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53.第753章 虚张声势

    魏江被对方杀得连连倒退。

    这名齐军军官的武道修为并不比魏江高,但身上的那种杀伐之气,那种在战场之上打磨出来的锋锐,却远远不是靠着一腔热血便自告奋勇地来到雁门军寨的魏江能比的。

    身边传来同伴的惨呼,魏江脸色大变,对方虽然还只上来了三个人,但这三人却足以让军寨之上疲于应付。如果自己不能将他们挡住,那城上的这些士兵在他们的面前,只怕便是毡上鱼肉。

    他鼓起勇气,嗥叫着奋力反击,一轮不要命的反攻,倒是堪堪挡住了面前这个齐军军官的攻击。但他挡住了,可不代表他的同伴也挡得住。

    一名齐军军官一刀砍翻了身前最后一名江湖好汉,大笑着挺刀,一跃便冲向一个射击台,那里,三名士兵正面露惊慌之色,他们手中的弩机,也正转了过来。

    军官和向扑来,伴随着弩机的利啸之声,这名齐军军官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些弩机,居然是能随意转动的。一发三矢的弩箭,在如此近的距离内射向他,让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的余地,一声惨叫,整个人被射得向后远远飞出去,鲜血洒落一地。

    杀了一人,魏江却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另一名齐军军官已经冲了上来,士兵们再也无法操作手里的弩机,纷纷拾起身边的长枪,佩刀,几人一组,与那名齐军军官相抗衡。

    可他们毕竟不是受过严格训练的野战军,在这名齐军军军忽前忽后,忽左忽右的几次突击之后,勉强结成的阵形顿时溃不成军,惨叫之声连绵不绝的传来。没有了集体的力量,在这些武道高手面前,普通士兵毫无还手之力。

    没有了城上的压制,城下,黑压压的齐军立时便蜂涌而上。

    大惊失色的魏江一个疏神,立时便被对手一脚踹在胸前,当下如同一只纸鹞一般,高高的飞了起来,向着雁门军寨一侧的悬崖之下落下。

    出师未捷身先死啊!弥留之际的魏江在心中哀叹道,只可惜,赔上了性命,还是没有挡住齐人的偷袭,雁门军寨丢了啊!

    他继续向下坠去,眼角突然看到了一抹黑色,接着,这片黑色完全占据了他的眼瞳。

    他继续向下坠去,看到了飘扬的大明日月旗,看到了如同潮水一般的黑甲士兵正在涌向雁门军寨。

    他笑了起来,一笑,嘴里的血便如同喷泉一样喷出来,但他仍然笑着,放松了四肢,向着悬崖之下落去。

    齐军军官一脚将魏江踹下了悬崖,也不去理会正在追杀城上士兵的另一名军官,径直跃到城门口,双手托起巨大的门闩,将大门缓缓的拉开。

    渐渐打开的大门,他看到了他的士兵正满脸兴奋之色的奔向这里。身后,怎么也传来了一片喊杀之声,他有些奇怪地回过头来。

    下一刻,他的脸色变得煞白。

    全身黑甲,连脸都被铁甲覆盖,人手一柄大刀,这不是大明最强悍的军队矿工营么,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们不是在中平郡正与秦人鏖战么?

    陆一帆举着大刀,爬在最前头,看到城头之上,激战仍在继续着,虽然不时便有士兵坠下城去,但只要还在打,就说明雁门军寨没有被丢失,还在明军的手里。顿时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他一路急赶,在距离雁门军寨还有几里路的时候,看到了示警的烽火,大惊失色的他,立时便率部一路狂奔而来。

    所幸,他终于还是赶上了。

    “宰光了他们!”陆一帆大刀前指,意气风发,一个个士兵挺着大刀从他的身边掠过,冲向了雁门军寨,冲向了城门洞子。

    城门洞子立时便被塞满了人,从里外往冲的是黑衣黑甲的明军,从外往里冲的,是灰衣灰甲的齐军,那名可怜的齐军军官被夹在两股人马之间,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再高的武功,此时也施展不开来,只能与那些最普通的士兵一样,拼命的挥舞着手里的刀,向前劈斩,劈斩。

    比这名军官运气要好一些的是那个还在城墙之上追杀明军士兵的军官,在黑甲士兵杀上来的时候,他正目瞪口呆地看着远方。

    因为,前面那些全身都蒙在甲胄里的,只能算是一些小部队,而真正的大头还在后面,他站得高,看得远,却一眼也无法看尽正源源不绝的向着雁门军寨赶过来的军队。

    谁说太平城里没有军队,这不是军队是什么,清一名的穿着盔甲,提着统一制式的长枪,大刀,人数只怕有数万之众。

    看到了这一切,他没有了任何再在这里纠缠下去的心思,很是同情地看了一眼被堵在门洞里子的上司,一跃下墙,飞也似的往着来路奔去。

    他得回去报告上司啊,狡滑的明人在太平城藏着一支大军,正准备抄我们军队的后路呢!

    潮水般涌来的黑甲军顷刻之间就将好不容易爬上雁山的齐军斩杀得干干净净,城门洞子里,堆满了敌我双方的尸体,几乎会将城门洞子堵死,此刻,一具具的尸体正从内里被拖出来。金圣南抱着头盔站在城墙之上,看着城下那鲜血淋漓的一幕,忍不住弯腰干呕起来。刚刚被拖出来的有些早就不能算是尸体,只能算是尸块了。

    之所以这一次来的不仅仅是陆一帆统带的三千预备役士兵和上万名矿工,而是因为皇后娘娘被困的消息在太平城传开之后,无数的百姓涌来,以孙德亮为首的一批老太平城人强烈要求前去救援娘娘。

    金圣南被民意裹协,只能打开太平城中所有武库,要求太平城内所有的军工作坊,提供他们现在所有能提供的任何武器,盔甲。

    金圣南虽然没有打过仗,但他也知道,没有经过训练的百姓与军队还是有很大差别的,他只能尽可能让这些百姓在接下来的战斗之中,多一层保护。

    此时的他,可不敢说不许这些百姓去,从那些百姓愤怒的表情上看,如果自己敢说一个不字,只怕他们就会扑上来撕了自己。

    所有自愿前往雁门军寨的百姓,大都穿上了盔甲,拥有了一柄自己的武器,这才有了那名齐军军官在雁门军寨堡顶看到了浩浩荡荡,无穷无尽的明国军队。

    王四带着数百名士兵冲进了马家店村,与其说他是冲进来的,还不如说是齐军故意放他进来的,在齐军看来,将他们一齐围在马家店村,然后一锅烩了是最为简单的选择。

    “娘娘,你得马上离开!”冲进来的王四看着闵若兮,毫不客气地道:“您在这里,反而会成为士兵们的摧命符,您在这里,他们便只能死战到底,您若离去,他们真打不过了,还可以投降。”

    听着王四的话,闵若兮哭笑不得,这个爱摆弄盆景的敢死营老兵,她是知道的,自家花园里,就还摆着不少他的作品。

    “王四,你胡说什么,我们厚土营哪怕会战至最后一人,也绝不会投降齐人的。”一边血迹斑斑的刘兴文怒视着王四。

    “刘将军,你得跟着娘娘一起走,对了,还有你这位老管家,是叫刘保吧,我认得,第一次上太平城的,就是你,你和刘将军都得跟着娘娘走。”王四根本不理会刘兴文的暴怒,直截了当的道。

    “我是一军主将,怎么能离开自己的部队,王四,你不过是一个校尉,居然敢命令我?”刘兴文大怒道。

    王四唯一的一只眼睛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刘将军,你的厚土营和娘娘的安危,哪个更重要?”

    刘兴文一楞,“当然是娘娘的安危更重要。”

    “那不就得了。你和这位刘保将军的武功是我们这里除开皇后娘娘与大姑最好的了,你们得掩护着娘娘突围,说白了,你们就是去当靶子的,剩在这里的军队,都交给我来指挥。你们能冲得出去就冲出去,冲不出去,也得为娘娘争取时间,明白我的意思了么?”王四吼道。

    “王四!”闵若兮正想说话,王四却是毫不客气的也打断了她,“娘娘,你得走,我来之时,看到雁门军寨燃起狼烟了,这说明齐人将您围困在这里,就是为了勾我出来,但我还不得不来,您与大姑得赶去太平城,就算丢了雁门军寨,我们也不能丢了太平城,丢了大冶城啊,您得去哪里组织人马,抵抗齐人啊!”

    闵若兮长长的吐了口气,点了点头:“好,我这就走,刘兴文,刘保,瑛姑,我们走,王四,就如你所说的那样,我们突围成功,你就投降吧。”

    王四一只独眼眨了眨,笑道:“娘娘自管去,我自有打算,您放心好了。”

    闵若兮盯着王四,这个独眼龙嘴里说得爽快,但他岂会真得投降,他是打定注意要死战到底了,闵若兮有些难过,每一次,都有无数的人愿意为了她而赴死,而她,能为这些做的,却是极其有限。

    “娘娘,刘将军,齐军退了,齐军退兵了。”一名浑身是伤的校尉一头撞进了屋子里,没头没脑地大叫起来,脸上满是喜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