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12.第712章 逼宫

    (关于这段时间的内容,有书友说这是细枝末节,是支线,我可不这么认为,在最初写这本书的时候,我就说过,马前卒是多线并进,并不是单线,这对于我的写作能力是一个挑战,所以大家现在看到的内容,只不过是另一条线而已,所有的线索最终都会指向同一个目标,现在大家以为的不相干的旁枝末节,其实对于整本书而言,都是非常重要的,在前几本书里,我都尝试过多线并行,但无一例外,最后都写崩了,只能将其中一些线条匆匆结束,但在这本书,我自觉要好得多了,大家再看几章,就知道这些看似不重要的情节,对于整体的影响有多大了。)

    卞文忠站在要塞城墙之顶,左右两边,数十名将领肃然而立,此时,要塞之内的喧嚣之声已经越来越大,站在他们这个位置,能清楚地看到,一队队士兵正手持火把,从营房之中列队而出,汇聚向了大营正中央,那面在夜风之中高高飘扬的中军帅旗之下。

    每个人的脸色都很复杂,右手边一排的雷霆军将领,不无警惕地盯着对面那些原来的边军将领,而左边,原边军将领脸上的表情却就精彩多了,有的惶恐,有的兴奋,有的震惊,有的却是茫然不知所措。

    大营内出现这样的情况,当然是不正常的。

    “各位,或者你们当中有些人早就知道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我也知道。”卞文忠缓缓地开口了,“不管你们所有人是什么想法,但我想告诉你们的是,现在,我们唯一的任务,便是防备楚军的袭击。”

    “大营内发生这样的事情,于我们大秦而言,是一件悲哀的事情,因为今夜过后,无论谁胜谁负,损失的都是我们大秦的力量,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壮士需断腕,痛蛆必须清除。”他的眼睛在左边将领的身上一一扫过。

    “或者你们当中某些人也参与了这件事情,我不想追究,也不想知道这些人是谁。今天我带你们上城墙,来防止楚军有可能的袭击,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是救了你们。从我到边军的第一天起,你们这些人就一直是我的部下,所以,我希望以后,你们仍然是我的部下。忘掉老营内正在发生的一切,现在,所有人转过头吧,看向你们的前方,因为那个方向上,才有我们的敌人。”

    说完这番话,卞文忠转过身来,双手扶刀,遥望着黑沉沉的远方,一阵甲叶的响动之后,左右两边的将领都沉默着走向城墙边上,扶刀而立,看向远方。

    城墙之上,上万士卒默然而立,与老营之内的喧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每个人的心情都是复杂的,但却有各自不同。

    卞无双脸色平静,不时有将领惊慌的跑进来,向他禀报着大营内的异动,因为卞文忠将五千雷霆军全部带上了城墙,这使得参与哗变的军将们直入中军大营有如无人之境,此刻,这些士卒,已经将中军大营团团围了起来。

    “参与哗变的有多少人?”卞无双问道。

    “大将军,大约有两万人,差不多是老营内的一半了。”匆忙而来的将领脸色一片惨白,从军多年,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缺乏应急措施,此刻,竟是除了惊慌,再也没有别的什么办法。

    “很好,只有一半。”卞无双看起来倒是很高兴。

    “不错,只有一半,的确该值得高兴一下,这说明卞大人你这大半年来还是做得不错的。”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前来报信的将领看到从后面转出来的,身穿滚龙朝服的太子马起,顿时如同木雕泥塑一般。

    “太子殿下?”他惊呼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看起来很脸熟,我以前见过你?”马超问道。

    “见过太子殿下。”将领卟嗵一声跪倒在地上,“末将金永德,以前在雷霆军中任职,五年之前进入边军。”

    “这么说来,你也算是边军的老人儿了,这一次杨智作乱,怎么没有拉你参加吗?”马超笑问道。

    “殿下!”金永德额头之上渗出汗水,“末将虽然在边军之中很久,但杨智他们这些人一向视末将为外人,末将对今夜之事,毫不知情,只是今天轮到末将值星,这才发现不对,但末将发现之时为时已晚,士兵皆已出营,便连末将麾下,也有不少军官带队参与,末将无力阻止,只能先行一步前来报信。”

    “杨智今日才到,便能联动这许多人,大家不约而同,同时发动,嘿嘿嘿,如果说杨智有这等能力,我怎么也不相信。”马超冷然道:“苑供奉,拿我的太子令箭来。”

    苑供奉从怀中掏出一枚金批令箭,递到了马超手中。

    马超将令箭扔给了金永德,“拿着孤王的令箭,去号令没有参与此事的军队,从外围包围作乱的士卒。”

    “遵命!”金永德双手捧起令箭,站了起来,转身欲行,却又停了下来:“殿下,还可以让城头之上的军队回转参与平乱,这样更有把握。”

    “不必!”马超淡淡地道:“他们要防备楚军趁乱来攻,这里,有孤王一人就够了,作乱的只是少部分人,孤王相信,绝大多数边军都只是受人蒙蔽,被人利用罢了。”

    “末将明白了。”金永德顿首再拜了一拜,转身走了出去,从看到马超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他已经知道,杨智等人绝无成功的可能了,这让他心情大好。自己冒险作出的决定,不但挽救了自己的命运,更是会为给自己带来光明的前程。

    杨智没有邀请他参与,但不代表金永德不知道今天之事,杨智等人将他排除在外,让他颇为恼火,这是被视作外人的意思。如今邓氏权势熏天,而卞氏却一败再败,他本已有投奔对方的意思,但在雷霆军任职的经历,让他很难取信于人,今天他值守,本来是准备主动参与,交上一个投名状的,但他突然发现,卞文忠带着五千雷霆军上了城墙,中军大营竟然无比空虚。

    卞无双不是傻瓜,这个时候,他难道不该聚集自己所有的力量自保吗?除非他别有倚仗。在雷霆军中任职多年的金永德脑子自然不是一般的将领那样简单,他立刻想到了另一种可能,那就是卞无双早有防备,也早有应对措施。

    他决定冒险试一试,富贵险中求,就如同杨智敢军前哗变一样,他赌上这一赌,或者也可以成就一番事业。左右杨智他们也没有将自己看作自己人,他们如果成功,自己的下场能好得到哪里去?

    走出中军大营的时候,他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看着远处正在向这里聚集的士卒,他很是同情地看了这些人一眼,将自己隐身在黑暗之中。接下来,他要潜出中军大营,手持太子令箭,去说服那些没有参与的将领,对这些哗变的士卒来一个反包围。

    杨智走在队伍的最前面。

    当他走出自己的营房的时候,便已经知道了卞文忠带着他自己的部属和卞无双的五千雷霆军上了城墙,这在他看来,是卞无双屈服的表现。

    沉吟良久,他下令士士兵们放下了武器,赤手空拳的走向中军大营。

    他们是要逼宫,是要卞无双下台,而不是想要造反。中军大营已经空虚无比,就算是两万赤手空拳的士兵,也足以将中军大营里剩下的人撕成碎片。至于那些没有参与的人,杨智相信,他们更多的是会在一边冷观最后的结果,他们,影响不了大局。

    他摆出这个姿态,也是在给卞无双看,他要的是军队的指挥权,不是卞无双的命。

    杨智不认为自己这么做有什么错误,大秦只需要一个声音,那就是邓氏的声音,现在大秦的态势,只会让秦国继续积弱下去,继续龟缩在西方,大秦需要向外扩张,需要对外发起战争,或许最初是困难的,但只要走出第一步,以后便会越来越好。

    这其实也是所有邓氏一系将领的共同看法。他们都认为,秦国的积弱,正是因为国内的三架马车并驾齐驱而造就的,三足鼎立,稳定是稳定了,可内耗也太大了。

    卞氏虽然没有了以往的权势,但依附于皇室的他们,却将秦国的国内局面变成了两强对立,邓氏一系仍然受到了极大的制肘,这对于他们的野心而言,断然不行。

    只有彻底打垮卞氏,才能改变这种结局。

    他站在中军大营外的大旗之下,在他身后,站着十数名高级将领,再往后,黑压压的便是参与这次哗变的士卒。

    “卞大将军,杨智求见!”他扬声大呼道。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卞无双出现在众人的眼前,身着朝服,却也是赤手空拳,他站在门前的台阶之上,看着前方黑压压的人群,脸上居然还带着笑容。

    “杨将军,你这是想做什么?”

    杨智上前一步,“卞大将军,局势到了如此地步,你我也不必多说废话了,大秦需要改为,军队需要改变,不然我大秦永远也摆脱不了积贫积弱的局面,这一次我大秦边军的惨败,便是一个明显的例证。”

    卞无双冷笑:“如果不是杨将军在井径关的保存实力,弃关而走,会有今天的困顿局面?杨将军,你为了一己之私,视国家大事如儿戏,今天更是军前哗变,你就不惧国法么?”

    杨智哼了一声:“此次大战失败,责任究竟在谁,却不是卞大将军能定的,但却肯定有人要为此负责,卞大将军,你如果还要恋栈不去,只怕这大营之中,便会血流成河。”

    卞无双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如果我顺了你的心意,你会如何发落我呢?”

    “杨某可没有这个权力。”杨智道:“自然是押送卞大将军你回雍都,由陛下来定你的罪责,不过在我看来,卞大将军你到了雍都,也难逃一死。大秦现在落到这个地步,你卞氏死有余辜。”

    “原来如此!”卞无双扬声一笑,“倒也不必如此麻烦,今日便可以由陛下一断这其中谁是谁非。”

    杨智一愕,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卞无双身后的大门中,一行人缓缓的走了出来,为首一人,身着七爪黄龙服,头戴滚龙冕,面色阴沉,在他身后,数十名侍卫一字排开,其中一名老者,手里捧着一柄长剑。

    “太子殿下!”

    一霎那间,杨智整个人都呆住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