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70.第770章 攀一个亲

    刘老太爷盘膝坐在床上,看到闵若兮进来,微微一笑:“娘娘,请恕老臣无礼,无法给娘娘行礼了。”

    闵若兮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老爷子这一次不该出去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你不会这么早就……”

    刘老太爷呵呵的笑了起来:“人固有一死。五年之前吧,为了与莫洛一战,我便已经落下了病根,如果不是舒畅,我早就死了,又苟活了这么久,知足了。”

    老管家刘能给闵若兮搬来了锦凳,他在这一次作战之中同样受了伤,现在在太平城养伤,他面容悲戚,给闵若兮搬了凳子,便退到床角,无声的抹着眼泪。

    闵若兮沉默片刻,她也是经历过生死,看淡了世情的人,也懂得像刘老太爷这样当了一辈子枭雄的人物,即便是死,也不会伤风悲秋,作那小儿女之状。

    “老太爷还有什么心愿未了么?”她稍稍调整了一下心情,问道。

    刘老太爷笑了笑:“娘娘果然不是寻常人,陛下有您这样的贤内助,是陛下之幸,亦是大明之幸。娘娘,我能与你单独谈一谈吗?”

    “当然可以。”闵若兮挥了挥手,瑛姑,巧手,太医等人立即退出了房间,刘能也紧跟着他们走了出去。

    “娘娘,或者我这一辈子,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情,便是当年决定联合皇帝,当年其它几家都不解,但事实证明,老头子的眼光还是很正确的。”刘老太爷愉快地道:“当年大越风雨飘摇,如果不是我做出了那个决定,刘家,或者已经在这场风雨之中烟消云散了。”

    “您成全了秦风,当然,反过来也成全了刘家。”闵若兮道。

    “是啊,娘娘,我这一死,对于大明来说,也许会是一件好事。”刘老太爷道。

    闵若兮微微一滞,“老爷子可不能这么说,至少我知道,秦风一直是很感激您,而且很看重您的。”

    “这我知道。但我也知道,现在在大明朝廷之上,有一个沙阳系啊!”刘老太爷道:“沙阳几大家,现在在大明朝廷当中都是手握重权,不但有权力,更有财力,随着大明的强势崛起,沙阳五大家,哦,不,只有四大家,无论是权力还是财富,都在飞速的增长,影响力在不断地扩大,这对于朝廷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而这个所谓的沙阳系……”

    刘老太爷笑了起来:“其实没有什么沙阳系,但在外人看来,他又的确存在。他是以我为首领的,在大明正式成立之后,陛下对我是有戒心的,这我明白。娘娘,我没有责怪陛下的意思,相反,这正是一个皇帝该具备的东西。”

    闵若兮默然不语,她当然明白,大明朝正式成立之后,秦风一直没有停止分化沙阳系的行动。但因为刘老爷子的存在,这种分化,收效并不明显。

    “我死了,沙阳系必将土崩瓦解,因为剩下的人,没有一个能有效的将他们都凝聚起来,这对于朝廷来说,应当算是一件幸事。”刘老太爷道。

    “老爷子,您想要对我说得是什么?”闵若兮问道。

    “娘娘,到现在为止,老头子我仍然相信,在不久的将来,陛下必将会一统天下,我今天要对娘娘说得是,无论到了什么时候,请陛下都能看顾沙阳这些老人,请陛下不要忘记,他们在大明初起时候所做出的贡献。只要将他们不犯下谋反大罪,请陛下能够对他们容忍一二。”

    闵若兮微微点头,“这一点,我想秦风应当能做到,老爷子既然今天是对我开了这个口,我也会记住这件事。”

    “多谢娘娘!”刘老爷子笑道:“兴文他不是一个可以开拓之才,如果他能做到守成,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我刘氏第三代之中,也没有什么出类拔萃的人物,比起兴文来,更加不如。”

    “他们都还小!”闵若兮微笑道。

    “所谓三岁便看老,更何况我那几个孙子都已经十几岁了。”刘老太爷摇头道:“刘氏因为我而兴,但所谓富不过三代,这便是我最忧心的问题,没有一个杰出的人物来撑起刘家,这是我最担心的问题。娘娘恕罪,我老了,马上就要死了,总得替后辈多考虑一些。”

    “刘老爷子放心,刘氏的功劳,大明会记得。”闵若兮道:“不论是秦风也好,还是我也好,都不会让刘氏后人没了下场。”

    “多谢娘娘的承诺,我想厚颜跟娘娘攀一个亲。”刘老爷子道。

    闵若兮微微一怔,“老爷子,您想说得是……”

    “我那几个孙儿虽然不成器,但最小的孙女,却是冰雪聪明,他的母亲不是兴文的正房,却也是出身大家,容貌也说得过去。”

    “您是想将她说给小武?”闵若兮微惊道。

    “不敢望正室之位,侧妃足矣。”刘老太爷盯着闵若兮,“刘氏男儿,后继无人,我得为他们谋一条后路,望娘娘恕罪。”

    闵若兮站了起来,在屋里来回踱了几步,“刘老爷子,我也不瞒你说,我只有小武这样一个儿子,而且,我也不准备再生了。”她仰起头,看着屋顶,“虽然说多子多福,但对于皇家来说,多子也并见得便是一件幸事。”

    刘老太爷知道闵若兮的经历,闵氏二子争位,自相残杀,让闵若兮受创极深。

    “所以小武必然会成为大明皇位将来唯一的继承人,他的妻室,只怕我不能作主。这需要得与秦风商量之后才能做出决定。”闵若兮道。

    “所以我说不敢望正室之位,只求侧妃。”刘老太爷缓缓地道:“纳一个侧妃,娘娘还是能作主的,我那小孙女年纪尚幼,将来娘娘可以将她接近宫中,亲自教导,我想有娘娘的教导,我这个孙女的品行,将来也绝不会差。”

    闵若兮在屋子里来回转了几个圈子,颇有些为难,沙阳系,的确是大明国内,除了秦风的老部下之外的第二大势力,如果论起财力,那基本可以算是第一大势力,他们的一举一动,对于大明来说,举足轻重,刘老太爷一死,沙阳系不免有失去了主心骨的意思,心中惶惶也是自然。朝廷要安他们之心,这么做,也是一个办法。刘氏成了皇亲国戚,必然还是能成为沙阳系的首领,但刘兴文的才具不足,沙阳系必然无法再像刘老爷子在世之时这样能拧成一股绳,这倒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想到这里,她已是有了决断。转过身来,看着刘老太爷,“好,这件事情,我应下了,正室我做不了主,但侧妃,我还是能说了算的,这个孩子,回头我就让刘兴文送进宫去。至于纳侧妃一事,也会随之公告天下。”

    “多谢娘娘!”刘老太爷展颜一笑,伸手从枕边拿过一个盒子,推到了床沿边上,“娘娘,这是我给孙女准备的嫁妆,这就给娘娘了。”

    “啊?”闵若兮吃了一惊。

    刘老太爷望着盒子,“狡兔三窟,刘氏这些年来兴旺太盛,但花无百日红,所以我从很早以前就未雨绸谬,这个盒子里便是我这些年来的准备,既然娘娘应了我那孙女之事,那刘氏便再无后顾这忧了。”

    盒子里放得是一本小册子,闵若兮拿出册子,翻看只是看了几页,便已是脸露惊容。

    “朝廷这一次大战,虽然获胜,但也是元气大伤,国库空虚,但依老头子看来,陛下肯定是借着这件事情来获取最大的利益,所以战争或者不会马上结束,也许不再打,但对峙,讨价还价,说不定还要持续很长时间,这笔钱虽然不多,但亦能对陛下有所帮助。”

    闵若兮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这笔钱不是不多,而是太多,反正现在自家的内库是空的,国库也是空的,大明银行卯足了劲在印票子,以便支付各项开支,这都是隐忧,而刘老太爷这笔钱,足足有五百万两,让人不得不惊叹刘氏的家底之厚,几乎可以说是富可敌国。

    “这份嫁妆,可是太重了。”她轻轻地道。

    “相对于我刘氏以后的富贵,这点钱真算不得什么。”刘老太爷似乎送出的只不过是几十两银子,毫不以为意的道。“这笔钱放在兴文手里,也不过是埋在地下长毛而已,但在皇帝手里,却能让他发挥更大的作用,娘娘,这笔钱,兴文并不知道,所以也不必跟他讲了,知悉此事的,便只有管家刘保了。”

    闵若兮收起了小盒子,“老爷子放心吧,刘氏会与大明休戚与共,大明在,刘氏在。”

    “多谢娘娘。只可惜老头子看不见陛下得胜回朝了。今天听见外面欢呼,想必我们大明已经在战场之上取得了绝对的胜利。”

    “是的,秦风已经击败了秦军,杀了邓朴,邓素,秦国,再不足虑。”闵若兮微笑着道。

    “好,好,吞越,弱秦,大明的底子已经打好,不久的将来,秦国也必将是陛下的囊中之物,大明如初升之朝阳,而齐国则已是日薄西山,看着虽然强大,但底子却已经腐朽了,陛下必将一统天下,再现大唐雄风,哈哈哈,老头子是第一个看准陛下的,这件事,到了阎王老子那里,也足够我老头子吹嘘了。”刘老太爷大笑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