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06.第706章 弃关

    安如海站在沙盘前,凝视着内里一面面代表着秦国军队的小旗,这副沙盘还是敢死营当年的遗物,制作精良,还可拆散成一个一个的部件随身携带,最是方便不过。

    沙盘之中的小旗已经不是原先的模样,很多在今年都有了大幅度的变动,那是卞无双上任之后对驻军所作出的调整,有的推前,有的拖后,在安如海看来,所有的变动,就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卞无双正在想法设法的掌控这支边军,顶在前面的无一例外,都是原来邓氏的铁杆部属。

    卞无双的布置不能不说是巧妙,这些邓氏的心腹将领们虽然顶在前面,但彼此之间,却又被东一个西一个的安置得极其零散,很难联成一片,而在他们之间进行隔断的,自然是卞无双信任的部下了。

    从对方军队调动的频率来看,似乎这位昔日的秦国大佬已经在慢慢地掌控局势了。想想也是,一个勾心斗角了一辈子的家伙来到这里,对付一帮胳膊精脑袋小的武将,那还不是手拿把攥?

    这一次的战役,必须要达到最初的预期目标,如果让卞无双完成了对这十万边军的整合,以后想再占这样的便宜可就难上加难了。卞无双不是无能之辈,这家伙也算得上天下的名将了,安如海可不想给对方这样的机会。

    “大将军,井径关有异动。”副将宿迁风一般的闯了进来,眼里闪动着兴奋的光芒。

    安如海抬起头,却是古井不波,“是吗?”

    “大将军,您好似在意料之中?”宿迁有些迷惑。

    安如海笑了笑,戴上头盔,提起佩刀,“走,瞧瞧去。”

    夜色之中,井径关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动,仍然一如先前,黑沉沉的趴在远方。但像安如海这样的沙场老将,却立刻从空气之中嗅到了不同的味道。

    “我们突在前面的骚扰部队发现城上突然安静了下来,没有了动静,一点儿也没有,这不正常,起初我们还以为城内在蕴酿一次反击,我们这边也做好了准备要迎接客人,不过却大失所望,接着探子便报来了消息,秦军居然在撤退。”宿迁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临阵撤退,这是兵家大忌。

    “杨智脑袋里进浆糊了,大将军,这样的好机会,我们可不能放过了。”宿迁摩拳擦掌地道。对他而言,从郡兵调任边军后的数年里,他基本就是在练兵和与秦军的小规模冲突之中度过的,这样大规模的战事,于他而言,还是第一次。

    将军想要建功立业,自然便需要战争,而且需要大规模的战争。相比起他的师弟,如今在明国位国权重的小猫来说,宿迁的位置并不低,但在这片大陆之上的影响力却是远远不如。如今小猫章孝正,已经是各国重点关注的人物之一。由小猫统一指挥的明国军队围困蛮人组成的燕国战事,现在正是大陆的焦点之一。

    听着宿迁的话,安如海却是轻轻摇头。

    “没有必要。”他语气之中带着轻松。“杨智不傻,他既然敢阵前撤退,必然会做出相应的布署,当然,更重要的是,他相信我不会在这个时候进攻。”

    “为什么不进攻?”宿迁不解地看着安如海。“多么好的机会啊?过了这个村儿,可就没这个店了。”

    安如海笑了起来:“宿迁,我们发动这一次的战役的目的是什么?”

    “大将军,当然是夺回落英山脉,重新拿回对秦人的战略主动权啊!”宿迁看着安如海,不明白安如海问这个问题的目的在哪里,这是每一个楚军高级将领都懂得事情。

    “那你觉得,我们这一次能彻底歼灭卞无双的这支边军吗?”安如海接着问道。

    宿迁认真的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做不到。”

    “是啊,做不到。”安如海笑道:“既然我们的目的并不在乎消灭对手,而在于拿回战略主动权,那么,可以在不打大仗,恶仗的情况之下达到目的,我们为什么要用士兵的性命去做那些无谓的事情呢?”

    “可是大将军,秦楚终究还是对手,这片地域的争夺永远也不会停止,除非一方彻底失败,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让他们在短时间内无法恢复元气,不是我们更想做到的事情吗?”宿迁问道。

    “是啊,这片地域的争夺永远也不会停止。”安如海叹息一声:“除非我们能夺下青田郡,打到秦国去,否则,这里的战事便不会停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宿迁,你已是副将了,已经是大楚的高级将领,看问题,不要局限于一时一地,而要看得更远一些。朝廷的军事重心,永远也不可能偏移到我们这里来。现在昆凌关战事吃紧,齐人咄咄逼人,罗良举步维艰,相比于那边,我们这里,还真谈不上什么关键之所在?要知道,昆凌关那里如果有失,大楚便有亡国之虞!”

    宿迁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

    “这杨智是邓朴麾下的大将,亦是他的心腹,也是秦国边军的重要人物。卞无双想要掌控边军,那么必然不会放过杨智,杨智也是心知肚明,不将卞无双撬走,他就永远宁日,邓氏是想利用落英山脉的连续败绩来追责卞无双,彻底将卞氏打垮,杨智便是邓氏在这里的急先锋。”安如海淡淡地道。“所以我不追杀杨智,让他保有一定的实力,要是真将杨智打成了一个孤家寡人,那卞无双收拾起他来,岂不是轻而易举?”

    “可杨智这样违反军令,卞无双还不是有借口杀他?”宿迁不解。

    安如海呵呵笑了起来:“宿迁,如果你违了法,我能将你随便一刀宰了吗?”

    宿迁顿时楞在了哪里,不知如何回答才好。

    “当然不能。”安如海自问自答,“你的品阶,已经是朝廷直管的大将了,我要是随意就将你杀了,哪怕是证剧确凿,我也是逾规了,因为现在的你,生杀大权操在皇帝手中,我可以抓你,关你,但最终如何处置却要看京城的意思。同样的道理,杨智也是如此。可你别忘了,现在秦国朝政操持于开平王邓洪之手,你觉得邓洪会杀杨智?这就是杨智敢于阵前违命的底气所在。”

    “秦国内乱竟然已经到了如此地步,为了掌权,居然可以如此乱来!”宿迁笑了起来:“大将军,这可是我们的福气。”

    “的确可以这样说。”安如海道,“这一次收复落英山脉的战事,我们不会费很多力气。”

    “真是可惜了,不能重重的杀伤秦军。”宿迁有些遗憾。

    “杨智我们不杀他,还要让他保留一定的实力,但是其它人吗,可就不一定了。”安如海看着夜色中的井径关,“拿出井径关之后,大军便可以按照段渲将军所设计的那样,各自分头出击,对于有些目标,我们必须将他们彻底歼灭,宿迁,我们再给他们烧一把火。”

    宿迁连连点头,心领神会,“大将军,我明白了,拿下井径关之后,我们重重的打击卞无双所属的部队,让杨智再嚣张一点。”

    “前期便是如此,到了差不多的时候,再给杨智重重一击。可不能把卞无双当真打得没了实力才好。”安如海道:“我倒想看看,这一次秦国会如此处理此事?邓氏又如何应对?”

    “秦国也是真有意思,不管哪朝哪代,所明白只能有一个声音作主才对,这样才能凝聚国力,上下一心,秦国,有三个声音,哪怕是现在,他们也还有两个声音,也难怪这么多年来,秦国虽然有彪悍的士卒,让天下闻之色变的战斗力,却始终只能龟缩在西方,穷得过了上顿没下顿。”

    “这是历史的原因,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楚的。”安如海笑了笑,转身往回走,“接下来的事情你安排吧,我要回去睡觉了,仍然要做好进攻的准备,如果杨智敢毁了井径关的话,那就不要客气,大军扑上去追杀他,如果井径关能完好无损地落到我们手中,那就让他自去。”

    “明白了,大将军,明天早上,会请大将军到井径关里用早餐。”宿迁微笑躬身。

    井径关中,最后一批秦军已是整装待发。骑在马上的杨智神情复杂地看了一眼这个他驻守了两年之久的关卡,他很清楚,这一走,想重新回到这里,又不知是何年何月的事情了。楚军一旦占据了落英山脉,以他们的人力财力,必然会将井径关建得固若金汤,而像五年前那样的事情,只怕永远也不会再有了。

    “杨将军,当真不毁关?”副将心有不甘地问道。

    “如果我们想安安生生的撤走,就把井径关好好的留给安如海。”杨智摇了摇头,转身打马,径自离去。

    井径关下,数名楚军斥候将勾索甩上城头,灵巧得如同猿猴一般爬上了城头,城内一片死寂,没有了秦军的一点点踪迹,几个斥候点起了火把,站在城头之上挥动着,远处,楚军欢声雷动,一条条火龙向着井径关奔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