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09.第709章 坐山观虎斗

    将军山上,杨智所部列阵而待,山下不远处,一支楚国军队同样高度戒备着他们,明亮的盔甲,密密麻麻的远程打击武器,锃亮的刀枪,这要是在以往,看到装备如此好的楚军,秦兵早就兴奋得嗷嗷叫着扑下山去了,过往在他们的眼中,这些楚军就是一个移动的兵器库,放倒一个,便大发了。

    远程武器,弓箭,在这种山地作战之中,能发挥的作用极其有限,树木,岩石,都会成为他们的障碍,更有杀伤力的,便是双方的近身作战,而这,一直都是秦军的强项,他们的勇悍,决定了他们在单兵作战之中,总是占有更大的优势。

    但现在,他们却沉默地看着山下的楚军,虽然眼中仍有狂热,但军令不下,却无一人敢动。

    他们不动,山下的楚军自然也不会动。

    而与之相对应的,却是照影峡方向上,喊杀之声震天,股股浓烟冲天而起,虽然不能亲眼目睹,却也能猜得出,那里的战事之激烈。

    副将钟镇脸上神色有些复杂,看着巍然不动如山的杨智,低声建议道:“杨将军,我们还是动一动吧,至少可以减轻照影峡那边的压力。照影峡如果出了问题,我们可就插翅难逃,要被楚军包围的。”

    杨智哧的一笑道:“照影峡大营是我大秦经营了数十年的坚固要塞,在哪里集中了三万余精锐,卞文忠再不挣气,守住照影峡还是没有问题的。”

    “可是咱们这样坐山观虎斗,太明显了,士兵们都有些沉不气了。”钟镇看了看微微有些骚动的军队,道。

    “将不乱,军自稳。”杨智瞟了一眼钟镇,“老钟,你别有什么担忧,此战过后,卞无双这位子还能坐得稳么?咱们已经做了初一,岂能不做十五,半途而废是为做事之大忌。要么不做,要么便快刀斩乱麻,一条道走到黑,缩首缩尾,怕这怕哪,岂是大丈夫行径。”

    听了杨智这话,钟镇微叹了一口气,垂下了头,不再言声。

    老哨长趴在大营之内的哨塔上,看着下方两边对峙的军队,脸上的皱纹显得更深了一些,一些兄弟在流血,另一些却在一边看热闹,这让他觉得闹心得很。

    意兴阑珊地下了哨塔,没有什么好看的了。他一瘸一拐的走向自己的营房,在撤退的过程中,他们遭遇了一股楚军的追击,老哨长亲身断后,虽然逐退了那股楚军,但自己却也受了伤。这一次他便被杨智留在大营之中守卫。

    对这样一位带着自己出道的老军官,杨智还是很照顾的。

    可老哨长现在却对自己手把手教出来的杨智极其失望。还是一个小兵的时候,杨智聪颖,勤奋,嘴巴也甜,极讨人喜欢。作为一名小军官的时候,他冲锋在前,身先士卒,成为中级军官后,他开始展现自己领兵才华,多次率部立下赫赫战功,从哪时起,老哨长便一直在他的麾下,亲眼目睹着自己的这个小兄弟一步一步成长为高级军官,可地位越高,他却越来越不喜欢杨智了。

    因为杨智不再是一个纯粹的军人了。

    直到这一次,老哨长彻底失望。老哨长只是一个底层军官,他渴望的是胜利,希望的是兄弟们并肩作战,互为屏障,互相信任。用敌人的血,用敌人的尸体,染红自己的顶子,当作进晋阶的垫脚石,而不是自己人的。

    可现在,杨智的所作所为,却违备了老哨长一辈子最基本的信条。他觉得自己的理想完全崩塌了。

    现在的南部边军,哪里还有邓朴将军在时的上下一心,有的只是勾心斗角,有的只是权位富贵。

    他落寞地走着,佝偻着肩,他觉得自己就像一支癞皮狗。

    “老哨长,营外来了一批人,说是雍都来的。”一名士兵飞快的跑了来,冲着老哨长喊道。

    “雍都来人了!”老哨长精神一振,定然是雍都也知道了前线的情况,派了人过来督战了,他精神大振,不论是皇帝陛下也好,还是开平王也好,那都还是英明的。知道绝不能容忍这种情况的出现。

    “走,看看去。”他昂起了头,兴奋起来。

    “老哨长,你激动个嘛子吗?慢些儿走,腿伤刚好了一些,呆会儿又崩了!”士兵赶紧上前扶住他的一条胳膊,老哨长在军中人尽皆知,极受人尊重。

    “滚蛋,老子还没有到要你扶的地步。”老哨长甩胳膊笑骂道。

    戴督伦不认得老哨长,但却能从对方的年纪之上辩认得出这是一个从军多年的老兵。

    “大人是从雍都来的,可有凭证?”老哨长还是很认真的执行着留守军官的职责,一板一眼的向对方要着信物。

    “你马上派人去找杨智,就说一个叫戴叔伦的人来找他,让他马上回营来。”戴叔伦以前一直是沙蚁做事,名声不显,外人根本无从得知他。而且太子殿下收回了沙蚁,他带着一部分精干提前开溜,替邓氏重起灶炉,在大秦的官员系统之中更是遭到了除名,如果不是碍着开平王,只怕他现在早就成了大秦的通缉犯了。

    老哨长人虽老,却并不糊涂,听到此人直呼杨智的名字,便知道必然大有背景,不敢怠慢,虽然不能放戴叔伦直接进营,却也马上派了一名骑兵迅速去通知杨智,而自己却将戴叔伦迎进了大营内里的一间营房之内,亲自陪着。

    出乎老哨长的意料之外,很短时间之内,杨智便已经只带了数个亲兵,飞马而回。到了营房前,不等老哨长开口,杨智已是甩鞍下马,满脸笑容地冲进房内,抱拳向着这个叫戴叔伦的人一啊:“戴大人,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是盼到你来了,这些日子来,我可是焦虑难安啊!”

    戴叔伦不苟言笑,有些冷淡地还了一礼:“杨将军,你这一次,可是让王爷在朝廷之上很是被动啊。”

    杨智一窘,井径关撤兵,是他自己揣摸着开平王的心意而作出的决定,心中自然也有些不安,但此刻看到来的是戴叔伦而非是朝廷的钦使,心中已是大定,知道这一赌,自己还是赌对了。有时候,大人物们作事需要一个引子,而自己这一次便做了这个药引子,迫使大人物们不得不做出决定。

    富贵险中求,说得就是这个道理。失败了,自然死无葬身之地,但成功了,却能成为第一功臣。

    “戴大人,卞无双根本就没有在落英山脉之中作战的经验,他上任以来,废除了以前邓大将军在时的大部分策略,所设计的策略,基本都是失败之道,有这样的统帅,岂不是让儿郎便妄自送死,而且,他的险恶用心,我想王爷和邓大将军也看得一清二楚。”杨智分辩道。

    “若不是因为这个,你今天还能看到我来?”戴叔伦哼了一声,“那你看到的就是来执行军法的人了。”

    杨智尴尬一笑。

    “出兵吧!”戴叔伦简单地道。

    “出兵?”杨智有些意外。“戴大人,这个?”

    看到戴叔伦的脸色,杨智挥了挥手,道:“你们都出去,老哨长,你亲自守住大门,不许任何人靠近这里。”

    老哨长听到出兵两个字,已是兴奋得满面红光,连连点头,走到屋外,轻掩上房门,自己按刀立于门外守卫。

    “戴大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杨智迫不及待地问道。

    “王爷本来想说服皇上,撤换卞无双,由你来担任统帅,但陛下直接否决了,所以王爷决定霸王硬上弓。”戴叔伦道:“军前夺权!王爷已经给军中数名大将以能一些重要的军官下达了命令,将在军前支持你上位,将卞无双轰下台。造成既成事实,一旦成功,皇帝也无话可说。”

    杨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好,王爷果然好气魄。”

    “虽说王爷下了大决心,但是你有几分成功的把握?卞无双到边军之中毕竟已经大半年了,总会拉拢一些支持者的。”戴叔伦问道:“如果你没有十足的把握,我得到王爷授权,可是要立即中止这项计划的。”

    “十成!”杨智干脆地道:“要将跟着邓大将军在边军之中奋斗了十数年,上至将军下至普通士卒,认不得我的有几个?除了那些雷霆军的人马,边军又有几人是真心愿意跟着卞无双的。”

    “那就好,先出兵击退楚人的进攻,要夺权,你就得进照影峡大营。”戴叔伦满意的点点头,“杨将军,我不宜公开露面,只能藏身暗处助你。”

    “有大人相助,杨智更有把握一举得手。”

    戴叔伦大笑起来:“杨将军,那就先恭喜你了,马上你就要再进一步,成为我大秦坐镇一方的大将军了。”

    “全是王爷的栽培,末将不敢须臾忘怀。”杨智连连道,“以后南部十万边军,便是王爷的马前卒,唯王爷马首是瞻。”

    站在门口的老哨长,听着屋里的对话,全身如坠冰窖之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