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35.第735章 半渡而击

    元朴的目标是新化。

    这一次的出兵,不管是蛮人,还是元朴,都是信心满满,因为李维,葛乡的投降,使得整个明军的防线被撕开了一条大口子,这让元朴也得以长驱直入,直扑新化。行动极是顺利,行动迅速的先锋抢占了洛河边上的一个镇子,一个夜晚,便在洛河之上架起了数道浮桥,天明之时,部队已经开始源源不断地过河。

    上一次,江浩坤便是在这里饮恨,先锋大将战死,万余名精锐士兵全军覆灭,使得江浩坤不得不退守抚远,而这一次,元朴再度卷土重来。

    “加速过河。”元朴看着滚滚的洛水,心里头却有些隐隐的不安。太安静了,全军两万余人,声势不可谓不浩大,如果说明军没有料到李维,葛乡的反叛而反应不过来,军队来不及调动完成堵截,但至少,此刻应当看到明军的斥候骑兵。

    可什么也没有,对岸空空荡荡,站在这片的河堤之上,元朴能看到对面河堤之下那一片片绿夹着黄的大片的庄稼。

    八月份了,庄稼快要成熟了。他吸了一口气,拿下新化,这些快要成熟的粮食可全都是自己的了。

    看到前锋部队已经顺利过河,并且在河堤之上已经列好了阵势,元朴终于松了一口气,看来明军这一次真得是猝不及防,并没有任何提防,本来他还以为自己在过河之时,会遇到敌人的殂击,现在看起来真是白担心了。半道而击,对于渡河者来说,历来都是一个难以破解的大难题。

    心中松了一口气,脸上也不由自主地露出了笑容,这一次从北地四郡出击的军队超过了十万人,自己与王贵统率近五万人,而燕军亦超过五万,十余万人的军队集中在北地四郡,对北地四郡来说,已经形成了沉重的压力,经济面临崩溃,如果不打出来,仍然窝在那里,迟早都会完蛋。

    本来在明军的围困之下,北地四郡并没有多少突出重围的机会,但天无绝人之路,正阳郡的这些豪强们,为了赚那数倍的暴利,居然与燕人勾结了起来,这可就是上船容易下船难了,终于为北地四郡找到了一条生路,使得燕国能够突出重围,只要占了正阳郡,与北地四郡联成一片,这盘棋便算是做活了。

    天从人愿的是,齐人担心明国坐大,亦准备出兵攻击明国,两边倒是一拍即合,这让燕国上下更是有了绝对的把握。

    齐国的用心,元朴抱括慕容宏等人都是心知肚明,他们需要明国与燕国之间一直打下去,如果按照现在的态势,只怕燕国用不了多久,便会被明国拍死,那自然是不行的。

    各有所图,却有着一个共同的利益所在,自然是你情我愿,你侬我侬了。

    洛河对面,马蹄声急,前锋部队放出去的斥候,狂奔而回,看到对方那仓惶的姿态,元朴心中不由一惊。

    “明军来了,明军来了!”哨骑跃驰上了河堤,用尽全身的力气嘶吼道。元朴站在这边,只能隐隐约约的听到,面色不由一变,对面旗号摇动,列好的军阵缓缓向前推进。

    “磐石营!”看到对面旗号摇动所代表的意思,元朴低声吐出三个字。该来的果然还是来了,磐石营,主将章教正,绰号小猫,是明军之中最受秦风器重的将领。

    看了一眼已经过河的五千先锋军和正在过河的中军,元朴冷冷一笑:“命令前锋军前移,主动迎战。敌人长途奔袭,必然体力不继,前锋军务必奋勇向前。”

    磐石营是来了,可来得晚了一些,自己已经将前锋全部送了过去,足以与对方相持一段时间,等到中军主力过河,人数上的绝对优势足以保证自己打赢这一仗。

    明军军制,一个战斗营五千人,现在自己足足有两万余人,光是先锋军,便超过五千。

    元朴勒马立于高高的河堤之上,看着对岸,视野尽头,一面日月明旗跃进眼帘,黑压压的部队旋即出现,向着洛河边压来。一提马缰,元朴厉声道:“中军加速过河,准备接应前锋军队。”

    他纵马下了河堤,踏上了浮桥,向着对岸而去。

    磐石营不是来晚了,而是算准了时间压将过来,正如元朴所言,他们要的是半道而击,不过这一次明军的半道而击,却不是元朴所想象的那一样。明军要用最短的时间击溃元朴的这支军队,并不想与他纠缠,所以这一次的半道而击涉及到的战术运用,要远远比元朴想得复杂得多。参战的,也不仅仅只有小猫的磐石营,而是两个野战营。

    出现在元朴眼前的,只不过是率先出场的一支而已。

    磐石营缓缓压进。最前面,是一排排的盾兵,盾兵之后是长矛兵,长矛兵之后,则是大刀手,队伍的正中间,是一辆辆平板车,车上装载的是重弩以及石炮,这些车不用牲畜拉动,完全是靠人力推动,以保证与队伍的先动一致。

    双方正在迅速接近的军队数量差不多,但磐石营所占的面积却更小一些,阵形也更紧密一些。与元朴的先锋军中还有数百名骑兵不一样,磐石营里却只有少量的斥候骑兵,此时却早已收在军阵的正中央,充当着小猫的亲卫。

    磐石营没有骑兵,小猫也不会让自己的斥候却做无畏的牺牲。

    元朴的骑兵迅速地接近磐石营阵容,一枚枚羽箭射向紧密的军队,一匹匹战马在两翼游动,寻找着军阵的漏洞,只要稍有缝隙可寻,他们便能上来撕咬一口,然后靠着机动能力迅速远遁。

    不过磐石营的军纪,显然超出了他们的想象,羽箭射来,没有丝毫惊慌,最前排的大盾举起,长矛,大刀伸向空中不停的晃动,将飞来的箭矢一一拨落,偶有漏网之鱼射进阵中,落在磐石营的明光凯上,也很难造成太大的伤害。

    至于阵中的那些重弩,石炮手们,则根本没有看向那些骑兵,这些武器,对付高速移动的战马,根本没有什么效果,真要射出去的话,那能不能命中目标,完全靠运气。

    看着对手的骑兵有些肆无忌惮地行径,小猫不由沉下脸来,一伸手,喝道:“弓!”

    一名亲兵摘下自己背着的大弓,递给了小猫,小猫弯弓搭箭,略一瞄准,嗖的一声,一箭飞出,阵外飞驰的骑兵当中一骑立即倒坠下马。

    “好箭!”亲兵脱口赞道,小猫从来没有用过弓箭,这让亲兵有些惊讶。小猫冷哼了一声,射倒一个骑兵没有让他有什么得意,他得意的是,整个军阵并没有因为他这一箭而有丝毫的动容,该干什么的还是在干什么。

    所有士兵们的注意力,仍然落在对面缓缓逼近的敌军步卒身上。

    不动如山,这才是小猫最看重的。

    一伸手,一支箭递了过来,再次弯弓射出。一连射出十余箭,对面倒下十余匹战马,这一下倒是让对方有些受到了惊吓,再也不敢逼得如此之近。

    几百骑兵在左右两翼来回奔驰数次,却没有找到一点漏洞,双方步卒已经相当接近了,再不走,可就要被夹在中间了,骑兵们不甘心的打马离开,接下来,他们也只有在一边等待着,期待着敌人阵容被己方击垮,那骑兵收割战功的机会就来了。

    两百步,一百五十步。磐石营中,一名校尉厉声喝道:“伏!”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大盾轰然落地,长矛架起,大刀手们半跪蹲地,露出他们身后一排排闪着寒光的弩机。

    “弩!”校尉高举的手重重落下。

    一发三矢的弩箭顿时厉啸而起,数十台弩机同声咆哮,一百余支弩箭射向对面的军阵。

    重弩,很少应用在野战之中,因为他实在太重,移动缓慢,而且只能面对一个方向射击,一般用来守城,元朴曾经在慈济见识过明军的弩机可以自由转向,但那也是守城,他从来没有想到过弩机竟然会被明军携带在军阵之中。

    明军改良过的弩机重量大大减轻,加上了旋转底坐之后,更是能够三百六十度自由射击,当然这一改良,对于射手的要求就大大提高,培养一名合格的弩机手,是相当不容易的。在明军之中,弩机手,一向是受到重点保护的对象。

    百余去重弩平射而去,在敌军惊慌失措的叫喊声中,击碎了最前排的盾牌,在密集的军阵之上敲开了一个个缺口。

    “弩!”校尉嘴角露出一丝狞笑,再次落下他高高扬起的手臂。

    又一排弩箭射出,从刚刚打开的缺口之中射进去,第一次因为要击碎对方的盾阵,收获并不多,第二击,才是收获的大好良机。

    第二排弩箭,在敌军密密麻麻的队列之中,开出了一条条血胡同。

    遭到如此沉重一击,对手的阵容开始混乱起来。

    “石!”

    一枚枚石炮飞起,在空中打着旋,落下队伍的中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