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57.第757章 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秦风的身体与这世上其它所有武道修练者都不一样,他没有丹田,但也可以说,他全身都是他的丹田。武道修练者以丹田为仓,储存修练出来的内息,丹田之内息愈充盈,则武道一途便走得越远。一到九级便是由丹田之中所储存和能使用的内息来区分。而所谓的宗师,则是更进了一步,他们能将修续出来的普通的内息凝炼成得更精纯,同样一股内息之中所包含的内量,远胜一般的武道修练者。他们对于内息的使用,更为精细,即便是九级的大武者,在与敌争斗之时,也免不了内息的外溢,损耗,但他们却能做到一丝无损的将其用以对敌。他们的丹田所储存的内息,远胜于九级武者,这才是宗师能对九级武者形成碾压优势的真实原因所在。

    秦风杀邓朴,实则是冒了极大的风险,他成功了,但他此刻,却在承受着所冒风险有可能给他带来的损害。

    邓朴所凝练出来的内息,现在全都一股脑地灌注到了他的身体之内。被他盘踞在丹田之内的那个黑洞全都吸纳了进去,现在那个看似无底深渊的黑洞底部光华大盛,一道强烈无比的光柱从底部照射出来,使得原本在黑洞上方的那些繁星都黯然失色。

    而似乎不愿意服输的那些繁星,在秦风体内沉寂了多时之后,又开始缓缓的运行起来,每转一圈,那些星星便显得更亮了一些,而那些从黑洞深处射出来的光柱便黯淡一丝丝,被从光柱之上拆解下来,化为又一颗颗小星星,附着在黑洞的边缘。

    但这还不是邓朴内息的全注,在全后时刻,邓朴不再控制内息的外溢而形成的那些白雾,受到体内邓朴内息的吸引而尽数没入秦风的体内,全并没有被纳入丹田之内的黑洞,而是散布在秦风的四肢百骸之内。而此刻,正在消化没入黑洞之内的秦风本身的混元内息却是再也没有办法去顾忌到这些了。

    即便是邓朴无意识散发到外面的这些内息,也不是一般人能消受的,游走在秦风体内的这些内息,如果是换作是一般人,早就被爆体而亡,所幸的是,秦风在早年练习混元神功的时候,早就死去活来的被暴虐的真气将身体给淬练得坚逾钢铁。但饶是如此,秦风此刻也是动弹不得,一道道真气如同一条条蚯蚓在他体内游动,一丝丝血珠在从汗毛里渗将出来,转眼之间,就已经成了一个血人。

    而这一切,只不过是乐公公转过身喊了几嗓子而已,当他再转过身来,看到突然变成一个血人的皇帝陛下,整个人顿时傻了,一屁股坐在地上,目瞪口呆地看着秦风。

    秦风的感官此刻却是无比的敏锐,周围所有的一切能看到,能听到,浑身无比的剧痛他也根本没有当一回事,因为比这还要痛苦的事情他经历得太多太多,早就不把这种痛当一回事了,只不过是又回到当年而已。

    体内的星河从最初的极缓慢的转动,开始变得慢慢的快速起来,每多一些光芒被从光柱之上拆分下来,化为一颗颗小星星融入星河,便是他将邓朴的内息转化一分,星河转动的速度便会更加快上一分,秦风知道自己不会有危险,他能撑下来,而且随着时间的转化,这种吸纳的速度会愈来愈快。

    只是邓朴作为一名宗师,内息太过于浑厚,远比自己的修为要更浑厚,他不知道自己这一次的吸纳转化,需要多长的时间。

    风声飒然,霍光如飞一般的奔来,落在了乐公公的身边,将乐公公吓了一跳,本能地抓住长鞭便想一鞭挥出,直到看到是霍光,这才敢紧松手。

    “霍兵部,陛下这是,这是?”乐公公紧张地问道。

    霍光向前踏出数步,也是紧张地盯着秦风,缓缓地伸出手去,手指刚刚碰到秦风的身体,那些游走的真气立时便迸发而出,直击他的手指。啪的一声将他的手指弹开。

    霍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冲着乐公公摇了摇头,他也不明所以,但刚刚这一次接触,却让他知道,秦风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陛下没有什么危险。”他冲着乐公公道。

    “但陛下为什么不言不动?”乐公公紧张地问道。

    霍光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陛下杀了邓朴,可邓朴必竟是一代宗师,陛下肯定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或者陛下此时正在给自己疗伤,陛下所练之功甚为神秘厉害,我也不知其详,你在这里护法,我再调烈火敢死营回来保护皇帝,皇帝不动,你们任何人也不许动,不许说话,就在这里静等着。”

    “是,霍兵部!”

    乐公公转头看向战场,那里的秦兵,已经完全崩溃了。此时作战模式已经完全转换为明军追杀秦军的模式,而损伤最为严重的矿工营,此时却停留在原地,开始打扫战场。

    战场之上最大的伤亡并不是在两军对垒之时造成的,而是在这种逃亡与追杀之中形成,一方一旦开始逃亡,便会成为追击一方的羔羊。

    最先糟殃的便是重骑兵。他们先前下马作战,此时逃亡,忙乱之中,不少人根本就找不到马匹,立时便被狂攻而来的重步兵的大刀给砍翻在地。而即便侥幸上了战马的那些,因为灰甲的沉重,战马也无法长时间的这样负重奔跑,这种长距离的奔跑,可不是重骑兵的长项。

    很快,他们便被装备精良的明国骑兵追上,不论是于超的骑兵营,还是马猴的烈火敢死营,手里的战刀,都能轻而易举的破开对手的甲胄。

    邓素心丧所死,重骑兵的损失那能承受,两万骑兵哪怕全军覆灭,但只要二哥还在,便有东山再起的时候,但怎么也没有想到,二哥居然死了,居然会输在秦风的手里。

    他看得清楚,哪怕是身处在激烈的战场之上,他仍然一直在关注着那一边的这场龙虎斗,他亲眼看到,二哥倒了下去,而秦风却依然站着。

    骑兵已经输得一塌糊涂,而明军步卒抢在秦军步卒的先一步赶到,也意味着他们再不走,便没有一丝机会了。

    他必须逃回去,收拢残军,退回开平郡固守。

    这一次邓氏输了,但只要保住现在手头的兵力,至少邓氏还能苟颜残喘。

    陈志华看到了奔逃的骑兵,可惜以他们的速度,是不可能堵住这可缺口的。他们陈氏一家与这支这国边军打了多年,彼此之间可谓是仇深似海,而眼前这样的大好机会,他怎么可能错过,这一次的错过,下一次等到机会,还不知要到什么时候。

    他看到了邓素,那个曾经给陈家兵带来过惨重伤痛的家伙,在奔逃的最前头。他转头四顾,看到一处高地,那下面,将是秦兵奔逃的必经之地。

    “稳住阵容,用弩箭,招呼那些靠近的秦国逃兵!”他厉声对身边的副将下达命令,自己则一带战马,狂奔向那块高地。

    “陈将军,您要去哪里?”

    “杀邓素!”陈志华的声音遥遥传来。

    听到他这个回答的副将,目瞪口呆。

    陈志华抢先一步到了那块高地,翻身下马,他取下背上的穿云弓,拔出那支巧手辛辛苦苦给他打造出来的第一支赤色的穿云箭,将箭扣在弦上,抬弓,瞄准,运功,吸气,缓缓的一分一分的拉开穿云弓。

    弓拉开一半,陈志华已是青筋毕露,嘴鼻隐隐有鲜血渗出,但他的手却仍然很稳。继续开弓,弓弦一丝丝的嵌入他扣住弓弦的三指,鲜血染红弓弦,弓被拉开到了三分之二,再也纹丝不动。

    陈志华不再强求,他知道,这已是自己能达到的最后的极限了。

    “去死!”他在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句,吐气,开声,三指松开弓弦,赤色穿云箭无声无息的离开了穿云弓,在空中一闪而逝。箭一伸出,陈志华也是扑地而倒,穿云弓也远远的摔到了一边,但他却仍然崛强地昂着头,死死地盯着奔逃中的邓素。

    奔逃之中的邓素,突然感受到了巨大的危险降临,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瞄准他的是莫洛曾经威震天下的穿云弓。哪怕陈志华现在只能拉开三分之二的弓弦,哪怕现在只有一支赤色的穿云箭,但杀邓素,却已经是足够了。

    邓素抬头,看到的便是身前的空中突然破开了一个大洞,一只带着尾焰的箭头蓦然出现在他的眼前,他唯一的反应便是抬手,想要抓住那只突如其来的箭。

    箭光无声的穿过他的手掌,没入他的胸膛,这才爆出一声闷响,在邓素的胸脯之上炸出一个大洞。

    邓素仰天从马上倒栽了下来。

    邓朴先死,邓素再亡,秦军连最后的主心骨也倒在了战场之上。

    陈志华踉跄的爬了起来,捡起了穿云弓,拄着弓站在高地之上,仰天长笑。在他站着的高地之下,逃兵疯狂逃窜,身后,明国骑兵正如风一般的追来,一路之上,不停地将落后的秦国骑兵斩落马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