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25.第725章 异常

    永平郡郡守程维高现在可谓是春风得意,在他的引见和一力坚持之下,终于让朝廷与秦国皇室与肖锵接触,同意了开辟第二条商道直通秦国。这对于永平郡来说,意义非凡。代表着永平郡将成为这条商道的货物集散地,极大的带动永平郡的发展。

    沙阳郡,太平城包括长阳郡在内的明国各地的迅猛发展,让程维高颇受震动,他可不愿落后于人。农为天下根本,商为活水之源,深深明白这个道理的他,只要这条商道畅通,永平郡便能成为其中受益最大的一个。

    而这一次秦国为了谋求这条商道,居然还同意将两个县的领地划给大明,则更是意外之喜了,虽然那两个县都是大山林立的山区,人烟稀少,但不管怎么说,那也是百十里地盘啊,这再程维高看来,可也能算是自己替大明开疆拓土了。

    这两个穷蔽到了极点的县,在秦人眼中是负担,但在明人眼里,说不定就能变成宝贝疙瘩,条要路子对头,便能发掘出让你想象不到的意外财富。

    秦人将这两个县甩给明国,自然有他们的用意。这一点程维高也明白得很。无非就是不想承担途经这两个县的商道的修建,想要商路通畅,就非得修一条好路不可,但这两地,原来可根本就没有什么路可言。

    在两国签定协议,这两个县正式划归明国之后,程维高专门去走了一趟,与这两个县相邻的永平郡的这个宣恩县,在程维高看来已经是非常穷了,但去了对面,程维高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穷。

    宣恩县境内虽然没有太好的道路,但总算还有一条可以走人的官道,而在这两个县,最好的道路,也就能供人推个独轮车行走。

    程维高专门从工部请来的修路高手们在这两地走了一趟之后,回来也是叫苦连天,这哪里是程郡守先前所说的连接三县的官道,这分明就是要从无到有,生生的修出一条道路出来。

    程维高好话说尽,外加威胁,终于让这些修路高手们苦着脸在这一个叫有凤县,一个有来仪县的两个地方,爬山钻沟数月,终于拿出了一套设计方案。只不过成本,却是原来计划中的足足三倍了。

    修路的费用足足让程维高沉默了好一段时间,最终,还是永平郡的商人们兴趣浓浓,人多力量大,大家聚在一块,终于凑出了第一期动工的费用。

    宣恩,有凤,来仪三县同时动工。不过工程开始之后,程维高却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修路的费用,比起工部预计的要少了很多,而节省下来的很大一部分,便是人力费用。工部的官员们是按照明国的人力标准来计算,却忘了在有凤来仪这两地,根本就花不了这么多。那里的百姓,只要你给吃饱饭,有没有工钱,简直不算一回事儿。一动工,不但青壮年蜂涌而至,便连老弱妇孺也一齐上阵,不为别的,就为了在工地上干活,能有饱饭吃。

    程维高可从来没有想到看起来廖无人烟的有凤县,来仪县居然能凑齐这么多人丁,也有可能是全县人丁都聚集在这里了。当初这两个县划归到永平郡的时候,秦人那边,连个户藉册都没有,也让程维高根本就不清楚这两地到底有多少人丁,户数。

    这下好了,一边修路,一边连人丁,户数也统计了起来,新的户藉册也制作了出来,这两地,加起来的确只有不到五千户,老弱病残加起来,拢共只有两万余人,修这条路,的确是倾巢出动了。

    那种为了能吃一口饱饭而拼命干活的劲头,让程维高颇受触动,都说秦人穷,他这一回算是真正见识到了。这些秦人真是好运气,上头大笔一挥,他们便成为了明人,接下来明人享受到的很多福利,他们也将拥有,当然现在,程维高还不打算向他们宣示大明皇帝对于百姓们的洪恩,怎么的也得将这条路修完才好。

    整整半年,虽然离这条官道的整正完工还遥遥无期,但却已是初具雏形,有了一个大的架子,而早已迫不及等的商人们,也立即开始行动起来。各类货物,商品,开始沿着这条还只能勉强行走的道路之上开始源源不绝的涌入秦国。

    永平郡开始品尝到了这条商路带来的红利。

    嗅觉灵敏的各地商人蜂涌而至,让永平郡城一时之间人满为患,大商人还在筹措货物的时候,无数的小行商们已是踏上了这条道路。他们三五一群,推着独轮车或者挑着一个货担子便踏上了征程,只因为运往秦国的货物,有着五倍以上的暴利,走一趟,便足以顶得上他们往年的一年收入。

    而与之相对应的,便是永平郡的税赋收入节节攀高,而无数商人涌入永平郡城,更是让永平的地价,房价水涨船高。本地居民的收入,较之往年,更是丰厚了许多。

    这才仅仅是开始!

    程维高坐在府衙的公厅之中,看着手里的半年赋税报表,心里简直是乐开了花。

    “郡守大人。”年轻的长史温鹏推门而入,这是大明推行吏治改革之后,第一批通过朝廷考试提拔上来的官员,不过三十,却已是一郡的二把手了。大明吏治改革,从明面上来看,最为扎眼的便是官员的年龄大幅度降低,像在永平郡这样贯彻执行的比较彻底的郡治,更是如此。温鹏是朝廷派下来的,当初为了表示尊重程维高,秦风曾询问过他的意见,问其需要一个什么样的长史,而程维高的要求便是精通商贾算术,温鹏在没有参加朝廷选拔考试之前,是在商业署下做事,正好符合程维高的要求,于是便来到了永平郡。

    半年的合作,程维高对于温鹏还是挺满意的。小伙子不但精干,而且为人也是小心翼翼,也许是以前在商业署工作的经历,哪怕他现在是永平郡的二把手,但却丝毫没有什么架子,各方面的人脉关系,被他处理得恰到好处。不争权,不好胜,对他这个郡守,也异常尊重,没有比这再好不过的副手了。

    “温长史,又有什么好消息带给我了?”程维高笑吟吟地看着年轻的长史。

    “郡公,下官发现,这段时间有些异常。”温鹏坐到程维高的对面。

    “什么异常?”

    “郡公,这段时间,粮价涨得有些异常。”温鹏很是不解:“往年这个时节,正是粮商们大量出货陈粮,腾空仓库准备收新粮,这个时候,都是粮价下跌的最厉害的时候,可今年却反其道而行之,粮价大幅度上涨,往秦国的行商们,现在都不走别的,专走粮食。”

    “这有什么不对吗?秦国那边不是一直缺粮?”程维高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温鹏摇头道:“郡公,下官以前跟着王署长做事的时候,这样的情况也见过,但那时可是因为打仗啊,军队,朝廷要大量屯粮才会出现,现在对面虎牢关肖锵为什么要突然意大规模的屯粮?”

    程维高眉毛一跳,“你判断这是肖锵在屯粮?”

    “只有这个解释。”温鹏点点头:“这个时候屯集粮草,肖锵想要干什么?秦国国内要打仗?他们准备对齐国开战?他们准备对我们开战?”

    “这,不大可能吧?”程维高震惊地道。

    “郡公,我心中疑惑,便去做了一些详细的调查,发现来自秦国虎牢的商人们,在太平银行,昌隆银行突然贷了大笔款项出来,而这些款项,又全部被他们拿来购买了粮食,源源不绝的运往虎牢,我心中实在是有些忐忑。”温鹏道。

    程维高霍的站了起来,在屋里来回踱着圈子,“温鹏,此事非同小可,事关国家安危,可秦国没有什么道理向我们开战啊?”

    程维高苦苦思索着,朝廷在同时准备两场战争,这他是知道的,但温鹏却还不知道,可温鹏今天突然给他带来了一个令人震撼的猜测。

    秦国也有可能对大明开战!

    “温鹏,你安排一下,从今天开始,运往虎牢的粮食也要停下来,但又不能撕破脸皮,让人觉得我们察觉到了什么!”程维高道。

    “这好办。路还没有完全修好,有些地方只要稍稍动些手脚,便能让道路瘫痪掉。让所有的粮食都堆在半道之上进不了虎牢关。”

    “马上去办。还有,如果再有秦国商人去两大银行贷款,便以资金紧张为由,别贷了。”

    “行。”

    温鹏立马离开,程维高思索了片刻,叫来一名吏员,“马上让韩华到我这里来。”

    韩华,是鹰巢驻永平郡的负责人。匆匆赶来的他,听到程维高的猜测,也是惊叹了。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韩华,你马上尽出麾下精锐,深入虎牢各地,打探虎牢军情以及其它情报,看看他们是不是在备战!”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韩华道:“下官亲自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