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57.第757章 杀邓朴

    两人再度交手,不再是先前的和风细雨,而是霹雳之声大作,邓朴稳稳的站在当地,一拳一拳击向秦风,秦风却身法游动,如同闪电一般游走在邓朴四周,劲气开始渐渐外溢,稍微靠近两人一些的人马,无不如同大风之中的落叶,被吹得翻翻滚滚的飞向远处。

    一声闷哼,秦风再一次被震飞,平平的躺倒在地上,整个人都呈大字形地摊在那里,这让一边正在与秦军那个九级高手恶斗的乐公公与马猴都大吃一惊,本来大占上风的两人,又被那家伙稍稍扳回了劣势。

    好在让两人稍稍放心的是,邓朴却根本没有乘胜追击,而是如同一根木头一般站在哪里,整个身体在微微地颤抖着。

    秦风一只手撑地,先是抬起了脑袋,看起来很是凄惨,这一下砸在地上,将他砸得鼻青脸肿,更是吃了一嘴的土。但他抬起头来的那张脸却在笑着,又一只手撑在地上,然后是一只腿蹬地,他缓缓地站了起来。

    呸呸连声,他吐掉了嘴里带着浓浓血腥味的泥土,看着邓朴:“你怎么不乘机过来补上一拳一脚呢,那说不定就能将我干掉了!哈,你是不是觉得丹田之内有万千根钢针在扎,每一条筋脉都在剧痛,一点点力气也提不起来呢?”

    邓朴抬手,“是啊,你不是站起来了吗,怎么不过来呢?”

    “我得回口气!”秦风哈哈大笑,抬手,在空中虚抓一把,好似在空中抓住了什么东西,然后作势刺向邓朴。

    外人看得莫名其妙,但邓朴却是脸色微变,一拳向前击出,两人的正中间,骤然出现了一股龙卷风,呼啸着扶摇直上。

    这一次邓朴没有再站在原地,而是击出一前,便向前走出一步。而他每走一步,秦风便向后退出一步,两人看似进一退一,但乐公公却看出了不妙,因为邓朴正在一点一点的接近秦风,而秦风似乎想避开这样的局面,却有些身不由己。

    他刚刚和马猴联手杀死了那名九级高手,付出的代价是他挨了重重的一拳一腿,现在正在不停的往外咯血。马猴也很狼狈,最后要不是乐公公替他出头,他重重的一拳砸在他身上,可能就要了他的命,他可不是什么九级高手,没有那么扛打。不过那个九级高手的脑袋倒是他削下来的,当然,百分之九十的功劳要算在乐公公的身上。

    乐公公公一边咯着血,一边提起了手里的长鞭,刚刚向前跨出一步,秦风已是沉声喝道:“大监还能战否?”

    “能战!”乐公公昂首挺胸。

    “很好,去帮助霍光。马猴,指挥所有烈火敢死营,驱逐敌残兵,压向中部战场,彻底击跨邓素。你们两个,马上去。”秦风厉声道。

    “可是陛下?”乐公公犹豫不决。

    “这里,你们插不上手,上来只是枉送性命!”说了这几句话,他与邓朴之间的距离又是近了很多。

    马猴一咬牙,转身飞奔,就近捉了一匹无主的战马,翻身跃上,乐公公也跃上马跟到了他的身边。

    “你傻啊,跟我去干什么?就算插不上手,也得在一边看着,守着。”马猴噔了他一眼道。

    乐公公一楞,心想这是违旨啊,转念一想,都这个时候呢,还管得违不违旨呢,他乐公公这一身都已经是系在了皇帝陛下的身上,要是皇帝陛下没了,像他这样的人,只怕天下再无容身之地了。

    他咬牙,翻身下马,提着长鞭,站在两人大战的边缘,瞪大眼睛想看清两人激战的画面。这对于他来说,何尝又不是一种难得的机会?两个大高手,一个宗师,一个堪比宗师之间的生死恶斗,可不是什么时间都能看到的,这对于他的武道修练来说,是更上一层楼的难得的契机。

    邓朴似乎有些控制不住劲气的外溢和波动,淡淡的白雾一般的东西从他的身体之内处外溢出,一丝丝,一块块,一团团的形成薄薄的雾蔼,将他与秦风渐渐的包裹起来。

    乐公公的视线受到阻碍,想向前靠近几步,但刚刚接触到这些白雾,身体便似乎被一股巨大的吸力向中间拉去,心中大惊,手中长鞭反卷而出,缠住战场之上的一匹死马,用力一扯,死马呼的飞起,借着这一点拉力,他双腿用力蹬地,这才挣脱了这股吸引,惊魂未定的他,看着白雾之中的秦风,心中只感到大大的不妙,他只不过是在边缘,已经能感受到对方的强大,而处在正中间的皇帝陛下,此时身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皇帝陛下撑得过去吗?

    即便再如何天赋异禀,可皇帝陛下仍然不过是九级巅峰而已,平素显露出来的能力,也不会比自己高出多少。

    而在他的视线当中,秦风与邓朴之间的距离,已经只有数步之遥了,秦风每退一步,似乎都万分艰难,向后的步伐也越来越小。

    乐公公能看到邓朴脸上的狞笑越来越是得意,似乎一切已经是稳操胜卷。

    乐公公有些惊惶地回头看向战场,左右两翼,秦人的骑兵已经溃散了,马猴的烈火敢死营和于超的骑兵营正驱赶着溃散的秦人骑兵压向中部战场,将本来作战空间就已经非常小的重骑兵挤压得更加紧密。

    更远处,一面大明日月旗骤然跃出地平面,那是洪水营,陈志华赶来了。另一侧,又一面日月旗跃进他的眼帘,那是陈金华的巨木营。

    两支大明的步兵营抢在秦军步兵之前抵达了战场,给了岌岌可危的秦军又一重击,彻底粉碎了他们的希望。

    战场之上,大明军队马上要大获全胜了,可是如果陛下失败,那这一切又还有什么意义?

    邓朴与秦风在慢慢的接近着。

    “秦风,九级便是九级,永远也不可能匹敌宗师,你练了混元神功,可你毕竟不是李清大帝。”邓朴狞笑着,一字一顿地道。

    “那又如何?邓朴,你如此作为,就算能杀死我,可最后却也是散功的结局,照样是一个死。”秦风后退一步。

    “我死换你死,我赚了啊!”邓朴凝声道:“我死了,邓氏还有我父亲,还有邓素,还有无数的邓氏子弟,用不了几年,邓氏照样会再度崛起,但你呢,你还能剩下什么,你的孩子能撑起大局,那些跟着你的人,只怕马上便会分崩离析吧?我邓朴的名字会镌刻在大秦的功德碑上,而你,却会成为一个笑话。”

    “那却看看谁会成为笑话!”秦风不再后退,反而向前跨出一步,两人的距离瞬间接近。

    “去死!”邓朴厉声喝道,左手揽月式,一把抓住秦风的肩膀,另一手握拳,重重的击向秦风的丹田,浑身的内息犹如决堤的洪水,狂涌而出。

    秦风身子后躬,右手抓住邓朴的左手,左手同样抚向了对方的丹田位置。

    两人不分先后,同时击中了对方的要害。

    秦风在笑,邓朴的脸色却是变了。

    秦风的丹田,什么也没有,他根本就没有丹田。在原本应当是丹田的位置之上,空荡荡的一无所有,不,有东西,那是一片虚无,一个看不见有多深的黑洞,在那个黑沿的边缘之上,有无数的繁星在闪烁。

    邓朴的脑海里出现的是这副画面,他的内息却向着这个黑洞之中狂泄而出。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几乎与他快要脸贴脸的秦风,眼中满是恐怖,那是受到了巨大惊吓之后的恐惧。

    秦风不是人!

    他的脑子里突然闪过这个念头,而这个念头也在瞬息之间占据了他的全部思绪,连丹田之上传来的剧痛也完全没有感受到。

    万针入体,秦风的内力侵入邓朴的丹田,正是邓朴的内息狂泄而出最为虚弱的时候,这些内息疯狂的撕扯着邓朴的丹田,在邓朴体内残余不多的内息想要反击的时间,这些侵入体内的内息的性质却是瞬息百变,忽而至刚,忽而至柔,忽如大潮决堤汹涌,忽如和风扑面徐徐,让反击者无所适从。

    啪的一声轻响,邓朴的丹田被撕成了无数的碎片。

    邓朴的身子微微一震,整个人都僵住了,只余下一双惊恐的眼睛看着面前的秦风,然后缓缓向后仰倒。

    秦风保持着先前的姿式,一动不动。那包裹着两人的雾蔼如同飞鸟投林,纷纷向着秦风的身体之内逸去,渐渐的消失在秦风的身体之内。

    薄雾散去,惊魂未定的乐公公看到了倒在地上的邓朴,看到了站在那里的秦风,这一刻,让他真正感受到了什么是喜从天降,他不明白为什么皇帝陛下在绝对的劣势之中反转了局面,获得了胜利。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皇帝赢了。

    他向前跨出了几步,伸手想去扶秦风的身体,但手刚刚伸出,却又闪电般的缩了回来,秦风的身周,有淡淡的白雾浮出又被吸引,他可是吃过这玩意儿的大亏,那是邓朴的内息外溢所呈现出来的表像,看起来事情并不是那样简单。

    他转过身来,看向中部战场,用尽全身的真气,鼓足了胁帮子狂吼道:“皇帝陛下击杀邓朴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