下真能做到这一点,邓洪乐见其成。”

    “所以,我不能放你离京。”马越道:“你如离京,则秦国内乱便不会有终止的时候。”

    “陛下是要杀了邓洪吗?”

    马越慢慢地摇头:“邓洪,我不会杀你,你会好好的活着,如果你愿意帮着朕做到这一点,将来你死后,仍然会得到大秦最高的荣耀。”

    “我现在还能做什么?”邓洪苦笑起来。

    “当然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你活着,朝堂就不会有大的震荡,你活着,卢一定就会老老实实,你活着,肖锵就不敢飞扬跋扈,你活着,卞无双就不会生出别样心思。”马越淡淡地道:“只要你愿意,你可以做到很多,而作为你做这些事的代价,邓氏一族,会仍然享受以前他们便享受的所有特殊。”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大秦到了现在这个模样,我需要时间,来慢慢地收拾这个乱摊子,邓洪,你别忘了,大秦现在这个乱摊子,你是始作蛹者之一。”马越冷然道。“以后你要做的,就是赎罪。”

    邓洪笑了起来,半晌点点头,“很好,我失败了,我也想看看陛下能不能像你说得那样做到?你现在要我做什么?”

    “明天上朝,你上折揽过兵败之责,辞去开平王之爵位吧,我会保留你大帅的位子。”马越道。

    邓洪看着马越:“太子会去开平郡吧?”

    “是的,所以过几天,我会放你回府,只要你不离开雍都就行,当然,你如果敢离开半步,我就杀了你邓氏满门,太子去了开平郡,会稳住哪里的形式,别忘了,那里的军队还是大秦的军队,落英山脉的事情,想必你还记忆犹新,今天西城门,陈震睿的反应你也看到了?皇权,仍然是至高无上不可侵犯的。这便是李挚李大帅这些年来为朕做得最大的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他打好了这个基础,现在我要在这个基础上建起大楼来。”

    邓洪点头:“邓朴邓素终是死于国事,他们应当得到该有的荣耀。”

    “虽然邓朴败得很惨,但我仍然会给他他应得到的。”马越站了起来,“这勿需你说。即便算是稳定军心,激励士气,我也会这样做,想想明天的朝会,你该怎么说怎么做吧?”

    丢下这句话,马越转身,走出了偏殿。屋里只剩下了邓洪,他咬紧牙关,却仍然坐得笔直,只不过两行老泪潸然而下。

    邓氏,要终结了,以后,只会剩下一个行尸走肉的邓洪和一个苟颜残喘的邓氏家族,皇帝或者不会赶紧杀绝,但邓氏将再无翻身之日。

    “下一个,就要到卞无双了,好,好得很,邓氏倒了,卞氏又怎么还能独存呢!”他自言自语地道。

    雍都往开平郡的道路之上,数匹快马正在狂奔,那是戴叔伦,苑一秋带走了邓洪,却没有理会他,苑一秋没有将这个人放在眼里,但很长时间之后,苑一秋却一直在后悔,没有杀了这个他眼中不值一提的小人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