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26.第726章 国弱则卞氏存,国强则卞氏亡

    落英山脉,照影峡大营,卞无双已经不言不语在大案之后枯坐了半天之外,这让卞文忠有些不安,让父亲变成这个样子的是来自雍都的一封信,卞文忠不知道太子殿下在信中说了什么,能让父亲变得如此失魂落魄。

    “父亲!”他又一次走进室内,“伙房里的饭菜都热了第三回了,先吃饭吧!”

    卞无双抬起头,指了指身前的椅子,“坐!”

    卞文忠忐忑的坐了下来,“父亲,究竟出了什么事?”

    “太子殿下来信说,邓洪准备向明国发动一场战争了。”卞无双道。

    “与明国开打?邓洪是不是疯了?”卞文忠惊呼道。“落英山脉刚刚打了一场大仗,尚未尘埃花落定,他又向发起另一场战争?明人不是邓洪最亲密的伙伴么?双方往来频繁,互通有无,怎么转眼之间就反目了?”

    卞无双苦笑一声:“邓洪没有疯,相反,这一次他是下了一步好棋呢。明国已经准备剿灭北地四郡的蛮人了,几乎所有主力都已经在北地四郡一线展开,而一直扶持蛮人的齐国自然不会眼睁睁地看到蛮人被灭,让明国将国内的反对势力一扫而空,所以准备出兵攻打明国,策应蛮人这股叛军。很显然,这一次邓洪是与齐人勾结起来了,他要出兵,攻打明国,与齐人一前一后,夹击明军,瓜分明国。”

    “齐国也要动手?”卞文忠惊呼起来。

    卞无双点点头:“所以我说,邓洪这一次是下了一步好棋,蛮人内乱,齐秦两国夹国,这一次,明国应对一步之差就会亡国无日。”

    “父亲,这对我们大秦应当是好事情啊!”卞文忠兴奋得搓搓手,“我大秦一直苦于僻居苦寒之地,膏腴之地太少,国力穷蔽,如果能拿下明国,哦,哪怕是抢得一半,对于我大秦国力也是极大的帮助,只有国家有了足够的财才支持,以我大秦士卒的勇武,必能横扫天下。”

    看着兴奋的儿子,卞无双脸上却没有笑容,只是冷冷地盯着儿子的脸。

    说着说着的卞文忠终于察觉到了父亲的脸色不对,讷讷地住了口。

    “父亲,你觉得这不好?”

    卞无双叹了一口气:“这于秦国,的确是有极大好处,可是儿子,你想过没有,这对于我卞氏又如何?”

    卞文忠脸色微变。

    “如果我们还在雍都,还手握大权,那么,我必然会大力支持这一建议,甚至不惮于为邓洪提供莫大的支援,让他后顾无忧,能够勇往直前,但现在,我们却是落英山脉。”卞无双冷然道。

    “此计若成,大秦能得明国一半天下,肥沃之地无数,一举解除大秦建国以来耕地太少的蔽端,可以说是功劳不逊于当初太祖开国之功。可这一切是谁在筹划?是谁在实施?是邓氏。如果此计成功,邓氏的功劳,可以稳稳盖过名声闻达天下的李挚李大帅。儿子,想一想李大帅在时的威名,如果邓洪有了李大帅这样的声名和威望,那会怎么样?”

    卞文忠打了一个寒噤。

    “只怕我卞氏亡族无日。”

    卞无双点了点头:“不错,明国亡国之时,便是我卞氏亡族之日。你说,我能眼睁睁地看着我卞氏就这样一败涂地,再无翻身之日么?”

    卞文忠沉默半晌:“太子殿下在信中怎么说?”

    “太子殿下在信中向我通报了这件事情,安慰我说,不管怎么样,皇室都会保我卞氏在落英山脉稳稳地统掌这十万大军。”卞无双扬了扬手中的信。

    “既然太子这么说了?”

    “卞氏从来不能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一个虚无飘缈的承诺之上。”卞无双摇头:“陛下也好,太子也好,他们终究是大秦的主人,当他们看到能够让大秦摆脱困挠了他们无数年的困境之时,他们便毫不犹豫地转头去支持邓洪了,即便到时候需要我们卞氏作出牺牲,他们也不会在意。”

    “没有我们的帮助,邓氏岂不是可以凌驾于皇室之上?”卞文忠惊问道。卞氏现在能稳稳立足,这中间便少不了皇室的大力支持,一旦皇室不在支持,则卞氏的确危在旦夕。

    “你忘了肖锵。”卞无双嘿嘿一笑:“皇室一直在不遗余力的撬邓氏的墙角,肖锵便是他们做得最成功的一个。这一次邓氏自开平郡出兵,而肖锵则从虎牢关出击,邓朴还会遇到明国的主力部队,但肖锵自有凤,来仪等地出击,面对的却是空虚的永平郡。”

    拉过案上的地图,卞无双指着一处处标明着明军驻军的地方,“看到没有,邓朴自开平郡出兵,首先碰到的便是江上燕的宝清营,而秦风还可以从北地四郡方向火速征调洪水,巨木等营增缓中平郡,所以邓朴这一仗,即便获胜,打得也肯定是很艰苦的,明军兵力虽然不多,但每一个战营的战斗力,却是很恐怖的。”

    “再来看看永平郡方向,除了郡兵,还有什么?拿下永平郡,便能出兵中平,与邓朴所部一齐包围中平郡,但如果肖锵不那么做呢?拿下永平,他直下顺平,然后直扑越京城,而让邓朴所部,与明军的这三个战营在中平拼个你死我活。就算邓朴最终获胜,可最大的功劳,还是让肖锵得去了。”

    卞文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也就是说,陛下和太子殿下或者会扶持肖锵,取代我们卞家以前的位置。”

    “不是有可能,而是一定会!”卞无双肯定的点了点头。“到了那时,我卞氏便成了一招可有可无之棋,此战若成,得利最大的是邓洪,邓氏将获得莫大的威望,其二的是肖锵,他将成为大秦第二大家族,第三是皇室,大秦获得了大量的国土,而皇室又成功扶植起了另一个可以抗衡邓氏的家族。”

    “肖锵有可能成功吗?”

    “能阻止肖锵的,只是有凤,来仪等地险峻的地理条件以及他对战争的准备状态,如果军粮充足,天气允许,那么,没有什么可以阻挡肖锵。”卞无双道。

    “那父亲,我们该怎么做?”卞文忠问道。

    “如果大秦保持现在的状态,则我卞氏便是不可或缺的一员,可如果大秦此战得胜,我卞氏便要完蛋了。”卞无双咬着牙,半晌才道:“所以,我们要让邓氏这一战失败。”

    卞文忠震惊的张大了嘴巴,“父亲,这是,这是……”

    “这是卖国是不是?”卞无双冷冷一笑。“国强则卞氏亡,国弱则卞氏存,文忠,你怎么选?”

    卞文忠脸色惨白,半晌才道:“父亲,我听你的。”

    卞无双点了点头:“其实坏掉此事并不难,明国此战,最关键的一点,便是他们不知道秦国想要向他们动手,齐人一直与蛮人勾结,秦风不会不防着齐人,所以对齐方向,他一定是有准备的,但我们这边,他们必然没有多少防备,而真正的胜负点,就是在我们大秦向明国发动进攻这一点之上。只要这一点做活,则满盘皆活,秦风则满盘皆输,所以,我们只要让秦风知道了这一点,那么这盘棋就还有得下。”

    “父亲,可我们怎么向明人透露这些?他们会相信么?再者,我们如何才能瞒过朝廷以及邓洪的耳目将这些消息透出去呢?”卞文忠问道。

    “要想不落下任何的把柄,当然得想出一个好办法来。我们根本就不必要直接跟明人接触,这个消息,你只要透露给我们的对面就好了!”

    “楚人?”卞文忠一怔。

    “不错。楚人。”卞无双点点头:“安如海已经回到了安阳城,现在在井径关的是他麾下大将宿迁,但宿迁与秦风手下大将章孝正是师兄弟。只消这个情报到了他那里,便会最终抵达明人哪里。”

    “如果楚人隐瞒这个消息呢?”

    “不会。”卞无双摇头:“一来,齐人大举进攻明国,正中楚人下怀,就算他们不出兵,他们也会希望看到齐人陷在楚人的这个泥潭之中拔不出来,如果明人速败,则齐人就能迅速抽出兵力来对付他们。这于楚国有一点好处吗?所以就算宿迁与章孝正没有一点关系,安如海也会立即把这个消息透给明人,安如海什么人?他可是以前的内卫大统领,他手上掌握的资源可是相当可观的。只要明人得到了这个消息,便会马上有应对之举,这一仗,不见得邓洪就能赢了。”

    “可明人依旧处于数面受敌的劣势,失败的可能性亦然很大。”卞文忠道。“数面受敌,而且攻击他的敌人,都比他要强。”

    “都比他强么?那可不见得。”卞无双冷笑:“齐国受楚人牵制,出动兵力有限,一心二用,而大秦,却是……明国虽弱,但胜在上下一心,戮力死战,谁输谁赢又怎么说得准呢?”

    卞文忠默然,父亲没有说出的话,自然是秦国国内,自家在拆墙角。

    “你以巡逻的名义出照影峡,一路向井径关而去,沿途也不妨与楚人打几架,找机会去见见这个宿迁。将这个消息告诉此人即可。”卞无双道。

    “儿子马上就去。”卞文忠站了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