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69.第769章 无奈

    郭显成与曹辉两人相对而坐,脸上都是充满了挫败感。

    对于齐国来说,战争已经结束了。这一场齐国煞费苦心,联动数方势力对新崛起的大明的剿杀,最终以失败而告终。

    现在还只能看到军事上的失败,但接下来的政治延续才会是重头戏,可以想见,因为在战场之上的失利,接下来齐国将会陷入被动的局面。

    “小瞧他们了。”郭显成自责地道:“曹大人,我小瞧他们了。我郭某人一生打过大仗恶仗无数,这一次却是一跤跌倒在这个地方,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我坐拥数万大军,连一个沙阳也没有拿下来。如果我能及时拿下沙阳,正阳郡的蛮子或者不会如此早的崩溃,事情还是大有可为的。我会向陛下上折请罪。”

    曹辉摇头,“郭将军勿需自责,这一次因为意外而不得不仓促提前发动战争,各方面的准备都不足,并非简单的军队作战不利。从现在我能收到的情报分析,我们的计划很早就被明人所洞悉,李维,葛乡只不过明人放养的两颗棋子,他们早就在秦风的掌控之中。利用这两人,调动蛮军提前出动,打各方一个措手不及,是他们早就策划好的事情。秦风真是好胆色,佩服之至。”

    “如此机密的计划,怎么会泄密?是我们内部的问题?”郭显成问道。

    “不是。”曹辉摇头:“漏子还是出在李维,葛乡二人身上。二人太贪,自以为正阳是他们的天下,为所欲为,无所顾忌,这才被明人察觉,从而将计就计,造成了今日之局面。”

    “即便如此,但明人军队的强大,从此战让我们有了明晰的认识,只怕从今以后,我们最强的对手将不是楚人,而是明人了。”郭显成略显忧郁:“曹大人也看了这些天我们缴获的明人的那些武器,盔甲了,比我们大齐好的不是一星半点啊。虽然说这些都是外物,但我们必须承认,在战场之上,这些东西,有时候就能决定一支军队的成败。我们大齐的军工系统必须要好好的反思,明人能做出来的东西,我们为什么做不出来?”

    曹辉苦笑:“郭将军,你知道明人的吏治改革么?”

    “听说过一点,不过这与我没有啥关系,所以也并没有太多的关注,这与这场战争有什么关系?”郭显成奇怪地问道。

    “有关系,不但有关系,而且还有很大的关系。”曹辉叹道:“秦风废除了各国一直以来的取士方式,在我们大齐,官员的选拔现在是两条腿走路,一条腿便是科考取士,一篇文章定终身,另一条腿便是举贤荐能,由官员推荐任命。”

    “这并没有什么问题啊!”郭显成道:“科考是给所有人一条道路,而推荐便能拾取遗珠,将那些有特殊才能的人选拔出来。”

    “原先的立意当然是好的,但到了现在,却是变味儿了。”曹辉道:“科考,一篇文章定终身,这倒好,大家都去琢磨这文章怎么写了?经世务实呢?一概不会,郭将军,去年春耕的时候咱们新取的那个状元闹出来的笑话,你也有所听闻吧?”

    郭显成笑了起来,“就是那个分不清麦苗与韭菜的那位状元吧?也够倒霉的,在皇帝面前出了这么一个大丑,本来该入翰林院当个清贵官儿的,升迁也快,这倒好,直接被皇帝一脚踢到最穷的县去体验生活了。”

    “说来好笑,但深想可就不好笑了。其实这样的笑话还有很多,真正让皇帝知道的那又有几个?前年,吏部提请任命的那个去治理河道的河督,对河工完全一窍不通,却又书生气十足,刚愎自用,死搬硬套书本上的知识,酿成大祸,最后自己掉了脑袋,也让大齐百姓吃足了苦头。”

    说到这件事,郭显成也沉默了下来。“我麾下有个校尉,家就在那个地方,那场大水,便让他再也没有了亲人。”

    曹辉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这条腿,能真正选出来的人才,是少之又少了,而另一条腿呢,变味得更加厉害,快成了我们大齐官员们拉帮结派,结党营私的利器了,让他们推荐贤能,哈,推荐的都是自己人,管他是不是贤能,有没有真本事,对这些人来说,只要占着位子就好。几年下来,皇帝察觉到了些端倪,下令严察,这倒好,自己不推荐自己人了,却官员勾结,互相推荐彼此的人,防不胜防啊!”

    郭显成摊摊手,耸耸肩,没敢多说话,因为这样的事情,他也经常干。

    “反观明人这两年,吏治改革,汰冗去劣,纳吏入官,科考项目多达十几种,文章写得好,反倒成为无足轻重的了,秦风更务实,他看重的是能实实在在做事的人物,不管这人读了多少书?只要能做事就成,哪怕此人只是在某一个方面有一点特长。他们的官吏考察制度,我看过,秦风提出一条考核原则,叫无功即是有过,郭将军听说过么?”

    “无功就是有过?”郭显成略惊,“这个提法倒是很新奇。”

    “也很厉害,说白了,这就是对付那些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家伙的。”曹辉道:“明人一年一小考,三年一大考,逼得官员们一个个卯足了劲的拼政绩。他们的官员,现在呆在衙门之中等事做的人很少,这些官儿都在出去找事做。这样的官儿,一个两个不可怕,但全国上下都这样,那就很可怕了。你有一次悄悄地去了一趟长阳,本来是想去宝清港看看,结果在路上,看到了他们的郡守马向南,堂堂一郡之守,卷着裤子袖子,坐在田埂之上与老农讨论怎样将肥沤得更好,还让手下拿着纸笔记下来,说要在全郡推广。那一刻,我真想将这位郡守干掉。可回来的时候经过沙阳,我留了一下心,没想到又碰到了沙阳郡的郡守方大治,你怎么也想不到他在干什么?”

    “他在干什么?”

    “他在与一群商人讨论怎么货殖天下?这其中啊,还有几个是我们齐国的商人。”曹辉摇头:“一位郡守大人,大谈如何赚钱,怎样赚钱,一门心思地想着怎么给商人们提供便利,怎样给商人们松绑,怎样减免不必要税费,嘿嘿,郭将军,你别以为这家伙在挖明国的墙角,他啊,想得更远。后来我找到了那几个商人,你知道方大治是怎么想得吗?他想得是,商人的生意做得大了,他自然税就收得多,这些商人生意做得大,便能雇佣更多的人,这些人拿了工钱,便能买更多的东西,他将其称为拉动消费,而反过来,消费被拉起来了,又会更加刺激商业的繁茂,郭将军,你说我们的郡守,会去做这种事吗?”

    郭显成摇头。

    “再说回来,大冶铁矿,炼铁厂为什么能炼出质量如此好的钢铁?因为秦风慷慨地让那些大字都不认得几个的大匠变成了官员,那个被秦风封为大监的匠人,拿的薪俸比肩他们的首辅权云,这位大匠能不感激涕零,连铺盖卷都搬到铁厂里,吃喝拉撒都在哪里,整天里想得就是怎样将质量再提高一点。而这样的人,在大明境内,如今比比皆是,这些,我们大齐做得到吗?让这些连书都没有读过的人当上官员,享有官员的福利,只怕朝堂之上马上就会吵翻天!”

    郭显成苦笑。

    “说到官员的福利,我们大齐官员的福利可谓是天下最好的了,不纳税,不交赋,每个人坐拥大量的田产却一文钱都没有为朝廷做过贡献。而明国的官员呢,这些福利根本就没有,该交的,一文钱也不能少。一个清丈田亩,便挖出了前越隐匿的数百万亩良田。”曹辉叹息道:“每次看到这些情报,我都如坐针毡,我们大齐现在仍然是一个巨人,明国虽然还像一个未成年的小伙子,我却能看到他的每一条肌肉正在一天比一天强壮,我也好,皇帝也好,都能看到我们大齐的问题在哪里,却又无法去改变它,这才是最无奈的事情。”

    “既然看到了威胁,我们就必须先趁着他们还没有更强壮,马上将他灭了。”郭显成道。

    “我们正是这样想的,可惜,这一次我们失败了。”曹辉道:“正阳郡的战事已经结束了,明军磐石营,锐金营,苍狼营,撼山营等主力在章孝正的指挥下,正在向沙阳郡挺进,算上王贵的人马,明军集结了超过五万人的大军,正在前来沙阳的途中。对我们来说,这场战争已经结束了,接下来,我们必须要想着,怎样体面的结束这场战争了。否则一个不好,就会演变成一场倾国之战,真是这样的话,楚国岂不是要笑晕过去。”

    “中平郡那边?”郭显成问道。

    “中平郡那边的消息还没有传过来,但只看章孝正挥主力往沙阳而来,就可以证明秦风在中平郡至少没有败,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到现在为止,肖锵仍然没有出兵,我担心秦人会遭到失败。考虑到秦国国内的状况,我们不得不担心他们倒戈相向啊!”曹辉忧心忡忡。

    两人相对无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