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50.第750章 围魏击赵

    王四坐在雁山军寨的堡墙顶上,蒙着一只眼睛的黑色眼罩让他平添了好几份凶恨,平时他不着甲胄的时候,军寨里的士兵和来来往往的百姓,都只认为他是一个可怜的残疾人,最大的爱好,便是在雁山军寨里摆弄各式各样的盆景。但当战争来临,这位平时见谁都笑呵呵的独眼龙,却如同变了一个人一般,就像是一柄出鞘的宝剑,寒光四射,杀气毕显。

    那柄被他藏在花房里的铁刀被重新找了出来,打磨好锋刃,细心地在刀柄之上缠上麻绳,他是敢死营的一名老兵,他是一名从不曾忘了战场的战士。

    王四很是愤怒,一来是齐人的入侵打破了他平静的生活,让他不得不把本来摆在雁山军寨堡墙上的无数盆盆景,鲜花不得不搬进了花房,那么狭窄的地方,阳光又不好,也不知最后还有多少能活下来。要知道,他现在亲手做的盆景,已经有了不小的名气,成了权贵富豪门争相购买的畅销品,就靠着这手艺,他现在已经小有家财。齐人的入侵,让他继续发财致富的梦想被打破了,他很不开心。二来,战争爆发了,丰县打得惨烈之极,但郡守金圣南却严禁他带兵前往丰县支援,只许他守住雁门军寨。这也让他很恼火,一个老兵,看着战斗就在自己的眼前发生却只能袖手旁观,这种滋味,大概也只有他们这种人才能体会得到。

    但作为一名老兵,他也深知雁门军寨的重要性,如果雁门军寨失守,那敌人则可长驱直入太平城,大冶城,如今这两地的道路,修得可是宽敞之极,真要让敌人破了雁门军寨,那是要出大事情的。

    所以,他便只能看着,每天坐在堡墙上,拼命地擦拭着他的铁刀。可惜齐人也是狡滑狡滑的,知道雁门军寨太过于险峻,这么长时间了,也没有分兵来打一下,不然自己还可以小过一把瘾。

    “王校尉,王校尉!”一匹快马从奔来,马上骑兵看起来惊惶之极,翻身下马,一溜烟地顺着蜿蜒曲折的道路向着雁门军寨爬来,边爬边大声喊叫道。

    “马上出兵救援,皇后娘娘,刘兴文将军被围在离此十里的马家店,已是危在旦夕。”

    堡墙之上,王四霍地站了起来。

    丰县肯定已经被打破了,在哪里的皇后娘娘与刘兴文除了向太平城撤退,并没有第二条路好走。

    寨门打开,王四一把揪住了前来报信的士卒,厉声喝道:“娘娘现在怎么样?有多少敌人?”

    “王校尉,昨晚子夜,刘兴文将军率领最后残余的厚土营士兵,保护娘娘突围,起初一切顺利,我们击溃了一部敌人,向着雁山这边奔来,但天明之后,齐军却越来越多,最后将我们堵在了马家店,再也冲不出来,现在只能在村子里固守待援,弟兄们,实在没有力气冲了。”

    “皇后娘娘还好吧?”

    “还好。只是包围我们的敌人当中也有两个大高手,瑛姑与娘娘都被他们缠住了,脱不得身,王校尉,事态紧急,请您马上出兵去保护娘娘。”

    王四咽了一口唾沫,雁门军寨,只有一千兵丁,而且都是郡兵,守险峻的雁门军寨那是没有问题的,但要出去与齐人野战,只怕就力有未逮了。

    可是皇后娘娘在哪里!王四摇了摇头,自己根本没得选择,只能义无反顾的奔向战场。

    “霍大侠,霍大侠!”他厉声的吼了起来,一个大汉从堡内奔了出来。

    “霍大侠,皇后娘娘被包围在了马家店,我得去救援,雁门军寨我就交给你了,再给你留下一百个士兵。请务必守好雁门军寨,这里万万出不得事情。”这位姓霍名江的大侠是一个江湖汉子,平素就在太平城居住,这一次战争爆发,他自告奋勇地带了一些江湖好汉,跑到雁门军寨来协助守卫。

    “王校尉放心,有霍某在,雁门军寨就不会有事。”霍江拍着胸脯道。

    “万一有敌来袭,堡顶有烽火,请在第一时间点燃。”王四一边冲下堡墙,一边回头道。城下,九百名士兵已经集结完毕了,正在等待着他这位主将。

    马家店,曹辉不停的咳嗽着,痰中夹杂着血丝,刚刚明军发起了一次突围,瑛姑,闵若兮为箭头,而阻挡她们的正是曹辉与陶智海,一场恶战,突围的明军被打了回去,而曹辉也受了一点小伤。

    “真是很难想象,一个小姑娘家家的,竟然能将闵氏的家传绝学无相神功练到这个地步。”陶智海啧啧称奇,他的模样也有些惨不忍睹,浑身衣衫破碎,零散地挂在身上。与瑛姑对阵,他受困于对方奇诡的身法,最让他恼火的是,瑛姑现在使得武器居然是一根穿着线的绣花针,针虽小,但在宗师手里,却是要命的利器,身上的衣物,便是被这绣花针给撕裂的。

    “的确难以想象,无相神功是刚猛之极的武学,在一个姑娘家手里使出来,总是让人看着奇怪。”曹辉微笑道:“秦风,闵若兮两口子都是怪胎,当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都是年纪轻轻便将武道修为了如此地步,假以时日,这天下,还有谁人能是他们两口子的对手。”

    “这一次,曹大人也没让那闵若兮讨到什么好处吧?”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曹辉轻描淡写地道:“她让我受了伤,我自然也有所回敬。不过我要的是将她逼回去,拖住她,她却是想杀了我,所以比较起来,还是我吃的亏更大一些。”

    “不知雁山军寨的守军会不会来救援闵若兮?”陶智海问道。

    “会的,一定会的。雁山军寨的守将是秦风的老部下,主母有难,他岂有不拼命来救的道理?一定会来的。”

    “那就好,只要拿下了雁门军寨,那这盘棋就下活了。”陶智海轻笑起来:“瑛姑那个臭女人,我一定要将她生擒活捉。”

    马家店,村内,闵若兮脸色有些发白,刚刚的一次突击,与曹辉交手虽然时间不长,但当真是惊险万分,最后双方算得上是两败俱伤,但明军却又被逼回了村内。算起来,失败者应当是她才对。

    “娘娘,齐人又停止了进攻,只是将我们团团围住,他们打得什么鬼主意?想将我们困死?”刘兴文皱着眉头,现在齐人占据着绝对优势,如果他们发起猛攻,明军是绝对撑不住的,但齐人却并没有这样做,他们只是将明人的一次次突围行动给打回去。

    “或者我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了!”闵若兮仰起脸,看向太平城的方向:“他们在拿我们当诱饵,钓得是雁门军寨的守军。”

    “雁门军寨?”刘兴文眉头一跳。

    “对,雁门军寨,曹辉想要的是太平城,大冶城,他们将我困在这里,引诱雁门军寨的守军来救援,他一定另伏了一支兵马,准备奇袭雁门军寨。”闵若兮道。

    “那怎么办?”刘兴文脸色变色:“雁门军寨的守将会不会上当?”

    “一定会上当的。”闵若兮摇了摇头:“因为我在这里,刘将军,我现在有些后悔了,如果我当初听你的话,早些离开这里,曹辉这奸计便无从施展。”

    刘兴文苦笑无语。

    “瑛姑,你有没有办法离开这里,去警示雁门军寨,命令他们不得前来救援?”

    瑛姑摇摇头:“公主殿下,对面那个姓陶的死死盯着我,我只要一动,他肯定便会来纠缠,我根本就不可能离开,而且这个时候,我是一定要呆在公主身边的。”

    闵若兮叹了一口气,这时的她,终于明白了什么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的道理,因为他的存在,敌人可以算计更多的东西,而有些人明知道这里面的阴谋,却还是不得义无反顾的跳进来。

    雁门军寨,临危受命的霍江按刀站在堡墙之上,盯着下方的道路,王四走得时候说得很明白,要防着齐人趁乱来夺雁门军寨,但在霍江看来,这里是真正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方,虽然现在只剩下了一百名士兵,但堡墙之上,弩箭林立,一个齐射,便算是再厉害的高手,只怕也会被射成一只刺猬,更何况,这里还有他这个高手呢!霍江的武道修为勉强达到了七级,在江湖之上,的确是不错了。

    “来了!”一名士兵突然叫了起来,山道的尽头,突然闪现出一个个灰色的身影,迅捷无比的向着雁门军寨爬来,为首数人,身首矫健之极,显然武道修为相当不弱。

    “点烽火,示警。”霍光记起了先前王四走时的吩咐,大声下达着命令,“其它人各就各位,先给他们来一个万箭攒射。”

    雁门军寨之所以说是一夫挡关,万夫莫开,就是因为他只有一条独路,而这条路的终端就是雁门军寨,攻击面极其狭窄,而堡墙之上的弩箭,对准的就是这条路。

    攻击的最前方,几人没有丝毫的犹豫,闪电般的向着堡墙冲来,敌人的策略很明显,是要利用武功精强的人打开突破口,杀人城墙,造成混乱,再大部队冲锋。如果这里守着上千人,那这种行为就是自杀,但现在,这里的人手却是远远不够了。

    “射!”霍江大声下令。

    弩箭的利啸之声响起,但下一刻,霍光的脸色变了。箭雨过后,那几个人却是毫无无伤,只是手里的盾牌之上,多了无数的箭矢。

    抛掉盾牌,这几人大笑声中冲天而起,直扑寨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