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35.第735章 第二战场

    登县,将军府衙。

    秦厉脸色涨得猪肝一般,砰砰地拍着梁达的桌子,厉声喝道:“梁将军,时不我待,时不我待啊,你难道没有看到,丰县明军的防守体系一天比一天完善,聚集的军队一天比一天多吗?进攻,进攻啊,你多等一天,接下来便要我大齐儿郎多流血啊!”

    梁达慢条斯理地喝着茶,看着秦厉,轻描淡写地道:“秦大人,注意你的态度,我可不是你的下属。对啊,我也想进攻啊,但没有上面的命令,我敢随便出兵吗?现在后续兵马还没有着落,粮草辎重没有集齐,既无粮草,又无军令,你让我怎么出兵!”

    秦厉愤怒地看着对方,“梁将军,郭大将军给你的命令是相机行事,可不是让你墨守陈规,计划不如变化,蛮人提前发动,明军却早就有了准备,很显然,明人早就发现了李维,葛乡的秘密,这是他们的诱敌之策,他们打得就是这个时间差,你在贻误军机,知道吗?”

    梁达摊摊手,“没有军令,实在不敢随意出兵。”

    秦厉无可奈何地看着他。前后不过十余天的时间,情形已是大变,原本计划之中会顺利拿下的正阳郡城,到现在仍然掌握在明军手中,李维葛乡信誓旦旦的同盟廖辉,摇身一变,成了明人最坚定的支持者。

    正阳郡城之下,血流成河,城池却巍然不动。不论是最初的李维与葛乡,还是后来赶到的蛮人主力,在正阳郡城之下碰得头碰血流。

    而更不妙的是,新化,另一支燕军主力元朴所部,被明军磐石营和锐金营一战杀得几乎全军覆灭,只有元朴率少数兵力逃到了正阳郡城之下。而最可笑的是在慈济,去进攻慈济的王贵所部,两万余人,齐唰唰地投降了明人。

    现在新化,慈济两地的明军正在向正阳郡主战场收拢,明军的另一个主力战营苍狼营则直接切断了蛮军与北地四郡的联系,慕容宏麾下大将慕容康屡次率兵想要打通这条联系通道,却在苍狼营的防守面前,无法可施。

    也就是说,蛮军现在被困在了正阳郡城之下,每过一天,他们离被歼灭的命运就近了一天,五万人,每天要吃掉多少粮食,秦厉不用想也知道,但现在,蛮军早已没有了后勤供应。

    齐国如果再不迅速出兵接应,蛮人坚持不了多久啦。

    可就是这位梁将军,在形式如此大变的情况之下,却巍然不动,死守着先前的计划,根本不理会秦厉要求他立即出兵的要求。

    几乎每一天,秦厉都要来闹上一场,但每一天,得到的都是同样的答复。

    秦厉心急如焚,却无可奈何。

    不论是他手下的探子也好,还是梁达手下的哨探也好,每天带回来的情报,都是丰县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从最初的五千驻军,到现在已经聚集了上万军队,天知道还会不会有多少人赶到这里来。而与军队的数量比起来,更可虑的是,那里的防御体系已经从最初的单纯的一道城墙,便成了扩展数里的整体防御。

    秦厉即便从来没有指挥过大军作战,也知道如此一来,进攻的成本将大大上升。如果不能迅速占领沙阳郡,打通前往正阳郡的通道,那等正阳的明军收拾掉了蛮军,必然会大量涌入沙阳郡,到了那时,大齐的图谋,可以说已经有一小半落到了空处。

    他双手捧住脑袋,唉声叹气。

    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秦厉抬头,眼睛却在一瞬间直了,一下子站了起来,“曹大人!”大案之后,优哉游哉喝着茶的梁达也哗的一下跳了起来。

    来人是鬼影的老大,曹辉。

    “曹大人!”两人异口同声的叫道。

    曹辉脸色严峻,“马上召集众将议事。”

    听到曹辉的话,秦厉顿时大喜,曹大人是一个明白人,当然也是看出了现在的麻烦。

    片刻之后,登县的齐军将领已经在大堂之上站成了整齐的两排,看到主位之上坐着的不是梁达而是曹辉,大多数人脸上都是显出惊讶之色,认得曹辉的人可不多。

    “毛盾是那一个?”曹辉直接问道。

    堂下一员将领越众而出,抱拳行礼:“末将毛盾,见过大人。”

    “从现在开始,登州一万齐军由你统帅,马上,立刻,向丰县明军发起进攻。”曹辉厉声道。

    “啊?”毛盾一惊,抬眼看着站在曹辉身边的梁达,此刻的梁达已经是脸无血色。“大人,没有军令,没有大印?”

    曹辉冷哼了一声:“我是曹辉。”随手抓起桌上的大印,一把抛给毛盾,“现在你是这支军队的最高指挥了,我希望明天能看到你的军队在丰县能展开进攻。”

    一听到曹辉这个名字,毛盾立时大喜过望。双手捧起大印,大声道:“属下得令,属下马上就去整顿军队,明天,我大齐军队会准时向丰县敌军发起进攻。”

    曹辉点了点头,扫眼看着堂中的诸将:“还矗在这里做什么?马上去准备,战争开始了,就是现在,马上。”

    曹辉咆哮的声音在大堂之中响起,众多将领立时转身,急匆匆的向外奔去,再也没有人看面色如土的梁达。

    大堂之中空空如也,曹辉脸色阴沉的坐了下来,身边,梁达卟嗵一声跪了下来。

    曹辉也不理他,只是看着秦厉:“你觉得,三天时间,毛盾能拿下丰县吗?”

    秦厉摇摇头:“如果是十天之前发起进攻,卑职觉得还有可能,但现在,只怕不行。这些天沙阳各地的郡兵都在向丰县汇集,那里,差不多已经有上万人马了。”

    “三天之后,郭显成大将军会率主力赶到。”曹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那你觉得,正阳郡城之下的蛮人还能撑多久?”

    “不好说。”秦厉很是有些苦恼,“关键是粮草,这一次事起太仓促了,原本的计划是正阳郡城可以轻松拿到手,而且时间是十月初,那时正好是秋收节束的时候,正阳是产粮大区,那就不缺粮了。可现在,一切都落空了。军无粮草则乱啊,一旦没了粮草,那就完了。”

    “蛮子五万主力尚存,围堵他们的明军并不多,如果能打破明军的包围,一切还有翻盘的机会。”曹辉眯着眼睛,“现在就看蛮子自己的了。我们的希望也不必寄托在他们身上,秦军才是我们合作的伙伴,蛮子,能够在正阳城下牵制多久,便是多久吧。”

    “大人,我现在正在担心这个。”秦厉忧心地道:“原本围困蛮子的明军洪水营,巨木营不见踪影,明军另几大主力矿工营也没有参与正阳一役,秦风的烈火敢死营也没有出现,他们看起来并不急于马上消灭蛮子,我怀疑他们是不是已经知道了秦军的计划,这些兵马,已经在向开平方向运动。”

    曹辉点了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但情报迟迟没有回来,猜想得不到印证,鹰巢这两年成长的愈发快了,居然能够如此大面积的遮蔽战场消息。”

    “大人,鹰巢有一支属于自己的特殊部队叫鹰隼,您知道吗?这一次他们集体参加了正阳郡之战,才正式露面。”秦厉道。

    “你想说什么?”曹辉问道。

    “大人,您难道不觉得我们鬼影也需要这样一支部队吗?”秦厉低声道。

    “打住!”曹辉立时截断了秦厉的话:“你是嫌我还不够碍眼是吧?这事儿,以后提也不要再提,大齐不是明国,我们的陛下也不是秦风。”

    最后一句话,却是压低了声音。

    秦厉点了点头。

    “其实不等明国那边的情报,我也能猜想得到,秦风的这些军队,必然是去了开平。”曹辉淡淡地道:“只不过他的这些兵力,对上邓朴的十万大军,也没有任何胜利的把握,抬举一下明军,胜负也是四六开,秦六明四。”

    “那倒是,邓朴久经阵仗,秦军也不是蛮子能比的。”秦厉笑道:“哪怕蛮子就是垮了,秦齐两国两面夹攻,明人也撑不了多久。我只是好奇,秦风猜到我们会出兵还情有可缘,他是怎么猜到秦国也会出兵的?他们与邓氏可是亲密的盟友。这一次他们突然提前发动,必然是因为知道了这一点。”

    “当然有人给他们提供了情报。”曹辉道:“你猜一猜,最大的可能是谁?”

    “如果真是秦人那边透露出来的消息的话,那我猜是卞无双。”秦厉想了想,道。

    “不错,必然是他。”曹辉摇了摇头,“到了事关自己利益的时候,总是会有人把国家的利益忘在了脑后,而将自己的利益放到了头一位。”

    他冷笑着踢了踢仍然跪在脚边的梁达:“梁达,我说得对吗?”

    梁达浑身颤抖,跪在哪里一言也不敢发。

    “滚吧!我不想再看到你!”曹辉斥道。

    梁达抬起头,看了曹辉一眼,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向着门外走去,一脚刚刚踏出门,一柄刀从门外一侧闪电般的没入他的胁下。

    刀闪电般的缩回,梁达痛苦地捂着伤口慢慢地蹲下来,竭力扭转头颅想看一眼身后的曹辉。看到这一幕的秦厉,眼角收缩。

    “此人收受了明军的贿赂,所以拖延进军。当真是不知死活,什么钱都敢要。”曹辉冷笑,“死有余辜。”

    他杀梁达,当然还有别的原因,曹辉与明人之间纠葛极深,很多不为人道的秘密,梁达都是一清二楚,这样的人,当然是留不得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