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13.第713章 还未开始,便已结束

    马超背着双手,缓缓的走下台阶,似乎根本没有看到在他的前方,边军士兵们密密麻麻的挤在一起,他就这样向前走着。

    走到了杨智的面前,他似乎没有看到他,继续向前,杨智绝望地回头看了一眼士兵,无声的侧身让开半步,双膝一弯,跪倒在了地上。

    杨智一跪,他身后的数十名将领,全都跪了下来。

    马超继续向前,所到之处,边军士兵们一排接着一排,如同被割倒的韭菜一般,依次跪了下来,马超从这头一直走到那头,然后又缓缓的走了回来。

    这一刻,他终于体会到了,为什么李挚在临死之前,会对他说,大秦朝仍然是马氏的,而非邓氏的,军队会分成派系,但在皇室面前,普通的士兵们,仍然是奉马氏为主,这种观念百余年来,已经深入到了大秦士兵的骨子里。

    当然,这也是李挚这数十年来,一直锲而不舍努力的后果。他虽然死了,但留给马氏大秦的遗产却仍然丰厚。

    这一刻,马超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权威,什么叫做普天之下,莫非王臣。

    走回来的马超站在了杨智的面前,俯身看着他。

    “杨智,你还有什么话说?”他冷冷地问道。

    杨智抬头,看着马超:“殿下,臣这也是无奈之举,卞大将军指挥无能……”

    “所以你以阵前哗变,逼走主帅,夺权自立是不是?”马超不等他说完,截断了他的话:“姑且不论这一次的战事,卞大将军是不是指挥无能,孤王只想问你一句话,如果有一天,你觉得皇帝陛下也无能了,是不是也会率兵直奔雍都,逼皇上下台从而取而代之呢!”

    杨智汗如雨下,“臣不敢,臣从来没有这么想过。”

    “卞大将军如果指挥失当,上头有兵部,有开平王,有孤王,还有皇帝陛下,他无能,自有朝廷处之,什么时候轮到你擅自行事,兵逼主帅了?说,是谁给你的胆子?”马超怒喝道。

    杨智绝望的闭上了眼睛,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没有谁给臣胆子,一切,都是臣自作主张。”

    其实马超还真担心杨智不顾一切的大声叫出这是开平王的意思,听到杨智如此回话,心中提起的一块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这杨智是蠢,但总算还没有蠢到家。

    老营之中响起了阵阵鼓声,先前没有出营的士兵,此刻全副武装,一队队的从营房之中开出,在金守德的指挥之下,插进,分割,将参与哗变的士卒一块一块的分割开来,金守德手持太子金批令箭,大步走了过来。跪倒在马超面前,双手奉上令箭,大声道:“禀太子殿下,金守德奉命调兵平叛,现各部已各自就位,特交还令箭。”

    马超挥了挥手,“指令箭,指挥各部,各就各位,没有孤王命令,任何人不得擅动。”

    “遵命!”金守德长身而起,高举令箭,缓缓后退。

    马超回过头来,看着杨智。

    “阵前哗变,兵逼主帅,你知道这是什么罪行,知道该受到什么样的处罚吧?”

    杨智叹了一口气:“臣知道。”

    “知道就好,你还有什么话要说?”马超问道。

    杨智重重地叩下头去,再抬起来时,额头之上鲜血淋漓:“太子殿下,所有的事情,都是杨智一手策划,请太子殿下放过其它人。”

    马超冷冷地道:“我相信这些士兵们是受了你的蒙蔽,并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但你敢说,你身后的这些将领们都是无辜的么?他们对自己在做什么一无所知?”

    杨智无言以对。

    “孤王不会株连无辜,也不会放过始作俑者及其同伙。”

    杨智颓丧的垂下头,“殿下,请念在杨智为国征战近二十年,身上伤痕累累,不罪及臣的家人,给他们一条活路。”

    “朝廷自有法度。”

    听到马超如此说,杨智有些绝望了,再次重重地叩下头去:“请殿下给臣一个体面的死法。”

    “何为体面?”马超逼问道。

    身后,卞无双跨前一步,“殿下,臣有话说。”

    马超有些惊讶,“卞大将军有什么话尽管说。”

    “杨智虽然犯下大罪,但正如他所说,他亦为国奋战了二十年,身上伤痕累累,要求一个体面的死法,并不过份。”

    “依卞大将军的意见,该如何处理?”马超问道。

    卞无双走到杨智面前,有些怜悯的看着对方,“杨智,一人给你们一匹马,一柄刀,明日,你们上战场吧,死在楚军的刀箭之下,胜过于死在大秦的律刀之下,你死之后,卞某仍然会以战死上报朝廷,如此,你可安心?”

    杨智抬头,看着卞无双,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有不解,也有感激,卞无双此举,就等于抹去了他今天率兵逼宫的行为,而他的家人,也仍然会享受到将军夫人以及战死遗属的待遇。

    “多谢卞大将军宽宏大量,杨智愿意。”

    在他的身后,数十名参与逼宫的将领们已知今日事败,必然无幸,如此死法,算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一个个重重地叩下头去:“末将愿意赴死。”

    到了此时,马超也终于明白过来,如果要按律例处置,追究下来,只怕最终会牵连到开平王邓洪,只怕那就会掀起轩然大波,杨智既然不会供出邓洪,那么如此处理,无疑便是最好的了,该死的人死了,此事就此了结。算是最大程度的安抚了整个军队以及朝廷上下。

    看了一眼卞无双,马超突然觉得,在某些方面,自己比起这些朝廷老狐狸,还是差了许多。

    城墙之上,卞文忠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直到此时,他才觉得浑身都湿漉漉的,不知不觉间,他的内衣早已被汗浸湿,身边,雷霆军将领们欢声雷动,而边军将军们,有些如释重负,有些却是汗流浃背,今天卞文忠将他们带上城墙,从某一个方面来说,的确是救了他们一命。

    哗变的士兵们垂头丧气的回营,而以杨智为首的一批将领,则被羁押在了中军大营,今夜,将是他们在这个世上的最后一晚。卞无双倒也没有亏待他们,一桌丰盛的酒席,送到了关押他们的地方。

    城墙上的一个角落,一枚箭矢射向了一处从林,片刻之后,一人幽灵般的出现,从地上拔起这枚羽箭,取下上面的一个小竹筒,然后又鬼魅一般的消失在夜色之中。

    与此同时,在另一个角落里,同样的一枚羽箭也射向了黑暗之处,箭上附着之物被取走,两个幽灵一般的人物,同样从城内获得了消息,但走的方向却不同,一个向着楚军大营奔去,另一个却是奔向了将军山。

    戴叔伦手上拿着不过一指宽的纸条,却足足看了半刻钟之久,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太子马超居然出现在了照影峡大营之中,他此刻,难道不应该在皇宫之中养病么?手指一卷,他将纸条握在了手心,指甲几乎要嵌进肉里。

    他们都上当了。什么病倒,全都是障眼之法,太子病重,闭宫养病,全都是为了欺骗他们,他还在自己之前抵达了青田郡,藏身于卞无双军中,迟迟不现身,一直等到杨智动手,这才出现,一举压服军队。

    马超此举,无疑就是为了拔除邓氏在南部边军之中所有的部属,至此,南部边军终于与邓氏再也没有任何干系了。

    这一次的交锋,他们输得干净利落,对方赢得一点也不拖泥带水。只怕从杨智主动放弃井径关,卞无双就开始策划此事,论起这样的阴谋诡计,不论是开平王也还,还是自己也罢,显然都远远不是卞无双的对手。

    他有些落寞地走了栖身的大营。

    “戴大人。”一名亲随跟了上来。

    “通知弟兄们,马上离开将军山,到了天明,只怕就走不了啦!”戴叔伦叹气道。

    楚军大营,安如海也拿到了一封密信,看完信中内容,他却是苦笑着摇头,“都散了吧,回去好好的睡一觉,明天,准备与秦军来一场真正的战斗,这也是我们最后的一战了。”

    “大将军!”宿迁探询地看着安如海。

    扬了扬手中的纸条,安如海道:“太子马超早就藏身于卞无双军中,杨智的兵变,刚刚开始,便已告结束。以杨智为首的数十名参与兵变的将领被捕。邓氏在南部边军最后的势力被连根拔起了。”

    “那大将军怎么说明天有一场真正的战斗?”

    “因为秦人需要一场真正的战斗,来鼓舞士气,亦用来发泄心中的郁气,太子马超需要用一场真正的战斗,来彰现他的正确。不要以为秦军少了几十名将领,明天的战斗就会很容易,哀兵,他们现在真正成了一群哀兵。”

    “可为什么是最后一场呢?”

    “很简单,秦军需要一战,但也就是一战而已,时间一长,他们这股血气可也就没了,失去杨智这些老将领的蔽端便会显现。而我们呢,补给线拖得太长,也不可能再这里长久与他们僵持下去,所以明天一战之后,大家就要坐下来好好谈一谈了。”

    “既然迟早要谈,那还打什么打?”

    安如海大笑:“不打过,怎么谈?因为不打,马超也还抱有幻想,我安如海也同样抱有幻想啊,说不定一战就能击溃对手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