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53.第753章 围杀

    黑漆漆的夜里,突然亮起了无数的火把,震耳欲聋的喊杀声突然响起,犹如满天繁星的火把突然分成了两片,靠前一片迅即无比的向着前方移动,那是燕军的骑兵,不过守在阵地之上的明军却都清楚,在这波骑兵冲上来之前,他们会先迎来一波敌军高手的冲击。

    “起弩!”王贵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紧紧地盯着自己阵前地百余米处,他相信,敌人的那些高手,一定早已经潜伏到了那里。

    马蹄声几乎要敲破耳膜,阵地前方,骤然跃出了上百条身影,快如闪电一般的扑向明军阵地。

    “射!”几乎是同时,数百只弩箭从突然站起来的鹰隼手中发射出去。他们站得突然,但射得却极稳,根本就没有在乎自己射出这一弩之后,自己还能不能活下来。

    的确有不少人只来得及射出一弩,还来不及抽出插在地上的刀,黑影便已经扑到了跟前,筋断骨裂的声音响起,一个个鹰隼的身影如断线风筝一般被击得飞起,落向远处的黑暗之中。

    这一轮突如其来的弩箭,将扑来的上百条身影也留下了一半左右,冲击明军阵地的这批燕人高手,怎么也没有想到,早已经有数百把弩箭在前方的黑暗之中等着他们。除了武功高到一定程度的人,六七级的高手在这样的突袭之下,基本上非死即伤。

    冲在最前头的是慕容靖,他是如今燕人之中武道修为最高的一个人了,可是早前他被瑛姑打伤,养了这许久,虽然基本荃愈,可与全盛之际还是打了不小的折扣。

    双臂箕张,倏屈倏伸,长长的指套闪着幽幽的寒光,在火光的照亮之下,此时的他,披头散发,当真如同九幽地狱而来的恶魔。

    一柄铁刀当头斩来,慕容靖侧头,伸抓,握住刀背,用力一扭,想要夺过铁刀,岂料铁刀纹丝不动,对方反而是吐气开声,一拳当胸击来。

    松开铁刀,身形横移,长长的铁指甲哧啦一声,划过了对方的胸腹,他听到了对方衣物被撕裂开的声音,但却没有切入血肉的感觉,对方似乎也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反而当头又是一刀斩下。

    “野狗!”慕容靖知道来者是谁了,两人瞬间互换了一个位置,彼此也看清了对方的容颜。在此之前,双方已经有过一次交锋,野狗虽然被打得狼狈不堪,但慕容靖却也拿对方没有丝毫办法。面对着这样一个铜皮铁骨的怪物,慕容靖一筹莫展。

    “慕容靖,老子等你很久了,来呀,再战三百回合。”野狗哈哈大笑,一刀搂头斩来,仍然是以前敢死营的打法,你杀死我,我也得斩你一刀。不过现在的野狗,你不见得能杀死他,但却能结结实实一刀斩死你。

    慕容靖心中微惊,什么叫等我多时了,无暇多想,闪身般的扭身,侧步,一掌击向野狗,野狗一拳也是自肋下反击而出,拳掌相碰,慕容靖身子微晃,退后数步,野狗却是平平飞起,卟的落下地来,摔了一个狗吃屎,一挺身站起,追着慕容靖便又是一刀。

    两人交手数招,野狗连连吃鳖,但慕容靖却不想与他多做纠缠,因为他与此人交过手,功力是比自己差了不少,但一身铜皮铁骨,也不知是怎么练成的,自己对他很难造成太大的伤害,如果让他缠住自己,破阵的效果便要大打折扣。

    但现在他却无法摆脱,每一次杀退野狗,立刻便会有数名黑衣人缠将上来,这些人武功不高,但配合极其熟练,杀掉他们,也需要费一翻手脚,等解决了这几个黑衣人,野狗却又已经缠了上来。

    慕容靖回望战场,心中却是极为震惊,己方的高手,此时在长长的战线之上,竟然都已经被人缠住,连慕容宏都被一个女人给挡住了,那个女人应当也是一个九级高手,曾经一刀惊退过慕容康。

    慕容靖想不明白的是,明人怎么会突然间在官坪村集结了这么多高手?野狗是苍狼营的,那个女人和光头是锐金营的,稍远一点手持铁棍与慕容康打得天昏地暗的大柱是撼山营的,这些明军各个营的主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不成他们知道今天燕军要做什么,要怎么做吗?

    想到这一点,慕容靖顿时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

    余秀娥还当真不是慕容宏的对手,与慕容宏对撼三刀过后,她娇小的身影便被震得高高的飞起,一直在他不远处的和尚立即便扑向慕容宏,不过他比起余秀娥来可就差远了,只一刀,便被慕容宏给劈得倒跌回来。

    但就是这么一耽搁,那个娇小的身影却提着一把大刀的女人便又杀了回来。夫妻两人并肩作战,余秀娥主攻,和尚在负责在旁牵制,这两个人心意相通,配合默契,余秀娥一个伪九级,加上和尚一个八级高手,便将慕容宏给缠得死死的了。

    战马隆隆而来,越过了这些高手们鏖战的最前线,冲向了后方黑沉沉的地域,然后,便响起了弓弩整齐的发射之声。直到这个时候,突围的骑兵们才算真正接触到了王贵的防卫部队。

    慕容靖,慕容宏拼命向前,但野狗,和尚夫妇与明军的一众高手却阴魂不散,始终缠着他们,使得他们无法如愿却配合大部队作战,这让燕军的突击能力大打折扣。

    慕容靖心中大急,这一次突围,对于燕军来说,纯粹就是典型的壮士断碗,他们集结了军中最强壮的五千士卒,全军节衣缩食,节约下来的粮食全都给了这五千人,冲出去,回到北地四郡,然后带着蛮人再次退回到大山中去,只要种子还在,蛮人便还会有机会。但现在这样打下去,只怕最后这五千人一个也走不了。留在后方的那些人,早已经饿得浑身发软,两腿无力,只是一些样子货了,根本不可能挡得住明军的进攻。

    一拳再次逼开野狗,他掠向慕容宏,与他并肩而立:“陛下你快走,这里我来应付。”不等慕容宏开口,慕容靖闪电般的向余秀娥,和尚两人连出数抓,野狗扑上来,也被他卷入战团,这一瞬间,慕容靖只攻不守,完全不顾生死地向三人连续发动进攻,为慕容宏的离开争取得了一点点时间,慕容宏亦是决断之人,没有丝毫犹豫,纵身跃起,消失在前方的乱军之中。

    目标消失了一个,剩下的三人也都清楚,想再追上恐怕很难了,三人看向慕容靖,同时大叫一声扑了上去。

    突围的骑兵当中,有一支由拓拔燕率领,在向前冲了一段距离之后,他突然一拨马头,向着黑暗之中的另一侧冲去,紧跟在他身后的慕容海等人喝在莫名其妙,但出于对拓拔燕的训练,仍然紧紧地追随着他,而他们所奔去的方向,是明军精锐部队锐金营的镇守方向。

    “拓拔将军,那边不能去。”慕容海追上拓拔燕,大声道:“前面是明军锐金营。”

    拓拔燕哼了一声,“我知道。”

    “那咱们还往哪里跑?”慕容海奇怪地问道。

    拓拔燕猛地勒停了马匹,“刚才你看到锐金营的那个婆娘与那个光头和尚了吗?他们是锐金营的主将。”

    “对啊,这个我知道。”

    “他们为什么会在哪里?”拓拔燕反问道:“他们出现在这里,你觉得锐金营现在还在他们的防线上么?”

    “不在防线上,那他们在哪里?”慕容海茫然地问道。

    “如果我所猜得不错,他们现在应当在官坪村的前方,也就是王贵的部队的后方,从我们发起进攻到现在,我猜像锐金营这样的主力明军已经王贵所部的身后,又设立了第二道防线,我们的意图肯定已经被明军识破了,再一门心思往前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拓拔燕道。

    “那,那我们得赶紧通知陛下啊?”慕容海大叫了起来。

    “你想死是吗?现在陛下他们是明军盯着的重点,谁靠上去,谁马上死,反正我是不会靠上去的,你想去,我也不拦你,你如果还想活着,那就跟着我跑。说不定还能逃出一条生路来。”丢下这句话,拓拔燕打马便跑,慕容海楞怔了一会儿,喃喃地道:“我当然想活。”一夹马匹,紧紧地跟着拓拔燕跑了,在他们的身后,大约八百骑兵,一溜烟儿地随着拓拔燕跑向黑暗之中。

    廖辉率领的郡兵冲进了李维,葛乡所驻防的营地,让他感到震惊的是,他们根本没有受到任何的抵抗,偌大的营地之内,原本义民营,正阳营的士兵们一个个有气无力的或者躺倒在地上,或者坐在哪里,两眼无神,空空洞洞的,对于冲进来的正阳郡兵,根本就没有什么反应。

    他们,早就饿得没有了一丝力气。

    看着这一幕,廖辉又是愤怒,又是心疼,这些人原本都是正阳郡的子民啊。

    “马上派人回去弄点米来,熬些粥,让他们缓一缓,留一千人看守这些人,剩下的,随我继续向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