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62.第762章 赢了?

    龙游县城,江上燕有些疲惫地回到了城门楼子里。将染血的双刀搁在桌子上,连盔甲都没有卸掉,便将自己一下子掷到角落里的一张简易的床上,片刻之间,便已是鼾声大作。

    他现在是明符其实的孤军守孤城。秦军的两万骑兵和一万精锐步卒绕过了龙游城,去攻击自己身后的皇帝率领的主力,他们的目的是干掉皇帝。如果成功,龙游县城便会成为大海之中的孤舟,不可能支撑太久。

    对于这场战争,他的确是心里一点底儿也没有。如果明军主力全出,他相信绝不会输给秦人,但现在,明国本来就有限的战力,却投入到了三个战场之上,除了正阳郡,其它两个方向上都处于绝对的劣势。

    皇帝再神勇,麾下也不过只有两个骑兵营再加上一个矿工营,面对的却是倾巢而出的秦国的主力,哦,对了,还得再加上一位宗师邓朴,这样的力量,显然比明军要强大得多。

    秦军的主要力量走了,但留在龙游县城的还有数万军队,当然,其中真正强悍的最多两万人,其它的,称之为辅军更合适一些。不过这也够他喝一壶的了,秦军的悍勇,可真不是盖的,打起仗来那种不要命的劲头,让与齐人打了多年仗的江上燕也是心有余悸。

    都说齐人是天下第一强军,但真要论起悍勇来,那还得数秦人。

    这段时间的战斗,每一次对手的攻城,都会无一例外的杀上城头,如果不是来了一个宗师贺人屠,江上燕可真不敢说自己当真就能守住城了。哪怕秦人的主力走了,但剩下来的,可也并没有坐等着前方传来喜讯,他们的攻击虽然稍有减弱,但却仍然在持续不断的向着龙游县城施加压力。

    好在宝清营虽然在明军战斗序列之中有些异类,到现在仍然明不正言不顺,但秦风却显得很大气,不论是军饷还是装备,丝毫没有把他们当作外人。明军的军饷在这天下的军队之中还真是头一份儿,比起自己在楚国时强得太多,现在自己麾下剩下来的一小半楚军,颇有些乐不思归的意思,同样是拿钱卖命,但在这里拿的钱却比在楚军序列之中拿得多得太多了。一名稍有资历的士兵,所得的饷银,养活一家人是绝对不成问题的,更别说军官了。

    而武器装备,更是让江上燕震惊。他的宝清营在战前不久,刚刚全体更换了防护盔甲,以前只有军官才能穿上的那种明光凯,现在装备到了每一个士兵手中。明光凯打制耗时耗力,在楚国时,都是人工打制,一锤一锤敲出来的,根本不可能大量产出,很显然,明国制造这种明光凯已经找到了新的办法,否则不可能如此大量的生产出来。

    新式的弩箭,石炮,在保证杀伤力不减的情况之下,却去除了原先的笨重,不易搬动,射角固定等毛病,这使得这些原本用来守城的武器,居然能在野战之中使用。江上燕虽然还没有在野战之中使用过这些东西,但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将领,他当然能瞧得出来这些改变所带来的战斗方式的改变。

    作为每名士兵标配的环首刀,锋利程度让人咋舌。能轻松地削断秦人的长枪枪杆,斩断秦人的绝大部分武器。

    武器与盔甲,是士兵的第二生命,这些东西的强悍,换来的便是更高的士兵的战斗力以及士气,士兵们结结实实地看到了朝廷为保护他们的性命而作出的努力。

    这样一支军队,明国的确养不起太多,江上燕曾悄悄地算过自己一个营的综合花费,武器盔甲,给养,军饷,平时的生活费,训练费以及其它种种花销,得出的结论让他震惊,自己五千人编制的一个营的费用,就算是放在以富庶闻名的楚国,也足足能养活两万人的一支楚军。

    如果按这个数目来算的话,现在接近十万人的明军,花掉的其实是四五十万楚军规模的费用。

    秦风的这个策略,江上燕说不上是对还是错,但对于士兵来说,当然是极好的,而对于民生来说,节省下来的大量劳动力,又可以创造出大量的财富。

    秦风是一个好皇帝,这一点,贺人屠的确没有说错,哪怕在感情之上有些难以接受,但他还是不得不承认,在很多方面,秦风比楚国的皇帝闵若英要做得更好一些。

    可自己还是楚国的将军啊!

    平时经常想着自己尴尬身份的江上燕,此刻却是想不到哪么多了。身子一沾床,便睡得跟一头死猪一般。太累了,秦人很明显是想用车轮战来累死他们,不但精锐士卒轮番上阵,便连那些辅兵也开始了攻击。说是辅兵,也就是装备差了一些,训练差了一些,但打起仗来,不要命的劲头儿倒是一脉相承。

    似乎是刚刚睡着,江上燕便被惊醒。

    门被大力轰开,自己的副将候亮带着一股巨大的风冲了进来,一跃而起的江上燕手刚刚握上双刀的刀柄,便又将自己重新丢回到了床上,闭着眼怒喝道:“候亮,你他娘的慌个什么劲儿,秦人打上城头来啦,我咋没有听见声响?”

    “将军,骑兵,骑兵!”候亮脸色通红,连说话都有些哆嗦起来了。

    一听这话,江上燕一骨碌地爬了起来:“你说秦人的骑兵回来了?”他厉声喝问道。

    “是,是!”候亮连连点头。

    江上燕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完了,完了,皇帝老子完蛋了,被邓朴收拾了,老子们现在当真成了孤军了。”

    候亮拼命的摇头着:“不,不是的,不是的。”

    “什么不是的?”江上燕吼着,提着刀便向外走,“秦人肯定马上又要来干咱们了,走,上城。”

    候亮紧追着往外走的江上燕,边走边道:“将军,不是这样的,骑兵是回来了,不过只回来了不到两千骑,看起来,慌不择路,而且旗帜不振,看起来倒像是打了一个大败仗似的。”

    江上燕猛地停下脚步,砰的一声,只顾说话的候亮一头撞在江上燕宽阔结实的后背之上,一个踉跄,倒退了好几步。

    “你说什么?”

    “好像秦人的骑兵打了一个大败仗逃回来的。只有不到两千骑,狼狈得很。”候亮兴奋地道。

    江上燕歪着头看着候亮,脸色也是急剧变化,半晌,提着带血的刀指着候亮:“你个猴崽子,难道说话不能一气儿说完吗?说一半吞一半,你是要急死我啊,打胜仗了,逃回来啦?这么说皇帝老子干赢了,哈哈哈,快,去瞧瞧!”

    看着江上燕风一般的往外窜去,候亮做了一个鬼脸,什么叫自己说一半吞一半,是你根本没有给我说完的机会好吧?

    当然,上司永远是正确的,候亮不会去争个短长。

    江上燕三步并作两步的窜到城头,贺人屠早已站在了那里,正背着双手看着远处的秦军大营。

    秦军大营里的现在已经灯火通明,而且人声鼎沸,不像是要发动又一次的战斗,反而像是慌乱到了极点。到处都是奔跑的人群,鼓声,号声,响成一片。

    “皇帝胜利了!”贺人屠背着手,没有看江上燕,语气听起来也很平淡,“邓朴回不来了,看这样子,邓素能不能回来都成问题。”

    “居然,居然打赢了?”江上燕的语气之中,仍然带着不敢置信的意思。

    “我从来就没有担心过皇帝会打不赢。”贺人屠转头看着江上燕,笑道。

    江上燕嘿嘿一笑,心道这可是马后炮,你刚来的时候可没有这样说过。

    “江将军,现在有一个天大的功劳摆在你面前,敢不敢率军出城,现在秦军乱成一团,趁热打铁,去揍他们的屁股,捅他们的菊花,敢不敢?”贺人屠笑吟吟地看着江上燕。

    江上燕一怔,连连摇头:“贺老,别开玩笑,就算秦人被皇帝揍了一个满脸花,单是这城下的敌人,算得上精锐的还有一两万人,其它的还有两三万,那也不是好惹的,我这城里,能战的士兵最多还有三千多不到四千,我可不想逼得他们狗急跳墙。再说了,现在指挥秦军的卢一定那也不是吃素的。我可不想为了功劳连命都不要,自己的命也就罢了,几千士兵的命可不能随便拿来开玩笑。”

    贺人屠两手一摊,“那你就只能站在这里看风景了。”

    “没啥,看看风景也是不错的,等明儿确切的消息传来,我再带着兵追着他们的屁股去,有机会就捅一下,没机会就缀着。看来这一次,皇帝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至少要将开平郡拿回来。”江上燕道。“对了,贺大师,你说邓朴真得死了吗?”

    “邓朴如果没有死,这些骑兵慌什么?秦军又慌什么?”贺人屠大笑:“现在这卢一定恐怕得担心自己的身家性命啦,邓朴死了,邓氏败了,想要他命的,可不仅仅是我们大明,就算是在他们国内,等着要收拾邓氏的人,也不少呢!”

    江上燕听完这几句话,站在哪里,撮起了牙花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