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06.第706章 一个老兵的迷茫

    就在秦风对他的国土进行第一次巡视的时候,在他曾经战斗过的地方,落英山脉,战火再度燃起。距离上一次的落英山脉之战已经整整过去了五年,曾将战死在哪里的士卒早已化为白骨,鲜血滋润过的土地,花草树土长得格外茂盛,但现在,他们被汹涌而来的兵潮再一次的踩在了脚下,与泥土融合在了一起。

    落英山脉的第一战,便在井径关展开。

    左立行时代的井径关,只是一个小小的关隘,作为前方驻扎军队的大后方,提供粮食,军械的补充,当然也作为受伤的,生病的士兵的休养之所,而在秦军全面战领落英山脉之后,井径关被作为了重要的据点,进行了大规模的扩建,成为了落英山脉之中的第一大关。驻扎有一万秦军边军。

    守关大将杨智,却是邓氏一系的重要将领。

    位于险要地形的井径关,又有一万大军把守,即便是安如海亲自指挥来攻,首次作战,也没有占到多少便宜,多次攻上城墙,却又被一次次的打了下来。

    第一天,双方基本算得上是平分秋色,损耗率差不多大,一方器械精良,装备远胜秦军,远程攻击武器犀利异常,而另一方,却是悍不畏死,又有险城为倚,一时之间,谁也奈何不得谁。

    夜色笼罩着这片大地,井径关像是一条怪兽葡伏在崇山峻岭之中,城头之上没有一点亮光,别说灯笼,便是火把也不见一根,秦军不在乎,他们在这片关头之上驻扎了数年,对这里的一砖一瓦异常熟悉,有没有光亮,他们一样能行动自如,挂上灯笼,点上火把,反而是在给对方帮忙。

    不时有弩箭呼啸而来,有的掠城而过,有的重重的钉在城墙之上,有的射在城门楼子上,每一次的射击都会让城上躺在地上的秦军发出一阵阵的哧笑。

    他们都是老兵,对于楚军的这种骚扰,根本就无动于衷,该睡的依旧呼呼大睡,那些发出笑声,都是值勤防备楚军偷袭的官兵。

    不时会有秦军猴子一样的爬上城门楼子,将深深钉在上面的弩箭费劲的弄下来,这些从数百步外射来的弩箭,全身都是用铁打制的,对于秦军来说,可是好东西。城头之上,已经放了数十枚这样的弩箭,一枚枚摆得整整齐齐。

    “奶奶的,哨长,真是视我们入无物啊!”一名老兵趴在城垛之间,露出一个脑袋,看着数百步外的几台大型弩,楚军似乎毫无顾忌,明火执仗,站在城头,他们看得清清楚楚。“要不要出去敲他们一下?”

    哨长是个五十出头的老兵,此刻背靠在城墙之上,两条大腿伸直,不时轻轻地捶着大腿,听了这个老兵的话,哼了一声:“你是死人啊,这十几年的兵都白当了,这样明火执仗的逗我们,就盼着我们下去呢,我敢说,那几台大弩的背后,不知有多少支弓箭在等着我们呢!你要敢出去,回来的就是一个刺猬。”

    老兵嘿嘿的讪笑起来:“这不是图个乐子痛快嘴吗?哨长,老让他们射我们也烦得很,要不然让我们也还击一下。”

    “咱们弩箭珍贵得很,这个距离之上,你有把握一弩干掉对方的大弩?”哨长哧之以鼻,“还是等明天他们大规模进攻的时候,咱们一枚弩箭出去,串一串楚军更划算。”

    老兵叹了口气,滑了下来靠着哨长坐下,手里拈着一枚楚军的弩箭:“好家伙,全铁的,真扎手,可惜我们的弩机用不了。只能等以后融了打成刀枪。哨长,对面那些家伙装备真好,普通的士兵也全身披甲呢,瞧我们,便连哨长您,也就弄了一个护心镜,这还是几年前的家伙吧!”

    老哨长翻了一个白眼,不理会老兵的唠叼。

    “哨长,您说以前我们跟着邓大将军,穷那也说得过去,可现在不是归了卞大将军带领吗?怎么还这么穷?上一次看见雷霆军,那装备,真叫人流口水呢。”

    老哨长听得心烦,干脆躺了下来,拿头盔盖住了脸。头盔是楚式的,那是几年前的战利品。虽然闭上了睛睛,但却又哪里睡得着?他虽然只是一个基层军官,但在军中几十年,上上下下认得的人却是数不胜数,他麾下出了不少边军中的高级军官,像现在井径关大将杨智,当初便给他做过副手。所以他知道的也比别人更多一些。

    最上头的大将军换了,不代表他们的处境便好了,其实应当说更坏了一些,邓大将军领兵之时,穷是穷了一些,苦是苦了一些,但好歹从上到下都是一条心,现在换了卞大将军来,将帅不和,当了一辈子兵的老哨长有着一丝不详的预兆。

    井径关是落英山脉中秦军最重要的关卡,楚军安如海亲自指挥进攻,如果井径关失守,那么接下来的落英山脉之战便又将陷入到乱战之中,而如果集中力量在这里与楚军绝战,难道对大秦不是最有利的吗?

    但现在不是这样,卞大将军下达的命令是梯级抵抗,层层防守。哪怕战至最后一人,也不许后退,而为这个战略给出的理由,居然是后方还没有准备好与楚军大决战,粮草,军械不足,需要时间筹备,需要最前线用拼死抵抗来换取大军集结,准备的时间。

    如果是邓大将军下达这样的命令,老哨长不会有疑惑,只会坚决的执行,因为邓大将军这么说,那就一定是真的,可现在,他不敢相信。因为他清楚得很,现在布置在前方的军将,都是好大将军的嫡系将领。

    他曾有机会离开,年前,开平王从边军之中抽走了五千名精锐老卒用以补充雷霆军,杨智希望这位带他出道的老上司离开,他绝拒了。他不知道离开边军自己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一辈子都生活在边军中,他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

    卞大将军这是要他们死战到底呢,说白了,就是要他们用命去换楚军的命。蒙在头盔下的他苦笑起来。

    “老哨长,老哨长!”一个声音低低的传来。

    他骨碌地坐了起来,他听出这个声音是杨智将军身边的一名亲卫。

    “小四儿,什么事?”他捧着头盔问道:“是不是我们要连夜来一次反击?”

    被他呼作小四的杨智亲卫半跪在他面前,嘻嘻笑着:“什么反击啊?杨将军准备撤离井径关了,将军让我来通知您,您这一哨作为前锋先走。”

    “撤退?”老哨长瞪大了眼睛,“阵前撤退,杨将军昏头了么?”

    小四儿尴尬地笑笑,整个军中,大概也只有这位老哨长还敢这么脱口而出对杨将军不敬吧。“老哨长,我不知道,我只是来传令,杨将军让您到雾山设立一个阵地,接应随后而来的军队。”

    “现在?”

    “马上!”小四点头。

    老哨长沉默片刻,他心中大概明白,卞大将军要让他们在这里流尽最后一滴血,可杨将军却不甘心如此,准备擅自撤退了,可这样一来,后果如何可就很难预料了。面对这样的情景,当了一辈子兵的老哨长,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了,一直呆在这里,他麾下的这数百士兵,最后肯定都会倒在井径关上,但离开,秦军在落英山脉之中最大的优势便荡然无存,接下来,他们又能活多久?

    上头的较量,不会因为他们撤离井径关就告一段落的,恐怕只会愈演愈烈。

    他叹了一口气,弯着腰,把麾下的士卒一个个踢了起来,悄无声息的向着城下走去。前途莫测,他先前那种不详的预感更是强烈了一些。

    内城,井径关大将杨智正在看着落英山脉的地图,一个个黑色的小点,代表着一个个秦军在这片区域设立的军寨,他在其中一些上面划上了一个圈圈,转头看着身边的副将:“分散三千人到这些寨子中去。”

    “杨将军,这是公然违备卞大将军的命令,会被追究责任的。”副将满心担忧地道。

    “追究责任?”杨智冷笑:“卞无双这是赤裸裸的要致我于死地,难不成我就束手认命不成?我死无所谓,可这些士卒为什么要白白送死?消耗?笑话,消耗楚军,难道消耗得不是我大秦的儿郎。”

    “可他现在是大将军,是我们的顶头上司。”

    “别忘了,现在他上头还有开平王。”杨智笑道:“开平王会支持我们的。而且我已经拼死抵抗过了,我甚至于安如海亲了手,受了不轻的伤,这是众人都亲眼目睹的。井径关守军折损过半,撤退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副将苦笑:“将士兵们分散到这些寨子中,这不是掩耳盗铃吗?”

    “大家都需要一块遮羞布,卞文忠不敢撕破的,真要逼争了,这边军,能道就能由他作主不成?”杨智冷笑。“就凭那一万雷霆军?”

    “这样下去,以后怎么办啊?”

    “我们的目的,就是要逼得卞无双在这里呆不下去,李大帅一辈子英明,临到了末了,闹这么一出昏馈之招,既然将大秦交到开平王手中,就该痛痛快快的放手,却偏偏还闹这么一出,要不是他是李大帅,我就要骂他祖宗十八代。”杨智恨恨地道。“执行命令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