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56.第756章 你是谁

    十数骑秦军呐喊着冲向秦风,手中的铁枪平举,丝毫没有因为秦风先前切瓜斩菜一般的屠杀秦军的狠辣而被吓倒。秦风看也没有看他们,随手一刀挥去,冲在最前方的几名秦军立时便被刀气击中,倒撞下马。

    而异变也就在这一瞬间发生。当最前方几名骑兵倒下的瞬间,一直伴随在秦风不远处的乐公公忽然寒毛倒竖,尖声厉吼起来:“陛下当心。”

    四个字还没有完全说出口,刚刚还平平无奇的一名小兵,手中长枪却如鲤鱼跃龙门一般,瞬息之间,光华暴长,在乐公公的眼中,在枪刃的后方,道道尾焰暴闪,而在枪尖之前,连空气也被爆出一个黑洞。

    他尖叫着飞身扑起,手中长鞭挥出,击向那人,啪的一声闷响,马鞭抽在那人骑着的战马之上,狠狠切入,将战马从中间切成两半,但那人却早已飞身在半空之中,单手持枪,飞扑向秦风。

    持枪之人,自然便是一直在蓄势待发的邓朴。

    哪怕是觉得自己有十足的把握,但在战场之上打磨了多年的邓朴,仍然没有冒进,而是一直在静静的寻找着机会,寻求着那个一击必杀的机会。

    他觉得他找着了。

    他便毫不犹豫的出手。

    乐公公转身便想再次向邓朴出手,但身边另一名秦兵扑了出来,手中长枪光华闪烁,竟然将乐公公生生的挡住,竟然也是一位少见的九级高手。

    邓朴要杀秦风,自然会想到秦风以皇帝之尊,身边必然不会缺少高手保护,他不想有任何人在这一段时间内打扰自己的行动,因为那怕是最微小的因素,都有可能改变最后的结局。

    而今天,他输不起。

    左右两翼的骑兵对决,秦兵完败。而正中间,重骑兵也陷入到了泥淖之中,看似占着上风,但实际已经失去了重骑兵最大的优势,当两翼的轻骑兵在获得胜利向中包围的时候,便是重骑最终覆灭的时候。

    唯一的转机,就在自己的这一击之上。

    这一击,邓朴使出了毕生的本领。时机的选择,进击的角度,真气的强度,他自己感觉这一枪,便是自己毕生使出的最为华丽的一击,比他当初与李挚较量之时的那一击更加完美。

    哪怕秦风是九级上的高手,他也无法避过这致命一击。

    宗师与九级,在力量的运用之上,用着本质的区别。枪刃迅速接近秦风,邓朴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秦风一死,大局便可逆转。

    邓朴一起,秦风手中那柄犹如火焰棒的铁刀瞬息之间便光华全无,恢复到了他本身的容颜,秦风面对着邓朴的暴袭,脸色郑重,只是嘴角微微翘起,似乎带着一点点嘲讽之意。

    一手握住刀柄,一手握住刀尖,铁刀平平推出。

    枪尖就这样,刺在了宽大的刀面之上。

    邓朴的脸色变了。

    枪尖没有如他想象一般摧枯拉朽一般破碎铁刀,刺穿秦风的胸膛,而是停留在了铁刀的刀面之上,在外人看来,是铁枪刺在了刀面之上,但邓朴却清楚,自己的枪尖距离刀面还有那么一丝丝的距离,便如同一枪刺在了虚无之间,竟然再也无法前进分毫。

    冰冷的气息从枪尖迅速上涌,邓朴惊诧地看到,自己的枪尖变成了白色,然后白色在迅速的向着枪刃,枪杆之上漫延。

    刚刚还以阳刚到极致的刀法摧残秦军骑兵的秦风,此刻,内息意然在瞬息之间转换到了至阴至柔。

    秦风胯下战马四蹄尽折,一声惨呼倒在了地上,秦风似是早有所料,稳稳落下地来,双脚不丁不八,四平八稳,双手平推而出。

    两人一人在地上,一人却是在空中,保持着一个极其奇怪的姿式。

    秦风绝不是宗师,否则他胯下的战马便不会受到波及而死亡,对于这一点,邓朴敢肯定,但正因为如此,他更不明白,凭什么秦风能挡住自己的一击。

    大喝声中,须发皆张,全身的盔甲尽皆四散飞去,枪杆之上的白色立时迅速褪去,秦风脸色微红,向后退了两步,吐出一口气,邓朴的枪尖便由刚刚的白色变成了赤红之色,向上烧去。

    走到一半,枪尖又变成了白色。

    那是秦风的混元神功在间不容发之间在至阴与至阳之中迅速的转换,每转换一次,秦风便要向后退上一步。

    邓朴已经落下地来。

    看起来,邓朴是占尽了上风。

    “射死他!”远处的马猴疯一般的向着这边赶来,手起刀落,将沿路之上的秦军一一斩落马下。

    靠近这里最近的烈火敢死营士兵立时便取出骑弩,扬手便射向邓朴。现在邓朴与秦风都几乎处在静止状态,对于敢死营士兵来说,哪怕是闭着眼睛,也不会射歪。

    但让士兵们震惊的是,这些射出去的劲力奇大的弩箭,在靠近邓朴身体数尺左右的时候,立时便纷纷掉落到地上。

    有士兵不信邪,驱马往前,暴冲邓朴,但尚未靠近,那些刚刚跌落在地上的箭头,却一一飞起,闪电般的洞穿这些勇敢的士兵和战马。

    这些手段看起来无用,但却仍然让邓朴略有分心,秦风在这段时间之内,再也没有退让半步。

    马猴勒停了战马,看了一眼战场的形式,心中明白,暂时自己这些人插不上用,不将战场之上这些秦军士兵清除干净,自己这些人是帮不上忙的。

    “先杀光这些秦狗!”他怒吼着挥动战刀,扑向了正与乐公公激动的那名秦军九级高手。

    在这片战场之上,烈火敢死营人少,但却占据了绝对的上风。此时眼见皇帝遇袭,看情形竟然是危在旦夕,这些敢死营士兵更是暴起,横冲直撞,更是将秦骑杀得溃不成军。

    战场正中,邓朴须发飞舞,再度发力,轻轻的叮的一声传来,听在他的耳中,却如同仙乐一般,他的枪尖,终于接触到了秦风的刀面。

    果然,那柄伴随了秦风多年的战刀,在叮的一声响起的时候,立时便以枪尖为中心,布满了细密的蛛纹。然后啪的一声碎响,化作了万千碎片。

    邓朴大喝,长枪再度向前刺出。

    秦风双手仍然保持着先前的姿式没有变化,那万千碎片聚集在一起,熊熊燃烧,邓朴的枪尖便刺进了烈火之中。

    长枪在迅速的向前,但却没有一寸能刺出这团火焰。

    它被融化在这团烈火之中。

    邓朴仍在前进。

    铁枪仍在缩短,烈火也愈来愈弱。

    终于,枪杆烧到了最后一寸,烈火也化成一抹青烟,消失在两人之间。

    一拳!

    两掌!

    两人首度面对面交锋。

    秦风向后暴退,不是他想退,而是被邓朴这一拳生生的击退,两只脚在地上生生的犁出两道深沟,全身的盔甲尽数碎烈,现在他与邓朴一样,都是头发飞舞在空中,只不过此时秦风的头发皆是向后飞出,看起来就有些怪模怪样。

    秦风停了下来,略向前躬着的身子缓缓站直,向后飞舞的头发终于落回到了肩头之上,他轻轻地揉着手腕,呸的一口吐出了一口黑血,看着邓朴,轻笑道:“堂堂大将军,居然行此鬼魅勾当,当真是不知羞也。”

    邓朴没有追击,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能。刚刚拳掌相关,秦风虽然被他击退,但在那一瞬间,秦风的内息,却如同活物一般侵袭到了他的体内,散作千万股细若毫毛,如同钢针一般从各条筋脉之中齐齐袭向丹田。

    他必须以内息将这些钢针炼化,否则任由他们袭向丹田,后果便堪虞了。

    这些宛如活着的内息,并没有被他全部练化,仍由数根绕过了他的拦截,直入丹田之内,虽然看起来微不足道,但邓朴清楚,自己受伤了。

    他看着秦风,脸色奇怪之极。因为这一瞬间,他想起了在大秦皇宫的绝密档案之中,记载着的一些秘档。

    这些纸片早已泛黄,一不小心就会风化的纸张之上记载着的是当年大唐开国皇帝李清大帝的事迹。

    “混元神功!”他喃喃地道。“难怪,难怪你能挡住我的一击,你练得是混元神功。你竟然练成了混元神功。”

    当年李清大帝便在九级之时,越级杀死了宗师,这在后世看来,是一种神话,因为在随手的千余载中,九级与宗师之间是一条无法逾越的沟壑,后世始终没有弄明白,为什么李清大帝能够还在九级的时候,便能杀死宗师。最后只能归咎于千年以降,再也没有人练成的混元神功的神奇。

    “你到底是谁?”他突然提高了声音问道。

    秦风看着他,微笑着:“有人说我该姓李,可我觉得姓秦挺好的。我少年时不知练的这功夫名字,后来反正是死了一回又一回,终于有人告诉我,我练的便是混元神功,我运气好,稀里糊途便练成了。邓朴,我知道你想杀了我,可我也想杀了你啊!真可惜,本来我答应过李挚,不会先动秦国的,可这一次,是你们先来打我,那就怨不得我失言了。”

    邓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按捺下内心的极度震惊:“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他再次糅身扑了上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