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65.第765章 两个脑袋

    青铜峡口,有一个小小的明军哨所,只不过有数个士兵在这里值守。自从秦风建立大明政权之后,青铜峡已经成为了连接沙阳,长阳,正阳最重要的通道。而沙阳和正阳也一起合力,在青铜峡内修建了一条官道。平常这里都是人来人往,商队川流不息,自从发生战争之后,这条本来热闹的商道顿时就冷清了下来。正阳郡在这里建了一个哨所,原本是警戒沙阳郡失守之后,齐军会从这里杀过来,像这样的哨所,在青铜峡内每隔十里便有一个,不过随着正阳战争的结束,而沙阳郡战事又在刘兴文,陈家洛的持续抵抗之下,坚持到了现在,青铜峡内的哨所已经陆续撤除,只余下了峡口的这最后一个还没有来得及撤掉。

    此刻,驻扎在哨所里的几个官兵,正目瞪口呆地看着远方,如雷的马蹄声,旋风一般扑过来燕人骑兵,让这些官兵一时之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蛮人不是在正阳郡城之下全军覆灭了吗?怎么还会有这么大规模的一支骑兵杀过来了?呆楞了半晌,一名伍长突然大叫了起来:“还楞着干什么,快跑啊!”

    这一声叫,惊醒了还在发楞的其它士兵,众人一声喊,撒丫子就往一边的山坡之上跑去,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骑兵如风而来,踏平了简易的哨所,为首的一员将领更是抬手一箭,将旗杆之上高悬的大明日月旗射了下来,唿哨声中,一众骑兵风一般的奔进了青铜峡,沿着官道向着沙阳郡内疾驰而去。

    只能蹄声渐远,刚刚狼狈逃到山坡上去的几个士兵终于向回奔来,不过与先前上山时的狼狈不同,下山的他们,身手显得极为矫健,一看就不是普通的士兵。

    为首的一人,站在已经被踏碎的哨所之上,挥了挥手:“找找,看看有什么东西留下来。”

    另外几个士兵立时便在一地的破烂之中寻找着,半晌,一个士兵拿着一支箭奔了过来:“头儿,箭上有个小竹筒,竹筒里有信。”

    千面两眼一亮,伸手抢过箭,从箭下的竹筒里掏出一张不到一指宽的纸条,扫了一眼,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笑容。

    “头儿,咱们这到底是在干什么啊?”一名士兵不解地问道,“这支骑兵里有我们的人?这支箭就是他留下的?”

    千面抬头扫了那士兵一眼,眼神凌厉,那士兵也有些心虚的低下头,鹰巢中人,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他今天这一问,可算是犯了忌讳了。

    看完了纸条,千面将纸条揉巴揉巴,塞里嘴里嚼了嚼便咽了下去,几脚踢开被踩烂的木板,从里面翻出了一个小板凳,原地坐了下来。

    “休息一会儿吧,今天晚一点,我们还得进青铜峡一趟。”他吩咐道。

    “头儿,要盯着那些骑兵,咱们现在就该出发吧,我去后头把马牵过来。”一名士兵提醒道:“再过一会儿,咱们可只能看他们的马蹄印子啦!”

    “盯那些骑兵干什么?”千面摆了摆手,“等晚间咱们去收两颗头颅。”

    “两颗头颅?”众人都有些懵。

    “对啊,两颗头颅!”千面淡淡地道:“叛徒,从来都是没有好下场的。”

    青铜峡内,数百骑兵们一边纵马奔腾,一边高声欢呼着,现在,他们安全了,他们的马上鞑链里,都装着这一次横穿大半个正阳郡抢来的金银细软,只要到了齐国,便能过上逍遥的日子了,再也不用担惊受怕。

    说起来,他们可真是从来没有过过多少好日子,在山里苦,下了山以为要享福了,没想到被明军打得大败,然后被封锁在北地四郡,日子过得还是一样的苦。只到拓拔燕的到来,成了他们这支骑兵的首领,他们的日子总算是有了改善。至少不用为吃喝而发愁,隔三岔五还能大吃大喝一顿。

    而更为重要的是,在这次的大惨败之中,数万燕军不是战死便是被俘,而只有他们,在拓拔燕的的率领之下,逃出了生天,这一路之上有惊无险,现在更是胜利在望了。

    随着空中的太阳渐渐西斜,峡谷之内的光线也慢慢地黯淡了下来,拓拔燕举起了手,狂奔的骑队逐渐减速,最终停了下来。

    拓拔燕翻身下马,看着身后,大声喝道:“弟兄们,天下黑了,马儿也累了,先休息一会儿,埋锅,生火做饭,吃饱喝足再走。”

    慕容海大声答应着,士兵们也纷纷下马,这一路之上,他们已经习惯了对拓拔燕惟命是从,因为他们的老大从来没有错过。

    “拓拔将军,现在休息不大好吧?我看咱们还是先出了青铜峡,到了沙阳之后再说吧!”李维走到拓拔燕的身边,道。

    “是啊是啊!”葛维也走了过来:“拓拔将军,这里可还是明军的地盘,随时可能有追兵来的,而且这一生火造饭,炊烟升起,也极易暴露目标啊!太危险了,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吧。”

    拓拔燕翻了一个白眼,“人受得,马可受不得,二位不是骑兵吧?知不知道战马就是我们的第二条命,是我们最忠实的伙伴,这都跑了半天了,没看见马儿都在吐沫了啊!”

    “可是明军随时都有可能追上来啊!”李维有些急了。

    拓拔燕哈哈一笑,“明军?二位,我拓拔燕带着这八百骑兵横穿了大半个正阳郡,明军从来都是跟在我们后头吃灰闻屁,有什么可怕的。追我们,那他们也要有骑兵啊!二位都是将军,胆子这么小?”

    被拓拔燕抢白了一顿,李维葛乡二人都是脸色发红,这些日子,他们的确已经给吓破了胆。好不容易碰上了拓拔燕,大家难兄难弟,不过这拓拔燕手里还有八百骑兵,可就成了一条可抱的大腿。

    二人讪讪地对视了一眼,冲着拓拔燕翘起了大拇指:“拓拔将军好胆色,我们佩服之至。”

    拓拔燕大笑:“二位武道修为不差,以后跟着我到了齐国,就吃香的喝辣的吧,知道我在齐国的靠山是谁吗?是曹辉曹大人,当年我护送前越太子,就是交到了曹大人手中,当时曹大人可是极力邀请我呢,不过当时我一心想要为大燕效力,这才回绝了他。不过也说了,我什么时候去投奔他,他都是畅开大门迎接我的。”

    听说拓拔燕的靠山竟然是齐国曹辉,李维葛乡二人不仅又惊又喜,他们现在可是除了自己,啥也没有了,在齐国也没有什么靠得住的人,如果能借着这拓拔燕贴上曹辉,那可就找到了一条粗得不能再粗的大腿了。

    一想到这里,二人对于拓拔燕的笑容更加谄媚了几分,阿谀之词滚滚而出,马屁拍得山响,拓拔燕也是坦然受之。

    峡谷之内,气氛轻松,一口口的铁锅内,香气四溢。拓拔燕摸了摸肚子,伸手招来了慕容海,“慕容海,过来。”

    慕容海小跑着过来:“大哥,啥事?”

    “还没熟啊?我可都饿了。”拓拔燕问道。

    “马上就好,我这就去给大哥盛一碗过来。”慕容海笑着转身。拓拔燕一伸手抓住了他的手,回头看着李维和葛乡:“给二位将军也盛一碗过来,怎么说过去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不能让他们也跟士兵们一样去排队盛粥吧?”

    听了这话,李维与葛乡二人感激的冲拓拔燕连连点头,而被拓拔燕遮住了脸的慕容海却是一怔,因为拓拔燕握住他的手的同时,塞给了他一小包东西,小手指更是在他的掌心里挠了一挠。

    他与拓拔燕在一起也有快两年时光,立时便明白了拓拔燕的用意,这小包里,自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只是他有些不明白,怎么老大现在就要干掉这两个家伙了呢?话说这两个家伙武道修为可真是不错,如果带到齐国去收服了也是两个好帮手嘛!

    不过老大的决定自然是不容更改也不容质疑的,这些想法只是在他的心中一闪而过便被他自动抹去,当拓拔燕转过身来的时候,慕容海已是恢复了正常,冲着那两人笑了笑,转身向着远处的大锅走去。

    片刻之后,他端着三大碗香气四溢的粥走了过来,粥是白粥,不过里面加了不少的腊货,还有士兵们随手在溪水边采摘来的一些野菜,白,红,绿,光是色泽,已经是让人食指大动了。

    “快吃吧,喝完了粥,再拾掇拾掇,马儿也休息的差不多了,我们便该赶路了。”拓拔燕举起手里的粥碗,冲着李维葛乡二人道。

    拓拔燕给慕容海的自然不是江湖之中那种下九流的迷药,而是鹰巢自舒畅那里讨来的方子配制的好东西,效果之佳,远非一般人能够想象。

    李维葛乡二人一碗粥下肚,已是如同一根木头一般卟嗵两声载倒在地上。

    “老大,怎么要做了他们?”慕容海走了过来,伸脚踢了踢两个昏迷不醒的人:“老大从哪里弄来的迷药,如此厉害,这两个家伙武道修为不错,居然能一点反应也没有就着了道!”

    “你忘了你老大以前是干什么的了?”拓拔燕嘻嘻一笑,“这可是居家旅行,杀人放火的必备佳品。至于为什么要做了他们嘛?哼哼,如果不是这两个家伙,我们大燕岂会上这么大一个恶当?要不是他们,我们现在还在北地四郡好好地呢,至不济,咱们还可以退回到山里去,现在倒好,啥都没有了,不就是这两个货给害的,看到他们我就想做了他们给咱们死去的弟兄报仇,只是这两个家伙武道修为不错,我不想兄弟们再多做无谓的伤亡,好不容易逃出来了,死在这两人手里多划不来,瞧现在,这两人没了戒心,收拾起来多容易啊!”

    拓拔燕狞笑着拔出了刀,毫不犹豫地挥手一刀斩下了李维的头颅,抬眼看了一下慕容海,慕容海嘿的一笑,抽刀,一刀斩下了葛乡的人头。

    “将这两个人头摆在大道之上,想来不久之后明军便会追来,这两个家伙,便算是我们留给他们的礼物吧,哈哈哈!弟兄们,快吃,吃饱了,老大带你们去享福啦!”拓拔燕大呼道。

    峡内再度响起欢呼声,对于死了两个人,他们眼都没有眨一下。惹了老大不快,那死得一点也不冤枉。

    夜已深,峡谷内再度响起了马蹄之声,几匹马停在了先前蛮军停留的地方,看着那两颗端端正正的摆在道路中间的脑袋,千面纵声大笑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