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55.第755章 战地小插曲

    慕容宏率燕军出北地四郡的时候,可谓是意气丰发,五万精锐燕军,五万降军,再加上有李维,葛乡二人作前导,拿下正阳郡可谓在反掌之间,但任谁也想不到,李维葛乡二人,不是引领蛮人走向光明的使者,而是牵引着他们跌下地狱的恶魔。

    正阳郡被明军牢牢掌握,数次强攻,损兵折将,五万降兵,一半被磐石营,锐金营两路夹攻,全军覆没,只剩下元朴带着少量人马逃了回来,另一路就更让人哭笑不得了,整个就是明军的卧底,本来指望他们去牵制,消灭驻扎在慈济的明军撼山营,结果到了那里,二万余北地兵摇身一变,换了旗帜,便变成了明军,成为了围堵他们的一环。

    现在还有近四万燕军,数千李维葛乡的残部被包围在正阳郡城之下十里方圆的狭小范围之内,明军深挖沟,高筑墙,摆明了就是一副将他们困死的模样,好像根本就不在乎沙阳郡正在遭受着齐军的攻击,中平郡正在受到秦人的攻击。

    但这种方式却是慕容宏最为害怕的,本来就因为李维葛乡事败而仓促出兵,只不过随身携带了数天粮草,原指望拿下正阳郡之后就地补充,谁能想到原本已经拨拉到囊中的正阳郡如同一块顽石一般屹立在他们面前,成了他们的拦路虎。

    明军正是抓住了他们的这一弱点,哪怕他们也需要时间,但更要命的是,现在燕军比明军还更需要时间。他们的粮草无法支持他们打一场持久战。

    慕容宏只能强攻,试图突围,但半个月的时间,他尝试了向不同的方向,攻击不同的防御阵地,结果,却是一样的。

    在小猫的统一指挥下,包围燕军的明军浑然一体,一方再到攻击,立时便引起全线反弹,再将燕军的进攻打退之后,他们又退回到原来的防御地点,静候着燕军的下一次攻击。

    整整十五天,燕军的粮草彻底断绝,他们所占据的这方圆十里的还没有成熟的庄稼都被他们吃光了,孤独一掷,已经成了他们最后的选择,而明军,也决定在这个时候开始总攻。

    “根据我们的内线情报。”小猫看着诸人,道:“慕容宏选择的突围地点是王贵所部驻防的官坪村。这一次,他们会集中所有的武道高手组成第一波突击队,骑兵作为第二波突击队,希望能够撕破王贵的防线。”

    王贵霍的站了起来,“章将军放心,我一定能守住。”

    小猫笑了笑,“燕军之中高手甚多,这一次他们集中所有的高手来进行突击,我们这里没有像矿工营这样的重步兵,还是很有难度的,所以我们也会做出相应的布署,野狗,和尚,秀娥,大柱,你们将部队的指挥权移交给副将,集体到王贵所部,准备应对敌方高手的冲击。”

    “明白了!”被点到名的几人霍然起立应命。

    “章将军,为什么没有我?”吴岭沉着脸也站了起来,甚是不满的问道。

    小猫一怔,他刚刚的确没有想到吴岭。歉意地向他笑了笑:“也请吴将军去哪里助一臂之力,另外,鹰巢所有的鹰隼也全都到那里集中应敌。”

    听着小猫的安排,廖辉不安地问道:“章将军,您将各部主将都调去了官坪,万一燕军主攻的不是这个方向呢?”

    “一定是这个方向。”小猫肯定地道:“首先,我们的这个情报来源绝对可靠,但请各位恕罪,我不可能向大家说明这个情报的来源。其二,经过这半个月的攻防,相信燕军也摸透了我们各部的实力,王贵将军,请不要见怪,各部之中,你部的战斗力,与其它各部,还是有些差距的。”

    王贵有些郝然地道:“这个章将军不说,末将也清楚。”

    小猫哈哈一笑:“但经过这一战之后,你王贵将军也可以昂头挺胸的带一个有我们大明正式番号的野战营了。当初陛下答应你的条件是一定会兑现的。”

    “多谢章将军,也多谢陛下!”王贵抱拳,向西方一拱,“陛下算无遗策,王贵是打心眼儿里佩服。”

    “那是自然!”小猫一笑,看着廖辉道:“廖郡守,这一次你可也要披挂上阵了,你带着郡城之内的郡兵,攻击的方向是李维,葛乡二人所在的方向。”

    廖辉打了一个哆嗦,还是无奈的点了点头。

    小猫会意地道:“廖郡守不用担心,李维,葛乡二人武功都不错,这一次肯定被慕容宏抓去当排头兵,而他们两个所率领的部队,全都是正阳郡人,廖郡守出面,如果能让他们战场反正,与你一起去攻击燕军,可是戴罪立功的大好机会,廖郡守,你告诉义民营和正阳营两部士兵,李维葛乡罪不可赫,但他们,战争结束的时候,只要每人提着一个燕军的头颅,那么就免罪。”

    “如此甚好!”廖辉顿时高兴起来。

    随着一条条的命令下达,帐内的将领愈来愈少,终于,只剩下了小猫一个人,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一伸手,将面前的沙盘合都抹平。

    “今夜过后,世上再无燕国燕军。”

    从桌上拿起头盔,仔细地戴好,提起自己的铁刀,大步走出了营帐。

    官坪村,明军防线。一排排的弩箭手静静地蹲坐在胸墙之后,手中的弩箭早已上好了弦,上头的命令很清楚,今天午夜,蛮军要从这里突围。这一排弩手,并不是王贵原来的军队,而是全部来自鹰巢的鹰隼。一千鹰隼,在最初几天的正阳攻防战中,损失过半,但正是他们的拼命,让郡兵们稳住了阵脚,为挡住燕军的狂攻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今天,剩余的他们,又一次站到了前线。

    这一次,他们面对的是一群武道高手,最差的,恐怕也是六七级的身手,而最高的,却是九级巅峰。

    在他们的身后,便是明军集结起来的高手,他们,将分担守军的压力,再后面,才是密密麻麻的守军。

    余秀娥拄着刀,坐在胸墙之下,看着和尚锃亮的光头,很是不满地道:“小猫为什么要野狗去对付那个慕容靖,难不成他还打得过我不成?”

    和尚摸着脑袋,呵呵笑着道:“野狗打不得打得过你我不知道,但他扛打我却是知道的。娥儿啊,那慕容靖是九级巅峰的高手,咱们这儿,还真没有谁能干得过他?也只有野狗那个怪胎能扛一会儿。反正他铜皮铁骨的,一招半式也打不坏他。”

    余秀娥半信半疑:“我就不信他能挨我一刀,找个机会砍他一刀试试。”

    和尚打了一个哆嗦:“娥儿,你可千万别惹他,知道他为什么绰号叫野狗吗?他发起疯来比野狗还要疯,而且一根筋,认死理儿。”

    余秀娥哼了一声,歪着头,瞪着眼看着和尚,“你叫他野狗,你在背后不是还叫我母老虎吗?我就不信,我这母老虎还砍不死他这条野狗。”

    和尚脸唰地白了,冷汗涔涔往下落,指天发誓道:“这是那个杀千刀的在背后诬陷我,这纯粹就是妒嫉我娶了一个武功高强又貌美如花的老婆,要是让我打出他来,非得捅他一千刀不可。”

    “就是野狗告诉我的,怎么样,要不要找机会砍他一刀?将他另一只脚也砍短一截,让他两边都平衡罗,他还得感谢我”余秀娥笑嘻嘻地道。

    “砍,砍他娘的,不过娥儿,你这后半截话儿以后可千万不要说了,那不是野狗一个人的痛,也是你丈夫我这一辈子的痛呢。”和尚的情绪突然低落了下来:“我的五百个兄弟啊,就那样没啦,一个也没有出来。”

    看到和尚突然伤心起来,余秀娥不由后悔地拍了自己嘴巴一下,又伸出手去抚摸着和尚的光头:“好啦好啦,是我错啦,以后再也不提这事儿。”

    和尚点了点头,“野狗要挡慕容靖,你的对手是慕容宏,那也是一个九级高手呐。你得小心,可别逞强。”

    “知道!小猫大哥是要我们拖住他,又不是要我跟他拼命,再说啦,你老婆我也是九级哦。”

    “别吹牛。娘娘都说了,你就是一个伪九境,生一个孩子就跌了下去,现在养了两个月,又回来了,根本就没有扎住根儿。”和尚道:“那慕容宏可是结结实实的九级。”

    余秀娥忽然就恼火起来,“还不是你,要不是你让我怀了孩子,我现在说不定就去对垒慕容靖而不是这个慕容宏了。”伸手一把揪住和尚的耳朵,用力一扭。和尚立时便疼得龇牙咧嘴。

    身后传来咚咚的声响,两人一齐回头,便看见野狗拖着他的铁刀,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走到和尚面前,嘴一咧:“个没出息的,真丢敢死营老兄弟的脸。”

    丢下这句话,又拖着刀往前。余秀娥大怒,便要跃起身去理论,和尚死命的拖住她:“大敌当前,大敌当前,你丈夫我大人大量,不跟他计较,娥儿你别动气。”

    “打完这一仗,必然斩你个屁滚尿流!”余秀娥气不过,仍然丢下一句话。

    野狗哧的一笑,转过身来,“真敢动手,到时候让你母老虎变病猫,和尚,记得你说过的话哦,我帮你教训了你老婆,你请我喝酒,天上人间哦!”

    和尚看着余秀娥猛扭过来的头,结结巴巴地道:“这小子挑拨离间。”

    余秀娥突然笑了起来,妩媚之极,:“我当然知道他是气不过我们夫妻恩爱,瞧这块铁疙瘩,我看这辈子是找不着老婆了。”

    野狗冷笑:“回去就找一个给你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