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62.第762章 宗师

    横甸,陆大远率领一万秦军,向明军投降了。

    一万秦军,放下了武器,他们被集中到了一个营地之中,营地很小,一个帐蓬里塞十几个人,躺都没法躺,大家只能挤着坐在一起。几十名校尉以上的军官,被拘在了铁甲军中。而在营外,铁甲军布置了密密麻麻的弩机,石炮,如果秦军哗变,不等他们爬出高高的栅栏,外面的弩机,石炮,便会让他们付出惨重的损失。

    明军不得不这么做,因为他们的主力离开了,于超的骑兵营,刘志华的洪水营,刘金华的巨木营,还有敢死营一部,现在都正在扑向龙游方向,扑向开平郡的方向。

    在横甸,只有一千余铁甲重步兵和一千名敢死营骑兵,两千余人看管上万的战俘,大家不得不小心一点。

    起初秦军自然是不安的,但好在除了防备严密之外,明军再也没有其它的动作,这种不安便也渐渐消散,而且现在他们的将领全都不在营中,群龙无首,所有人基本上都处在六神无主之中。

    这几天给他们的冲击太大。先是骑兵大败,邓朴,邓素阵亡,接着又是陆大远突然宣布向明军投降。一连串的震动,让所有的秦军一时之间都还没有回过神来。

    现在还在横甸的明军,心思也并没有放在这些战俘身上,甚至也没有放在已经在陈志华指挥下开始反攻的主力部队之上,所有人的注意力,现在都集在了皇帝秦风的身上。

    已经整整两天了,秦风仍然像一个雕塑一般,保持着他结束与邓朴相斗时的姿式。

    数十名秦兵将领远远的坐在一边,也有些好奇的望着这边。绝大部分是因为好奇,明国的皇帝这是在干什么?

    “皇帝单挑你们的邓朴大将军,击败而且杀死了他。”霍光不惮于再一次打击以陆大远为首的秦将的自尊心。

    陆大远满脸的都是不敢置信,邓朴是宗师,而秦风,据他们所知,最多就是九级巅峰而已,这怎么可能?

    霍光要的就是对方的这份不信,他哈哈大笑道:“我知道你不信,可是陆将军,你很幸运,或者在下一刻,或者还需要一点时间,你会见证一个奇迹。而作为这个奇迹的见证者,说不定你也会载入以后大明的史册当中。”

    听了这话,陆大远苦笑,载入明军史册或者会有,但只怕更多的是因为他是第一个下令全军向明人投降的秦军将领吧?

    舒畅坐在离秦风不远的地方,侧耳倾听着秦风的呼吸,现在他可是不敢再去碰秦风了,当时强行替秦风诊脉,那是不得已为之,他也怕秦风因为杀了邓朴而自己也翘了辫子,但结果显然比他预想的要好得太多。

    就像一个吃得过饱,撑着了的人,秦风现在需要时间来消化邓朴强大的内力。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秦风体内的状况了。

    他托着腮,满眼冒星星地看着秦风,这就是天之骄子啊,做什么都有老天庇佑,做什么都能化险为夷,都能得到别人想也不敢想的好处。

    的确,现在这种好处,便是他想破脑袋也不敢想出来。他从来没有想到过现在的秦风,居然还能转化其它人的内力。

    秦风的呼吸愈来愈悠长,脸色也愈来愈好,显然,一切都很顺利。他现在正在脑海里勾勒着秦风里功德圆满的那一刻的模样。

    秦风的确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

    体内,那道从黑洞底部照射出来的光柱,现在已经越来越淡,基本上已经不可见,取而代这的却是从黑洞上沿一直密密麻麻的延伸到深处的颗颗繁星,繁星转动,愈来愈快,每转一圈,便有一颗更亮的星星从最深处弹出来,飞向秦风身上的一处窍穴当中。

    一颗接着一颗的飞出来,落在一处处窍穴之上,将这些窍穴一一点亮。全身三百六十余窍穴,依次被点亮。当所有窍穴被点亮了以后,体内那满天星河之中的星星又有一些分离了出来,在身体内一颗颗串起来,将那些更亮的星星连接了起来,然后与漫天星河连接到了一起。

    秦风陡然睁开了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舒畅霍的站了起来,便要向秦风扑过去。

    刚刚举步,身边已是多了一个人,霍光瞪大眼睛看着秦风,突然一伸手,揽住了舒畅的后腰,风一般的向后掠去。

    他们刚刚退出不到一丈远,秦风的体内,骤然有一股灰蒙蒙的气劲从休内弥漫而出,如同一道道水纹向外荡漾而出,看起来很美,但真实的情况却让所有人都惊得目瞪口呆,灰色气劲所过之处,无论何物,尽皆无声无息的化为墼粉。

    霍光退得够快了,但那道气劲仍然追上了他,霍光两眼微眯,一掌向前挥出,轰然一声巨响,两道劲力交锋之处,一道深沟犹如刀确斧削一般出现。

    霍光再退开一丈,这才停下了脚步。

    一声闷响,以秦风为中心,方圆一丈之内,地面整整向下坍塌了一尺有余。

    舒畅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刚刚,他居然还想扑上去给秦风一个拥抱,这要不是霍光,他现在只怕比起被这气劲波及的东西也好不了多少,大概要成为一堆肉泥了。

    “狗日的,这是要谋杀啊!”舒畅喃喃地道。

    而更远处的陆大远等人,都是齐唰唰地站了起来,震惊地看着这一幕。

    当满天的烟尘散去,秦风缓缓举步,从内里走了出来,看着舒畅,负手而立。

    舒畅也歪着头看着他,半晌,终于确定不会再有危险了,立时便一跃数尺高,飞快地窜了过去,一个熊抱便搂住了秦风。

    “秦疯子,你终于醒过来了,现在是什么感觉?是不是有一种走了狗屎运的感觉?”舒畅一开口,必然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但满脸的喜色,却是怎么样也掩饰不住。“快跟我说说,宗师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也没啥感觉,就是感觉比以前更有力气一些!”秦风哈哈大笑,看向远处一株孤零零矗立着的大树,曲指一弹。

    不像先前的凌人之威,这一弹看起来便跟普通人曲指弹了一下毫无二致,但那大树布满枝头的树叶,骤然便离树飞起,在空中满天飞舞。

    秦风再一次伸出手去,随意在空中勾画,漫天飞舞的树叶在空中形成了四个大字。

    “大明无敌。”

    霍光看着这一幕,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就是宗师对力量的控制啊,也就是自己怎么也无法走出的这一步。

    秦风手在空中随意勾勒,树叶在空中不停变幻出各种字体,图案,但所有人却完全感觉不到丝毫的气劲外溢。

    陆大远等秦将目瞪口呆,不由自主的缓缓走近,全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特别是陆大远,心中更是震憾得无法言语,他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邓朴便是宗师,但他去清楚地知道,邓朴根本就无法做到秦风现在所做的这一切。

    秦风现在所表现出来的对力量的控制,用出神出化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以前有谁做到过这一点?当然有,便是大秦过去的大帅,李挚。

    可李挚那是多大岁数,秦风多大岁数?他还没有三十岁。

    “原来当了宗师,就可以变戏法了啊!”舒畅乐得哈哈大笑,“以前可没见宗师这么玩过!好玩,好玩,秦风,再玩几个!”

    一边的乐公公已是跪了下来,五体投地,高呼万岁。

    只有霍光,怔怔地看着那些飞舞的树叶,半晌,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跟着那些飞舞的树叶缓缓地比划着。

    秦风看着霍光的动作,脸色微微一僵,却又马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那些被他勾勒出来的字迹缓缓地转到了霍光的面前,绕着他,不停地变幻着。

    霍光却在这一刻闭上了眼睛。

    下一刻,他缓缓地跌坐在地上。

    飞舞的树叶静止在空中,秦风看着霍光,趴在地上的乐公公也察觉到了异常,转过脸,诧异地看着霍光。

    秦风一挥手,树叶纷纷坠地,绕着霍光堆集成了一个圆圈。

    舒畅也有些蒙,走到了秦风面前:“霍光他怎么啦?”

    “或者他能踏出那一步。”秦风笑着走得远了一些,“别打扰他。”

    “他不会也在这里坐上两天吧?跟你一样?”舒畅问道。

    “我在这里站了两天了?”秦风有些惊讶地问道,“我怎么感觉没有多长时间啊?”

    “切!”舒畅翻了一个大白眼,“你眼瞎啊,军队都不见了,去哪里了?都跑去痛打落水狗了。哦对了,忘了告诉你,邓素被陈志华一箭给射翻了,现在邓朴,邓素都完蛋了。”

    “穿云弓,穿云箭,倒是没有让巧手白费这几年的辛苦,这倒是没有想到。”秦风看了一眼远处的陆大远:“陆大远,我认识他,他投降啦?”

    “不错,他走投无路,不得不投降。”舒畅一笑:“倒也是一个识时务的人。”

    “秦国!”秦风突然笑了起来。“现在想必很热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