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20.第720章 不显山露水的小招数

    席终人散,一般人都退出了得意居,屋子里便只剩下了大明的朝廷重臣们,李维与葛乡,廖辉等人正襟危坐,先前是联欢,现在才会真正说到正事。

    李葛二人,心中有鬼,不免有些惴惴,朝廷推行的几大政策,在正阳郡都举步维艰,若说与他们没有关系,那是任谁也不信的。王厚作为先遣部队抵达正阳郡已经数月,但廖辉应付得不错,吏治改革虽然再也硬挺不下去,但推动却极其缓慢,能做到这一点,李维与葛乡二人也算是满意了,毕竟以王厚的老资格,硬顶着一点也不做那也是不可能。

    王厚是吏部尚书,他总不可能一直呆在正阳郡,这一次皇帝到了正阳郡,返回的时候,王厚只怕便也要跟着回去了,这一难关,也就算熬过去了。

    李葛二人很清楚,如果在正阳郡的吏治改革完全推行开来,那占据着正阳郡各个重要位置的二氏子弟,有多少人还能留下来那就成了问题。这些子弟虽然不都是成气的,但正是他们占据着这些位子,让正阳郡形成了一张严密的大网,哪里有风吹草动,他们第一时间便能知晓。像他们走私粮食等战略物资大发横财的事情,如果没有这张网,怎么可能做到密不透风呢?所以说,吏治改革,不仅关乎着他们这些子弟的官位,前程,更是关乎着他们的财路,关乎着他们的身家性命。

    但王厚他们可以软磨硬顶,可皇帝站在了他们的面前,他们仍然还是有些心虚,如果皇帝直接问起此事,该如何回答,却是一个问题。二人不约而同地看向廖辉,看来到时候,也只有把事情推给这位郡守大人,让他来当这个顶门桩了。

    秦风却压根没有提这茬儿,一边慢条斯理地喝着醒酒汤,一边笑吟吟的看着李维等人:“上一次见到几位爱卿,还是朕加冕之日,一别便是大半年啊!说起来也是朕的不是,几位都是与大功于国的人,我却是慢待了。”

    几人赶紧站起身子,抱拳道:“陛下言重了,陛下日理万机,是臣等不晓事,早就该去京城拜见陛下。”

    秦风大笑起来:“你们几个,两人带兵在前线,一人替朕经营着这正阳郡,都是大忙人,哪里有这许多空闲。正阳郡是国之粮仓,正阳稳,越京才稳啊,当年正是几位的大功,才让正阳郡丝毫无损的归于大明治下,让我大明可以说是少打拼好些年啊!每每念起此事,朕都甚是感激诸位的大功。”

    “是臣等弃暗投明,臣只恨认识陛下晚了些,投奔陛下晚了些。”李维大声道。“陛下英名,我等虽在正阳却也是早有耳闻,沙阳之兴旺,太平城,大冶城的崛起,都让臣等大开眼界,只可惜那时身在敌营,却不敢表露分毫,但有机会,自然是马上要投奔陛下的。”

    “好好好!”秦风开心的大笑。“说起来诸位的大功,朕还没有作出表彰呢!李维将军,葛乡将军说起来,也只是官居原职,每每念及此事,朕心甚是不安呢!朕有意让二位去朝堂之中大展身手,不知二位可愿意?”

    调二人去朝堂,岂不是变相剥夺二人的兵权,而且到了越京城,岂有在正阳当这土皇帝过得滋润,更重要的是,离开了正阳郡,从哪里去赚那些来得如同流水一般的银钱?二人对视一眼,李维躬身道:“陛下,臣等才学有限,哪敢去朝堂献丑?那只会误了陛下的事,不仅伤国,而且害己。请陛下恩准臣二人就安安心心地带兵,给陛下带一只虎贲之师。”

    葛乡也是连连点头:“陛下,葛某是个粗人,当了朝堂之上,官小了臣不自在,官大了,臣又做不来,还是现在当正阳营的统兵将领更适合,臣以前就是带兵的,也只有在兵营里,才能感到自己是个有用的人,真到了朝堂之上,只会给陛下添赌。”

    秦风笑指着二人,“世人都盼望着升官,你们二人倒好,只想原地踏步,也罢,现在北地四郡还在作乱,军队也的确不能临阵换将,等灭了北地四郡之后再议此事吧,到了那时候,二位可不要推辞了,不然世人都要说朕薄情寡恩,慢待功臣。”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二人也不能一口回绝,那可就显得有问题了,当下二人连连谢恩。

    王厚喝了不少酒,红光满面,笑呵呵地道:“陛下,李将军,葛将军二人现在可不能动,他们二人可是我们大明军队抱围北地四郡的重要一环,不过陛下要酬二将军之功,也不限于提拔他们二人嘛,李葛二氏之中,有才能之人,皆可以提拔嘛!自从朝堂之中推行吏改之后,各部各衙,都缺人,李葛二氏,都是正阳世家,子弟文武皆有出色之人。”

    听了这话,秦风抚掌而笑:“还是王吏部老到,李将军,葛将军,二位可有推荐之人?今日朕在这里,王吏部也在这里,可以现场拍板嘛!过两天,就可以跟着朕回越京城去上任。”

    李葛二人一楞,可没有想到这一招,这可是不能拒绝的,皇帝要人,你却不给,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说自己家中没有人才?岂不是让皇帝看轻,而且家族子弟得到了这个消息,岂不会有埋怨?

    二人迟疑片刻,葛乡先开口了:“陛下,臣有个弟弟,倒是饱读诗书,也有些许才能,或能为陛下效力。”

    “好,你说行,那就行!”秦风转头看着王厚:“王吏部,回头给葛将军的这位弟弟安排一个好位子,最起码也得侍郎起步,你觉得如何?”

    “陛下说行,那就是行。”王厚连连点头。

    葛乡开了口,李维也不好再迟疑,正想开口,一边的廖辉却抢在了头里:“陛下,李维将军的侄子李波,现在任郡兵副统领,不但勇猛过人,更兼有治兵之才,可是一个难得的人才啊。李波将军可是八级高手哦。”

    “武道八级?那很难得了。”秦风看着廖辉:“这李波将军多大年纪?”

    “不大,刚刚三十出头而已。”廖辉笑道。

    “了不起,了不起。”秦风竖起了大拇指,转头看着马猴,“小猴子,你不是一直说烈火敢死营里缺少顶尖的高手么?怎么样,我可你找一个副手如何?”

    马猴嘻嘻笑道:“八级高手啊,那以后欺负我怎么办?我可打不过。”

    “你这惫懒货,就是要找一个强的来怼怼你,不然你还是会不知上进。”秦风斥道:“那就这么定了,调李波将军到烈火敢死营任副统领,李维将军觉得怎么样?”

    李维嘴里有些发苦,这都表态定了,才想起问自己怎么样。难不成自己还能表示反对不成,李波去的可是皇帝的亲卫营,多少人打破脑袋想去还去不成呢,皇帝这是给自己开了后门,可问题是,李波一走,现有的郡兵可就脱离了自己的掌控了。他扫了廖辉一眼,廖辉微笑回应。李波心中不由大恨,这姓廖的可真会抓机会,李波一走,他必然会安插自己的亲信去郡兵任副统领,将郡兵完全抓到自己手中。倒真是会不遗余力的扩充实力。他这是想和李葛二氏分庭抗礼啊!

    心中虽然极度不爽,但脸上却仍还是笑容满面,站起身来深深躬身:“这是陛下的厚爱,是李波的福分,臣先替李波谢恩了。”

    “好好好,这一趟出来巡视,朕还是得了不少人才的。”秦风大笑,心中亦是大爽,前头说这么多,都是铺垫,把李波弄走,完全掌握郡兵,悄悄地安插进朝廷的军队,本来就是大计划之中的重要一环。

    门口一个黑衣人的身形闪现,往内里探了一下头,又缩了回去。坐在一边的田真看到这个黑衣人,立刻站了起来,走了出去,片刻之后,他走了回来,看着秦风:“陛下,抚远出大事了。”

    “什么事?”秦风收敛起了笑容,李维与葛乡二人也立时便警觉起来。

    “江浩坤完了。”田真摇头道:“刚刚我们在哪边的探子送回紧急消息,江浩坤部下大将元朴反叛,与蛮人勾结,借着自己五十大寿,江浩坤上门替他庆祝之机,发动反叛,杀了江浩坤,接着元部与燕人先行潜入的人手联手,迅速地掌握了大局,诛杀了江浩坤的儿子及一众死党,现在,抚远郡也归蛮人了。”

    秦风呵呵大笑起来:“多行不义必自毙,江浩坤野心勃勃,想趁我大明初建之时起事,却不想最终落了这个下场。消息通知各部将军了么?”

    “臣已经派人飞马通知围困北地四郡的各位将领,要小心蛮人突然袭击。”田真点头道。

    “很好,各部都要提高戒备,进入到战争状态,严密警戒。李维将军,葛乡将军,看来你们二人不能回家过夜了,得马上返回部队去。”

    “臣遵命!”李维,葛乡二人大声道。

    “去吧!”秦风挥挥手,“看来我也得启程回越京城了,蛮子一统北地四郡,必然不会再像以前那么老实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