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09.第709章 落子

    夜已深,在大陆之上另外三个国家的都城,这个时候正是灯火璀灿,人流如炽的时候,但在雍都,此时大街之上已是渺无人烟。整个都城除了为数不多的地方,已全部陷入黑暗之中,这个在白日里粗犷却大气的都市,已是沉入到了夜色之中。

    宫城之内,先前还面色苍白一脸病容的太子殿下马超,此刻却神彩奕奕的站在皇帝面前。

    “南部十万边军,大半已经被卞无双所掌握,但以杨智为首的一批原来的高级将领,却仍然不肯臣服,而且这些人,也是无法让他们俯首贴耳的,所以,必须杀之。”马超的语气之中充满了浓浓的杀气,“卞无双无法阵前斩杀大将,但你能。”

    “父皇,儿臣只是担心,那杨智在边军久矣,临战之际,斩杀大将,会不会军心浮动?”马越有些担心。

    “李大帅临去之前说过一句话,你还记得么?”马超冷笑问道。

    “不知父亲说的是那一句?李帅临去之前说得很多。”

    “他说,这大秦终究还是马氏的天下,天下臣民,认得还是马氏的大旗。”马超翘起嘴角,“所以,放手去做吧。斩杀杨智等人,而后,你便代表朕在照影峡指挥作战,当然,对于打仗你懂得不多,但只要你出现在城头之上,便已经足够表明朕的态度,也让南部十万边军明白朕的心意。邓洪他们想逼朕临阵换将,彻底拿下卞氏,他们过界了,必须当头棒喝。”

    “儿臣知道怎么做了。”马越点点头。

    “苑供奉!”皇帝回头,向着大殿阴暗之处召呼道,随着他的呼唤,一个身材削瘦,背上背着一柄刀的老者如同幽灵一般出现在两人的面前。

    “苑供奉与你一起去。”

    “父亲,苑供奉担负着整个皇宫的安全,儿臣麾下,也还有几个好手。”马超惊道。

    “不必,你老子我,可是宗师。”马越哈哈一笑,“朕不需要保护,在雍都城中,没有人能威胁到朕,但在照影峡却不同了,安如海是九级之巅的好手,我们在哪里虽然有一个卞无双,但不够,带上苑供奉,让那安如海知道,落英山脉不是他的天下。”

    “那就有劳苑供奉了。”马超转头,向苑供奉拱拱手。

    皇帝身后的苑供奉,微微躬身示意。

    “想来邓洪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所以他们也必然有所行动,你们要抢在前头布置好,将这些心怀叵测的家伙,一网打尽。”马越叮嘱道。

    “儿子明白。”

    马越弯腰行礼,转身大步离开,苑供奉一言不发,紧紧地跟随着马越向大殿之外行去。

    “亏得李帅杀了邓方。”皇帝看着空荡荡的大殿,无声的叹了一口气,邓方若在,只怕此刻雍都早已是邓氏的天下,而自己,当真只能在皇宫之中当一个垂拱而治的皇帝了。

    皇宫之中,夜不能寐,同样的,在雍都城之中,另一处代表着秦国最高权力中心的所在,开平王府,亦是群英集聚。对于邓氏来说,这是彻底剪除卞氏势力的机会,将卞氏从南部边军的统帅位子之上掀下来,则大秦几乎所有兵马则尽入邓氏囊中,邓氏方能畅快淋漓的一展身手,彻底没有了羁绊。

    邓洪被封开平王,全面掌控大秦政事,但他入主雍都以来,对于卞氏的清洗进行的并不顺利,一来是深居于皇宫之中,似乎对政事不闻不问的皇帝突然出手,太子全面接手了情报组织沙蚁,虽然邓洪早有准备,原沙蚁副指挥戴叔伦,率领一部分沙蚁骨干力量提前隐身,算是替邓氏保住了情报方面的一些力量,但失去邓方,对于邓氏来说,仍是不可承受之重。

    邓洪也好,邓朴也好,长于军事而拙于政争,对于朝廷文官之间的那些鬼魅技俩,常常不能一眼看透,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之中,便时常陷入到对方的陷阱之中,等到醒悟过来已是覆水难收。二来,卞氏在雍都经营多年,势力盘根错节,上至朝堂官员,下至底层走狗屠夫,一张极严的大网也束缚住邓氏的手脚,虽然现在卞氏垮台,这张大网有不少地方出现了破洞,但却还远没有到崩溃的时候。

    李挚临死之前杀邓方的效果,在这个时候终于慢慢的显现了出来。邓氏虽然掌控了大权,但皇帝对于朝堂的控制,反而比以前要增强了不少。

    皇帝与卞氏义无反顾的站到了一起,让邓洪颇为束手束脚,一项提议,往往拖上许久,也得不到解决。

    只有彻底击倒邓氏,才能去除这些绊索,这是邓氏一系的共识。

    “王爷,这是难得的好机会。”兵部尚书金士钊两眼放光,他是邓洪入主朝堂之后,升任的第一个部堂高官,亦是邓氏的绝对铁杆。

    “军前夺权,这可是前所未有的大手笔。”邓洪有些踌躇,“其实卞无双有一点是对的,那就是必须死守照影峡,大敌当前,如果军中生大变,只怕军心浮动,不利于大战。”

    “王爷,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卞无双是一个有手段的人,他去南部边军不过大半年,但已经收伏了不少人,邓氏在南部边军之中的影响力正在一步步降低,再不出手,只怕便会晚了,如果卞无双在照影峡取得胜利,守住了这个节点,则他在军中的威信会上升,他的威信上升,便代表着邓氏在南部边军影响力的降低,一升一降,其意不喻自明,时日一长,卞无双站稳了脚跟,王爷再想下手,那就没有一丝的机会了。”戴叔伦劝道。“该狠的时候一定要狠,此时可万万不能优柔寡断啊!杨智跟随邓大将军久矣,对于山地作战,更是极有心得,这一次杨智在井径关不战而退,已是受到了极大的压力,虽然他在做此事之前,并没有征求王爷的意见,取得王爷的同意,但有一点不用置疑,他是忠心于王爷的,这一招,也是倒逼王爷出手啊。”

    “我就是恼他自作主张。如果他在井径关死守,本王在朝廷之上腰板也就更硬一些。”邓洪有些恼怒地道。

    “话虽是如此说,可杨智如果在井径关死战,死的可都是王爷的精锐,伤得可以王爷士卒的心啊!此时,必须给杨智以最大的支持,只要让杨智获得指挥权,那守住照影峡也不是问题,重要的是结果,而不是过程,不是吗?”

    邓洪在屋里来来回回地转了好几个圈子,终于下定了决心,“好,我会亲自写几封信去照影峡,叔伦你亲自过去,妥善布置,务求一举成功,让军中将士哄抬杨智上位,先夺了军权,再打赢照影峡之战,那我们就主动了。”

    “王爷此举大善。”金士钊大喜道:“此战过后,卞氏将再无出头之日,到了那时,不论军中,还是朝堂之上,反对王爷的势力必针冰消瓦解,而我们这些人,也能在王爷的带领之下,再振大秦国威。灭楚并明,与齐国争霸,我大秦勇士,力冠天下,却被囚禁于这僻冷的西部多年,该是我们走出去拼一拼的时候了。”

    照影峡,秦国边军大本营,也是卞无双划定的秦国最后的底线,退到这里,秦军将不会再退一步。在卞文忠带领着两万援挥抵达照影峡大营开始加强防卫的第二天,杨智率领着从前线败退回来的一万多士卒,在照影峡右侧的将军山扎下了大营,从表面上看,这一切的布置毫无毛病,两个大营一左一右,互为犄角,但实则上,两边却都是互不信任。

    杨智离开井径关的时候,麾下只有七八千人了,将军队一再分散到各个军寨之中,然后一点一点的后退,到最后低达照影峡大营时,他的部下不减反增,反而扩展到了一万余人。

    就在秦军退到照影峡十天之后,安如海的楚军如期而至,在剪刀临去之前制定的战术打法之下,楚军蛙跳前进,将一个又一个的秦军军寨甩在身后,穿插,分割,然后吃掉,当他们做完成这一切的时候,整个军队便又如同先前的规划一般,自然的汇集到了一齐,扑向秦军在落英山脉之中最后堡垒。

    五年之前,秦军便是从这里出发,一口吞掉了楚国西军,五年之后,风水轮流转,楚军却是杀回来了。

    剪刀的这种作战手法,对于杨智来说,并不稀奇,因为他在落英山脉之中与楚军对垒多年,早已是心知肚明。但卞无双却没有这种经验,当他上任之后,便在落英山脉之中广设军寨,看似层层设防,其实是处处无防,杨智却是不发一言,战事一起,他自知必然是失败的下场,因此略作抵挡,便大步后撤。而杨智明知卞无双的战法必将失败却不发一言,自然便是因为双方派系斗争的结果,卞无双不下台,杨智就无上台的可能。一次次的惨败,必然会有人来承担责任,而毫无疑问,这个责任只有主帅来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