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27.第727章 变动

    秦风的脸上神色看似平静,但放在大案之上的手却是微微颤动,如果说程维高密信急奏来的关于虎牢关的情况,还只是一些捕风捉隐的猜测的话,那楚军西军副将宿迁星夜兼程,一路急奔而来所带来的情报,则证据确凿的证明了秦军正准备与齐人,蛮人联手,一起向明国发难。

    齐国的介入,已经让明国有些手忙脚乱,但若仅仅是如此,大明只要筹谋得当,还是能足以应付,但一向被秦风视为盟友的秦国也一同发难,则是让大明陷入到了绝境当中。

    屋里所有人都是脸色各异,有的苍白,有的愤怒,有的惶急,先前所有的筹谋都因为秦国的出现而打乱,现在已经不是明国能不能击败敌人的问题,而是大明政权的存续问题了。

    三个战场,将同时开战,除了在对付蛮人的战场之上大明占据着极大的优势之外,其余两个战场,明国都处于绝对的劣势。甚至可以说是,没有一点胜利的希望。

    众人都眼巴巴地看着秦风,到了这个时候,谁都没有了主意,只能指望着秦风能再度力挽狂澜了。

    秦风的眼睛如同梭子一样,在墙上挂着的大明疆域图上不知已经来回看了多少遭,兴阳郡,中平郡,正阳郡,永平郡,这一次都会是战场,而且会是异常惨烈的战场。

    “相比于齐国而言,这一次秦人反而是我们更为凶险的敌人了。”秦风缓缓地道:“齐人进攻我们,一来不会竭尽全力,而是会走一步看一步,一旦遭遇大的挫折,便会缩头回去。但秦人则不一样了,邓洪这一次是孤独一掷,就算不算上肖锵那里的五万人马,邓朴麾下,也是足足十万人呐。而我们,只在中平郡布置了江上燕一个宝清营,五千人而已。”

    霍光点了点头:“中平如果不守,秦军则可直扑越京城了,所以无论如何,也必须要守住中平郡。”

    “拿什么守?”王厚只觉得全身燥热无比,脱了官帽,放在一边,用力搔着头上异常稀疏的白发,苦恼地道:“十万对五千,这仗,怎么看也没得打啊!”

    众人尽皆沉默,王厚说得是实话,兵力悬殊太大,这一仗怎么看都是必输的战局。

    “不止是江上燕的宝清营,朕已决定让矿工营和骑兵营奔赴中平郡。”秦风道:“骑兵营该让他们上战场了。”

    左相权云微惊:“陛下,矿工营是重步兵,一向是与其它轻装步兵配合作战,可这一次他们并没有轻它步兵营配合啊!”

    “那就让他们与骑兵营配合。”秦风断然道:“五千骑兵,加上五千重步兵,这一次我要用他们来斗一斗秦军的重骑兵,邓素率领的二万铁骑是邓氏的命根子,这一次,我就要敲掉他的命根子。我会亲自去指挥这场战斗,与邓朴再斗上一斗。”

    “陛下若去中平,那正阳此役由谁来指挥?这才是此战最为核心的部分啊!”权云惊问道。

    “正阳之役,一切都已布置妥当了,由谁来指挥并不重要。”秦风摇摇头,“重要的是歼敌的速度,此战,由磐石营章孝正主持,小猫,此战我们要的是速度,以最快的速度歼灭对方的主力,击溃燕军,然后挥师西来,与我汇合,共击秦军。”

    小猫点了点头。

    “提前触发正阳之役。”秦风一拳砸在大案之上,咚的一声,震得大案之上所有东西一阵乱跳,“从神鹰提供的情报来看,蛮人与齐人,秦人的计划是在九月底,十月初发动这一系列的战役,距现在还有近两个月的时间,这两个月,便是决定胜负的关键所在。提前发动正阳战役,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提前发动?”众人面面相觑。“怎么才能提前发动?”

    “李维!”秦风看着郭九龄,“鹰巢马上制定一个计划,逮捕李维,葛乡的计划。”

    郭九龄略一思索,“臣明白了,这个计划,并不是要真正逮捕这两人,只是要将这个计划泄露出去,让他们提前知道消息,李维葛乡二人一旦知道自己的事情暴露,必然会手忙脚乱,他们唯的可做的便是立即发动反叛,而蛮人是不可能错过这个机会的,也必然会响应他们,只要蛮人进入到了正阳郡,那就是我们消灭他们的最好时机了。”

    “就是如此!”秦风点了点头:“秦人也好,齐人也好,他们的作战计划都是在两个月之后,现在兵力,粮草以及一切资源的配置还没有到位,战事提前发动,他们措手不及,仓促应战,而我们,一直在准备着这场战事,以有备应无备,当可占据主动地位。”

    “在正阳,以最快的速度剿灭蛮人以及李维,葛乡二人的叛军,然后主力立即开赴中平郡,与邓朴决战。”

    “那齐人那头怎么办?原本的计划,是在歼灭了蛮人之后,立即支援沙阳郡,击退齐人进攻的。”霍光问道。

    “厚土营与猛虎营,与齐作战交给他们了。”秦风吐出一口浊气,“从丰县开始,节节抵抗,只是一个字,拖。拖得时间越长越好,为此,就算将沙阳打得稀烂也在所不惜。就算这两个战营最后一兵一卒也剩不下来也在所不惜,只要我们能击败了邓朴统率下的秦军,齐人必生退意,再也无心与我们恋战,他们会转而与我们和谈的。”

    秦风冷笑:“只要我们在击溃了蛮人之后,紧跟着击败邓朴的秦军,楚人也决不会再在一边看热闹了,他们一定会动手的,到了那时,齐人就得想想,怎样来讨好我了。”

    “肖锵那边,怎么办?我们没有兵力去永平郡了。”王厚提醒道。

    “从现在得来的情况看,肖锵在虎牢关的军队,后勤很有问题,他们还在紧急地筹集粮草等物,程维高很机警,已经断了往虎牢关方向上的粮草,而且也开始破坏那些修了大半的道路,这为我们争取了时间,他一时之间,难以出兵,程维高在永平的郡兵,想法设法地延滞肖锵的进军速度。所以关键便在于我们与邓朴这一战,只要第一战击溃了秦军的重骑兵,则肖锵必然会龟缩进虎牢关,再也不会出头了。”

    “陛下为什么认为关键便是击溃邓素所率领的这两万重骑呢?”

    “很简单。”秦风道:“邓朴大军进攻,江上燕必然会退守龙游,在那里殂击秦军,秦军重骑再强,总不会爬城墙吧。随着战事的进展,洪水巨木两营援军将要抵达,邓朴为了争取时间,会派遣重骑兵绕过龙游直接攻击中平郡或者这两支援军中的一部,而我们,就是要在他的重骑兵孤军而出的时候,消灭他们。这两万重骑兵是邓氏军队的核心关键所在,歼灭这支重骑兵,便等于打掉了对手的魂儿。”

    “秦军铁骑,可是天下闻名,从来没有吃过败仗的一支军队,陛下,于超的五千骑兵,那可是轻骑兵。”霍光道。

    “重步兵殂击,轻骑兵游击!”秦风吐出十个字。

    听了这话,所有人尽皆默然,这一打法,便已经注定了重步兵营矿工营必然会在这一战之中蒙受巨大损失,甚至是全军皆灭。但与全局的安危比起来,一个战营的生死存亡又显得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就这样吧,大家各自做好自己的事情,大明生死存亡,就在此一役,赢了,海阔天空,输了,咱们只怕又要去当丧家犬罗。”秦风笑呵呵地说了一句,挥了挥说:“散了散了。”

    “大明必胜!”小猫第一个站了起来,一字一顿地说出四个字,转身便走出了书房。

    “大明必胜。”屋内所有文臣武将,被小猫的情绪所感染,同声喊出了这四个字,纷纷拱手退出了书房。

    这一战,不但关乎着大明的生死存亡,也关乎着他们个人的生死荣辱,没有人敢有丝毫懈怠。

    长夜漫漫,秦风虽然劳累了整整一天,却怎么也睡不着,虽然嘴上说得轻松,但心里却是沉重无比,以前,他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但现在,却是大大不比以前了。

    以前,他输得起,大不了从头再来,但现在,他还输得起吗?

    闵若兮将头靠在秦风的怀里,轻轻地道:“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大不了,咱们也学洛一水,到海外去,我不在乎你是不是皇帝,只要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就好了。”

    轻抚着闵若兮乌黑的长发,秦风笑道:“我不会败,永远也不会败的,你放心就好了。”

    “可是这一次,我看你远远没有以前那么放松,其实你心里,也是没有一点底儿的。”闵若兮轻叹一声。“这一次你带着贺人屠去中平郡,我带着瑛姑去沙阳郡吧。”

    “嗯?”

    “嗯什么?你别忘了,我也是一个九级高手,不比你差,我不会干预将军们的指挥作战,我就去当一个冲锋陷阵的猛士好了。”闵若兮轻笑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