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16.第716章 说客

    邓洪掀了桌子。

    落英山脉这一仗,他输了一个干干净净,杨智等心腹大将,全都死在这一役,他在南部边军之中最后的种子也被削除得一干二净,从此,这十万大军,与他将再也没有任何联系了。

    “皇帝陛下与太子好算计,什么病重?什么闭宫养病?原来都是为了迷惑我的奸计罢了。”邓洪长叹一声,颓然坐倒,“如果邓方还在,这样的伎俩,如何瞒得过他的眼睛。”

    从落英山脉赶回来的戴叔伦一身风尘,听到邓洪的话,不由苦笑道:“王爷,您以前并不太喜欢大爷。”

    “邓方阴柔太过,长于心计,可我从一直在军旅之中,自然有些看不惯,我更喜欢邓朴和邓素一些,可回到朝堂,成天面对着那些阴阳怪气的读书人,这才知道他的重要。李挚用心歹毒,临死之际,杀了邓方,只怕也是看准了这一点,欺负我是一个不懂朝堂经略的莽汉,这一点,他还真是算准了。”邓洪摇头叹道。

    “王爷也无须过虑,不怪怎样阴谋算计,落到实处,终归还是要靠实力说话的。只要王爷手中紧紧地握着军队,他们又能怎样?还不是由王爷说了算。”戴叔伦安慰道。

    “军队?”邓洪眉头紧皱,“这一战过后,卞无双可就站稳了脚跟了,虽然南部边军这一战损失不小,但要补足十万人马,并不是什么难事。我们大秦可不缺勇猛的士兵。对了,那些信件?”

    戴叔伦道:“我离开将军山之后,又潜藏了数日,军中的一些暗钉传回讯息,卞无双那边,并没有提到王爷的信件,要么便是将军们在看过之后便毁去了,要么,便是卞无双没有张扬开来。”

    “如果落在卞无双手里,到了合适的时候,这便是足以致命的东西。”邓洪皱眉道:“我大意了,不应该留下如此确凿的东西,如果这些东西到了皇帝手中,皇帝拿了问我,我却是无言以对。”

    “王爷尽管宽心,就算落在陛下手中,陛下要么毁去,要么便会藏起来,绝不会拿出来与王爷对质的。”戴叔伦道:“现在最关键的还是虎牢关的肖锵。从现在的一些情况来看,只怕肖锵已经生了异心。虎牢关一边靠着明国的永平郡,一侧与秦国接壤,位置极其重要,更重要的,则是肖锵手中的五万精兵,那可是不输给二爷在开平的精锐人马。”

    “肖锵,我看错他了。”邓洪冷冷地道:“这些年来,他一直对我伏首听令,言听计从,倒是让我对他没了戒心,将他视做心腹之人,嘿嘿,现在情势稍稍有变,他便打起了自立门户的主意。与明人勾勾搭搭,当我是瞎子吗?”

    “那大小姐的婚事,嫁还是不嫁?”戴叔伦问道。

    “嫁,当然嫁。”邓洪嘿嘿笑了起来,“走着瞧吧,戴叔伦,你代表我去一趟虎牢关,与肖锵商议一下阿芳的婚期。看那肖锵是如何反应?”

    “属下明白了。”戴叔伦会意的点点头。

    “如果肖锵不知悔改,那么,他活着的时间便屈指可数了。”邓洪狞笑道。“虎牢关五万将士,绝不能再投向皇帝那一边了。”

    “那王爷,从现在开始,我就要开始布置了。”戴叔伦道:“肖锵既然有了这个心,只怕也作了不少准备,至少他一定觉得有把握掌控住那五万将士才敢起了脱离王爷的心思。”

    “做好万全准备,以备不时之需。”邓洪点了点头,“明的暗的两手都要准备。”

    戴叔伦正要说话,书房的门却从外面被推开了,一个老家人出现在门口,低着头,似乎没有看到屋子里翻倒的书案和凌乱的一切,道:“王爷,大华商栈的老板黄泉求见。”

    “什么人?”邓洪有些诧异,一个区区的商栈老板,居然也能来求见自己?

    “王爷,本来小人也是要赶他走的,他却说戴大人知道他。”

    邓洪看着戴叔伦,表情有些奇怪。

    “王爷,这个黄泉名义上是一个商栈老板,实则上他是齐国的一个明探,与我们沙蚁原来多有情报上的合作,此人此刻来求见王爷,只怕是有事。”他转头看向老家人:“就他一个人么?”

    “还带着一个人,那人说他叫向连。”老家人回答道。

    戴叔伦微微一惊,“王爷,黄泉倒也罢了,这个向连却是一个奢拦人物呢,以前是出云郡的郡守,可实则上,他是齐国鬼影的副指挥使,在鬼影之中是一个实权人物,出云郡策划拦杀昭华公主的就是此人。”

    “什么奢拦人物?出云郡之事,此人在昭华公主手上一败涂地。”邓洪不屑地道。

    戴叔伦一笑:“这可怪不得他,他可万万没有想到,那一次昭华公主省亲,实则上是三国联手,图谋李挚的一次绝大行动。他因此而失手,却也非战之罪。此人也是极有手段的。这样的人物,冒险到雍都来,肯定是有大事,王爷还是见一见吧。”

    邓洪点了点头:“请他们去客厅,我与戴大人等一会儿马上去见他们。”

    “是!”老家人躬身离去。

    “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他们大概是看到我在落英山脉一败涂地,以为有机可乘,这才敢于摸上门来,却不知他们究竟想要干些什么?”邓洪冷哼道。

    “有利则合,无利则分,现在我们与秦国并没有本质上的冲突,齐国现在与楚国处于战争状态,另一侧明国又强势崛起,对他们也是一个威胁,相反我们秦国现在却是内忧外患,自顾不暇,当然的,他们就将我们视作了拉拢的对象。”

    “那也要看他们付出什么代价!又想要得到什么!”邓洪道。

    “那是自然。”戴叔伦笑道。

    小小的会客厅里,向连坐着,那个叫黄西的老板,则恭恭敬敬的站在他的身后,看到邓江与戴叔伦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向连站了起来,拱手道:“向连,见过开平王爷。”

    邓洪微微点了点头,“坐吧,向大人。”他坐上主位,看着向连:“向大人不远千里来到雍都见本王,有什么事,便开门见山的直说吧,我是军人,不屑于转弯抹角。”

    “久闻王爷的耿直脾气,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向连微笑着,不卑不亢地道,“向连此次来雍都见王爷,的确是事,说句不好听的,我是来救王爷的,说句好听的,那便是我们双方可以合作做一件于彼此双方都有利的事情。”

    “救我?”邓洪哈哈大笑起来,“齐国人都喜欢这么危言耸听的么?你觉得我现在需要人救?”

    看着大笑的邓洪,向连摇摇头:“王爷,所谓盛极必衰,现在邓氏的确是权倾一时,齐国朝政尽在掌握之中,正如午时之阳光,光芒四射,可接下来呢?王爷,顶点之上再无可攀登之处,除非王爷想要造反。”

    “闭嘴!”邓洪怒道:“邓氏世代忠良,此等不忠不孝不义不信之事,邓某人岂会做之,便是听一听,也觉得污了耳朵。”

    “这便是了!”向连一摊手,“向某人也是这么觉得的。向氏虽然现在权倾天下,可大秦百姓,终归是认马氏为主,向氏不具体最基本的条件。所以王爷,我才说盛极必衰啊,皇室,卞氏,邓氏,一向是三角鼎立构成了秦国的政局平衡,可现在卞氏倒了,三角鼎立变成两强对峙,您觉得皇室难道不想一家独大么?”

    邓洪长长的吸了一口气,脸色有些微妙。

    “皇室已经出手了,其实,在李挚临死之时,他便已经率先出手,杀掉邓方,帮助太子殿下拿回沙蚁,让卞氏前往落英山脉,试图掌控那里的边军。第二次出手,便是肖锵了,想来王爷也很清楚虎牢关的变故,王爷敢说肖锵现在还对您如以往那般忠心耿耿么?第三次出手,便是帮助卞无双在落英山脉站稳了脚跟。皇室连接三次出手,招招直指邓氏命门,王爷还是秦国除了皇帝之外最尊贵的人,但实力反而不如先前了,这一点,我想王爷肯定也有切骨感受吧?”

    听着向连的话,邓洪没有反驳,“你说得很对,不过这是我们秦国的家事,我自会处理。”

    “王爷,皇室占有先天的优势,不管您做什么,都将会束手束脚,如果有朝一日,肖锵摆明车马投奔了皇室,那王爷在这雍都,还能过得像这样滋润吗?”向连嘿嘿一笑。

    “我信任肖锵。”邓洪淡淡地道。

    “这可不是一个谋大事的人该说的话。”向连反驳道:“如果王爷将一切寄托在所谓的信任之上,只怕邓氏败落之日不久矣。纵然王爷手中还有邓朴大将军麾下兵马,但王爷难道不明白,秦国皇帝为什么要封您为开平王呢?”

    “因为开平郡是从前越夺去的,当然,现在应当说是明国了。”不等邓洪说话,向连接着往下道:“那么,皇室是拿什么与明国交易,让他们在虎牢关开辟另外一条商路呢?如果我猜得不错,交易的筹码就是开平郡。可现在王爷是开平王,怎么才能将开平还给明国呢?答案不言而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