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68.第768章 养虎为患,不外如是

    郭显成盯着地图,拓拔燕刚刚给他讲完了自己是如何从正阳郡逃脱的光辉事迹。与曹辉不同的是,从最基层军官一步步地干到镇守一方的大将的郭显成显得更为震惊,他知道这事儿有多难。在这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行动之中,拓拔燕只要有一个决策失识,等待他的就是灭亡的命运。

    “了不起,大开眼界!”他喃喃地道。

    “郭将军夸奖了,拓拔燕只是运气好,再加上明军没有多少骑兵,而且他们并没有将我这点人放在眼里而已。”拓拔燕谦虚地道,郭显成可是经验老到的大将,在他面前,拓拔燕就不敢得瑟了,说得多,露出马脚的可能便越大,自然是少说为佳,而且将成功更多的推到客观因素之上。

    “已经是难能可贵了,运气,有时候也是一个将军不可或缺的东西。”郭显成摇头道。

    一边的曹辉一笑:“郭将军,你居然也相信运气?”

    郭显成很郑重地点了点头:“当然相信。运气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但他却实实在在的能影响你的一生。两军对垒,哪怕是强弱分明,胜负之数有时候也会受到一些莫名其妙的因素的影响,这就是运气了。”

    “郭将军你这半生戎马倥偬,运气光顾了你几回?”曹辉不太相信这个,他更相信人定胜天,什么事情只要谋划得好了,便能将胜利牢牢地握在自己手中。

    “很多次。”郭显成却很认真的点了点头:“曹大人,没有运气的将军们,要么已经死在战场之上,要么一辈子郁郁不得志,像我能走到这一辈,运气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成分。”

    曹辉大笑,不置可否。

    郭显成一把抓住了拓拔燕的手,“所以,这个人又有本事,又有运气的人我要定了,曹大人,你要跟我争,我便跟你翻脸。”

    拓拔燕有些出乎意料之外,拿眼看着曹辉。

    曹辉无奈的摊摊手,“拓拔燕,你不了解我们这位郭将军,他看中的人,你要是不给他,他真会翻脸。你干过很长时间的情报工作,对我们这一行相当熟悉,我本来是想把你引入鬼影的,但既然郭将军看上你了,我也只能割爱了。”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你哪儿,搞阴谋诡计的人多得是,不缺这一个。”郭显成紧紧地拉着拓拔燕的手:“拓拔燕,你初来乍到,我也不可能给你多高的位置,三千人的一支骑兵给你带,你自己有八百人,剩下的人,你自己去招,我给你编制,给你军饷,所有军官由你自己任命,怎么样?”

    拓拔燕显得有些无可奈何,看着郭显成的眼睛,他只能点头:“多谢将军信任,末将一定会给将军练出一支不输于龙镶军的骑兵来。”

    郭显成大笑起来,转头看着曹辉:“听听,听听,一支不输于龙镶的骑兵,你真要能练出来一支胜过龙镶军的骑兵,我给你官升三级。”

    对于郭显成来说,这一次大战,铁定是一场失败的战争了,虽然在战场之上,他并没有吃什么亏,但对于他这个级别的将领来说,没有达成战前的战略目标,那就已经是失败了。真要收到有什么收获,那就是他对明军的战斗力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以前还带着几份轻视,现在却是将对手上升到了比楚军更难对付的地步。第二个收获,便是捡了一个相当了不起的将领,不以成败论英雄,这个拓拔燕虽然亡国破家,但他在战场之上表现出来的能力,却让久经沙场的郭显成也是眼前一亮,他自忖,即便是自己落到拓拔燕这个地步,所能做的,也不会比对方更好。如果运气不眷顾的话,失败也是不可避免的。

    这让他本来失落的心情,稍稍的好转了一些。

    帐帘一掀,一身风尘的向连,脸色凝重的走了进来。脸色憔悴之极。“曹大人,郭将军,我回来了。”

    看到向连突然出现,郭显成与曹辉两人同时站了起来,异口同声的问道:“中平郡战事如何了?”

    向连一直在充当着齐国与秦国联手的纽带,两人看到向连的神色,虽然都预感到事情不妙,但却又还抱着万一的希望。

    向连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一边的拓拔燕,拓拔燕立机知机的站了起来,抱拳向众人一揖:“末将告退。”

    郭显成点了点头,“你去吧,我已经知会了后勤的高将军,马上便会给你划一片营地,拨付相应的物资,先安顿下来吧。”

    “多谢郭将军,多谢曹大人。”拓拔燕连声道谢,转身走出了大帐。

    大帐里只剩了三人。向连拖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一边揉着因为长途骑马而显得酸涨的大腿,一边看着二人,苦笑着摇头。

    “全完了。明军在中平郡大胜秦军,邓朴被秦风杀了,邓素也死在战场之上,邓氏的两万骑兵全军覆灭,陆大远的一万精锐被包围最后投降,卢一定率领最后的秦军一路跑回到了开平郡。现在邓氏边军一片混乱,军心士气基本等于没有,大败已经不可避免。”

    向连说完,大帐之内顿时陷入到了一片死寂当中。

    不论是郭显成还是曹辉,都曾设想过秦军会失败,但万万没有想到,失败得如此彻底,连主将都被宰了。

    “邓朴是宗师,秦风是怎么杀他的?”曹辉喃喃地问道。

    向连叹了一口气:“具体的情况不是太清楚,从各方面汇集起来的情报看,是邓朴想要在混乱的战场之上击杀秦风,以便能最快的让明军崩溃,但结果却是他杀秦风未果,自己反而被秦风杀死了。他们两人在战场之上单挑,邓朴输得干干净净。”

    郭显成与曹辉两人面面相觑。

    “单挑?”两军对垒,千军万马之中,他们两人怎么也无法想象是如何单挑的。

    “具体情况不清楚,但从逃回来的秦军那里听说,的确是单挑,当时秦军与明军混战,他们两人却在另一侧单挑。”

    “越级而杀!”郭显成瞪大了眼睛,“一个九级杀了一位宗师,曹大人,你知道以前有这样的事情吗?”

    “有!”曹辉手微微发抖。“千年以前,李清大帝便做到过越级而杀。”

    郭显成眨了眨眼睛,突然之间打了一个寒噤。

    曹辉咽了一口唾沫,“那邓素又是怎么死的?”

    “被陈志华一箭射死了。莫洛的穿云弓落在此人手中。”向连道:“郭将军,曹大人,邓氏完蛋了。明军在中平军虽然军队不多,但如今却是士气高昂,反观秦军,几乎可以算是全线崩溃。驻扎在龙游县的明军宝清营在江上燕的率领之下,第一时间便攻进了开平郡,面对着数倍于他的秦军,几乎是势如破竹,秦军根本就没有再战之心,明军旗帜所到之处,望风而逃。我离开的时候,明军的洪水营,巨木营,一个骑兵营,甚至还包括了秦风的亲卫烈火敢死营,已经尽数杀入到了开平郡内。”

    “肖锵在干什么?他没有出兵援助吗?”郭显成问道。

    向连摇了摇头:“虎牢关肖锵不会出兵,如果是邓朴胜了,他会出来锦上添花,但现在邓朴大败亏输,此人恐怕想得是自立门户,成为一个新的邓氏,而不会想着如何去挽救邓氏。”

    郭显成叹息:“秦国如此,怎能不败?李挚在时,所有的矛盾都被他压制着,现在他不在了,这些积压已久的矛盾便完全爆发了出来,一发而不可收拾。明楚两国,联手杀李挚所带来的效果,正在一点一点的显现,秦国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会陷入内部混乱当中。秦风此人,深谋远虑,走一步想三步,先吞越,再谋秦,城府之深,让人思之胆寒。”

    曹辉也是默然无语,想到往事,当真恍如一梦。秦风,那个当年被他在落英山脉之中追杀上千里,死去活来好几回的小小校尉,现在居然已经能手刃宗师,成立偌大一个国家,当上了皇帝,这种事情,便是想想,也觉得荒谬,但却真真实实的发生在自己的眼前。

    “向连,具体讲讲吧,我很想知道,秦风到底是如何击败秦军的!”相比于别的,作为一名统兵大将的郭显成,更关心秦风是如何击败邓朴的。

    邓朴的这支秦国边军,战斗力之强悍,他是深知的。特别是两万骑兵,更是邓氏的核心力量,便连龙镶军,对上他们也是不敢掉以轻心的。

    向连点了点头。理了理头绪,开始给郭显成讲述开平郡的这场决定了整个战争走向的决战。

    半个时辰过去,大帐内再次沉默下来,向连不是空手回来的,此刻摆在郭显成,曹辉面前的是一副完整的明军重步兵盔甲和武器以及一名轻骑兵的全套装备。

    “养虎为患,不外如是也!”曹辉突然感叹起来。“郭将军,准备撤兵吧,退守丰县,我要赶回到长安去,向陛下禀报。”

    郭显成沉默点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