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64.第764章 还打吗?

    两人找了一处地方坐了下来,舒畅看着秦风,忽然便笑了起来。

    “秦疯子,宰掉一个宗师,感觉是不是很爽?”

    秦风摇了摇头:“险死还生,那感觉跟当年死里逃生没有什么两样?越级而杀,这种事情,以后还是不要做得好。”

    “可你毕竟还是成功了。”舒畅大笑起来,“现在如果你对上当年的李挚,能不能打赢?”

    秦风认真地想了想:“打不赢,不是力量上的,而是经验上的。李挚,卫庄他们已经走到了我们能想到的人类武道的尽头了,你想想,我们为了杀掉李挚,费了多大的事,出动了三位宗师,而且其中两个还让李挚投鼠忌器,最后一个毕万剑,名声虽然没有他们大,但实际的战斗力并不输于李挚,即便是这样,我们也付出了代价。”

    “好了,不说这些,反正现在李挚死了,也就是说,你的对手,以后也不过区区两三人,而这两三人之中,有两个想来也不会成为你的敌人。”舒畅想了想,道:“对了,刚刚你醒来的那一刻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是怎么一回事?”

    “混元神功练化了邓朴庞大的内息中的绝大部分,但还有一些却是不会被接纳的,无法转化,这些便只能将他排挤出来。”秦风道。

    “只是一些不要的废弃渣滓,就有如此大的威力,险些便要了我的命去,要不是霍光见机得快,我大概现在就只剩下肉块块了。”舒畅心有余悸地道。

    “邓朴终是宗师。”

    “看来你以后还会不断地给我惊醒,我可没有想到混元神功还有这样能转化对手内息的功能,秦疯子,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以后不是有了一条捷径可以走?”舒畅瞪大眼睛看着秦风。

    秦风连连摇头:“你想得太多了,如此杀邓朴,是我想了很久的一件事情,我体内的情况你很清楚,但这一次的风险实在是太大,而且他已经无法再容纳什么了,而且你觉得一个人吃到了天下最美味的食物之后,再给你一个窝窝头,你会觉得有味吗?”

    舒畅搔了搔脑袋:“那也是,除非是卫庄这个级别的。”

    “真要是卫庄这个级别的,别说转化,直接就将我撑爆体了。”秦风笑道:“以后就是自己的一个缓慢积累的问题了,而且到了现在,想要更进一步,难度可是以前的千倍万倍。你的伤不要紧吧?”

    “没事儿,我是谁?我是天下第一的神医,自己这点小伤,弹弹手指就治好了。”舒畅鼻孔朝天,一脸傲然。

    “这两天,国内有什么消息传过来么?”秦风问道。

    “有。正阳郡下,我们已经取得了大胜,燕军几乎全军覆灭,慕容靖以下,燕军将领死伤无数,美中不足的就是慕容宏突围而出,现在吴岭率部穷追不舍,已经将他撵到了山里。当初你找吴岭来,不就是因为这一点吗?”舒畅笑道:“不得不说,你可真有先见之明,吴岭是个狠人。”

    “各人都有各人的用处。只要把他们用对地方。”秦风笑道。

    “对了,正阳郡城之下,俘虏了数万蛮人,还有原来李维葛乡的部下,这些人如何处理,还没有一个定论呢?”舒畅又冲着远方努了努嘴,“现在又多了一万秦人,对了,想来接下来会有更多的俘虏。”

    “这个以后再说。李维葛乡还是没有抓到?”

    “这两个人滑溜得很,又是本乡本土的,现在军队在抓紧搜捕,鹰巢也在寻找他们,落网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这两个人必须找到。”秦风的脸色沉了下来,“这两人不抓到,正阳的问题就不算彻底解决。”

    “那倒是。这一次出乎意料之外的倒是沙阳郡,刘兴文的表现很出人意料啊,当然,你媳妇在哪里也起到了不小的作用,他们在丰县顶了半个月,这可真是了不起的成绩。现在他们已经退到了太平城。那个陆一帆,听说又立了大功,最后不但救了刘兴文,还救了你媳妇。他们被曹辉包围在了马家店,引诱得雁山守军出击救援,齐人是想乘机夺取雁山军寨,然后长驱直入太平城,大冶城,险些就让他们得逞了,不过最后陆一帆杀了出来,带了三千矿工营的预备兵,还有数万百姓青壮,生生的将战局扭转了过来。那个金圣南也是个杀伐果断的角色,居然敢畅开太平城,大冶城的武库,军工坊,任由百姓自取盔甲武器,与其说是他们击败了齐人,倒不如是把齐人给吓退了。”舒畅开心地道。

    想到上一次看到陆一帆这个肉球,秦风也大笑了起来:“这个陆一帆,的确是一个福将,上辈子也不知积了什么德,别人立个功劳拼死拼活,他往往都会在最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最正确的位置之上,立功就像喝水一般。快成我们大明的吉祥物了。”

    “你准备给这个吉祥物升升官?”舒畅笑道。

    “该是他的,就是他的。”秦风道。“虽然说沙阳打得不错,但毕竟现在齐军已经兵临沙阳城下,沙阳这一次的损失不会小,沙阳,正阳这是我们大明的两大重地,这一场战争,两地都陷了进去,等战争结束之后,得与齐人好好算算这笔帐。”

    看着秦风沉下来的脸,舒畅点点头:“当然得算,正阳郡的主力已经在向沙阳移动,齐人的好日子没有几天了,如果齐国不想与我们全面开战的话,那就得该想想怎样与我们谈了。秦国,你现在怎么看,有什么打算?”

    “开平郡我们肯定是要拿回来的。至于其它,要看实际情况而言,我们虽然击败了邓氏,但说实话,现在的我们也是强弩之末,想大规模进攻秦国是不可能的,而且如果受到太大的压迫,反而会有利于秦国内部抛弃本身的矛盾而团结起来一致对外,这就不是我想看到的了,所以,压力要有,但这个压力一定要在秦人的承受范围之内,并且要让他们切实地感到这一点,以免他们狗急跳墙。”秦风缓缓地道。

    “也就是说,对秦战争,差不多快要结束了。”舒畅道。“这一次秦国会如何对付邓氏?”

    “如果我是邓洪,会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立即离开雍都,回到边军之中,一来可以稳定士气,二来也可以避开雍都马上肯定会到来的倒邓洪流。”

    “他不见得出得来。”舒畅道:“秦皇马越,太子马超都不是泛泛之辈,岂会放过这个收权的大好机会,只怕邓洪出来了雍都了。秦疯子,你觉得秦国皇帝会杀了邓洪吗?”

    “我倒是巴不得。”秦风一笑:“但他们不会那么傻,毕竟邓洪还是有一定力量的。所以在这些力量没有完全被秦国朝廷收伏,邓洪就还会活着,当然,会很憋曲的活着。”

    “秦国这下子要热闹起来了,皇帝要收权,邓氏要自保,卞氏原本已经跌落到了谷底,可这样一来,他们的力量便又起来了,还会不会像以前那样完全依附于皇室可就说不准了,再加上一个肖锵要自立门户,嘿嘿嘿,一幕幕大戏上演,定然精采之极。”舒畅作抚须状,摇头晃脑。

    “乱好。”秦风微笑:“就像齐国一直希望我们大明内乱不止一样,现在我们出希望秦国内乱不止,好让我们一点一点的慢慢地吸食他们的血肉来壮大自己。”

    “陆大远,你见见吗?”舒畅扫了一眼远处,仍然显得有些惊魂未定的陆大远以及一众秦将,问道。

    “见见吧!”秦风冲着不远处的乐公公招过手,“去请陆将军过来。”

    陆大远恭恭敬敬地大礼参拜,抛开两国之间现在的敌对不说,他对眼前这个人充满着敬畏。

    “陆将军,你我也算是老熟人,想必你也很清楚,这一仗不是我们要打的。”秦风站起身来,看着先前的战场,战死士兵的遗体虽然都已经收敛下葬,但斑斑血痕却仍然清晰可见。“明秦之间的友益,被你们亲手撕碎了。”

    陆大远垂头不语,对于这件事情,他的确没有什么可辩解的,胜了,自然一切都有道理,但现在败了,收获得却只能是耻辱以及背信弃义的名声。

    “做错了事情,肯定是要付出代价的,所以接下来我会与邓洪好好谈谈。”秦风看着陆大远。

    “您愿意与大秦谈判?”陆大远又惊又喜的抬起头来,对方不痛打落水狗,颇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死得人够多了,血也流得太多。”秦风道:“我不想打了,当然得谈,当然,如果谈不好,就只能接着打。所以陆将军,不但是你,你所有的部属,都不会受到苛待。所有人的生命安全都是有保障的。”

    “多谢陛下仁心仁怀。陆大远感佩不尽。”陆大远真心实意地拱手致意。

    “接下来会对你们进行安置,但我希望你们呆在大明的这段日子,能够安安份份的,别闹出什么事来,否则那可就不好看了。”秦风看着陆大远,语气犀利了一些,“在迫不得已的时候,大明的钢刀也是能见血的。”

    “绝对不会。”陆大远立即道。

    “那就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