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07.第707章 第一艘战舰

    秦风两手抓住老船匠布满坚硬茧壳的双手,亲自将他扶了起来。

    “余主事,辛苦了。”秦风笑容满面。

    被皇帝抓住双手的老主事余聪,激动的身体不可遏止的颤抖起来,在大楚,他只不过是一个卑贱的工匠,别说是皇帝,只要是一个官儿,便能对他喝来呼去,在他眼中,县官就已经是大得不得了的官员了。

    换了一个环境,来到一片陌生的地域,他所得到的,简直是不敢想像。嘴唇颤抖,他几乎说不出话来。

    牵着这双筋骨毕露的大手,秦风扬声道:“都起来,免礼,平身。”

    身后的乐公公扬声开嗓,将秦风的话再重复了一遍,下面黑压压的一片跪在地上的船工,这才差次不齐的爬了起来,大多是瞪大了惊奇的眼睛,看着前方牵着余聪的年轻的皇帝。

    这便是皇帝啊!

    “余主事,你们来到大明,过得可还习惯?”秦风轻轻拍着余聪的手,问道。

    “回陛下话,习惯,心惯,简直太习惯了,这里太好了。”余聪连连点头,心情好不容易平复了一些,身子也不在发抖了。

    “背井离乡,远离故土,来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当真是难为你们了。”秦风轻叹道。

    “不不不!”余聪赶紧道:“回陛下,草民们这些人,在大楚只是卑贱的工匠,一无所有,每日辛苦所得,连裹腹都困难,但到了大明,不但当上了官儿,还分得了土地,有了自己的房屋,现在大家都非常庆幸能来到这里了。”

    余聪这批人的确感到非常庆幸,当初他们这些人,一无门路二无钱,这才被迫到了宝清,但谁也没有想到,这一跤却是跌到了蜜罐罐里。

    有房有地有饷银,还有比这更安逸的日子么?

    “陛下,船厂你已经为您备下了休息室,等吉时一到,新舰就可以剪彩下水了。”余聪道。

    “嗯,不去休息室,我去你平时办事的公厅看一看。”秦风笑道。

    余聪一下子便傻了,“陛下,那里头,乱得很。”

    “不怕不怕。”秦风摆手,抬脚便往里走,“前头带路吧。”

    余聪平时处理公务的公厅就在造船的船坞里头,用木头在空中架起来的一间房屋,实在是简陋得很,站在外头秦风只看了一眼,便惊讶之极,船厂主事,好歹也是六品官,这就是他平时处理公务的地方。

    “陛下,草民不识字。”余聪的脸红黑红黑的,“平时的文书之类的事情,都由专门的人处理,草民只懂怎么造船,在这里,草民一抬头,便能看见船的进展,能随时发现问题,所以便让人在这里架了一间屋子。”

    秦风点了点头,笑道:“亲临一线,随时监督,不错,不过余主事,你这称呼要改一改了,你是大明六品官员,可不再是什么草民。”

    “草民,草民习惯了。”余聪脸更红了一些。

    “以后在朕的面前,要自称为臣才是。”秦风大笑,顺着木梯子爬了上去,一推开门,倒又是惊着了,余聪说得没错,屋里的确是乱,乱得无以复加。

    各式各样的工具几乎占满了整个屋子,唯一的一张桌子上,摆着一个战舰的模型,一米来长,做得极为精致,最让秦风惊讶的是,这个模型像是被整齐的从中剖开一般,从他这面看,是一艘完整的舰船,转到另一面,却没有了,船内部的结构看得一清二楚。

    走到桌子跟前,秦风小心翼翼的将这模型捧了起来,举到眼前仔细打量着。

    “这便是你正在造的船?”秦风问道。

    “是的,陛下。”余聪道:“这个模型与将要下水的那艘战舰一模一样,只是小了许多而已。”

    将模型放下,秦风站在窗户跟前,俯视着脚下船坞之中那艘披红挂彩的战舰,比起楚国当年停留在宝清港的战舰要小了不少。

    “余主事,朕听说造船挺难,但朕不懂,你们在造船的过程之中,最大的困难是什么?”秦风问道。

    “陛下,没有什么困难。”余聪猛摇头。

    秦风微微皱起了眉头:“既然没有什么困难,那朕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们这里一千多船匠,还有更多的辅工,一年便只能造一艘出来呢?”

    “陛下,不是这样的。”余聪摇头道:“现在制约船厂造船的不是人手,也不是技术,人手足以支撑我们同时开建三条战舰,而技术,这里有上千熟练的工匠,也不存在问题。最关建的问题是造船的木料的储备。”

    “木料?”秦风大惑不解,“长阳郡这里尽是崇山峻岭,别的不多,树还不多吗,要什么样的有什么样的,为什么会缺这个?”

    余聪脸色有些尴尬,嗫嚅半晌才道:“经下,那些新砍下来的木料是不能用来造船的,这样造出来的战舰下了水,最多能支撑个三年两载,自己就会散架了。特别是船的龙骨,对木料的要求更高。太平船厂以前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储备,去年草民,哦,是臣等这些人来到这里之后,立即就选择了一部分合适的材料,处理之后存放了起来,但也至少明年才可以用。”

    秦风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哈哈,余主事,朕是一个外行,让你笑话了。可这艘船是怎么一回事?”

    “陛下,太平船厂没有储备木料,这艘战舰,其实用得都是先前楚军的战舰,他们有两艘在从楚到我们大明的时候,在海上与齐国打,与海盗打,损毁极其严重,已经没有了什么修复的价值,便丢弃在这里不要了。臣将其拆散了,所幸的是,这船的龙骨没有什么大的损伤,臣便用这些旧料翻新,造了这艘新舰出来。”余聪解释道。

    “旧料翻新?那这船的质量?”秦风有些怀疑。

    余聪涨红了脸,“陛下,不是臣夸口,哪怕就是用的旧料,但这艘船绝对比楚齐现在同类的战舰要更坚固,更耐用。臣等深受国恩,在这等大事面前,岂敢有半点轻慢?”

    “好,太好了!”秦风拍手大笑:“余主事,朕不太懂造船,随口这么一问,你也就随耳这么一听,朕是相信你们的技术的。你刚刚说,明年开始,就可以大规模造舰了?”

    “是的,陛下。”余聪点头道:“现在我们一直在分出人手去山间选料,储备每天都会增加,正如陛下所言,长阳郡这里,适合造般的木材极多,这比大楚可要好多了,就近选材,就近储藏,明年,臣就可以同时开工建造三艘战舰。”

    “妙极!”秦风高兴地看着马向南,“马大人,听到了吧?你长阳郡要大力支持太平船厂,这不仅关乎着国家利益,于你长阳郡也是大好事一件,至少会给你带来很多的工作机会是不是?而且以后这港口里船多了,人多了,生意好起来了,你的税收,岂不是也会节节攀升?”

    马向南一摊手:“陛下,有了船,还得有会驾船的人,会撑舟的水手,。现在,好像我们一无所有。”

    “嗯嗯,这是你的事情,朕已经把这件事交给你了。”秦风厚颜道:“你去找人,找来的人,要钱给钱,要官给官。”

    马向南无奈地笑了笑,这可是一件不太好完成的工作。

    “陛下,其实臣在楚国老家哪边认识几个这样的人,不过他们都是罪囚,被发配在当地的船厂里做苦工,也不知陛下会不会要他们?”余聪在旁边听明白了意思,搭话道。

    “嗯,你有这样的朋友?”秦风问道。

    “算不得朋友!”余聪连连摇头:“有两个人,以前都是水师的将军,不知因为什么被抓了起来扔到船厂里做苦工,每天带戴着铁镣子,但臣平日里看着听着,觉得他们也是有本事的人,他们对我们造战舰时常指手划脚,那些当官的哧之以鼻,但臣这些造船的有时候听了却是大受启发。他们是真正懂船的。”

    “水师的将军?还成了罪囚?”秦风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乐公公,回头把这两个人的名字记下来,然后交待郭九龄他们,把人给我弄过来,哦,对了,看看他们有没有家属,一并弄过来。”

    “奴才记得了。”乐公公点头道。

    “陛下,吉时要到了!”马向南看了看天色,提醒秦风道。

    “好,这就去剪彩,看我们大明的第一艘战舰下水。”秦风兴致勃勃地往外走去,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的,看着余聪道:“余主事,你这个模型送给朕可好?”

    “陛下能看上这船模,是臣得荣光。”余聪慌不迭的将船模捧了过来,一边的乐公公将其接了过来。

    “回去之后摆在朕的书房。”秦风笑咪咪地打量着这个精致的船模:“对了,在上面刻一行字,太平船厂第一任主事余聪督造。”

    一边的余聪听了秦风的这话,感激的眼眶发红,要不是强忍住,那泪水便会哗哗的流下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