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62.第762章 士气冰消瓦解

    陆大远并不知道秦风现在的状况。在他看来,对战场的形式把控的如此精准,毫不可惜的舍弃掉逃亡的骑兵而将矛头对准自己以获取最大的利益,也只有秦风这种人才能做得出来。现在的他陷入了绝境,但他并没有完全绝望。

    他在等待,等着天黑下来。

    虽然现在他的士兵已经恢复了大部分的体力,但他并没有在鲁莽的马上开始突围。原因很简单,他休息好了,明军也休息好了。在白天里,明军的骑兵将拥有绝对的优势,他们将在明国步卒的掩护之下,像野狼一般凶残的扑上来,像狐狸一般狡猾的一口一口撕咬自己的血肉,直到将自己的力量消耗殆尽。

    天黑以后,骑兵的优势将会大大减弱,虽然他们还会对秦军造成极大的困挠,但至少,他不是没有办法应对了。夜色,就是他最好的帮手,他有很多种办法,让明国的骑兵付出惨重的代价从而抑制他们的袭扰行为。

    太阳正在一点一点的从地平线上消失,而明军,仍然没有任何动静。这让陆大远有些迷惑不解,自己的打算只是自己的,而同样久经战场的马上皇帝秦风不可能猜不到自己的计划,但明军并没有任何发动进攻的意思,似乎他们在等待着秦军先行发动。

    这让陆大远有些不安。

    当太阳的最后一抹余晖从地平线上消失的时候,从明军的步兵阵容之中,走出了数十个衣衫褴褛,伤痕累累的秦兵,他们正向着陆大远的部队走来。

    这肯定是先前在战斗之中被俘的秦军士兵,但明军为什么要放他们回来?陆大远心中的不安更加的强烈。

    这里面一定有阴谋。是想利用这些士兵瓦解自己的士气?让自己的士兵看到这些被俘秦军的惨状从而消弥他们的斗志?

    陆大远站了起来,死死的盯着那些秦兵。他很想下令自己的弓箭手们将这些人尽数射杀在前方,这是理智的做法。但从感情之上,他无法这么做,而且,他的麾下士卒只怕也绝不愿意他下达这样的命令,或者,这正是明军所想要的,如果自己下达了这个命令,也许就是士气崩塌的开始。

    明军到底想干什么?陆大远挥了挥手,一小队秦军奔出了队列,迎向了那些踉踉跄跄向着这边而来的秦军俘虏。

    两边的人迅速地汇集到了一齐,然后陆大远便看到了自己派出的士兵惊慌的大叫起来,这一小队士兵是自己的亲卫,是秦军之中战斗力最为强悍的一部分,是什么让他们如此惊慌?

    他看到有人跪了下来,有人在号淘大哭,有人则转身向着自己飞奔而来。

    陆大远的心顿时向着无底的深渊沉了下去。

    “陆将军,大将军死了!”一名亲兵大哭着扑倒在陆大远的面前,嘶声吼叫着。

    陆大远脸部完全僵硬了,连一点点表情也做不出来。

    秦军可以败,两军交战,输赢向来都是兵家常事,可他从来没有想过,身为宗师的邓朴,身在大军之中的邓朴,怎么会死在这里?

    邓朴对现在的邓氏意味着什么,对这支军队意味着什么,那是不言而喻的事情。

    邓氏最强的两条大腿,邓方死了,现在邓朴也死了。邓氏,真得是已经走到了末路了吗?

    “不止是大将军死了,邓素将军也死了!”亲兵继续向他诉说着惨痛的事实。

    陆大远的耳朵嗡嗡作响,接下来亲兵说什么他完全没有听到,只是直楞楞地看着那些越走越近的伤兵。

    在他们的中间,几个受伤较轻的秦军抬着两副担架。

    两副担架放在了陆大远的面前。

    邓朴躺在担架之上,脸孔有些扭曲,眼睛睁得老大,陆大远从这位老上司的脸上看到了一种巨大的恐惧感,这让他感到浑身发冷,是什么让身为宗师的邓朴竟然如此的害怕?他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什么事情能让邓朴感到害怕,哪怕邓朴以前还不是宗师的时候,邓朴就是一个勇往无前,视生死如无物的强者。

    他单膝跪了下来,伸手握住邓朴冰冷僵硬的手,一丝内息探进邓朴的体内。

    邓朴的丹田要害,竟然被人震碎。陆大远魁梧的身材晃了一晃,是谁能将一位宗师的丹田轰碎?这世上,除了那有限的几个人,还有谁能做到?可是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陆大远茫然地抬头,看着那些伤兵。

    相比于邓朴,邓素死得就惨多了,他的上身炸开了一个大洞,半边身子几乎没有了。陆大远在仔细检查了邓素的伤口之后,从一片血肉模糊之中,取出了一枚小小的只有平常箭头三分之一大的一枚小小的锥形物。

    看到这个,他的脸色再次变了。

    这是穿云箭的残骸。

    莫洛死后,穿云弓穿云箭已经绝迹江湖战场,现在他又有了新的继承者么?莫洛的七支穿云箭早就耗得一干二净,这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打制出来的神兵利器,大明,又造出来了么?

    一种无力感突然出现在陆大远的心头。

    如果穿云箭重出江湖,现在整个秦军之中,没有谁能躲得过这种武器的突然袭击,那怕是自己,即便是在有准备的情况之下,也只能牺牲士兵的性命还保全自己。

    陆大远站了起来,茫然地看着远处飘扬的日月旗,耳朵里传来的是自己士兵惊惶不安的声音,邓朴邓素战死的消息,如同瘟疫一般在军队之中传播。

    现在他明白明军的用意了,战场之上公开送还邓朴邓素的尸体,目的就是要瓦解自己的士气,邓朴是邓氏的主心骨,更是邓氏边军的像征,现在这面旗帜倒在了战场之上。

    邓氏三子,邓方,邓朴,邓素尽皆死亡。现在的邓氏,除了已经老迈的邓洪,剩下的都根本无法填上这三人死后所出现的巨大的权力真空。

    邓氏,是真的要完了!

    陆大远在心里哀叹。

    只消看看自己部下的士气,陆大远便已经清楚,所谓的突围作战,已经完全没有指望了,现在他的军队,士气已经降到了冰点,或者明军的一次冲锋,便能让他的这支军队,完全崩溃,然后如同那些骑兵一样,沦为明军骑兵追逐的猎物。

    现在他明白,为什么那些骑兵们,根本就不听从他的指令在他的军阵之后集合而后准备再次战斗,因为他们知道,邓朴邓素都死了,他们已经没了一丝一毫的斗志,就像现在自己的部下一样。

    陆大远颓然地坐倒在地上,绝望地仰望着已经变得黑沉沉的天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原本一切大好的形式,会变成现在的兵败如山倒,原本期望的史书留名,秦国大兴,到现在却落得一无所有,国破家亡就在眼前了么?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明国骑兵们点燃了无数的篝火,照亮的半边天空,另一侧的明军步兵方向,也是灯火通明,而与之相对应的,却是被包围的秦军,稀稀拉拉的只有几处火光在闪烁。

    霍光站在陈志华的身边,点头赞赏道:“做得真是不错,天黑了这么久,陆大远还是没有发起突围作战,看来你的计策已经生效了,将邓朴邓素的尸体送过去,瓦解对方的士气,嘿嘿,虽然不怎么光明正大,但的确是有奇效。”

    陈志华微笑着道:“霍兵部,战场之上,两军对垒,根本就谈不上什么光明正大,兵行诡道也,谁想堂堂正正的碾压对方,除非在实力之上占据绝对的优势,否则那就是傻瓜,我们就这点兵力,接下来还要发起反攻,跟秦人秋后算帐,便只能想些不入流的法子了。”

    霍光哈哈大笑,“没有入流不入流的法子,只有有效和无效的法子。陈志华,看来你是已经得了你父亲的兵法真传了。皇帝陛下费尽心力为你打造的一支穿云箭没有白打,邓素死在其上,也算对得起这支穿云箭了。你现在能拉开穿云弓多少了?”

    “竭尽全力,也不过三分之二而已。”陈志华道。

    “不错了,你才多大?”

    “莫洛在我这个年纪,已经能完全拉开了。”陈志华道。

    “不要与别人比,自己做到最好就行了。”霍光微微一笑,“人比人,那还不得气死人。瞧瞧我,现在多心平气和啊?”

    陈志华微笑,心道那可不见得。

    “我把陆丰那一千多铁甲兵也给你调过来,虽然说敌军的士气现在已经基本没有了,但也不排除他们狗急跳墙吧?那一千多铁甲兵也已经休息好了,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好倒是好,可他们来了,皇帝陛下那里?”陈志华有些犹豫。

    “我,乐公公,舒畅,都守在那里,你们的大军就在附近,除非是卫庄这样的人物来了,否则皇帝陛下能有什么危险?你放心吧,陈志华,这一次大战,你的机会很好,好好把握,这样的机会可不是时时都有的。”

    “多谢霍兵部的栽培。”陈志华真诚地道,统一指挥这里所有的军队,而且这支军队里面,多的是资历比自己老的将领,于超,马猴,陆丰,甚至于受伤的邹正,哪一个不比自己的资历老,如果不是霍光发话,他们岂会对自己的命令毫不打折扣的执行?霍光说得不错,这一次做好了,将会成为自己军生事涯之中最为闪光的一笔履历,会为自己以后的官途铺平道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